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论坛文艺版『 阅读欣赏 』 → 孔明散文选


  共有231576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孔明散文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63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11-7 9:53:41 [只看该作者]

  石鼓山小游记


  孔明

  端午节回县,问妹夫:“哪儿山好,无名,咱去转转!”妹夫想了想说:“厚镇有个石鼓山,你知道不?”我摇头,他笑道:“听说石鼓山好,但我只曾经路过!”我说:“那好,就去石鼓山!”
  妹夫开着车,载着大妹、妻和我,顺着环山路一直向东,转北,过了西安市界碑,还未见石鼓山的入口。妹说:“不会过了吧?”妹夫说:“记得是一条路,踅上山去。”我提醒:“已过厚镇了。”妹夫说:“也许石鼓山属渭南。”对话间,眼前豁然一亮:那不是一条通山的路么?那路岔口不是石鼓山的标志么?哈,石鼓山果然属渭南。
  车就从岔路口拐进去,路蜿蜒而恰可容车单行,树木开始茂密,空旷处可见“农家乐”的招牌。树围了一处清静,零落地点缀着几户人家,二层或三层小楼,刷白,或者贴了莹白的瓷片,显得不民不商。楼都依附了坡势,分出高低,只在门前空出一片场地,为了方便停车吧?可能正在开发,好几处有了基建的迹象,或挖了坑,或堆积了石材,或平整了一块平地。昨日午后暴雨,地面被雨水冲刷,酷似岁月纵横的老脸。安静,不见个人影。把车开进一栋小楼前的空地上,立即闪出一个中年妇女,立在门口不说话。我下了车,自言自语:“好!好!没人好!”那妇人却接话:“你们来早了,晌午人多。”一看表,已经9点半了。
  山里人常说:“高一丈,不一样。”我们都穿着短袖,来时一路上开着车窗,妻说风凉,却嫌太阳照耀着她。上山的时候,我偏寻着阳光。山里树多,荫的地方也多,风吹在胳膊上,感觉到冷。妻嫌没有上山的路,我笑道:“你以为修了台阶才叫路吗?”拽着妻攀援而上,顺着不是路的路,循着凹凸不平的石头。妻感叹:“这不是登山,是爬山。”她几乎是爬行,害得我也不得不猫腰。我、妹、妹夫,我们都是横岭上长大的,小时候,羊肠小道上肩负一担草或一背篓草,快步如飞。妹夫说,小时候上山撅(方言,类似揪)韭菜,走这样的路不知道害怕。却嘱咐我和妻:“脚放缓、放稳,踩实,别急。”实际上是警告我:“毕竟是几十年不走的路,别逞能!”我偏逞能,常放开了妻手,快如猴。路却越走越不是了路,我也不得不约束了自己的脚。
  每看见一线蓝天,或者一朵白云,妹必喜欢说:“到山顶了。”实际上不是一个山棱,便是一块巨石的脊背,与山顶尚远。就势坐石上,喘气,喝水,吃随身携带的水果,说是“减负”。我们在山的西侧,视野也是高一丈,不一样,俯瞰,横岭犹如一幅画图:村落人家宛如棋子抛洒,沟林坡地仿佛泼墨写意。上山便多了一个心愿:要站在更高处,把横岭看个美!终于上到了一个四望都无碍的地方,妹说:“这一回真到山顶了。”我环顾,笑。四望的峰峦都必须仰视,怪不得这山望着那山高了。也只能望了,一个山顶就是一次攀援,至少这一次不能再生奢望了。便坐下,享受头顶上的阳光,享受脚底下的松风,享受停止了攀援后的舒适,给眼睛过年(风景好),也给鼻子过年(空气好)。妹子一直眺望西南,说是望见了我们的家乡。妹夫说:“我也望见了。”妻远视,却一眼茫然。那如画的横岭地貌,看哪儿都一个样儿,如何能分别出你的、我的?我戴着眼镜,面对家乡的方向,只能想象了。实际上,我的家乡早已变成了我的想象,只能到梦里去温故而知新了。
  妹夫在山顶上转悠,踅摸下山的路,转过身说:“三面都是悬崖,只能走回头路了。”悬崖下坐立着男女,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到达那儿的。向他们喊话,他们摇手,是不知道,还是听不见?我们已决定原路返回了,却忽然见石头后闪出一对青年夫妇,携一对儿女。眼前一亮,用笑打招呼。人在旅途,不期而遇就是缘啊!他们的一对儿女竟是龙凤胎,我说:“给你们照一张全家福吧!”男青年留下了他的QQ号码,并说他的网名是“我心飞翔”。我大笑:“我心飞翔,好!好!好!”“我心飞翔”告诉我们,他家在渭南,近处只有这石鼓山,常来玩。我问他:“下山路就是来时路吗?”他说下山有下山的路,让我们跟着他走。原来下山路的出口恰是下山路的进口,都在西侧,只须向南一个转身,便有路急转直下。陡峭处疑似无路,路缩进了悬壁之下,有丈余的铁链可以抓拉,只要不恐高,过去应该没有危险。妻抓住铁链,让我给她照相,说是要以“历险记”的名目把照片发布到好友的空间里,让他们惊讶、羡慕、喝彩。我满足了她,虽然觉得这样的“历险”也只能恐吓那些恐高的人了。继续走,只见一石不高大,却蛮横地挡住了去路,一壁侧倾斜,横凿了脚窝,手扶壁而可行。迎面一少女走来,挽其父臂,仍颤巍巍,一脸夸张的怕。其父后,竟是一老妪,瘦弱,白发稀少,拐杖凌空,步履从容。等他们擦肩而过,回望,少女比老妪高出一头。我猜,一老一少应该是婆孙,婆是农村人,孙是城里人。城乡有别,老少有别,这应该是另一个解读人生的版本。
  下来还比上来难,多半是一语双关吧?我总觉得,下来难比一些人夸大了。饱阅了山上风光之后,道法自然,心必坦然,下来有何难?脚不打滑就行了。上来,只顾着上了,也只顾着鼓足信心了,脑海充盈希望,倒把身后眼前的风景视而不见了;下来,就不能只顾着下了,路明显平缓了,神经也就不必紧张了,何妨舒展了目光,捕捉那远近高低的千姿百态。下山的路上,斜阳的朗照其实是一种关照,荫庇的幽径反而方便拥有一种回味的心境。不管怎样,平安下山,不该为自己庆幸么?于此理解了平安是福,可以说登山有心得了。
  下到一片幽谷,闻得鸡咯咯,鹅轧轧,还有狗的旺旺和藏獒的嗷嗷。果然看见了鸡舍和一地的走鸡,也看见了锁链的狗和囚禁的藏獒。一间屋,门敞开,门口站立两个人,自称是鸡主人的亲戚,门墙上竖挂着土鸡养殖基地的牌子。鸡主人的亲戚说,鸡是放养的,漫山遍野寻食,天黑前就自动回鸡舍了。她强调:“鸡灵很!”又告诉我们,10元1斤。我学着农村鸡婆“咕咕”叫,一群鸡竟跟过来,一点儿也不怕生,伸手去抓时倒反应灵敏,一个激灵跑远了。
  在出山口,“我心飞翔”弯腰折艾,手里已有一把了,说是多采些,回去送亲友。既然是艾,我们也采。妻不动手,却嚷嚷:“采高大的!”我笑道:“大小都是爱!”却寻着大的,“我心飞翔”指说:“遍地都是艾!”我附和:“是呀,遍地都是爱!”心里想:艾好!不但驱邪,还给人警示、启示和暗示。
  照例要寻吃的。想起了来时看见的“农家乐”招牌,便寻了去。门口站立着一个青年女子,抱着一个婴儿,我问:“卖吃的不?”那女子一脸笑:“卖么!你们吃啥?”我也笑:“野鸡!”怕误解,又加一句:“土鸡。”女子说20元1斤。我说山口卖10元1斤。女子脱口而出:“那是笼养的,刚运来,不值钱!”不便较真,便坐下,点了几个野菜,自己笑自己:菜一进“农家乐”,都变“野”的了。又让店家炖鸡,嘱咐鸡汤下面条,一人一碗。女子提示我们:“炖鸡慢,得等一个小时。”我们等了一个半小时,一盆鸡汤端上来,肉被淹没。又端上来四碗白面条,面里放几根青菜。算账时女子说鸡不论斤,论个儿,大小都是80元。鸡肉不烂,汤新鲜,80就80吧。但白面条一碗6元,我有微词:“臊子面一碗6元,白面也6元?”女子脸微红,说:“都6元。”我给了她两张百元的钞票,对她说:“去告诉你父母,就说顾客质疑:臊子面与白面一个价,是否合理?”女子进去出来,仍按原价找了钱。跟出来一个妇女,说:“你们城里一碗面十几元呢,6元还嫌贵?”我们无语,起身走了。却替人家惋惜:做生意做的是细节,占细节上的便宜肯定得不偿失。又替我们庆幸:石鼓山毕竟算不得名山,开发时间尚短,相对游客而言,讹几块钱算个啥?如果吃了霸王餐,花冤枉钱还得忍气吞声呢!
  吃饭吃出小插曲,也算有趣,毕竟我们乐呵了一天,上山还没花钱。归来洋洋得意,百度了一下“石鼓山”,才知道我不但孤陋寡闻,而且只能说是逛了一回山,不能算逛了石鼓山。这个山有传说,有来历,有讲究,哪怕穿凿附会,也不能说一无是处,我们却为游而游,只在心灵上留下了美感、灵感和快感。据说石鼓山有“小华山”之誉,我不能认可却也没有理由否认,所谓“五峰”一定扑入过眼帘,我却浑然不知。当然,我也有理由怀疑,我们到达的山顶未必就是传说中刘秀急中生智敲击的那一尊石鼓。哈哈哈,也好!两千五百年前的老子说过:“名可名,非常名。”石鼓山只是众口一词那样叫,不知其名反而不受名的束缚,游而混沌反而少了先入为主。说白了,石鼓山也就一座山而已,留着遗憾,也就留着个念想吧,毕竟以后还可以再去品味。


  2013年6月12日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632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11-7 9:54:08 [只看该作者]

  毛裤


  孔明

  在兰州上学4年,没有感觉到冷。回到西安工作后,进入第一个冬天,我只是按照往年的习惯加衣,不想感冒了,很重。母亲知道了,认定是受冻了,非要为我织一个毛裤。我对母亲说,我感冒不是因为冷,而是因为热。比较而言,西安的冬天比兰州暖和,我却按照兰州的气候加减衣服,所以感冒了。母亲说:“你大学生你不懂,腿一定要穿暖和。”坚持让我换穿了她织的毛裤。妹笑道:“哥,妈对你心太重了,一条毛裤,用了两条毛裤的线,你瞧,毛线多粗!”毛裤上了腿,确实暖和了,却拘束了腿的灵活,走路不舒展,走几步就感觉到烧烘烘的。回到西安,急忙将毛裤褪下,又穿了原来的。等到春节回家,我一定要穿母亲织的毛裤。不让母亲担心、多心、伤心,也算一种孝心。
  有一年冬,西安奇冷,骑着自行车,总觉两腿进风,妻提醒我:“放着厚毛裤不穿,活该!”把母亲织的毛裤寻出来,递到我手里。薄厚不一样,就是不一样,母亲织的毛裤一到手上,厚墩墩的,沉甸甸的,不穿都感觉到温暖。回到蓝田,将这话说给母亲听,母亲笑得开心,我也开心。我顿悟:儿子孝顺母亲,就这么简单。
  告别了租屋,搬进了单元房,冬天放暖气,上下班改走路了,母亲织的毛裤真不“实用”了,只好藏之衣柜了。母亲生病了后,换了一个人似的,不再问我热冷,自然也不再问起自己织的毛裤。我呢,一年复一年,几乎也忘记了。年年捐献衣物,常常将一些衣物送人,我以为那条毛裤早已不知去向了。
  2005年冬天,是真正的冬天。送母亲回老家,一路的心情比冬天还要冷。坐在老家的火炕上,母亲竟能坐起来,目宇慈祥地巡视着自己的儿女,使我冰冷的心有点回暖。我联想到了“回光返照”的说法,但回避了相信,起码一个心愿像灯焰一样闪烁:“母亲不会走得太快!”挨过半月就过年了,挨过春天说不定会好起来。当晚,我赶回西安,打算次日料理手头工作,请长假。睡前,我突然问妻子:“我妈织的那条毛裤还在吗?”妻子说:“在呀!那是你的宝贝,我寻去!”真寻出来了,厚墩墩的,沉甸甸的。妻说:“你杏树凹冷,穿上正合适!”把毛裤放在枕边。抚摸着毛裤,对妻子的用心多了一份感激。
  天蒙蒙亮,接到父亲电话,让我快点回去。我本能地穿了母亲织的那条毛裤,竟没有了第一次穿时那种烧烘烘的感觉。坐在班车上了,才给领导去了电话请假。看着窗外一掠而过的冬景,眼睛模糊了,禁不住泪流一脸。我不能形容自己的心情——心仿佛被撕扯,却感觉不到疼痛。车一下西蓝高速,又换乘了妹夫的车,直上横岭。等待我的不是绝望,是噩耗。按照农村习俗,下葬必须请阴阳先生掐算日子,母亲因此停灵一周。事后回想,多亏了母亲织的那条毛裤,我的两腿才没有挨冻。老家地势高,四面受风,冬天本来就冷。母亲咽气的那天早晨,太阳本来一直暖红,天却突然刮旋儿风,云从南山涌来,雪花也纷纷扬扬飘起来,黄昏时地面一色的凄白。一周里,屋里屋外一样的温度,灶火边的水瓮都结冰了。送埋的后两日祭灵、送灵,冰天雪地里跪拜,没有那条厚毛裤,真难以想象。寒冷还在其次,膝盖跪在冰雪上,真不好受。就这,回西安后重感冒半月,鼻子、喉咙都上火。
  母亲走了,那条毛裤一直搁着,搁在我的心里。毛裤是枣红的,应该是母亲迷信的吉祥色。裤腿长了一拃多,记得我当年指出过,母亲说,那是她有意的,卷起来正好护住脚腕。现在对我来说,那已经不是毛裤,那就是母爱,却只能回味,唉……


  2013年6月15日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633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11-7 9:54:35 [只看该作者]

  张魁


  孔明

  我不认识张魁的时候,已经拥有了他的字:楷的功底,行的笔意,虽然不是独家面目,却透出了一股天然拙朴的碑帖古韵。这字似曾相识,使我有点莫名其妙。我一直在书法的门外,于碑帖上并不留心。第一次与张魁握手,仿佛神使鬼差,或者上天安排,我脱口而出:“咱见过!”他就笑,也说见过。背过身去,想起来了,我是见过他的字。书法界流行一句话:“人如其字,字如其人。”张魁给了我这样的印象:他比字正经,字比他洒脱。我之所以借助字认出了他,是因为在他与字之间,有一种形似的气质。一刹那,我认定了他是我的朋友。
  近20年间,与张魁见面的机会很少,但看见他字的地方很多。或于师友雅室的显眼壁墙上,或于书报刊不显眼的某个角落,或于古城西安的楼堂馆所,我一眼能认出张魁的字。天若有情天亦老,张魁的字一直在老,无论行楷,还是行楷之间法度自如的挥毫落纸,都能让人感受到金石碑刻的旷古幽灵匍匐在字里行间。我喜欢驻足面壁,竟能幻觉张魁写字时的神定气闲。我能想象张魁的与众不同:躲避灯红酒绿,陶醉笔墨纸砚;淡泊功名利禄,亲近诗词书画;简化人情世故,揣摩梅兰竹菊;远离阿谀逢迎,奉行温良谦和。他的字譬如村姑,脸上有了岁月,却也有了长寿的迹象。渐变的是形体肖像,凝聚的是人生阅历。他的楷书看似不很规范,却有着稳定的内力支撑,恰如同武林高手不像武林高手,但人家就是武林高手;他的行书看似不很规矩,却在间架结构上讲究摆布笔画,他是真懂了汉字,才有了自己的独有法门;他的草书看似不很正道,却像“枯松倒挂悬绝壁”,苍凉中不失苍劲,绝望中宣示顽强的生命力。我喜欢看张魁的字,是因为我不懂字,却能感悟到字的内在魅力。村姑不脂粉,不扮靓,不借助衣服显摆华丽,不依附势力炫耀尊贵,但耐看,到老都是自家真面目。张魁的字老,老而近似大丑,字有道而特立独行,这字行世必然长久。
  20年间,与张魁握手不多,但每一次都是热握,臂摇而生发孔子之叹:“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在我眼里,张魁好像总在高处鹤立云望,或在远方龙行虎步。大隐又高隐,所以近在咫尺,却神龙见头不见尾,常见字,不见人。我不知道是书法雅化了张魁,还是张魁文化了书法,反正听他谈吐,即使不涉书法话头,也能断定他是写字的行家里手。每一次热握,我都会留心他的头脸,忍不住想笑。他的头脸就像上古书法——金文字典里的“魁”,使人联想到魁首、魁星、魁元。偏他名叫张魁,这便是天意了。拥有鬼才一斗,写字咋能不巧夺天工?他还有“鬼心眼”,总是伏低伏小,不在人前卖弄自己的字和名片。我知道,云是喜欢深山的,峰头的云是山的势,偶露峥嵘而已。我还联想到高启的两句诗:“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美人是圣贤,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光临张魁的书房,与他切磋书艺。不这样想象,不能理解张魁书法何以能脱胎换骨,何以竟日新月异。
  最近又得到了张魁两幅字:一行一楷。我悬挂在墙上,只要欣赏,脸上便有如莲的喜悦。我觉得做人就像张魁的字:太正儿八经了,容易失去“我”;太随心所欲了,容易失去“度”;太在乎褒贬了,容易失去“真”。做我,不生妄想,只在本色上修炼。佛不在庙堂,在“色不异空,空不异色”的觉悟之中。心中有佛,不必参禅。与张魁握手,并与张魁共勉。


  2013年6月20日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634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11-7 9:55:04 [只看该作者]

  养


  孔明

  方块汉字真好,顺手拈来一个,越琢磨越有味道。譬如养,不假思索,就浮想联翩。每个人都是爹娘养的,养育之恩不能忘;养儿防老,老有所养,都离不开养。现代社会流行养生,营养就成了食品的标签;现代女人爱美,养颜就必不可少;游山玩水,养眼是一,养心是二。国家养兵,休耕养地,为官养廉,挣钱养家,受伤养伤,生病养病,亚健康疗养,富得流油了养尊处优,优哉游哉,颐养天年也。
  养需要静,所以有了静养;养需要修,所以有了修养;养需要涵,所以有了涵养。三“养”贯通,以静制动,物我尽在其中。曲径通幽处,禅房草木深。不身临其境,不能亲近清静;不放下名利,不能远离热闹。静观草木枯荣,静望日月升降,静待天地轮回,静悟色空如来。修品行正道,养性情真元,那就是修养了。把灵魂寄养在芬芳里,把心情泡养在清澈里,把理想放养在浩渺里,神定气闲,超然物外,物欲横流而不为所动,造化弄人而处变不惊,那就是涵养了。涵养天地间,心境自敞阔。养安静心,所以人需要养心;养滋润性,所以人需要养性;养寄生志,所以人需要养志。读快哉美文,养浩然正气。“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修炼到这境界,几可与佛握手了。
  繁体的“養”字,更耐人寻味。上边一个“羊”字,下边一个“食”字,有肥羊,有美食,那是小康的日子。告子(与孟子同代)说:“食色性也。”食与色兼有,人性的“养”才成为可能。食即五谷杂粮,天天有饭吃,那叫“养活”;羊是人间美味,想吃就能吃,那叫“养生”。“养”只要“食”,不要“色”,是怕色乱性吗?怪不得古往今来,所谓修心养性之人,多以“正人君子”自居,多以“不近女色”自诩。“不近”,不等于不想吧?孔子说:“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远之则怨,近之则不逊。”却不顾子路反对,香艳女子,名誉不佳)南子幽会。两千五年来,孔子的孝子贤孙知多少?即使鸿儒大德之士,明媒正娶之外,“养小”的不少,美其名曰:“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养小”为了“有后”,人或相信;“养小”只为“有后”,鬼都不信。一个“養”字,并非名副其实。
  自古以来,朝廷养贤,诸侯养士,豪门养丁,穷巷僻壤养懒汉。养贤是储备人才,养士是装裱门面,养丁是护卫庭院,养懒汉是因为懒汉好逸恶劳,袖手好闲。四个“养”,唯后者是天养,是地养,是自养,他们混一天算一天,只能混个温饱。顺着“养”字往下想,越想越觉着“养”字里边有文章。人喜养猫狗:猫逮老鼠,狗咬生人,这个“养”是实用主义;人爱养花鸟:花色养眼,鸟语悦耳,这个“养”是享乐主义。饱暖思淫欲,富贵养怪癖,所以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都有人养而自乐。被宠养的动物叫宠物,在一些养家眼里,宠物比人还尊贵。名贵狗不是狗,名贵猫不是猫,养了藏獒,等于囤积了股票。百孝养为先,久病床前无孝子;宠养无回报,才是真正的无私奉献!
  人是越来越讲保养了,也越来越懂营养了,是否养人成了吃喝标准,不再为吃喝而吃喝。绿色食品走俏了,五谷杂粮珍贵了,野生果蔬稀罕了,“农家乐”赶上养生时代了,连“养”字也就返璞归真了。


  2013年6月29日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635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11-7 9:55:33 [只看该作者]

  母爱


  孔明

  一则报道感动得我泪流一脸。
  一位母亲67岁,家住河南省确山县贫困山区,务农为生,家境贫寒。2000年,长子王飞参与盗窃团伙,扒火车时引发重大事故,被判处无期徒刑。老伴受不了打击,去世。去年,次子打工摔断了腿,生活每况愈下。母亲无钱,却思念长子心切,便决定步行去湖北省监狱探视。今年6月6日清早,母亲蒸了两笼馍馍,背上简单的行囊,上路了。这一路的风餐露宿不可想象,也可以想象:白天赶路,饿了吃馍,渴了喝沿途的自来水,或者捡吃垃圾堆里的剩菜剩饭。晚上,或睡屋檐下,或睡公路边。一路走,一路打听,免不了走弯路。600多里路,徒步11天,终于6月17日上午10时许走进了湖北省未成年犯管教所,扑入接待民警眼帘的是这样一幕:一位老人,年近七旬,头发花白,佝偻着腰,满身污垢,穿着被岁月退却了颜色的外套,一手拿着旧床单系的包袱,一手拄着粗树枝做的拐杖,告诉民警:“近来身体越来越差,眼睛快要看不见了,怕活不到儿子出去那天。”母子相见,儿子抱头痛哭。民警告诉母亲,王飞表现很好,明年4月即可出狱。母亲看见儿子平安健康,开心,鼓励儿子安心改造,平安回家,重新做人。临别前王飞抓着母亲的手,反复叮嘱:“一定要撑到我回家那天!”
  有两个插曲:这一对母子会见时,民警万志杰值班。他看见母亲把一个蛋糕递给了儿子,蛋糕却已过期。蛋糕是母亲来时的半路上,一个好心人给的,母亲觉得那是好东西,舍不得吃,带给了儿子。他还看见一个发硬的馍馍从母亲破了洞的包袱中滚落,母亲弯下佝偻的身子蹲下去捡拾,小心翼翼地用衣袖擦拭,然后放回包袱里。当下,万志杰把随身的200元给了母亲,让她作路费,随后又买了方便面、饼干等食物送给母亲,让她安心回家。
  这是啥?这是母爱!一些母爱是本能,动物也拥有,所以不稀奇;一些母爱是奉献,只求付出,不求回报,多数人能做到;一些母爱是传说,只在电视连续剧里有,感人,却不真实;一些母爱只是母爱,算不上伟大,但催人泪下,譬如本文中的母亲。


  2013年9月28日星期六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636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11-7 9:56:07 [只看该作者]

  读《教育放生》感言


  孔明

  读《教育放生》,有一种感动包绕了我,使我的心灵始终处于共鸣的亢奋之中。曾几何时,神圣的教育演化为圈养孩子的饲养工具。对孩子来说,这不能说不是为了爱——祖国不爱自己的下一代?学校不爱自己的莘莘学子?家长不爱自己的独生子女?正因为爱——有人说是大爱,对孩子的圈养式教育才变得顺理成章、积重难返;正因为爱——甚至是溺爱,对孩子的过分关怀才适得其反——孩子过早失去了童年的天真烂漫与活泼快乐,过多地背负了学习的使命与考试的包袱。面对现实,有识之士一直忧心忡忡而痛心疾首,有的甚至发出屈原式的“天问”:满教室的眼镜怎么得了?满操场的荒草疯长怎么得了?许多校园找不到了操场、听不见了广播操怎么得了?全民都在择校、所有的适学儿童家长都在为孩子上学难发愁、奔走、埋单、寻租怎么得了?基于这样的现实忧患复忧患与尴尬复尴尬,我一直以为教育工作者、学校从业者早已钻进钱眼只满足于创收了。《教育放生》刷新了我的观念,改变了我的成见,使我心生愧疚而对作者肃然起敬:却原来我们的教育园地里,传道、授业、解惑的师者仍在,借助自己的讲台、发挥自己的优长、施展自己的抱负为教育默默奉献、孜孜探求、殷殷思考的师者仍在。他们没有都匍匐在四堵墙里心安理得、任由驱使如行尸走肉,他们中的教育识家如王小占们一直在知、行、思、教中探索以恒,身体力行,且硕果有目共睹。可以说《教育放生》乃是为国谋根本、为民谋福祉的思想之苦旅与实践之结晶。我感动是因为我感受到了《教育放生》的字里行间,奔涌的是沸腾的热血,充盈的是智慧的识见,闪烁的是良知的灵光,播埋的是希望的种子,散发的是教育的芳香,聚集的是理论的正能量。《教育放生》倘能落地生根、开花结果,岂孩子们幸甚!岂家长们幸甚!中国之梦、民族之兴、未来之乐土、乐国诚指日可待也!
  我不认识王小占,是《教育放生》让我走近了他,了解了他,进而敬重了他。贺博把《教育放生》的书稿放在我的桌案上,说:“叔,我不多说啥,你自己先看吧!”我从贺博语气里感受到了底气与喜悦,读了《教育放生》后我才理解了他的底气和喜悦从何而来。乍一看书名我有三分惊讶:放生与教育,哪儿跟哪儿呀?一浏览目录又平添了两分惊愕:放生与教育,难道是这么回事吗?开读,心像被揪住了一样,不由我不一页一页地读下去。第一部分《圈养,教育之弊》使人“触目惊心”,第二部分《放生,归真之路》使人惊醒而喜,第三部分《实践,教育之春》使人拍案惊奇。却原来“教育放生”是有说头、有来头又有所指的,是从特殊语境里蹦出来的,就如孙悟空不是凭空而来的一样。自然生态先有了恶化才有了绿色食品的横空出世,教育异化为圈养之后,“放生”才成为当务之急!我发现,王小占有着自己的“放生”团队,他不孤立,所以他的“放生”一如群雁排空,奋飞而来,奋飞而去,阵势浩浩而何其壮哉!他不闭门造车,所以他的“放生”之说一如活水源头,汩汩而清澈,滋润而甘甜。王小占们先占有了教育的制高点,“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群山万壑都在晴空万里的视野了。故此,至少是我在阅读的时候,既有一气呵成的那种胸有成竹,又有一以贯之的那种深思熟虑。王小占们首先是师者,使命浩然而乐于担当,理想豪华而目光高远。他们不是桃花源中人,而是桃李园中的园丁,呼吸着芬芳又释放着芬芳。他们呵护幼苗的生长,又抵挡拔苗助长的现实诱惑;他们参与圈养,又尽可能地避免阳光、雨露的缺失;他们既忧心忡忡于孩子德智体美劳的后天失衡,又信心满满地为孩子的身心健康输入综合营养。他们的探索或许不被同行普遍认可,但他们在路上,披荆斩棘,栽花插柳,一路都是歌,都是收获;他们的实践或许偏于一隅而推广需要时日,但他们步履稳健,从容不迫,这正是中国教育之希望所在。他们用《教育放生》证明,他们不是心血来潮,不是标新立异,不是哗众取宠,不是做官样文章,甚至不是摸着石头过河,他们是在理性思考,是在逻辑思变,是在知行互动中做着前人未竟或者未做的事业。他们不是孔子,但他们的作为堪与孔子比肩!
  忽然想起了刘禹锡的诗句:“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王小占是那鹤吗?我觉得是。从《教育放生》的书名到谋篇,既有理论与实践的互动与互补,又有着梦想与现实的鞭策与鼓舞,还有着诗情与画意的构思与描画。《教育放生》呱呱坠地,我但愿王小占们梦想成真。我做着同样的梦,所以我期待。


  (《教育放生》,王小占编著,陕西人民出版社2013年10月出版)
  2013年8月31日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637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11-7 9:56:47 [只看该作者]

  安


  孔明

  有房屋,有女人,那就是“安”。人生在世,求的也就“安”而已。在农村,尤其如此。一个人老大不小了,没房子,没媳妇,那叫恓惶;一个人把儿子养大了,给儿子盖不起房子,娶不起媳妇,自觉矮了人半截。人老几辈子,关中农民的梦想:“老婆孩子热炕头。”有房子才有炕,有媳妇才有孩子,两全其美了,梦想成真了,心里有家了,安心务农了,才有奔头了。反之,光棍一条,莫说一个人不安,一家人不安,四邻不安都有可能。农村有些小伙子不务正业,左邻右舍常这样劝说他们的父母:“快给娃找个媳妇么!”言外之意昭然若揭:娶回一个媳妇,收回一颗浪子的心。可家贫,没有房子,谁跟?就是两情相悦的一对儿,男方没房子,热恋也得掰。我有个玩伴和邻村女子好到高中毕业,眼看着那女子进了别家门,哭都没眼泪。某一天,在赶集的路上两人相遇,我的玩伴撂了一句话:“祝贺你嫁给了房子。”那女子也回敬了一句话:“难道跟了你睡大场去?”我还有个玩伴一表人才,却倒插门,也是因为没房子。一个男人,没房子就等于没女人,“安”从何来?
  安了,就全了,全心全意过日子,叫安全;安了,就守住本分了,叫安分;安了,就不寻事生非了,叫安生;安了,就心无旁骛了,叫安心;安了,就乐在其中了,叫安乐;安了,就可以忙里偷闲,叫安闲;安了,就睡得踏实了,叫安眠。这个安,那个安,重中之重还是个安全。儿女要外出打工,做父母的千叮咛,万嘱咐,不是挣钱,不是发财,不是出人头地,而是安全。一个人的安,全家人的福;一个人欠安,全家人都惴惴不安;一个人失去了“安”,一家人就失去了“全”。所以,安全,就是“全安”——全家安宁!
  “安”喜爱“平”!平常,平凡,哪怕平庸,黏住安才平安。人有平常心,不生奢望,就无所谓失望;不生贪婪,就不会适得其反。因为平凡,所以平安:力所能及则努力,能力不济则放弃。大人小心,圣贤庸行。做人谨小慎微,就不容易出格;做事小心翼翼,就能避免出错。圣贤尚且“庸行”,平民百姓不平庸而何?有一句口头禅:“平安是福。”人无平安,一切扯淡,无论贫富贵贱。车行大道,谁不希望一路平安?舟行大海,谁不祈祷平安抵达彼岸?人在旅途,道路多曲弯,多坎坷,多荆棘,所求者何?平安也。一个人外出,亲友祝平安,向家报平安。安贫乐道,平安是最大的福报;安享晚年,平安是前提条件。一个人坐卧不安,常常是遇到了过去不去的坎儿;一个人腰缠万贯却席不安枕,原因恐怕天知道,地知道,自己更知道。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所以好人多半一生平安。
  老百姓盼啥?国泰民安!杜甫诗云:“国破家何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连鸟儿都“惊心”,人还“安”个甚?所以欣逢盛世,老百姓期盼长治久安。汉唐盛世,首都名曰长安,寓意也是长治久安。国家一体,国安则家安,家安则国安,这是常识。家何以安?安居所以乐业,房子还是个绕不开。房产是GDP,房价却令老百姓望房兴叹,这是悖论,更是危机。蜗居起码遮风挡雨,没有房屋,等于人没有衣服。“先天下之忧而忧”,肉食者谋之,肉食者“忧”乎?民生所系,房子第一。居安尚且思危,何况居无定所呢?只有把家安在房子里,才能把心安在家里。否则,所谓“安定团结”,只能是一句安慰而已。


  2013年9月19日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638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11-7 9:57:26 [只看该作者]

  秋色


  孔明

  树木花草,由春而秋,并不容易。譬如春花,命里注定到不了秋,到秋的只能是春花的结果——秋实。或者说,秋实是春花的脱胎换骨,因而比春花有着更美的生命阅历。把春花比作蚕,秋实就是茧,秋色就是蛾的破茧而出。再譬如树,春天发芽,春色里释放的是生机;夏日发绿,绿色里饱含的是冲动;秋季渐黄,秋色里蕴藏的是履历。一叶知秋,秋叶是书,书写的是生命的故事,谱写的是青春的进行曲。树叶由绿而黄,要历经多少次风吹雨打?暴风骤雨是避免不了的,还要历经艳阳的烘烤与干渴的煎熬。每一次风吹雨打后,必有嫩绿的树叶无声无息地掉落地上,遭遇人的践踏;碰上久旱无雨的日子,一些绿叶被烘干在枝头,再随风飘落,也是个无声无息。故此,绿叶能守望枝头而长久,慢慢变黄,变成秋色,那是多么的幸运、神奇、妙不可言呀!庆幸之余,更应该庆祝:秋叶一如母亲头上的银丝,见证了岁月,也充实了岁月,更美化了岁月。由春而夏而秋,这个过程就是美;由春而夏而秋,如无树叶的不离不弃,这个过程焉能美?叹息,惋惜,都不能抵消不离不弃与无怨无悔。母亲的发丝在白,那白是岁月的染色,却也是花样年华的退色。“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那是真正的秋色!
  秋色是一种美,一种可圈可点的美,一种可咏可叹的美,一种回味无穷的的美。漫山红遍,层林尽染,不美吗?红枣满园,核桃满树,不美吗?秋高气爽,天蓝云白,不美吗?放眼田野,丰收在望:豆子黄了,谷子黄了,稻子黄了,该黄的都黄了。一望的金色,一望的喜不自禁。哈,秋收,是收获秋色,收获喜悦,收获希望。柿子红艳艳地炫耀枝头上,苞谷金灿灿地垂挂屋檐下,这是秋色的图画,是秋收的诗篇,是秋天的婀娜多姿。刨红苕,刨出一疙瘩的红;拔萝卜,拔出棒槌粗的白。这一红一白,带着泥土的本色,是最美的秋色,昭示丰实,预示和谐。城里人嚷嚷,活着要接地气。当大街小巷与超市摆满了秋实——红苕、萝卜、苞谷棒子等,红枣、柿子、核桃等,那是秋色的显摆,也是秋色的诱惑。吃着这些地里生的,树上长的,可以说:“我接地气了!”
  古人云:“秋月如镜,佳人喜其玩赏。”尤其是中秋满月,明白吉祥,不独佳人玩赏,每一双眼睛都喜欢望月出神、遐想。那月色,不也是秋色?月逢中秋,那圆、那明、那亮,平添了多少秋天的喜庆呀!人们的喜形于色,不也是秋色?秋风阵阵,一树萧疏,一地落叶,当然更是秋色!秋雨淅沥,一耳凄凉,一眼萧瑟,这是秋天的挽歌,却也是对秋色的依恋。秋色本是一味禅:生命有长度,自然应尊重。拥有禅境,就拥有赏美情怀,即使秋风近似凄风,秋雨宛如苦雨,仍然不失诗情画意。“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此即凄美也。身临其境,恍若隔世;秋色之美,美到极致!黛玉悲秋,悲的是秋不长久。其实人生在世,长久的应该是感恩,不是感怀。人经春夏秋冬,感激理应与生俱来。自悲自怜,便悲从中来,虽春有百花却不免苦境心造,所以黛玉不但悲秋,还葬花。花自飘零水自流,用得着葬吗?换一种心境,不在忧愁上纠缠,虽秋风秋雨不能屏蔽赏心乐事也。
  春色若是梦,秋色就是走出梦境的时候。


  2013年9月21日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