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论坛生活版『 图文并茂 』 → 刻骨铭心的汶川牛脑寨


  共有1102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刻骨铭心的汶川牛脑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子彦
  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小飞侠 帖子:177 积分:2121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12-18 12:48:48
刻骨铭心的汶川牛脑寨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5-26 23:52:43 [只看该作者]

刻骨铭心的汶川牛脑寨

作者:老于镜头下的汶川

  汶川牛脑寨,在我过去的生活里,本是毫不搭界。一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这个地名从此令我刻骨铭心。这段时间,每每想起那个地名以及赋予我的感悟,我还是会不由自主泪流满面。这在我51年的人生中,从未发生过。若非亲眼所见亲耳目睹,怎知悲喜莫名。

  执着摄影的生涯已有二十余年。在签约成为某著名地理杂志摄影师之后,我沉醉于捕捉宗教和藏区人文文化,带着省吃俭用买来的器材翻越川西高原记录真实与完美。这场灾难,大悲大喜之间转换地如此瞬间,有如几张片子的曝光,让人恍然所思。

  能够让我机降到汶川,实在是一种幸运。按照公司的要求,空降的抢险突击队员必须在50岁以下,而我超了一岁。或者是因为我当过兵,熟悉野外生存的知识,最终命运眷顾了我。被选中那一刻,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我在四川生活了30年,早把这里当作自己家乡。从广播和电视获取的新闻,有那么多的各地志愿者前仆后继奔赴灾区,我有感激也有着急。我也想做点什么,也许去搬一块砖,或者抬一个人,都比坐在办公室听消息要强。

  公司给我们的要求,要在第一时间内打通汶川与外界的通讯联系。从乐山出发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到要带专业摄影器材。因为机降人员所带重量要需要严格限制,我仅带了一个平常最不在意的数码相机。存于私念,我想用镜头记录下我所见到的东西。

  13号到达成都,从公司的应急通信指挥中心到成都凤凰山机场,来回了无数趟,一次次去等待起飞,一次次地失望,瓢泼的大雨只有让我们等待……终于,15号下午,成都军区某陆航团通知我们可以出发,这是我第一次坐直升飞机,上千公斤的设备搬上飞机,带的给养却很少,我们6个人只有几盒饼干,几瓶矿泉水。到今天我时常还在问自己,我是该庆幸为了带相机少带两瓶水从而记录了那么多真实,还是后悔应该多带两瓶水熬过那人生中最漫长的5天。人生,总会面临有太多选择题。

成都凤凰山机场,焦急等待数天之后终于能够出发

  在飞机上,我不忍心按动快门,看着飞行员疲惫的身躯,严肃的表情,以及机翼下掠过的虹口、映秀,快门比任何时候都沉重。

  五十分钟的飞行,我们落到了汶川县城北面的一个山头上,海拔2230米,这就是牛脑寨。

牛脑寨的废墟

  这座山头下面几公里就是汶川县城,把我们的基站架设在这里,就能保证汶川县城的移动电话能够打通。

\

  看到直升飞机来了,这里的灾民不顾危险就往直升飞机这里跑,头上戴着白头巾的是家里有人遇难,看着他们奔跑过来,我的眼眶湿润了。

  草被直升飞机螺旋桨带起的风吹倒了,但灾民他们的心却还没有倒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看着飞过来的直升飞机,想起逝去的亲人不能和他们一起迎接生的希望,这位兄弟长跪不起失声痛哭。

  来的路上,我们还担心我们6个人要用多长时间才能把上千公斤的卫星通信器材搬运完,因为时间就是生命,直升飞机还要飞赴其他地区实施救援。当地的群众知道我们是来救灾后,主动帮助我们搬运设备和器材。5分钟,仅仅用了5分钟,我们的设备就从飞机上全部搬了下来。

  这一幕我一直难忘,我们带来的不是他们急需的药品,食品,但他们依然用最淳朴的情感帮助我们搬运重达上千公斤的器材。

这些设备非常非常的沉

  灾民在3天后第一次见到外面来的人,已经麻木的表情突然激动起来

  这位民族兄弟的表情让我难忘,是如此的复杂。后来我们电话能打通后,在打完电话之后马上倒了下去,通过电话他才知道在这次灾难中,他失去了在映秀的6位亲人。

  这是祖孙三代,看到直升飞机到了,知道有人在关注着他们,喜极而泣。这个孩子可能还不知道她的妈妈和外婆为什么要哭泣。

  短暂的停留之后,直升飞机要走了,灾民们知道,送走的是希望,他们还会再来的……



别拿你的脾气挑战我的个性...
時間,回不到最開始的的方...    
拂尽尘埃明镜碎,原来无镜亦无尘...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阿文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论坛游民 帖子:16 积分:382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6-4-14 13:19:11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5-28 11:51:36 [只看该作者]

读中学的时候,经常去牛脑寨后面的“黑松林”里野炊,沿着姜维城往山上去,经过点将台,陡峭的山路蜿蜒而上,渐渐看到一片黝黑的山林,山林下是一个羌族寨子,那就是牛脑寨,远远的就可以听见狗叫鸡鸣,感觉到寨子的详和安宁。淳朴的山民终年在那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寨子后面的“黑松林”是他们天然的屏障,林子里药材丰富,野菜不断。我们家现在还有一大坛来自黑送林的野菜“六耳韭”做的酸菜……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