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论坛文艺版『 阅读欣赏 』 → 生命之书:一个律师写给未出生孩子的话(连载)


  共有11278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生命之书:一个律师写给未出生孩子的话(连载)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8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12-14 19:07:38 [只看该作者]

作者:杨绿诗 回复日期:2006-12-13 18:13:06 

  朋友们,我终于把霍元甲案的代理词润色完毕。我真的很高兴,我刚才对我的同事说,写作是最痛苦的事啊,她说那你为什么还要写呢,我说写完了就不痛苦了。
  不仅不痛苦了,而且还感觉很幸福。我明天就要到北京去了,明天晚上我住在北京,后天开庭。我享受着工作的快乐。写这些是坐在我刚刚装修的办公室里,我真的很喜欢我的办公室,热爱我的工作啊。

作者:杨绿诗 回复日期:2006-12-14 15:54:35 
  感谢你们。我会努力开好明天的庭的。我大代理意见共15000字,我明天开庭之后就可以公布了。
  欢迎大家来我的办公室做客,真的,等我的小天朋出生之后,我要给他过“百岁”,那时我的书也应该出版了,我一同搞一个“新书见面会”,时间允许的朋友,请你们都来。
  明天的开庭应该会有媒体报道,谢谢你们关注。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82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12-16 11:49:08 [只看该作者]

作者:杨绿诗 回复日期:2006-12-15 21:11:46 

  各位朋友,我从北京回来了。我刚才也看了网上的直播,但是我的发言将近两万字,网上只是很简要的摘记了一点。我会把我的代理词都拿来和大家分享。

  2006年11月29日

  我的办公室正在装修,所以我早晨起来就急忙的往办公室跑,摆弄我的桌子和饰物,这成了我晚上时候的盼望。我的写作开始的时候是在白天写,在办公室里完成,现在已经转移到了晚上,在家里完成。我到了办公室就又盼望着安静的晚上。
  我需要早晨,我需要很多人交流,很多事情做,我也需要夜晚,夜晚的时候我谁也不需要,我安安静静。
  昨天写到了育红班的故事,今天我们接着说下去吧。宝贝,我从小就是一个“故事大王”,我的写作到了今天才到了我的强项,如果我一直这样讲下去,我可以讲一千零一夜。可是我只想再讲一百多天。
  飞纱巾和火烧云
  我在那个育红班一共呆了多长时间,我已经想不起来了。只记得去的时候的心情和离开时的心情,离开的时候,我可能已经距离上学的日子不太远了。但是我来的时候到底是几岁呢?我记得我刚来的时候可能是“小班”到了离开的时候就是“大班”了。
  飞纱巾的往事是我在育红班的瑰丽往事。
  现在这个往事已经模糊,只是还有这样的意象:
  是夕阳西下的时候。季候大约是夏天。人物除了我,肯定有你的伯伯,另外还能肯定的有“群群”。我所上的育红班不象上学有固定的年级和班级,而且有的孩子来了一段时间就走了,有的走了又来了,都是至少25年以前的往事了,浮萍各西东,我真的没有办法想起来了。但是肯定有群群,而且那条纱巾就是群群的。
  群群姓霍,是霍元甲的后代。记忆里的群群是个很苗条的女孩,后来上学了,我们就不和她说话,可能她的学习成绩也不是太好,我还知道的她的信息是她有个弟弟叫“国国”。后来长大成人的国国留起了胡子。国国也曾经是我的伙伴,他留起了胡子很像他的爸爸,他的爸爸是目前为数不多的霍家拳的传人。
  不说群群了,只说飞纱巾的往事。这个故事的台词只还剩下了一句,那就是“飞纱巾”。我们在育红班的院子里,我们把群群的纱巾扔上天,然后我们一起大喊:“飞纱巾”。我们大家由一个人将纱巾抛起来,可是大家都要用手向上做出抛的动作,十几个孩子一起做相同的动作,手臂就好象是一片森林,我们一傻傻的喊:“飞纱巾”,我们把这三个字的尾音拖的很长,似乎尾音拖着我们的幸福。我们一边往上抛,一边似乎从地上蹦起来,我们每个人都蹦的出了汗,我们大声的喊着:“飞纱巾,飞纱巾”。那纱巾就像一片红色的云朵,在天空中热力的燃烧,然后慢慢的落了下来,几乎要落在地上的时候,我们中间的人要把它抓在手里,谁抓住了,谁就获得了继续往上抛的权利,一个人抛起来,大家一起声嘶力竭的喊着:“飞纱巾”。我觉得我们很像院子里的牵牛花。
  我在1995年写了这样的一首诗:
  我想伸手去抓
  天空飞的红蜻蜓
  猛抬头
  却见了普照的太阳
  我记得那天的傍晚,似乎也应该有飞来飞去的红蜻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飞来飞去的红纱巾。我们蹦,我们抛,我们抬头看纱巾,我们一点也没有注意天色渐渐的晚了。我觉得大地因为我们的蹦跳而颤抖,似乎天空的幕布也在抖动着,似乎天空变成了一条蓝红相间的旗子,那时我还不会描述我看到的一切,如果现在让我来描述,我觉得我也没有什么可以说的,我只能说:“生活太美好了”。我记得起码是我,我不知道别人,我记得我一瞬间突然看见了太阳,那霞紫色的太阳。我的眼睛被太阳的光芒灼伤了,我记得那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太阳,那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火烧云。
  我们在火烧云之下尽情的蹦着跑着喊着:“飞纱巾”。大地仍然在颤着,我们每蹦一次,脸上就被涂抹上一层太阳的金红色光辉,我们跳起来,太阳的金红色就扑楞楞的拍打一下我们的脸,我们落下去,脸色又恢复了小孩子的粉嫩。
  你没有到过我们的育红班,我们的育红班是我们的乐园。我们游戏的地方是在院子里,既然是院子就要有墙,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们的纱巾飞过了墙,到外面去了,此刻的夕阳仍然很火热,我们呆楞在那里,不知所措。夕阳红光艳艳的,我们脸上,都有一层红润。写到这里我想起来,那天应该还有“老六”,老六是一个有智谋的孩子,我们似乎商量要翻墙去找我们的纱巾,记忆里群群并没有埋怨任何人,她呆楞楞的,像一个美丽的洋娃娃。
  上面的这些记忆,我可以去找你伯伯的记忆一起参详,我记得他曾经写过小说《火烧云》,说的就是这个故事。我觉得那是一篇很好的小说。
  可能正是这个时候,我们的妈妈有些慌张的来接我们了,我们住在村子的正南方,我们的目光随着妈妈的慌张向正南看去,正南方向,发生了一件大事情。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83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12-16 18:27:19 [只看该作者]

  各位,我今天九点起床,外面风很大,但是太阳很暖和。
  我做了一个梦,梦中的场景是我多次梦到的,我梦见了大海,大海边有很多岩石,景色壮丽,无法描述。后来梦中知道这个地方是威海,我于是很疑心,我没有来过威海吗?我在梦中还想起了忠实读者盈香满袖70 是威海人,但是我找不到他。梦中还有我和我儿子在一起的场面,还有很多奇遇。
  朋友们,我终于能有一个星期六了,我很高兴,我能和家人在一起。
  我把《霍元甲》案的代理词全文发表这里,不用看什么网上直播了,那都是断章取义。
  这篇文章是“生命之书”的11月18日和19日,12月1日、2日,7、8、9、10、11、12、13日的内容,所以我其实就把这些天的稿子都一起发了出来。还有11月25日的文字因为是手写的,我也在近期补上。还有11月30日和12月3、4、5、6日的稿子,我也陆续贴上。这样我今后的稿子就是“现场直播”了。
  为了让这篇代理词比较连贯,我一并发出来。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84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12-16 18:31:06 [只看该作者]

  2006年11月18日19日,12月1日2日,7、8、9、10、11、12、13日
  
  代 理 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天津明扬长缨律师事务所接受霍元甲之孙霍寿金的委托,指派我——杨仲凯律师担任其代理人,我根据《民事诉讼法》和《律师法》的有关规定,出席今天的法庭,我希望我的努力工作让这个案件经的起历史的推敲。
   被告方出品发行的电影《霍元甲》自2006年1月25日在全国公映以来,到这个案件终于开庭的今天------12月15日,已经将近一年了。我注意到被告方提供的证据《影片霍元甲联合发行协议》《霍元甲》这部电影在中国大陆的联合发行期限是到12月31日,目前已经只还剩下十几天的时间了。但是一年以来,被告方并没有以哪怕是起码的礼貌充分关注霍元甲后人的声音和正当的要求,继续上映影片,不顾霍元甲生前名誉及其后人的名誉权遭受到的损害,不仅上映电影,还继续组织电影光盘的发行;不仅在中国大陆发行该影片,还继续把电影送到亚洲各地和美国上映;不仅上映电影,还去参加电影评奖,据说该影片的主要演员还获得了奖项,霍元甲后人对此还要表示我们特别的祝贺。
   在获悉霍元甲后人对该影片提出了强烈的抗议之后,被告方并没有针对霍元甲生前名誉及其后人的名誉权受到侵害而采取任何补救措施,反而任由损失的进一步扩大,不能不说是令人遗憾的。就像很多群众在对这个案件和这部电影的是是非非而评论与争鸣时所说的那样,如果只是水平问题和认识问题,如果被告方没有恶意,霍元甲后人可以站的更高一些,甚至一笑了之,但是,在本代理人发表我的综合代理意见之前,我想首先阐明我们的观点,民事案件不是娱乐故事,民族英雄的事迹不能随便篡改,仅仅是一个普通公民的人格权利,也不能任意的践踏。该影片以一部正剧的名义出现,却又高举“纯属虚构”的幌子,片名直冠《霍元甲》,也许被告今天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但是若干年之后,这部影片将被陈列在档案馆里,成为研究霍元甲和中国近代史的有关资料,霍元甲的形象将很有可能以李连杰先生塑造的这样的形象出现!电影将有可能成为历史!比如我们现在来了解中日甲午海战,我们通过什么来了解,放电影资料,李默然扮演的邓世昌已经深入人心,在电影里有一个投降者的形象,叫方伯谦,也深入人心。而历史上真实的方伯谦并不是一个投降者,但是电影改变了历史,方伯谦变成了一个投降者。
   所以尊敬的审判长和审判员,本代理人将通过今天贵合议庭以法律的名义赋予我的权利,充分发表我的意见,敬请贵合议庭采纳我的意见,维护中华民族的爱国英雄霍元甲先生的生前名誉。
   我要说的第一个问题:

  一、关于原告霍寿金的主体身份(兼析各被告应承担责任的理由)
  霍元甲(1869—1910)先生共育有二子,长子霍东章(1889—1955),次子霍东阁(1895—1956)。霍东章又育有四子,寿嵩、(1907—1970),寿臣、(1910—1962)寿昆、(1916—1968)寿金,1925年生。其中长子霍寿嵩在霍元甲去世之后,跟随叔父霍东阁一起到印度尼西亚继续发展精武事业,四子就是本案的原告霍寿金。我们的另外一个代理人霍自正先生是霍元甲次子霍东阁的孙子,按照辈分,是原告霍寿金的侄子。霍东章有四子,霍东阁有包括霍自正的父亲霍文亭在内的三子,(雅亭、1916—1981文亭、1922—2005文亮1952——)也就是说霍元甲共有七个孙子。在我国境内,霍寿金是唯一健在的孙子,在海外,还有居住在印度尼西亚的霍东阁之子霍文亮。(另外,霍元甲还有三个女儿霍冰茹、霍东琴等,这三个女儿共有子女数人,也即霍元甲还有外孙子女数人,生活在陕西和深圳等地。)
   这些,都忠实的反映在霍元甲后人编制的家谱里。关于这个家谱,在霍自正先生的父亲霍文亭健在的时候就开始整理编制,由于霍文亭是霍元甲后人中居住在霍元甲故居的唯一孙子,其本人又德高望重,所以这个任务责无旁贷。家谱在2002年完成,手稿一直保留在霍自正的手里。早在80年代,有关政府部门就开始着手修缮霍元甲的故居,在1996年的时候,天津市西青区文化局把霍元甲后人编制的家谱悬挂在霍元甲的故居之内,对此,在刚才质证的时候,我们已经充分的展示和说明了,家谱,被政府部门认可而悬挂在故居内的家谱,还有天津市西青区文化局出具的证明。在这个家谱里,关于霍寿金的记载非常清楚,足以证明他是霍元甲的三代以内的亲孙子。根据相关司法解释,霍寿金是霍元甲的近亲属,拥有诉权。本代理人在此必须指出,家谱是一种家庭档案,其编制者只能是该家族的人或者是致力于研究该家族的人,而不可能是官方。有些著名人士的家谱存放在官方,那也是其后人编制了家谱而送往该机关。霍元甲的家谱也正是如此。
   原告还提供了霍元甲祖坟的录象资料,霍寿金的妻子冯万玉先于霍寿金去世,已经埋葬在祖坟里,这些墓葬都是合葬墓,霍寿金老人的位置已经留了出来,在墓地的位置上清楚的可以看出,霍寿金和霍元甲的关系。这再次印证了霍寿金的主体身份。
   霍元甲的故乡西青区小南河村委会也出具了证明霍寿金主体身份的证据,该证据可以充分的证明霍寿金是霍元甲的孙子,其年轻的时候也在小南河村生活,后来到天津市区的。关于村委会的级别问题,是基层群众组织,被告曾经提出应该由更高级别的单位来证明霍寿金的身份,但是我们举个例子问题就不言自明,国务院是最高的政府部门,其可以证明霍寿金的身份吗?显然是不能的,所以我们在关注证据的证明力的时候,不应该过分关注证据出具的人或者机关的级别,而应该更关注其是否有证明的能力。村委会作为基层群众组织,非常清楚村子里乡亲们的情况,我们不能苛责级别是高或者低,而应该恰到好处。必须注意,霍元甲是民族英雄,是名人不假,但是霍寿金是一个普通人,国家有关部门记载霍元甲的情况,但是不会记载上霍寿金这个普通人的情况。我们还提供了马淑芬、霍俊亭、王兰青、赵金光等小南河村的乡亲们的证言来证明,这些乡亲们的证言能充分的证明霍寿金是霍元甲的孙子的真实情况,其中马淑芬是霍寿金的嫂子,也即霍自正先生的母亲,霍元甲的第五孙媳,她真实的证明了霍寿金和霍元甲的关系。王兰青和赵金光老人是霍元甲的邻居,同时是霍寿金小时侯的伙伴,他们都清楚的叫出了霍寿金的小名“小龙”,还叫出了霍寿金的原名“霍锦亭”。霍俊亭是小南河村霍氏族人中的年长者,对于霍寿金是霍元甲的孙子,其后来又从小南河村进城的情况也清楚,这都和小南河村委会的证明相互吻合。其实本代理人也可以证明霍寿金是霍元甲孙子的情况,我家原来住在天津市河西区西楼学堂路9号,霍寿金住17号,我们都是从小南河村迁居到天津市区的,我的爷爷杨树桐在村子里的时候和霍寿金也认识,知道他是霍元甲的孙子,我的爷爷曾经向霍东阁习武。我前些天到霍寿金家中了解情况时他还向我提起这个往事。我的姑姑和叔叔与霍寿金的儿子与女儿是同学,小时侯就都知道霍寿金和霍元甲的关系。
   诚然,证明一个人的身份,应该由公安机关的户籍登记等证明来完成。但是请我们尊敬的法庭能充分的注意,我们不是要证明霍寿金是谁,他有身份证和户口本,我们要证明的是霍寿金的爷爷是谁,是不是霍元甲。
   我们生活在一个崭新的年代,从霍元甲到霍寿金的这三代,恰巧是我国风云变换的年代,从霍元甲去世的1910年到电影放映的2006年,96年间,却经历了三个朝代,1910年还是清朝,我们到哪里去找霍元甲的档案,霍寿金出生的年代是1925年,民国时代,军阀混战,到哪里去找他的档案?就是霍寿金进城之后,我们的新中国成立了,我们又经历了多少政治运动,想证明一个1925年出生的人的爷爷是谁,靠官方的记载是不可能的。我这样讲是有根据的,我走访了天津市公安局,西青区公安局,天津市档案局,西青区档案局,天津市民政局,西青区文化局,天津市河西区越秀路派出所,天津市河西区东海街派出所等有关部门,得到的答案是,官方不可能有这样的记载。另外,霍寿金的工作单位我也走访了,但是遗憾的是霍寿金的人事档案已经丢失了,而且我还被告知,即使有,也不可能有他的爷爷是谁的记载。如果一定要有一个科学的证据来证明霍寿金是霍元甲的孙子,可以进行DNA的检测,原告认为现有的证据完全可以证明,但是原告绝对不惧怕做这样的检测。
   如果我们的案件以霍寿金不是霍元甲的孙子来下这个错误的结论,那么可能今后必须有这样的法律难题,每个公民都要留心怎么证明自己的爷爷是谁。再有,如果被告在原告出示了这样大量而有力的证据的情况下还不认可霍寿金和霍元甲的近亲属关系,那么其也有义务提供相反的证据来支持他们的反驳。
   在充分论证了原告的主体身份之后,我们来谈我们之所以把这十个单位和个人列为被告,要求其承担责任的理由。
  影片显示,中国电影集团公司、北京电影制片厂、星河投资有限公司是该影片的“联合出品”方。根据被告的证据表明,中国电影集团第一制片分公司是和星河投资有限公司签定了合作协议,虽然该协议中约定了法律责任由星河投资公司承担,但是这个内部约定并不能对抗外部,因此,我们仍然把中国电影集团第一制片分公司列为被告。至于北京电影制片厂在答辩中讲原告只是依据一个错误的海报就列其为被告,这是不对的,海报是片方印制的,以“印错了”来试图免责是不客观的,我们在被告提供的证据上也看到了“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字样,而在电影的片尾,北京电影制片厂“联合出品”也赫然在列。
  关于杨步亭与李连杰先生,其在电影中的身份是“出品人”,在《著作权法》等法律中,并没有提到这个概念,《著作权》法第15条,规定:“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著作权由制片者享有”。请注意不是“制片人”的概念也不是“出品人”的概念。原告认为,出品人很有可能就是电影的著作权人和所有权人,这个问题必须由被告自己作出解释。而杨步亭先生在答辩中提出自己只是以“法定代表人”的身份出现,杨步亭先生的“法定代表人”身份是一个企业的法定代表人,而“出品人”的概念好比一个电影的“法定代表人”。那么李连杰先生是哪个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啊?他作为一个演员,为什么会成为“出品人”呢?所以我们列其为被告的原因是他们是“出品人”,至于他们是否应该承担责任,我们尊重法院的判定。
   关于安乐(北京)电影发行有限公司、中国电影集团电影发行放映分公司,广东泰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辽宁文化艺术音像出版社,这几个被告是发行单位。请注意原告对发行单位的诉讼请求只是提了两个,没有要求其“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而只要求其停止侵害和赔礼道歉。这表明原告很清楚,这几个发行单位只是发行单位没有参与电影的制作,几个被告也都以此为理由进行抗辩,但是,发行单位在客观上参与了对于霍元甲生前名誉的侵害的传播,所以我们也将其列为被告,要求其承担应该承担的连带责任。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85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12-16 18:31:59 [只看该作者]

  二、霍元甲的近亲属尚在,其生前名誉尚能保护

  1、关于死者名誉权利的保护,霍元甲的生前名誉应受保护
   关于死者的名誉权利的保护的问题,我觉得双方已经不应该有什么争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法发(1993)15号第五条明确规定:“死者名誉受到损害的,其近亲属有权向人民法院起诉。近亲属包括: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自然人死亡后,其近亲属因下列侵权行为遭受精神痛苦,向人民法院起诉要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一)以侮辱、诽谤、贬损、丑化或者违反社会公共利益、社会公德的其他方式,侵害死者姓名、肖像、名誉、荣誉;”其实早在1989年荷花女案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死亡人的名誉权应受法律保护的函》和1990年《关于范应莲诉敬永祥等侵害海灯法师名誉权一案有关诉讼程序问题的复函》中,关于死者是否具有名誉就已经在法律上得到了解决。虽然学界还有争论,但是已经基本上能达成一致:死者的名誉应受保护,有权利保护的人是其近亲属。
   我想引用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荷花女》名誉权纠纷案的请示报告中的一段话(1988年9月津高法1988第47号):“我们认为,公民死亡只是丧失了民事权利能力,其在生前已经取得的具体民事权利仍应受法律保护,比如我们在历次政治运动中遭受迫害致死的人,通过适当方式为死者平反昭雪,恢复名誉即是对死者名誉权的保护,而被处决的死刑罪犯,刑法中明确规定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也是从一个方面说明公民死亡后其生前的民事权利受法律保护”。早在1988年的时候,我们对于死者名誉权的问题的认识已经就达到了这样的高度。霍元甲作为一个民族英雄,也作为一个国民,其生前名誉应该受到保护不容质疑。
  霍元甲是一个特殊的历史名人。他已经进入了历史,而他的近亲属还在,比如韩愈和孔子,是久远的历史人物,近亲属不可能还在。这就让我们的这个案件也具有很强的特殊性,关于死者名誉权利保护问题,讨论了这么多年,出现了这样一个案例,这个“死者”是著名的历史人物,而他目前还有近亲属。
  2、“霍元甲”尚未进入公共领域,其生前名誉应受保护
   韩愈的第39代孙子韩思道在1976年在台湾省状告一个叫做郭寿华的作者,理由是被告侵犯了其先人的名誉权,其实韩愈去世已经有1500多年了,虽然胜诉了,但是这个判决显得没有太大意义。我们可以用清朝的戏来说明这个问题,爱新觉罗家族已经不能因为祖上的名誉而诉讼,被“戏说”的人的名誉已经不能受到严格保护,马三立说相声《吃元宵》甚至调侃孔圣人,孔圣人的后代也不能去起诉,反而应该做的大方些。
   民族英雄、历史人物早晚是要进入公共领域的,霍元甲也不只是霍家人的霍元甲,而是我们全中国和民族的霍元甲,这没有问题。但是霍元甲除了是民族英雄的霍元甲,他还是我们的一个国民,是一个具体的人,他是我们全体的英雄,但他是包括原告霍寿金在内的七个人爷爷。霍元甲和霍寿金都是活生生的人。在霍元甲还有近亲属——孙子霍寿金还健在的今天,他还没有作为一个民族英雄进入到一个任人评说的年代。霍寿金不是作为一个公民为了一个民族英雄的名誉而进行一场公益诉讼,他是作为一个孙子,以近亲属的名义维护自己的爷爷的生前名誉,他是在行使权利,也是在完成一个后代的义务,一个人的义务。谁的爷爷被人侵权了,作为孙子可以默然呢,那样也是有违公序良俗精神的。
  3、不仅仅是主观的名誉感,而是客观名誉受到了侵害
   这里有这样的问题,既然是起诉的主体只能是死者的近亲属,那么有一个角度的问题,爱屋及乌,自己的亲人的权利受到了伤害,近亲属的内心感受一定和客观标准的高度不同,近亲属在主观上更为敏感。往往有这样的情况,自己的感觉是遭受到了委屈,其实在客观上所谓的侵害者并没有作出侵权行为。本代理人充分的考虑了这个问题,霍元甲的后人也充分的考虑了这个问题。不是因为是自己的爷爷的权益被侵害了,所以侵权人就侵权了,而是有一个人的权益被侵害了,这个人是自己的爷爷。
  4、关于公众人物名誉权的限制问题
  本代理人也充分的关注到了这个问题,也就是霍元甲是一位人所共知的民族英雄,虽然他已经去世了,但是他是一个公众人物,而对公众人物的人格权利的保护和一般人是有所不同的,要受到一定的限制,但是公众人物的权利也毕竟是要受保护的,我们认为,该影片的侵权已经足以造成对公众人物的侵害程度。而且还必须注意,霍元甲是一个已经去世的公众人物,对于他的权利限制和现今的明星应该有所不同,不应该有更高的要求。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86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12-16 18:32:42 [只看该作者]

  三、该影片的侵权之处

   我按照影片的时间推进顺序把影片分成了36个单元,我是按照影片进行的忠实划分,如果被告认为我划分的不对,可以去对照影片。这36个单元是:
  1、1910年上海,四国比武现场,霍元甲连胜三场。
  2、三十年前的霍家,幼时的霍元甲偷学武术。
  3、农劲荪是霍元甲幼时同学,霍元甲爱武不爱文。
  4、霍元甲父亲霍恩第和赵中强比武,霍恩第为了避免伤害赵中强而出拳留劲儿不发,结果输给对方。
  5、霍元甲被赵中强之子赵健痛打,立志再也不会被别人打倒。
  6、霍元甲之母教育霍元甲武术的真谛。
  7、幼时的霍元甲刻苦练功。
  8、(镜头转换,霍元甲已经长大成人)霍元甲和他的女儿翠儿嬉戏,霍元甲母亲和霍元甲谈话。
  母亲:(指着翠儿)“这孩子从小没娘都被你宠坏了,你也应该再娶一门亲事,让人帮着好好管管他,啊”。霍元甲:“我正忙着振兴霍家的声威,我要让津门之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哪里顾的上再娶呢”。
  9、霍元甲在霍恩第的灵位前表决心,1900年,天津。
  10、霍元甲打胜赵中强之子赵健。
  11、在农劲荪经营的饭店沽月楼,霍元甲乱收酒肉徒弟,来者倒头就拜,霍元甲来者不拒。霍元甲:“喝了这杯酒,就是兄弟”。“今天高兴,所有帐记在我身上”。
  12、翠儿等霍元甲回家,霍元甲和农劲荪在擂台上谈人生,霍元甲表示要不停的打下去。
  13、霍元甲不停的和众多的人打擂,场面残忍之极。
  14、大群的人到酒楼拜师。霍元甲:“好好好,个个都是汉子”,“喝了这杯酒,大家就是兄弟”。
  15、霍元甲立志打败秦爷,农劲荪用霍元甲在其酒楼的欠帐单来劝霍元甲。
  16、霍元甲和秦爷相遇,话不投机。
  17、霍元甲管家来福告诉霍元甲家里已经亏空很大。徒弟被秦爷所打。
  18、霍元甲在沽月楼粗鲁而残忍的打死秦爷,为徒弟报仇。为此和农劲荪断交,胜利之后和众徒弟叫嚣:“不醉不归”。
  19、霍元甲喝酒后回家,发现母亲和女儿都已经被杀,场面极其血腥。
  20、霍元甲去秦爷家寻仇,对秦爷妻女未能忍心下手,又得知是自己的徒弟先勾引了秦爷的小妾。
  21、画面上一艘远行的船。霍元甲潜水。到了一个貌似贵州一带的地方,被救了起来。
  22、月慈出场,和霍元甲孤男寡女的在一起。月慈为霍元甲洗头,一边洗头,一边讲哲学道理,用“洗头”暗喻心结的话解。
  23、霍元甲被莫名其妙的叫做“阿牛”。一个小孩子:“你真能睡,和我们家阿黄一样能睡,所以我叫你阿牛”。
  24、霍元甲和月慈等人生活在一起,盲女月慈可以炒菜做饭,还可以插秧,把霍元甲插错了的秧还可以重新插一遍。哲学家一般的月慈再次教育霍元甲:“秧苗也是有生命的,他们之间不能靠的太近…就像我们人,生活中要懂得相互尊重…”
  25、寒来暑往,霍元甲和月慈生活在一起,一起挑水做饭吃饭。
  26、霍元甲告辞,和月慈生活了好几年,才终于说:“我叫霍元甲”。月慈却说叫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来了。还说我早知道你要走。月慈给霍元甲拿出外衣内衣,说:“这是一路上的换洗衣服,你带上”。
  27、1907年霍元甲回到天津,家中已经四壁皆空,只有老管家来福一个人。来福:“我没有给您守好这份家业,少爷,对不起啊”。霍元甲把当年的生死状都烧了。
  28、霍元甲给父亲霍恩第母亲陈氏以及女儿翠儿上坟。对霍恩第说:“到现在才明白,当年您在擂台上为什么不出那一拳”。
  29、霍元甲去给秦爷进香。
  30、霍元甲决心去和外国大力士奥皮音打擂,向农劲荪借钱。
  31、1909年上海,霍元甲打奥皮音,提出“以武会友”,并谦让奥皮音,奥皮音心悦诚服,鞠躬拜谢。
  32、农劲荪赶赴上海,卖掉了沽月楼,资助霍元甲创办精武会。
  33、几国商人设计陷害霍元甲,提出四打一,霍元甲决定迎战。并认为“人生哪里有那么多的公平”。
  34、霍元甲和日本人田中品茶谈人生,田中就是第四个出场和霍元甲决战的武士。
  35、回到1910年比武现场。霍元甲和第四个上场的田中比赛,期间日本商会有人给霍元甲的茶水中下毒。霍元甲喝了之后再战即大口喷血。片中对日本人田中多有美化。霍元甲明知自己中毒,拒绝去医院,对农劲荪说要有勇气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步。对徒弟刘振声说:“振声,你要做的不是去报仇,仇恨只能生出更多的仇恨,我不想看仇恨,重要的,是强壮自己”。
  36、霍元甲中毒之后继续打擂,众人高呼:“自强不息”。霍元虽然吐血不止,但是仍有机会战胜田中,最后一拳已经打中,但是想到秦爷的惨死,留劲不发。却被田中击中。田中也高风亮节,举起霍元甲的手。霍元甲获胜。
   除了36个单元之外,还有一条线索——“争第一”。一个疯子反复使用一句台词:“霍元甲,你嘛时候是津门第一啊,就在今天,就在今天”。基本上出现了三次,霍元甲立志成为津门第一、打败秦爷成为津门第一、从月慈那里回来,已经无意津门第一。影片试图用这个疯子的形象表示某种象征意义,实际上这个表现是失败的。
   在这36个单元中,“衔接与铺垫”共11个单元,分别是1、2、3、4、5、6、7、9、21、33、34。在这11个单元中,表现了霍元甲少时偷学武术刻苦用功,农劲荪和他是幼年伙伴,霍恩第和赵中强比武,霍元甲之母教育他武术的真谛,立志成功,远行到贵州一带,几国商人设计陷害霍元甲等。“正面讴歌”共5个单元,分别是20、29、30、31、32。这里面讲到了霍元甲去寻仇未能下手,给秦爷进香表示悔悟、打败奥皮音而且以武会友,创办精武会。
   而另外的20个单元,超出电影的一半的长度,都涉及到了对于霍元甲的名誉权的侵害。
  (一)年少轻狂,(12、15、16、17)好勇斗狠(10、13);乱收徒弟(11、14)、滥杀无辜(18)共9个单元
   我对照我设置的单元来进行阐述(见上面这些单元的记述),我们看了这些,在假定被告并没有贬损霍元甲的故意的情况下,其实很想诚实的理解被告方对于电影的设计,他们试图用“反衬”的手法,把霍元甲描述成一个浪子回头的形象,但是虽然浪子回头,浪子也毕竟是浪子。我们看过许多描写英雄人物的影视剧,甚至连毛泽东这样的人物,他也会有淘气的童年,鲁迅上学的时候曾经迟到,有个电视剧为了表现他的成长,或者是把这个隐私表现出来,或者了虚构这样的情节,这无可厚非,因为这是每个人都有可能遇到的,后来鲁迅在课桌上刻了一个“早”字,从此再也没有迟到。这很正面,谁看了都会理解。但是,不能为了追求“文似高山不喜平”的戏剧效果就对别人进行侵权,就随意的进行所谓的虚构。在这些描写里,霍元甲不是从一个普通人变成了一个民族英雄,而是从一个无赖、罪犯发生了转变。如果说年少轻狂也可能是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不好避免的,电影中的霍元甲的情况也太过分了,连走路都横着走。但是好勇斗狠已经是一种野蛮人的行为,把民族英雄和那样的血腥场面联系在一起,怎样在感情上也不能接受。而乱收徒弟是武林人的大忌,本代理人多次到霍元甲的陵园去瞻仰,陵园的纪念文字里,特别强调,霍元甲是“破例收徒”的,而在影片中两个单元描写他不问人品来者不拒的收徒弟,而且“喝了这杯酒,大家都是兄弟”。而滥杀无辜就不仅仅是一种野蛮的行为,甚至是一种犯罪行为。
   虽然在电影的后面,霍元甲已经在盲女月慈的帮助下彻悟了,但是我们看一个作品和看一个人,不能只看整体,也要看局部。在局部上,霍元甲的人品和形象就是被贬低了。文学作品不等同于连续的新闻报道,最后看主流的基调就可以了,不是这样。
  (二)全家被杀(19),没有后代(8、27、28)共4个单元
   我想用“翔实的电影语言”这样的术语来反对被告方关于“并没有说霍元甲没有后人啊”的说法。我想说电影是一种独特的表现手法,是文学作品的表现形式之一。前面我重点提到了关于名誉权的司法解释,但是该司法解释只关注了新闻媒介和出版机构,文学作品更多的提到的是小说,而没有关注电影和电视。电影和电视是有自己的独特表现方式的。除了用人物的台词表现剧情,还有电影自己的语言。比如表现爱情可以展现出一个春天的画面,表现一个人去世可以用一个蜡烛被风吹来吹去,最终灭了。不用安排一个说书的人在电影里说:“这个人死了”。也不用加旁白,不用加字幕。我们注意到,在霍元甲这部电影本身,我们可以举的例子也不胜枚举,比如在霍元甲打擂台的最后,秦爷的妻女也都来观阵鼓劲儿,只一个镜头,这暗喻他们对霍元甲的原谅和“重新做人”的肯定,还有例子我后面会提到。刚才我已经说过,19、8、27、28这四个单元中,全家被杀和没有后代都已经用电影语言说的非常清楚了,无可辩驳。
  (三)彻悟缘于盲女月慈、和月慈关系暧昧(22、23、24、25、26)共5个单元
   这里有两个问题,一个方面不是说大英雄的成长不能缘于一个村姑盲女,多少历史人物受到浣纱女或者要饭的之类的人的帮助,才进步才猛醒。但是,我们觉得电影把这个盲女表现的太程式化了,这种程式化简洁完成了对霍元甲生前名誉的侵害。我本来只想说电影的侵权而不想评价电影的好坏,但是这个问题和侵权有关系。我们来看月慈给霍元甲两次教育吧。一次是关于洗头,一次是关于插秧。前面我已经说了,盲女似乎是一个哲学家,而且还是先知先觉的半仙,霍元甲有什么问题她都知道。一代宗师的成长和武学以及人生的彻悟竟然和一个陌生盲女有关,本身就已经很神奇,而这个盲女的半仙之举让人无法评价霍元甲了,他是一个什么人呢?!另外一个问题是,在电影里霍元甲是一个失去了妻子的鳏夫,盲女到底是什么情况没有说清楚,只是一个叫孙婆婆的人说过让她去给父母上坟。但是两个人生活在了一起,住了几年霍元甲临走的时候月慈又是先知先觉,她还不知道霍元甲的名字,却又表示不用知道,但是她还是为霍元甲准备了换洗衣服包括内衣,还抚摩了霍元甲的脸。不是不能爱,男欢女爱人之常情,但是要清楚啊,两个人不清不楚,拉拉扯扯,这很大程度的贬低了霍元甲。
  (四)擂台上被日本人打倒(35、36)共2个单元
   我在案件进行调查和研究的时候得知霍元甲生前写过这样的对联:“与自家乡亲和气方为好汉,同外国民族争雄才是英雄”,这是真实的历史,关于历史和文学的碰撞的问题我一会儿会讲的,我要讲一个历史观的问题,关于和日本人打擂的这一段,其实侵害的不仅仅是霍元甲的生前名誉和后人的情感,而是侵害了我们的民族情感,我觉得这样说一点问题也没有。请电影的编创人员注意,霍元甲打擂台的时间是1910年,这是一个什么年代呢,我们不说10年前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也不说1年以后的1911年辛亥革命。我们只说我们中国人和日本人的事。15年前的1895年,中日甲午海战,中国的北洋舰队全军覆没,21年后的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本人出兵东北,27年以后的1937年,卢沟桥七七事变。我想说历史问题了,这样的历史问题可以虚构吗?当然编剧没有必要关注这些,但是编剧应该关注霍元甲,霍元甲为什么要去打擂台?为的是让日本人打倒自己吗?为的是让当时的民族敌人打倒中国人吗?霍元甲去打擂不是为了我们的民族精神吗?
   当然,如果我们仔细的看这部电影,会发现,电影的编创者想表明,霍元甲不是失败者,他胜利了。他在中毒之后黑血狂喷,但是他有机会打败田中,电影用电影的语言表现了这个意思。该片的编剧王斌先生曾经通过媒体讲霍家人不懂艺术,我想说我们看懂了,没有什么。霍元甲在出拳的瞬间想到了惨死在自己手下的秦爷,在此之前,他还曾在霍恩第的墓前说:“我知道您当年为什么没有出那一拳了”,所以霍元甲的一拳没有打出,他却被日本人打中了,打死了。一个问题是霍元甲的对手举起了他的手,表面上或许可以理解日本人被霍元甲折服了,但是这也是对于日本人的一种美化,也歪曲了历史!另一个问题是,霍元甲懂得了“以武会友”懂得了友爱,可是为什么和敌人友爱!
   历史又被歪曲了,霍元甲又一次被贬低了。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87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12-16 18:33:20 [只看该作者]

  四、侵权行为的完成:社会评价的普遍降低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七条的规定,和一般侵权行为的构成要件基本相同,名誉权作为一种人格权利,判定其是否构成,“应当根据受害人确有名誉被损害的事实,行为人行为违法、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这里面,在一个电影侵权的特殊案件里,“受害人确有名誉被损害的事实”显得是最为重要的一个问题。关于过错问题,我想我们善良的认为被告只可能是认识水平问题而不是故意的主观心态,但是被告确实存在着过失的主观过错的。通过被告实施的违法行为,能清楚的表现出其主观心态上的过错。而行为人的行为违法在此也没有必要赘述了,除了上述的若干司法解释,我们还可以举出《民法通则》一百零一条等条款的关于名誉权的规定,而被告违反了这些法律规定,还有专门的行政法规——《电影管理条例》第二十五条:“电影片禁止载有下列内容:
  (八)侮辱或者诽谤他人,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
  (九)危害社会公德或者民族优秀文化传统的;”
  因果关系的问题也显而易见,如果通过电影《霍元甲》的违法行为造成了霍元甲的生前名誉的被侵害,这个违法行为和损害后果之间一定具有因果关系。
   为什么说“受害人确有名誉被损害的事实”是个重要的问题呢,因为有这样的学理解释,名誉权被损害的事实,要有“社会评价的普遍降低”。关于电影《霍元甲》的影片给霍元甲生前名誉造成了“社会评价的普遍降低”我们已经在举证阶段进行了充分的举证,在此也不必重申。我们在霍元甲的家乡和精武总会所在地上海进行了问卷调查,根据有关司法解释,社会评价的降低主要是考虑被侵害者的生活和工作的地方,除此之外,我们的调查还涉及到了天津市区和山东省等外地省份,足以说明问题。而霍元甲作为我国第一个把中华武术以组织形式向全世界传播的组织创办者——精武始祖,他的声明播于海外,所以我们的证据里也有马来西亚等地的关于霍元甲的生前名誉普遍降低的反映,甚至还有欧洲的波兰的材料作为参考。诸君不要以为我们都了解霍元甲,我们很多人都是通过83版的电视剧《大侠霍元甲》了解霍元甲的,本代理人的童年就是在霍元甲的故乡小南河村居住的,我小时侯看见很多人从四面八方来找电视剧里表现的“霍府”和“赵府”,他们最关心的就是“赵倩男”其实这些都是不存在的。而现在的年轻人看了这部电影,尤其是一部正剧式的电影,他们就会认为霍元甲就是那样的,霍家就是没有后人了,这就是霍元甲社会评价的普遍降低。有人认为,无论影片怎么表现,都不会影响人们对霍元甲的形象的改变,这种看法有什么依据呢,经过了调查和研究吗?而“社会评价的普遍降低”又怎么考量呢?证明一个普遍问题也只能通过抽样调查而不可能面面俱到,这个我不再多说,我的证明已经很说明问题。
   关于社会评价普遍降低的问题,我还想说这样的观点。什么叫社会评价的普遍降低?其实这只是一种说法而不是一条法律。其实对于一个人的名誉造成了侵权,第一要有言辞或者行为,第二,这个言辞和行为被传播了,第三,有故意或者过失的心态,第四,没有免责的特权。请允许我举一个例子来说明我的观点,一个女性被人叫做“妓女”,她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但是这个说法被传播了,如果她是妓女,那么其实传播者侵害的是她的隐私权而不是名誉权,因为她就是妓女,而如果她本来不是,那么她的名誉权受到了损害。尽管大家都知道她不是一个妓女,但是她的名誉权还是受到了伤害。或者说一个人被别人骂了,我们怎么能说他的社会评价没有降低呢,尽管大家都知道他是个好人,可是大家也都知道他被别人骂了。这就会造成社会评价的普遍降低。我们再回到《霍元甲》这个电影上来,我们举例子说,大家全都明白霍元甲还有后人,可是大家也都知道,霍元甲被人说成了那样子,被人灭门了。大家全都知霍元甲是打折了日本武士的胳膊,但是人们还会说,在电影里霍元甲让人家当场打死了。
   这已经就是社会评价的普遍降低。更何况,更多的人们真的认为,霍元甲已经没有后代了。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88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12-16 18:34:47 [只看该作者]

  五、“纯属虚构”的不能免责以及文学与历史真实的碰撞

   定格电影的片尾,我们可以发现这样的一句话:“本片取材于真人真事,但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我们看出这段话的作者确实有些“略输文采”。既然是取材于“真人真事”,又为何“故事纯属虚构”,看来“事”不等于“故事”。“如有雷同,实属巧合”就更是费解了,难道真实的霍元甲和电影里的霍元甲雷同了?一边是真人真事,一边又讲纯属虚构,本来自相矛盾。
   我们来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九条:“描写真人真事的文学作品,对特定的人进行侮辱、诽谤或者披露隐私损害名誉的;或者虽未写明真实姓名和住址,但是事实是以特定人或者特定人的特定事实为描写对象,文中有侮辱、诽谤或披露隐私的内容、致其名誉受到损害的,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法律规定使用了“真人真事”和影片的四个字一模一样。我们根据这条法律规定,完全可以得出“纯属虚构”不能免责的结论。不能用所谓的艺术的名义来规避法律的约束。
   但是我们不是说文学艺术的创作不可以进行虚构。很多小说或者剧本完全是虚构的,一个作家不虚构是可怕的,一个作家没有虚构的权利也是可怕的。但是虚构不能超出必要的限度,尤其是涉及“真人真事”的历史题材。
   《霍元甲》不是记录片,如果是记录片也就没有纠纷的产生了,正是因为它是一部故事片,才有虚构的空间,不是不允许虚构,而是要考察虚构的限度。(《电影管理条例》第二条把电影分类为故事片、记录片、科教片、动画片、美术片、专题片等)霍家后人不是要求影片做考证式的记录,这是故事片而不是编年档案,原告也反对用低劣的写实主义来完成一个高大全的形象,我们希望塑造一个有血有肉有爱有恨的霍元甲,但是不希望歪曲基本的史实。这就说到了一个历史和文学的创作的碰撞和结合的问题。尤其是有交叉的部分,用历史的题材进行文学创作,我们不能丧失基本的底线。起码有这样的问题,霍元甲不是只有一个叫小翠的女儿,他除了有两个女儿之外,有两个儿子,其中霍东阁是精武英雄,他的父亲霍恩第也是晚于他去世的。这些历史都被被告虚构没了或者篡改了,原告都可以抱着积极的态度去容忍。但是上面我们提到的那些无中生有的虚构是无法让人接受的。现在很多的“历史题材”已经只使用该“题材”,而忽略了“历史”。
   我还要说这个问题的第三层意思,我们来看看影片的前言和尾声。
   前言:(黑白胶片,力图表现真实)晚清王朝,中华大地在列强霸权下,四分五裂。因无力抵抗,国民饱受欺凌,更被贬称为“东亚病夫”。当时,几乎没有人能对这耻辱作出反抗。为了进一步摧毁中华民族的自尊心,上海外国商会策划了一场四国高手向中国人挑战的擂台比武。这时,一个中国人挺身而出,他,就是霍元甲。
   尾声:霍元甲在送院后,毒发身亡,终年四十二岁。霍元甲逝世后,他的精武精神继续巩固壮大,时到今天,精武体育会在国际上个已发展到超过五十个国家和地区,分会遍布全世界。为纪念霍元甲,国父孙中山亲笔题辞:尚武精神。
   我的第三层意思是,既然是纯属虚构,就不要把这个电影打扮成一部正剧的样子,明明是“戏说”,非要用一个正剧的传记式片名,把一个真的茅台酒瓶里装上假的茅台酒,让人们信以为真。对方是否有恶意,还不如做游戏。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毕福剑搞了一档节目,请来了包括撒贝宁等名人参与,毕福剑扮演精武门的“霍元乙”极尽搞笑之能事,难道霍元甲的后人会去起诉吗?大家都知道这是游戏,当然就一笑了之。
  再有,我们从对方试图为自己免责的抗辩里,除了“纯属虚构”之外,还有这样的一个理由,也即被告拍电影出品发行电影所有的手续是完备的,所有的程序是合法的,所以电影不侵权。我想举个例子来反驳这个观点,这个观点是站不住脚的。药品经过了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审批就一定没有副作用和不良反应了吗?当然不是。同理,即使经过了电影管理部门的审批,如果影片的内容涉嫌侵权,照样应该承担民事责任。有审批只能说明没有行政程序上的问题。
   在我们等待开庭的时间里,《电影剧本(梗概)备案、电影片管理规定》(2006年国家广电总局令第52号公布,自2006年6月22日起施行)公布施行了,其中第六条中提到了历史名人和文化名人,
  第三章电影片审查第十四条:“电影片有下列情形,应删减修改:(一)曲解中华文明和中国历史,严重违背历史史实;曲解他国历史,不尊重他国文明和风俗习惯;贬损革命领袖、英雄人物、重要历史人物形象;篡改中外名著及名著中重要人物形象的;”我们一相情愿的认为,这个部门规章的修订和我们的诉讼有关,这是法制的进步。
  我想经过本代理人的论述,那种“不应该对电影编创者太苛责”,“否则就会引起影视作者的恐慌”,“太尊重历史电影就没法拍了”的论调是何等的幼稚!不是我们苛责,而是法律要求,不是不能虚构,而是不要超过必要限度,不是让电影工作者恐慌,而是让大家都规范。
   最后,在我们充分的讨论了关于霍元甲的名誉权利之后,我还想请合议庭关注这样的一个深刻问题,就是人格权的商品化权。“霍元甲”三个字,不是知识产权,也不是一种财产权利,它可不可以作为一种财产权利在一定的年限继承?就算没有侵犯名誉权,拍自己的爷爷的故事是不是应该经过自己的同意呢?如果有人要拍体育明星刘翔《刘翔传》,一定要通过刘翔本人的同意,为什么以商业用途来拍《霍元甲》挣钱,不用经过霍元甲的同意呢?他去世了,可是他的近亲属还在啊。
  保护死者就是保护生者,关注历史就是关注未来,文化精神要传承,民族情感要尊重。
   综合以上的陈述,请贵庭支持我们的诉讼请求,我们没有提出精神损害赔偿的要求和经济赔偿的要求,名誉不是用金钱可以补偿的。
   谢谢法庭。
   天津明扬长缨律师事务所
   杨仲凯律师
   2006年12月15日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89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12-19 9:31:19 [只看该作者]

  2006年11月30日

  火光冲天

  西天上的火烧云把天边都烧红了。
  我们的目光随着妈妈的慌张向我们居住的村子正南方向看去,我们都预感那里发生了一件大事情。
  多年以来,我经常会回想那一天,但是我对很多细节已经模糊,我已经无法判断有些细节是真的那样,还是已经掺加了我的想象的成分。比如,在飞纱巾和火烧云的傍晚,是不是发生了那件事的那一天呢,也许是一天,也许不是一天,记忆把往事叠加在一起。
  就算是发生在一天的事情吧。
  发生了一件什么大事情呢?西天上的火烧云把天边都烧红了。着火了。当我们的慌张的妈妈一手领着一个,我和你伯伯走出育红班的大门的时候,我听见你伯伯大声的喊了一声:“火光冲天”。我敢肯定,伯伯的这句成语是从评书里学到的。他对大火不以为然。我还敢肯定,他从来没有见这么大的火,面对着火光的壮丽,他一定是被自然的神威而折服了。
  我能对我的记忆肯定的是,大火熊熊的时候,确实是你的奶奶把我们从育红班接了出来。把我们从育红班接出来,似乎和育红班本身没有太大关系了,但是我有好几次被你奶奶突然从育红班接出来的经历,每到她突然出现把我们接走,那一定都是出了大事情。再比如那次她更加慌张的把我们从育红班接出来,那天晚上我们赶到了我们的姥姥家,我们没能看见我们的姥姥最后一面,她已经去世了。
  不管怎样,还是接着说火光冲天吧。
  我为什么说我的记忆可能发生了重叠呢,因为我忽而感觉大火是和火烧云连在一起的,我忽而又记得,大火的发生是不是在一个中午。太阳很热,突然把大火烧着了。总之当我走到家门的时候,已经能感到火的炽热,火已经能烤热我们的脸。我们进了家门,你的爷爷在,我们的爷爷也在。他们正在用水往门上泼,木制的门随时有被烧掉的危险。火蛇已经几乎蔓延到家门了。
  在我们家的门口,有一堆存放着的木材,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木材被引燃了,火光照亮了我们的童年。
  我记得那天我爷爷这位老人表现的不够镇定,他的脸上热汗淋漓,而你爷爷则表现的大方有度,临危不乱,他一方面奋力的用水泼着,一方面指挥你奶奶随时带着我们做离开的准备。我记得他用低沉的声音吩咐了好几种可能出现的情况。我和伯伯的表现也很好,我们没有被吓倒,我们只知道“火光冲天”是一种壮丽,我们不知道,火是一种文明,也是一种灾难。
  后来呢,后来消防队来了。其实消防队来到的时候,大火已经被人们扑灭,有惊无险,但是浓烟滚滚,我们都凑近到那堆废墟前,我们也感受到了人生的残酷。
  也可能,我们还想起了那条红纱巾,还有并没哭泣的群群。我已经忘记了,那条纱巾,找到了吗。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90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12-20 10:50:48 [只看该作者]

作者:杨绿诗 2006-12-19

  (2006年12月1、2日的内容就是代理词,3日的内容尚未打字,将和11月25日的内容一起补上)

  2006年12月4日

  今天是12月4日,是我国宪法颁布施行的日子,也是我国的第六个法制宣传日,已经连续几年了,每到这个日子,我就会来到天津人民广播电台新闻台的《法制纵横》节目,节目的负责人文刚是我的好朋友,还有这里的主持人和编辑,都是我的朋友,我们这些法律人和新闻人,为了推进法制进程而共同努力着。在节目的最后,在电波里,我对我的听众们说“这是我们全体公民的节日,每年的这个节日我都和大家一起度过,每年我都看见辛勤的文刚他们,每年我也都能感知你们,明年的这个时候我还来,还要和你们一起度过”。
  我把自己都说的很温暖,在一个同样的日子里,我们共同有个约定,然后我们来到一起,难道这还不温暖吗?法制的文明就是社会的文明,我们都期盼着啊。
  我本来是有写作计划的,我想写很多东西,但是我的写作计划总是受到影响,第一我根本没有时间查找资料,也许是因为我成为了一个律师的缘故吧,我的写作已经喜欢有“依据”,所以我需要“引经据典”,可是我那里有时间去“引经据典”呢,我写的东西只能凭借自己的记忆和感受,所以我的很多写作几计划就只能告吹,但是我想,不“引”也罢,就写自己的真情实感吧。
  然而我的感受都是“不连贯”的,我上午还在电台主持节目,现在我已经在火车上,我的宝贝啊,爸爸是在火车上抒发我对生命的感怀。我突然接到紧急任务,又出差了。我们一行急匆匆的爬上火车,补了卧铺票,我的床位是“上铺”,虽然是软卧,但是对于我来说,上铺还是一个不好的选择,我躺在那个铺上,我的脸和车顶平行,我的脸几乎要贴上车顶了,这种压抑的感觉是我最不喜欢的了,所以我躺了一会儿,我从铺上下来,我来到车厢的走道,我打开那个小坐椅,我在那个窄窄的小桌板上打开了我的笔记本,我开始了写作。
  我喜欢火车的情调。我坐过硬座也“站”过火车,十几个小时我连续的站着,甚至钻到车座下面,我喜欢那种浪迹天涯的感觉,和形形色色的人,到远方去。火车的“刚当当”的响声是一种独有的魅力,那是远行的标志,尤其是火车的站台上汽笛的那一声鸣叫,那是分别的标志,诗人食指的著名诗作《四点零八分的北京》就是描绘的这个场景,我也从作为知识青年下乡的父亲那里,听到过关于这样的离别的描述,说实话,人们谁也不愿意离别,可是人们又喜欢这样的离别的情调,所以啊,“过家家”是一种很好的游戏,就连成年人也还喜欢这样的游戏,我们希望世界是真的,也是假的,在我们需要是真的的时候就是真的,在我们需要是假的的时候,那就是假的。所以我们常常会把自己分裂成两个人,一个是真实的,一个是虚幻的。半梦半醒,半真半假,半推半就……
  列车向前,我坐在前进的列车的小坐椅上,刚当当的,向前。夜已经很深了,我还在用功,我还在写着,我喜欢这样的生活,我的儿子,爸爸真的是一个这样的人,尤其是在孤寂的夜晚,我睡不着,我索性就写着吧。
  我坐累了,就又爬上上铺,我躺在那里,看见自己的清晰的影子被打在墙上,我能看出自己隆起的肚子,还有高凸的鼻子,我能看见自己的被压的凌乱的头发。爸爸是一个旅人,任谁,都是人生的旅人。
  我在飞机上写过,我在火车上也过了,我走到那里,也要带上我的纸和笔,我走到那里,也会带上我的眼睛和心灵,宝贝,你说好吗?
  我此行的目的地是大连,那是一个美丽的海滨城市,关键是大连和天津通船啊,如果有可能,我从大连坐船回来,在船上,你的爸爸又能有怎样的灵感呢?
  火车上还有乐曲,那些流泻的乐曲,能治疗一个旅人的忧伤。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