三更论坛生活版『 图文并茂 』 → 让我潸然泪下的羌族母亲


  共有1002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让我潸然泪下的羌族母亲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子彦
  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小飞侠 帖子:177 积分:2121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12-18 12:48:48
让我潸然泪下的羌族母亲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5-26 23:43:01 [只看该作者]

让我潸然泪下的羌族母亲

作者:老于镜头下的汶川

  在完成任务回到成都休整待命期间,给我所有亲人们报了平安,特别是我的母亲。打完电话,在整理记录过去120小时这些图像的时候,看到一组羌族母亲的照片,依然会潸然泪下。

  16号上午,完成了整个突击队抢修移动基站该我完成的任务,我提着相机开始记录牛脑寨的受创情况.

  15号我们机降汶川牛脑寨之后,了解到这个600多人几乎都姓倪的羌族寨子只找到530人左右,这530人还包括遇难的同胞。其余的人都在“5.12”到汶川县城赶集去了,在过去的几天内一直没有消息。因为许多房子倒塌,粮食都被压埋在废墟下,在救人之后对于牛脑寨的乡亲来说,从废墟里面抢救粮食维持生计成为当务之急。

  耳边是隆隆的声音,那是对面山上石头不断滑落的声音。突然,我的视界里面出现一个羌族老人,这让我无比的震惊。要知道,那是一个极陡的坡,这个佝偻着腰的老人是怎么艰难地爬上来的,她上来做什么?

  老人背后是极陡的坡,她只有一只眼睛有依稀的视力,望着满地废墟,她徘徊了很久。家在哪里,她极力地用很低的视力找寻着。

  这个姿势让我震撼,老人用细小的棍子支撑着自己,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两句话,这两句话直到现在还萦绕我耳边,这也是在整个拍摄过程中我唯一听到她说的两句话。“你们都走了,我可怎么活?”

她曾经的家就在旁边,但是满目废墟已经让老人看不出来,她举目远眺,期望那里能看到家的一点点痕迹。

原来家就在旁边,左手抓住一个房橼,努力让自己站住,地震过去三天了,她第一次回到曾经的家。

  一个倒塌的柜子,里面装着一丝希望

  老人很吃力地搬动掩盖在柜子上的薪柴

  老人找到一把木匠用的刨子,老泪纵横,或许有哪个逝去的亲人是木匠。睹物思人,逝者已矣。

  老人继续艰难地翻动,我以为她是为了找寻亲人的遗物,下面还有什么更重要的物品呢?

  在乡亲们的帮助下,找到了一盆东西,我站在旁边不知道这覆盖着尘土的脸盆里面装的是什么。

  随着老人拨拉着尘土,我才看见那原来是一盆猪油,小心翼翼地拿走上面的土,老人难道还要依靠这猪油生存下去吗?

  把猪油放在旁边,继续找,一把散碎的挂面出现在我的眼前。她颤颤巍巍地捞起铺满灰尘的挂面。

  老人再次流出了眼泪......

  看着她仔细地把挂面放进胸前的围腰里,我顿然感觉到,这是老人在得到外援之前赖以生存的口粮了,如果不是交通中断,外部救援进不来,老人家又何必拖着80多岁的躯体,强忍失去亲人的痛苦,重新回到这夺取她亲人生命的废墟,寻找这点点挂面。老人是真饿了......

老人仔细地收好挂面,收好挂面就是收好生的希望

一丝都不能少

  这个时候,我已经泪流满面

  老人佝偻着腰,低声喃喃地念着那两句话“你们走了,我可怎么活”,拿着那对我们身处城市的人们微不足道的猪油、挂面,远去了......

  拍完这组照片后我才知道,5月14号军用运输飞机第一次给汶川空投救援物资就掉在牛脑寨,受灾的村民们没有占为己有,而是汗流浃背地走了两个小时背到山下的县城交给政府。

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52e0a41101009ij3.html



别拿你的脾气挑战我的个性...
時間,回不到最開始的的方...    
拂尽尘埃明镜碎,原来无镜亦无尘...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2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6-3 0:10:38 [只看该作者]

  “羌族奶奶”终于找到了

  站在汶川县城县委门口往北望,可以看见大山绵延,牛脑寨就在那座最高的山上,海拔2400米,号称是县城周边最高的羌寨。上山入口离县委一公里左右。不知道环山路有多少处的塌方,这阻碍了山沟沟里牛脑寨等四个羌寨的救援行动送。车辆已无法开上上牛脑寨的山路。而当地对于这些山上的村寨道路重视不够,推土机挖掘机都拉到雁门乡去推地,那里将建平板安置房。包括牛脑寨在内,一路下来的村民们,只能靠走山路背送物资回去。

  今天,我们没有选择,没有办法依靠机械,只能选择走村民们走过的崎岖的山路上牛脑寨。此行是为了寻找一个无数网友关心的羌族老母亲。

  8点半上山,中途在一个叫秉里村的寨子里停留了片刻,于中午12点抵达牛脑寨。秉里寨跟牛脑寨一样,90%以上房子垮塌。为什么沟里的寨子缺米,上了趟山我们才能体验,山路崎岖远远超过我们想象,疲惫中无心计算到底有多少道是45度以上的上坡路,村民背送物资的效率可想而知,背进去的仅能勉强满足寨子里的基本需求。

  我背着一堆药和十包方便面,两瓶水,蜗牛般上山。走到一半路,三个中学生已经赶了上来,她们带着我们走完了剩余的路,抄捷径顺利抵达牛脑寨。

  我们先找到了村长家的帐篷,村长夫人陈艳正在烧火煮稀饭,她说,中午喝稀粥,晚上吃米饭,节省一点米。在震后初期,救援还没到来之前,村长一家子掏出了家里的所有以及村委上留存的200多斤存粮,组织乡亲们吃了几天大锅饭。中移动余老师是最早到寨子上中移动员工,村长夫人知道他拍摄过羌族老奶奶,她指着对面远处的一片废墟,“看那边,老人家还在挖东西”。

  老奶奶叫柴志华,77岁。她并不是牛脑寨最老的老人。512地震那会儿,她和老伴正在屋顶掰玉米,房子垮了,老两口瘫倒在废墟之上,失神落魄,一度以为已经不在这个人间。过了许久才缓过劲,爬了出来。老奶奶说,幸好是白天地震,要是晚上,他们就会被压死在屋里。这个房子是老人家自己修的,已经住了30年。老奶奶记不住门牌号,前些天挖出了这个门牌号码牌,却想不起放在哪里了。

  老奶奶有两个儿子,大儿子也在寨子里头,震后她都是去大儿子家吃饭。小儿子倒插门到其它村里去了。三个女儿一个早年病逝,另外两个嫁了人。他们一家子都幸存了下来。

  老奶奶身体无大碍,现在只是有点咳嗽。她说她老了,77了,膝盖疼、骨头疼,已经半年没有下过山。她的老伴是村里家喻户晓的老党员,一定很多英雄故事可以告诉我们,可惜我们去到时他下山理发去了。地震时老头子腰部受了点伤,不过现在已经可以上山下山,看来老爷爷身体结实,生命力很强。我们刚好给老人家带了止咳糖浆,跌打药膏,以及一些消炎药,没想到都挺合用。我们告诉奶奶,一定要给她儿子看过药品说明再服用。她说,她儿子认得字。

  她家的帐篷还没有送到,现在是跟另外一家子搭伙住一个帐篷,吃饭是到她的大儿子家吃。老奶奶每天都在自家的废墟里挖东西,今天她希望能够把床褥挖出来。

  垮塌的房子前是他们家的小菜地,地头上中了土豆和豆角,其它田里还种了玉米。这个小菜园周边堆满了陆续掘出的家当。三块腊肉刚掏出来时沾满了灰,现在挂在果树上任由风吹日晒。甚至被压死的死猪残留下来的骨架,也挂起来风干。老奶奶说,什么都没有了,锅碗都没了,连一口棺材也被压碎。老奶奶希望把完好的家当都收集起,待来日房子盖好后还能用上。这个等待,不知道需要多久。

  老奶奶说昨天分到猪肉,每人八两,但是她牙齿不好使,嚼不动。汶川各个村寨分猪肉的分量并不一样,龙溪乡萝卜寨每人只能分到2两,秉足村每人却可以拿到一斤。这个差异由什么原因造成的,还没有调查清楚。

  竖起耳朵艰难听着川话,一个小时飞快就过去了。山上已经开始起风,往下望去,整个汶川县城笼罩在风沙之中。由于地震破坏了许多山体的植被,稍一起风,满城便尽是黄沙弥漫。我们担心路上安全,提前告别了老奶奶。告诉大家,老奶奶安置情况较好,村里面的粮食药物优先供给老人与孩子,虽然目前通往山寨的道路仍未打通,但寨里的青壮年,包括寨里的书记,经常下山背物资上去。寨里的人很热情淳朴,竭力留我们吃饭,被我们婉拒,毕竟灾民们本身吃饭仍是哥问题。

  下午4点回到山下,从马尔康过来的朋友也顺利到达汶川县城,之前我让他带50斤米和半箱抗病毒药物过来。他却带来了150斤大米和一箱药物。公路局的驻寨干部方老师安排了村民一早下山背这些物资上去,我叮嘱他们,把这些分给寨里面最需要的人。这点物资远远不能使村民们回复到震前生活水平的二分之一,但,至少给他们支持与鼓励,让他们在不饿肚子的情况下,全力重建家园。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愿。

  

  绑在小腿上的麻布

  

  采野花的小男孩

  

  村民们往山上背物资

  

  村书记,上山路上见到他

  

  房子塌了一半墙,里面还挂着

  

  济南军区的铁军

  

  老奶奶抱着邻家的娃娃

  

  老奶奶的右眼看不清东西了

  

  老奶奶今年77岁

  

  老奶奶每天都在挖她家的房子

  

  老奶奶养的猪被压死

  

  老人家为自己准备的棺材

  

  棉被也是缺的

  

  牛脑寨村长夫人

  

  羌寨老奶奶的房子,她来来回

  

  十个大缸子只剩下一个

  

  什么都没了,锅碗都没了

  

  碎掉的棺木

  

  挖出来的牛油,老奶奶说不敢吃

  

  屋顶上的玉米。当时老奶奶正在屋顶掰玉米

  

  忧虑

  

  云朵上的废墟。。。。牛脑寨

  

  在自家菜园里收拾家当

  

  住了30年的老房子,如今成了一片废墟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