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论坛文艺版『 阅读欣赏 』 → 孔明散文选


  共有23545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孔明散文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5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3-22 23:09:13 [只看该作者]

  千湖
  
  夏至的次日是个端阳节,天晴而热。忽然方英文打来电话,声音带着清凉意:“孔明,去不去千湖?”我孤陋寡闻,不知道陕西还有个叫千湖的去处。但方英文的话,就像一湖水兜头浇在头顶上,那诱惑多大呵!
  走西宝高速公路,穿宝鸡虢镇,一直往北,看见一渠清流。“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活水源头来”,那活活的水就来自千湖。叫个千湖,实际上是个水库。再说白些,就是冯家山水库。库是冯家山的,水却是千河的,所以叫了千湖。深藏峡谷之间,黄土的堤坝,不宽,却高,须拾级而上。人立坝上,不免要失望。这还叫水库吗?两面绿梁,一滩碧水而已。说心里话,游水的心情顿减到零。上了快艇,艇如脱兔,疾驰而去。绿梁迅速退却,碧水豁然开阔,眼里只有了水的浩淼了。一恍惚,人仿佛与世隔绝了,身临了另一个天地。就寻思:在世人眼里,黄土地上的水都应该是和土一样的颜色,有泥土的滋味。然而,这一方水域,一色的蓝,透一色的青,映一色的白。蓝的是天,青的是山,白的是云。不时的有鱼在水里翻跳,有鸥在水面斜飞。扑面的是清爽的润风,扑眼的是清心的涟漪,扑鼻的是清香的气息。夏初游漓江,也不曾有这样美妙的感觉。
  仰望天高云白,忽然想起了白居易的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屈指算来,水库建于上世纪的70年代初,应该30岁了。历30个春秋,依然“养在深闺”,怪不得我孤陋寡闻了。也亏了“养在深闺”,她才得以清白自守,不受一点污染。须知,未经污染的水多么可爱呵!千河从深山里来,一脉清流,携白云,握甘霖,才蓄积了这一片美妙的水域。平日走街,渴了,买一瓶矿泉水,一饮而尽,何其滋润。谁能想到,这湖里盛满的都是矿泉水!她汩汩流动,滋润着西府七县的土地;她默默无闻,养育着数百万的人口。
  于是,我爱上了这湖水。我希望她永远“养在深闺”,洁身自好,不染红尘。冰川雪莲之所以高洁,就是因为她远离繁华,远离名利,远离贪婪的眼睛。 “耳临清渭洗,心向白云闲。”——唐代的渭河多美呵,可是现在呢?“欲把西湖比西子,淡抹浓妆总相宜。”——宋代的西湖多美呵,可是现在呢?如今,能在黄土高原上看到这一湖矿泉水,多么不容易呀!
  离开千湖的时候,忍不住一步三回头。湖前的山坡上,那星罗棋布的窑洞据说就是当年建设者挖的,他们在那里一住就是四个年头。人去了,精神却留在了那洞里。如今那一排一排的洞就像守护神的千只法眼,昼夜注视着湖,注视着堤,注视着来来往往的人。30年来,从那湖里流出来的水就像乳汁一样反哺着建设者和他们的子孙们。这样的精神,这样的恩情,应该和千湖一样值得后人景仰、珍惜、爱护。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52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3-22 23:09:39 [只看该作者]

  雨走汤峪
  
  春,有友三人,约游汤峪。天阴了脸,不高兴似的。出西安,过长安,一路春风。班车颠颠簸簸,我们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就到了。天正下雨,道路泥泞。走到石子路上,就是街了。抬眼望,雾吞了街的那一头。山在雾里朦胧着,似乎在动。有村姑在前边走,不即不离的,只能看她倩影,一友就笑我:山动乎?云动乎?心动乎?我不知他一语双关,只顾朝前望,另一友却接了话头:山在胸上,云在头上,心为云绕,悬在半山腰上。所幸那村姑不恼,还报我们一笑。趁机就问她:“街上有住处么?”她红颜一扬,我们就看见了汤峪招待所。一栋仿古式阁楼,红漆了表面,花饰了雕梁,鹤立在街上。我们住在了三楼,面对了绿野、清流和雾山,被这景迷惑了心,一步也挪不动了。雨越下越大,景越看越美,看到夜幕降临,春寒爬上栏杆,我们才回屋开谝。四人灯下坐了,一人一杯热茶,相约:言为心声,一人一个初恋,不许隐瞒,不许编造。雨添了夜幽,风皱了心池,每个人的初恋都能写一本书。也不知谝到了何时,谝到了好处,就“相对无言,唯有泪千行。”人在旅途,聚散有谁先知?悠悠一声长叹,这样了就这样了,“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不如就睡。睡到东方既白,来到街上,雨还在下,丝丝缕缕的,不碍事。街面少人,有一只小狗沐浴似的,走来走去不时的摇尾。已知道南北走向,走南,一拐,眼界豁然,雾收到山巅,云高了许多。走在潮湿的春天,步极是轻快,泥路软软的,舒透了脚心。路边的迎春花正放,黄,嫩,格外醒目。上一面坡,就看见了春水荡漾的世界,真美!原本是个水库,有人却叫它汤泉湖。我看见过西湖,比眼前的妩媚,却不如眼前的生动。湖面不大,像个静卧的葫芦,口朝上,吞纳幽谷里流出的矿泉水。这水是上好的饮料,不比地下的汤泉,水热,却硬,含氟量高,只能身浴,不能口享。顺了湖沿走,“春面不寒杨柳风”,快哉!湖越走越小,山越走越大,走到湖口,高山仰止,不复前行,坐于湖边石上,回望碧波,归心入定,不知身在何处了。离开那儿时,犹自恍惚。雨,细的像丝。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53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3-22 23:10:03 [只看该作者]

  南湖美
  
  1992年春天,我与同事何大凡女士去陕南,目的是调查农村读书情况。一路忙奔,风尘仆仆。有一日雨阻南郑县,听说县南有湖,名南湖,很美。当地人说:“湖不远,走一走就到了。”雨后的次日,天格外晴明,就想步行去南湖。我们撇了公路,顺着一条河边的绿径走。沿途一望无际的绿,景新色柔,美不胜收,陶醉得不想走了。田野的菜花已谢,满眼生机勃勃,使人联想到初孕的少妇。我断言河来自南湖,清浅而舒缓,河床一览无遗,那浸在水里的村姑的脚,白得像刚剥了皮的新鲜的藕。水里卧着一头水牛,青一色的身,静若磐石,伟若佛祖,令人肃然起敬。我当时心想,南湖再美,也是湖,能怎么样呢?连五大湖都见过,岂在乎区区南湖?美景就在脚下,何必舍近求远呢?
  后来的有一年盛夏,何大凡女士还是去了南湖。她回来对我说,多亏那一年没去,南湖其实是个水库,干了。我借题发挥说,看景不如听景,听的毕竟是虚,眼见才是实实在在的。比如南湖,不排除善意的吹捧,也有月是故乡明的情结。不走出南湖,眼里就只有南湖了。
  今年春上,我去汉中出差,随行有两位小姐,都姓李,一个叫嫣然,一个叫袅娜,都是同事。她们鼓动我去南湖,我说:“走,湖不美,却有美人相随。”说笑着上路了。已知南湖到南郑,足有十华里,当地人嘴里的“不远”,原来如此呀!坐在公共汽车上,沿途风光一如当年。到了南湖,拾级而上,眼界豁然开朗,就如同上了天堂一样。眼前这翠拥绿抱的碧波,就是南湖吗?
  游人尽往南岸,我提议走北岸。这样美的湖光山色,清静些才好。果然走着走着,就听不见喧闹了。天上有云,游人也少。湖畔的林子,远看茂密,走进去却很疏朗。树上有鸟啾啾,使人感受到了真正的静幽。只盯着水,即使踅来拐去,也与水不即不离。走累了,就席地而坐,看湖,看湖上的燕子,看燕子上的云,看云上的蓝天。想着绕湖一周,谁知愈走,湖愈伸延,眼看已到尽头了,翻过一个小梁,又是一望碧波荡漾的世界。有位老农不知从何处走来,听我一问,慈祥地笑了,说:“远很,不敢走了。”我已领教过当地人的“不远”了,所以对“远很”先胆怯了。我对两位小姐说:“如果不想挨饿,就只有走回头路了。”
  一个“饿”字,惹得两位小姐都捂着肚子,叫嚷饿极了。看她们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忍不住要怜香惜玉了。遥望见曲径通幽处,隐约孤立一户人家。直奔过去,有一妇人,三十五六岁,红衣,黑裤,白鞋,脸上有南湖风光,正亭亭玉立在门口。门对湖波,波上如烟似雾,使人恍若隔世。她知道了我们的来意,脸上又多了春色,笑吟吟道:“没得好吃的。”就沏茶,还为我们炒了盘南瓜子,让我们嗑。我们一字儿坐在场上,望着湖,说我们想说的话。已不知身在何处,跟前坐的是同事,还是仙女。还有这湖,静若处子,柔若无骨,蜿蜒横陈,清瘦而不失形美,唤作处子湖才好。
  “南湖为什么这样美?”嫣红和袅娜,不约而同地问。
  我沉吟良久,才罗列了我的见解。有山,有水,有林,有爱美之心,共同造就了南湖的美。远离都市,养在深闺人未识,这美才能如此独存。上下五千年,中国曾有过多少南湖呢?都荡然无存了。我们都市人跑了这么远路来看南湖,真是悲夫!
  饭菜已摆在面前的低桌上,我们吃得格外可口,吃毕,我对女主人说:南湖真美呀!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54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3-22 23:11:37 [只看该作者]

  我姑

  除夕之夜,父亲对我说:“你姑差点过不了年了!”
  “我姑?她怎么啦?”我知道姑身体一向好。
  “病了,很重,人都糊涂了。不过,”父亲怕吓着了我吧?转换了口气说,“已经清白了。”父亲还说,姑病前回了趟老家杏树凹看我大哥。大哥做了胆囊手术,在家休养。姑放心不下,非要爬沟越岭地看一眼。人都惊讶,75岁的人了,竟然能蹒跚到杏树凹。
  躺在床上,一直睡不踏实,脑子里尽是我姑的影子。起床时,我决定利用晚上的时间去看我姑。姑家在灞河的上头,我小时候常去,那里的沟沟坎坎、地形道路我都熟悉。
  春节之夜,静悄悄的,少有灯火。姑家的门关闭着。叫开,表弟夫妇显然有点意外。顾不得客套,直奔姑的炕头。姑仰睡着,眼睛挣扎着睁开,又闭上了。我看着姑,故意不叫姑,想试一试姑能否认出我。姑的声音很轻,却清晰:“孔,我娃几时回来的?”“孔”,是姑对我的昵称。小时候,她最爱叫我“孔娃。”我拉住她的手,叫“姑”。我对姑的爱,就凝聚在这个字里。姑的手瘦干了。脸依旧红,病态的红,没有了昔年那种滋润。我目不转睛地看着疼我爱我的姑,双眼忍不住噙了泪水。姑是有感应的,她的眼角也有泪。表弟媳叫我喝稠酒,姑说:“孔不喝酒。”说着,就似睡非睡地没有反应。要在往常,姑看见我必定让我吃这喝那。我吃喝的时候,姑必定要看着我,一眼的爱。表弟告诉我,姑病糊涂的时候,常叫大哥和我的名字。
  姑命苦。姑正活人的时候,姑父突然离开人世,甩给她一儿两女,一屁股债务。日子难过,还得过。可怜了一家四口,算不上劳力,挣不来工分,生产队分给的口粮,吃了上月没下月,那一份苦和罪,表姐、表弟至今提起来不胜唏嘘。
  姑爱我,喜欢带我去她家。我去了,就是姑家的“少爷”,谁惹我,姑就和谁急。拿现在人的话说,姑爱我“没有原则”。日子艰难,姑不委屈我,想方设法满足我的“奢望”。有好吃的,就留着,等我去了享用。记得有一年,我和我婆去姑家,我病了,我姑把我抱在怀里,一夜不松手。第二天中午,姑借来了面,包饺子,全韭菜馅,盐放得重,我想吃,却没有胃口,急得姑流泪。姑只守了表弟一个独苗子,视若掌上明珠。给大哥订婚那天,我与表弟打了架,姑一臂抱了表弟,一臂抱了我,骂谁呀,只有自己抹泪。我小时候外号叫“三踅”,头上长角,身上长刺。姑永远看不见“角”和“刺”,只能看见我的好,甚至我明明在“踅”,她仍然笑。她还把我的“聪明事迹”吊在嘴上,到处宣扬。说的时候,多少荣耀都写在脸上。
  姑为我付出的爱,留在我记忆里的并不多。我有了儿子,我的姐姐、妹妹都是儿子的姑。她们对我儿子的爱,令我于感动之余,总联想到我姑。我从她们身上,读懂了姑这个字眼的不同寻常,掂来了姑对侄儿那种爱的含金量。炎黄子孙向重人伦与血缘亲情,又重男轻女。女一出嫁,等于扫地出门。跟自己一姓的,不是子女,是侄儿。女人的根永远在娘家,侄儿就是这根的延续。根深叶茂,女人才能挺直了腰杆活人。相对侄儿,姑等于血缘加亲情加母爱。我姑去看我大哥,既是亲情的牵挂,又是对娘家故土的依恋。我确信,我姑的梦一直在杏树凹那一块虽丑却亲的土地上。
  离开姑家时我说:“姑呀,你会好起来的!”姑没有反应,但我坚信桃红柳绿的时候,我姑就能坐起来,站起来,下地走路。吉人自有天相,能度过年关,我姑就是吉人。
  (古历2002年正月初二,写于西安)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55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3-22 23:12:15 [只看该作者]

  玉山真好
  
  常有西安人发愁:春秋想游,没个去处!又有三五成群,去游黄山,九寨沟的。我就想不通:眼皮底下就有好山好水,为何少有人去?有人翻了白眼问:“你所谓的好山好水,今在何方?有何看头?”我鼻子眼睛都想笑,反问道:“阁下想看什么”?语塞的多,强辞夺理的少。我说:“不信的跟我走!”居然有人愿在。
  出西安城,东走数十里,有一脉山醒目,挺拔而俊秀,清高而静默,顺公路绵延直上,至许庙拐个大湾,踅向北去,与横岭连为一体,此即玉山。传说古时候,有个孝子叫杨伯镛的,死了父母,葬之山麓,依傍大路,并搭了棚子,日夜守墓。有一年大旱,过往行人,渴毙无数。杨伯镛于心不忍,就早晚从深山里挑水,供路人饮用。骊山老母闻之,大为感动,乃乔装打扮成乡村老妪,亲临杨伯镛棚子,见水就喝,喝了一桶犹不解渴。伯镛虽然惊讶,但始终微笑侍候。去时,老妪丢下一包石籽,嘱种于山下,留言日后有善服。伯镛从之。渭北徐氏有好女,芳龄十六,欲择良婿,放开话去:“献美壁一双者,即可婚配。”豪门大户纵有万贯家产,也是一筹莫展。伯镛仅有破棚遮风挡雨,自然不生非分之念。一日,好奇心生,去挖种过的石籽,竟然挖出美玉来。伯镛欣喜若狂,立即自制了美壁一双,想碰碰运气。徐氏有言在先,更无悔婚理由,一桩美玉良缘,就这样成了千古佳话。伯镛种玉之山,也得了个玉山的美称,此即玉山的由来。唐人宋之问慕名而来,陶醉于高山流水,生了隐居之念,乃于玉山腹地、辋川之畔,修起蓝田山庄,惹得文人骚客逆水舟游,纷纷前来,不到山庄不回头。后来的王维看上了这一处风水宝地,据山庄为已有,扩而建之,号称辋川山居。大诗人杜甫也不甘寂寞,来到玉山一睹风采,他登高一呼,遂成千古绝唱:“蓝水远从千涧落,玉山高并两峰寒。”好个诗圣,两句话吓得后人不敢再游玉山。
  走遍天下,名山看了不少,总觉还是玉山好。华山、庐山,人皆趋之若鹜,把好好一个清凉界,闹得乱哄哄的,让人看了不自在。本来是游山玩水,倒像是去赶集开会,你拥我挤的,偷半日闲不可得,甚至适得其反。相形之下,玉山有其名,却不为名所累,操守清闺,洁身自傲,纵然寂寞,亦我行我素,这在当今,已经难得。群峰坐落有序,有高有低,有肥有瘦;高不露峥嵘,低不显小气,肥而不臃肿,瘦而骨肉匀。有登山之趣,无后顾之忧。游三日不腻,游半日不倦。坐于山下,山自清明心自闲;立于山涧,山自豁达心自宽;白云山上悠,清泉玉上流。少了人文的景,多了自然的韵。山里有山,天外有天,走一里是一里的境界。乍入山涧,壁险而恶,石大而蛮,四顾狰狞,望而生畏;渐入山腹,锋芒内敛,静若处子,柔若少妇,犹抱琵琶半遮面,楚楚可怜。自低处仰望,群山如罗汉,各有姿态;自高处俯瞰,众峰似孕妇,仰卧而眠。朝雾夕露,浸润着峰峦,使林苔花草,永远新鲜。春有杜鹃,夏有翠竹,秋有凤仙,冬有松杉;水与玉一色白,鸟与树一色绿,看不见世俗气,闻不见脂粉气。
  玉山里有条河,人称玉川,常年川流不息。沿河有玉,与水有姻缘。玉不见水,与石无异,一旦见水,美不胜收:玉中有清凉意,有山水色,有奇花异草,有美人形态,明人心志,摄人魂魄。
  玉山好,却并非三教九流都爱。有美玉之心,游玉山必有所得;无,最好别生俗念,见有人来,便也附庸风雅。玉山不喜欢势利人。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56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3-22 23:12:38 [只看该作者]

  辋川忆游
  
  那年仲秋,携你去游辋川。一路走,你一路羞。走到美人峰后,秋色一眼收:草深而衰,叶黄而落,蝴蝶老而懒飞,知了鸣而悲凄,好景何处去了?然而景不迷人人自迷,以致迷失了自己,走不出人生的梦境。且住,脚下奔涌着一脉清流,落花落叶无数,也不知要奔向何处。你弯了纤腰,痴了双眸,拾了一片落水的红叶,放在手心上。你的手那么白,那么嫩,叫人垂涎欲滴。一汪清潭里,倒映着你的容颜,被乌亮的披肩发护拥着,也是那么白,那么嫩!忽见一滴泪掉在红叶上。惊问:“咋啦?”转过脸来,耐看了十分。就势一坐,去了鞋袜,解放了可怜的两双脚。清流脚上过,心里好受活。我对我的脚说:“脚呀脚,辛苦你了!自从能跑会走日,你跟着我走了多少路?一天跑到黑,疲累不必说;年头到年尾,你是大功臣;童年到现在,你常受委屈!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真正多亏了你!平日起早贪黑,把你用热水意思一下就算美了你!看你脚底下,结了多厚的茧;看你的背面,叫我真难堪!”言罢,开怀大笑。却见你的脚,比你的手脸还要好。就伸长了手,想要握一握。你双脚戏水,做了个鬼脸说:“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吔!”脸上有春色。头就歪过来,抱起了我的脚,放到膝盖上,轻柔地抚摸着,就像抚摸猫或狗。我没有饮酒,却醉倒了。身下是草,还绿着,软软的。头上是柳,垂着柔条,叶稀疏了,风韵却似乎还在上头。听见鸟儿在窃窃私语,却不知鸟儿藏在何处;望见天瓦蓝瓦蓝的,飘浮着几绺儿白云。就闭了眼,感觉天与地、云和雨了。舒展了臂,仿佛身添了翼,欲乘风归去。却有异香味,由远而逼近,沁入我心肺;又有美妙的气息扑面而来。渐渐地抛却了形骸,进入了涅槃。及至死里逃生,竟不知身在何处,朦胧着眼睛说:“真好!”忽有一颗泪珠滴在我胸口,热透了我的心。默然相对久,尽在不言中。一股风吹来,你柔声说:“咱回!”走出山的时候,日已快落了。蓦然回首,秋山那么美!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57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3-22 23:13:03 [只看该作者]

  坐空红碱淖
  
  盛夏的时候,我们一行四十余人直扑红碱淖。只听说在高原上,属神木县境,除此而外一无所知。也懒得问,有时候无知是一种幸福。一路风尘颠簸,满眼的荒野沙土,长了一种沙打旺的绿草,极引人注目。直到逼近一望无际的水域,群起欢呼,我才明白了红碱淖是湖,当地汉民叫红湖,红碱淖是蒙语的音译。
  惊讶,又激动。高原上怎么能有湖呢?已坐在湖边了,犹惊魂不定。不去管她是怎样形成的,我且享受眼前这如诗如画的人间仙境。其时日当正午,故意疏远了人群,要寻求一种身心的解脱。顺着湖走,走到人群在视线里模糊了为止。湖很大,远处对岸有树,也有马嘶声声;又很清白,坦荡,不时地漂来说笑声,渺茫如自天落。恍惚间,心自在而光明了。
  沙滩起伏、凹凸,像无数玉体横陈的少妇,在阳光下无牵无挂、无拘无束。一簇一簇的断头柳,就像滑落而拥的裙子。这不是天然姿态的人体写真吗?抓一把沙子,细白净柔,直如女子的皮肤。四周那么静,只有纷飞的鸥。这时候,水是一种诱惑,心就自然迸出一个念头:光了身子下水,不要一丝一缕的束缚。
  在水里坐定,把自己看个清楚。沙泥温柔于下,水波抚摸于上,浑身立即麻酥酥的,有一种快感。就胡思乱想,而且尽想好事。水是皇帝的新衣吗?坐水,如坐天下,跟当皇帝何异?至少此时此刻,天水之间,唯我尊大。虽不能呼风唤雨,却也可以白日做梦吧?
  忽然望见远处断头柳后闪出一个红影。撩水洗了一下眼睛,那断头柳后什么也无。水面上仍然喧闹,不时地有水鸥群起群落。天蓝如洗,云白如絮,不曾见过阳光这样明媚。情不自禁立起来,赤条条回到沙滩。虽然没有远离人烟,却远离了人眼,我且坐禅。风好,阳光更好,闭眼一片五颜六色世界。渐渐地身心俱空,不知道了身在何处。
  风徐徐地送来清凉意,还送来了一股脂粉气。睁开朦胧的眼睛,红影闪到了身后。一路走来,这红影如狐一样媚人,这脂粉气如酒一样醉人。暗暗地拧一把自己的腿,感觉到疼。但我确信不是自己在做梦,就是自己步入了那一位红衣女子的梦中。
  太阳羞了吗?何以躲在了云后?蓝天恼了吗?何以刮起了狂风?糟糕,还夹带了雷霆之怒!管他呢?就是下刀子,也不会离此半步。雨星滴在身上,就像点穴挠痒,舒服死了。风凉飕飕的,周身每个毛孔都舒张开来。
  暴风骤雨。云收雨散,依旧日红在天。仿佛经历了一次身与灵的洗礼,真正地脱胎换骨了。雨后的白鸥翩翩起舞,越发精神了;一只幼鸥挣脱了娘怀,在沙滩上欢快地跳舞;不时地有窃窃私语般的鸥鸣。夕阳似乎就要吻别湖岸了,此情此景,一个美字岂能形容?平日苦苦追求的,不自觉地就身临其境了。
  然而,我还是恢复了衣冠楚楚。自由到了极致,反而被遗弃了似的,显得身单影只了。孤独过了头,竟然有了莫名的恐惧。远出的人影已如潮退,一望空灵的世界,容不得我继续逗留了。始信我终究是个俗人,来自都市,心灵积满了尘垢,拂不去名利,挣不脱荣辱。偷得半日的自由,便已诚慌诚恐了。即如这红湖,她是高原的处女,只能爱,不能带走。于是匍匐在地,给沙滩一个吻。立起来时,泪流了一脸。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58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3-22 23:13:26 [只看该作者]

  我爱西湖
  
  对西湖,我儿时已魂牵梦绕。白蛇的故事如泣如诉,使我暗发了誓愿:等长大了,也去游西湖。到此为止,脸已烧到耳根,不敢往下想了。渐长,渐生了读诗的冲动,读到“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的诗句,不解,就读注释,知道了西子即西施,春秋时代越国美女,心头一热,涌出了无限的想象,害起了单相思病。上语文课,老师问谁知道“五湖”,我抢答:“西湖!”老师是个女流,本来就俊,听了我的回答,莞尔一笑,脸蛋美得像我梦寐以求的西子。
  1986年阳春三月,我第一次下江南,住在上海,非常想去杭州圆一回美梦。柳已发芽,桃已吐红,连日雨雾迷蒙,江南的春天也冷,我打消了孤身一人去的念头。我的心态如同第一次相面,忐忑着心驰神往,别扭着怕眼见为实。反正看景不如听景,我宁愿把西湖放到梦里去欣赏。
  转眼到了这一年暮秋,机会又到了脚下,这一回不去大饱眼福,那简直是白痴!从上海出发,坐长途汽车。天下着缠绵的秋雨,心里充盈了诗情,眼里变幻着画意,江南的风景,果然名堂虚传。自寻思:这平常的景已美到极致,天堂里的西湖真不要看了。车在行进中没入夜色,到杭州已夜深人静,不知东南西北。车站停了一辆乳白色的面包车,笑容可掬的三个姑娘如久别重逢似的向我们奔来,声音就如绍兴的女儿酒,一闻就醉了。我是第一个跳上面包车的,已把“防人之心不可无”的古训丢在了车外。尾随而上的游人很快充实了车内。令我大为失望的是那三朵鲜花仍插在车站的广场上,那湿漉漉的地面倒映着亭亭玉立的三个婀娜的剪影。卧在了凯旋饭店,痴想着梦里的西湖。迷迷糊糊到天亮,问清了路线。我立在公共汽车的前头,注视着前方的人流,遥遥地望见了一片水域,像晴空那般蓝,像镜子那般亮,不用打听,必是西湖了。
  我低着头,向西湖走去。已经看到了湖岸,这才猛然抬头,放眼望去。碧波浩浩冲动,有一种不可名状的美。我伫立了很久,眼里绝无一丝清冷,反而有一种羞于启齿的温柔。我开始走了,迈着舒缓的步子,仿佛走在了幽静的庭院里。脚下,落了一地的法桐枯叶,平添了一种凄美的风韵。当我走近断桥的时候,感觉自己是轮回转生的许仙,在那恍若隔世的一瞬间,产生了对白娘子强烈的怀念。我把千年遗泪洒了几滴在断桥上,然后望着对面的雷峰塔址,几乎回不到现实中来了。日影掩映在云后,倒映水中,若有若无,白得像月。没有一丝清风,苏堤上少有人走,堤的两侧,排列着袅娜的垂柳,叶已疏,却依然风流。左顾右盼,云山雾树,尽在湖中。有数叶小舟,游来荡去,自由自在。湖中有个岛,叫小瀛洲,也冷冷清清。真想舟游过去,又嫌形影相吊,就势吟了首诗,甩到湖里去,诗曰:“赏舟不荡舟,荡舟怕孤独。待到蜜月时,垂钓小瀛洲。”吟罢,心口一热,热到脸上,撩一脸西湖水,又热到耳根了。堤上留连到午后,登上了北高峰,临幽俯瞰,眼界害然敞亮,西湖的美,尽收眼底。我在峰上坐到日落,看得如痴如醉。返回西湖时,湖岸堤畔,路灯一溜儿,一溜儿,倒映湖中,如高点的蜡烛。恍惚如梦,正度洞房花烛夜。泪流一脸,自去。
  一去两岁,我已为人夫,心仍惦着西湖。本来携妻欲去昆明,到了贵阳,却心境陡变,改上了开往杭州的列车。西湖又在眼前了,我却有一种陌生感。时在初秋,天气也好,何故西湖变成这般模样?法桐、垂柳,都变成了木桩,只有新发的嫩枝告诉我,她们还活着。问当地人,才知道台风光顾了西湖。我与妻坐在孤山顶上,心里诅咒着台风。妻说她想去小瀛洲,我就携她去寻湖上小舟,圆了当年的梦。却无心垂钓,心里为西湖流泪。西湖如劫后余生的少女,写一脸凄苦,却仍不失其美。我顿悟:美的,终归是美的,美不只在形,还在韵,在魂。即如这三潭印月里的湖中荷,有绿叶,有黄叶,有败叶,每一种形态都是一曲生命的歌,即使形已死,荷的风韵还在,所以才吸引了不少来来去去的游人,有的甚至留连忘返。
  我爱西湖,爱的是她那一汪活活的水,水里的天蓝云白和山绿林碧。西湖的美,不经春夏秋冬,不能阅尽其韵;不经晴云雨雾,不能阅尽其色;不经晨曦夜月,不能阅尽其姿。独游不生邪念,结伴而游又别有滋味在心头。未见已倾慕,既见而钟情,再见便刻骨铭心,“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了。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59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3-22 23:13:46 [只看该作者]

  太湖小记
  
  梦里一直想去太湖。今夏,梦想成真。从无锡城往西走,扑眼而来一片水域,那就是太湖吗?一如村姑着上了迷你裙,一览无余,反而失去了不该失去的。道路顺湖而筑,车辆沿湖而驰,湖在脚下,又似在天涯。想亲近太湖,得先掏钱进了公园后才能近瞻而远眺。未涉足湖水,先闻见骚味——不,应该是腥味——不,应该是这两味都兼而有之。入鲍鱼之肆,女鱼贩子浓妆艳抹,汇合而散发出来的就是那种气味。不,不能先入为主,必须眼见为实。当我可以涉足太湖的时候,我却步了。不是我梦想的那种碧波荡漾的绿水,更不是白乐天笔下的那种“绿如蓝”的春水,而是,而是——我实在找不出恰如其分的字眼词汇来形容我眼前的太湖水。流行歌曰:“太湖美,美就美在太湖水”。女歌者的余音犹绕在脑际,使我无法相信我的眼睛!是的,太湖水是绿的,但不是青山绿树倒映水中所产生的那种绿,而是据说营养太丰富了所出现的那种绿!绿厚了像一床绿被盖在水上,兴许别是一番景致吧?偏偏就薄薄的,风吹浪涌,破碎了水面,仿佛绿稠子沾满了污迹,又被撕得稀巴烂,叫人看一眼就皱眉,看两眼就反胃,看三眼就流泪。算了,就算我看的仅仅是美女的脚指头,我也不想再一睹芳容了。我确信太湖美,美在昨日,美在太湖人的记忆里。忽然就想起了贾平凹的话:“太湖是一滩水。”我得给水前加上去一个字:腥!离去的时候,我连太湖牌的啤酒都不想喝了。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60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3-22 23:14:03 [只看该作者]

  坐太白山
  
  天气最热的时候,我常生一种奢望,就是坐太白山。山离西安不远,却极高峻,坐上去谈保何容易!不想,伏天将尽,天赐良机,可以坐一回太白山。去的时候,心已忐忑,感觉如同快要结婚。已到山下,仰望高远,心愈怯,愈迫切。车送到半山腰,决定改为徒步。起初趾高气扬,笑谈春风,惊动得山鸟纷飞,渐高,渐累。接近七女峰时,已气喘嘘嘘,强烈的愿望是坐,偏偏没有坐处,也不敢坐,怕一坐不起,辜负了登山之志。高望有红衣白裙,信心陡增,发誓要超越巾帼英雄。及至上到峰头,红衣白裙已无影无踪,恍惚间有了觉悟,便就势坐在乱石之上。
  日当正午,四望晴明,山风吹来,快感之至。极目远眺,群峰昂然挺举,阳刚之气十足。联想南方的山包如乳,不禁会心一笑,身与大自然亲近了许多。天蓝而高,云白而低,云以下除了山,就是我了。于是妄自尊大,对空长啸,欲呼风唤雨。忽有芳香扑鼻而来,以为七女峰显灵,目光随香而去,落在一片残红上,心知是凤仙花。四年前的七月一日,我曾云游太白山,与凤仙花相见恨晚。当时花正鲜艳,沐云浴雨,美到极致。岁月悠悠,其盛已不如当年。花有花季,这是无可奈何之事,唯心不平者,是怜香惜花之人太多,致令许多凤仙花枝犹在,独独不见了花朵。高山之上,花尚不能逃过此劫,何况山下呢?潸然泪下,不愿再想。
  忽然云涌而来,吞没了峰峦沟谷,把眼前变成了云海。天仍然蓝,日若隐若现。眨眼间,我已坐在白云之上了。云携雨意,湿润了我的衣,也湿润了我的心。渐渐的,云吞了我,伸手不见五指。就闭了双眼,感觉着自己的存在。耳畔静寂,如在梦中。下意识地用手拧了一下自己的腿,居然不疼。至此,什么也不想。所谓四大皆空,是不是就如此这般呢?
  回过神来,已云渐收,雾渐退,凤仙花的红也渐渐变得清晰。放眼望去,山仍翻云覆雨。我仿佛脱胎换骨了似的,感到有清正之气,充盈丹田。不想钱,也不想女人,只想就这么坐着。水不想喝,饭不想吃,自寻思:神仙境界也不过如此吧!
  正自陶醉,有一女子映入眼帘。先看见了脸,以为是幻觉。用唾沫擦亮了双眼,才看明白,心竟恍然。那白的裙,像山头的云;那红的衣,像凤仙花的红。既然脱了胎,换了骨,就没有了平常的顾忌,一味地看她身上的云和红。她也脱胎换骨了吧?竟泰然自若,一脸春风,问:“知道下山的路么?”声如高山细流,却那么耳熟,使人有一种久违了的感觉。我连忙接口道:“知道上山的路么?从来处来,到来处去。”那女子不理了我,端然危坐,神态如佛,使我不敢生非非之想,肚子里却觉着饿了。正要取一瓶矿泉水向“佛”献殷勤,有一男子如风而至,巍然屹立在“佛”后,我只好把矿泉水的瓶口送进自己的嘴里。
  日已西斜,不能再坐了。起身,望一眼云海、凤仙花和“佛”,顺原路而下。转一个弯时,我发现“佛”跟着我,那男子跟着“佛”。已坐在车上了,犹想回头。至此,我不得不在心里在自嘲:我还是我,风夫俗子一个!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