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论坛文艺版『 阅读欣赏 』 → 远去的岁月


  共有65101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远去的岁月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1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3-12 17:19:15 [只看该作者]

正晌午遇“鬼”

  麦收以后就是盛夏天气。酷热难当,连蝉儿都躲进树阴凉里懒得叫唤。尤其是正晌午时分,火辣辣的太阳移到人头顶上,直直地烧烤真叫人恨不得泡在凉水缸里不出来。村里人家都在做晌午饭,我家做饭没柴烧了,继母照例又叫我去村西北角的打谷场去捡麦稭。
  我心里有一百个不情愿。不光是太阳晒人也不光是麦稭垛是生产队集体的,怕人家再踢我的破竹篮子。还有一个更大的原因,那就是听说天正晌午时跟半夜三更时一样,都是孤魂野鬼出来活动的时候,我怕那片荒野地,我怕遇见鬼。但是,我更怕惹继母生气,再说全家人还等着柴禾烧饭吃。万般无奈,真是万般无奈,我不得不挎上破竹篮,去了。
  太阳象燃烧着的大火球,悬在我的头当顶;大地象烧开锅的大蒸笼,滚烫滚烫,蒸的人喘不过气来。举目四望,广袤的原野里,除了树木和秋季的庆稼,一个人影也看不见。四周寂静的象没有了生命。我边走边左顾右盼,寻找着可以给我壮胆的东西,哪怕是一条狗,一只小鸟也是好的。
  来到打谷场,我忙忙地用两手象筢子似的在场边搂抓着,毕竟是大白天,我不敢去扯麦稭垛。好在场边散落着碎麦稭,我就蹲着、甚至爬着搂抓着麦稭。我飞快地搂抓着,想赶紧捡满篮子好回家。正当我捡到场边时,一件令我惊恐欲绝的事情发生了!
  打谷场的北场边,紧挨着一条小河沟。沟西北拐长着一棵大柿子树,就在我快捡到柿子树跟前时,我直起腰刚想歇口气,却突然发现身边——就在身边——几乎是面对面,站着一个光头光身子的小男孩,正两眼直直地看着我。我惊吓的心里一乍,头发都竖起来了。我本能地用发抖的变了腔的尖声问他:“你是谁?!”小男孩一言不发,就那么直直、定定地看着我。他的个头比我高一点,光光的头和光光的身子在阳光下油黑发亮。恍惚看见是一张圆圆的黑黑的脸,一双圆圆的黑黑的大眼睛,长的似乎并不难看。只是他一句话也不说,就那么直直地、定定地、没有表情地看着我。我猛地一激灵,脑子里闪电般地想到了——“淹死鬼”!顿时吓的魂飞魄散,全身冰凉。我撕肝裂胆、没有人腔的“啊”了一声,转身撒腿就跑!我一边狂跑一边惊恐地哭嚎,生怕鬼伸手拉住我,生怕鬼在我身后追赶我……
  还好!万幸!鬼没追我,也没拉我,也没叫我。要不,我早吓死在半路,回不了家了。破竹篮子丢没丢,至今也没有一点印象。只记得跑到家我还不停地抖,只记得那天我没捡着一根柴,继母不但没吵我,反倒带着笑安慰似地说:“小丫子就是胆小。”
  岂止是胆小,我觉得自己的魂也吓掉了。村里的母亲常常为生病或受惊吓的孩子叫魂,我也很想继母把我吓掉的魂给叫回来。但只是在心里想,到底没说出来。所以直到今天,我的胆子还是那么小。
  后来我一再疑惑过:那天正晌午遇见的到底是人是鬼?我想来想去,觉得应该是人,不会是鬼。因为他团头团脑的不吓人,不是青面獠牙、呲牙裂嘴的样子,很象是活生生的破小子。光头是我们乡村里流行的破小子头,大多数小男孩热天图凉快,都剃光头;光身子更是我们那里小男孩在热天里常有的,既凉快,下河洗澡也方便。只是他那直直的眼神和不声不响,倒是有点奇怪。我想他可能是个调皮鬼,存心恶作剧,故意装鬼来吓唬我这个小丫子的吧?至于他为什么在大热天的正晌午也来到打谷场,或许是这个调皮鬼从自己家里偷偷溜出来,想在场边小河沟里洗澡;或许是他想爬柿子树乘凉;或捉鸟;或许他本来就是个孤独的流浪儿,无家可归,四处飘泊……
  再后来,随着我渐渐长大,知识也在增长。懂得了自然,懂得了科学。我知道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鬼。鬼是人们想象中编造出来的东西,根本不存在。不过,虽然我懂得了这些道理,虽然我一直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却至今仍然是个胆小鬼。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12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3-12 17:20:35 [只看该作者]

推磨的小驴驹

  我们那个山村里,磨面用的是石磨。说起石磨,现在的年轻人可能都不会知道了。因为打面机已经普及有三十年左右了,尤其是孩子根本就没听说过石磨,更没见过石磨是怎么磨面的。
  石磨主要分上下两部分。上部是磨扇,下部是磨盘。磨扇的作用是磨碎粮食,磨盘的作用是接住磨碎的粮食。磨扇又分上磨扇下磨扇,两个磨扇就是两块完整的平面石头打凿而成,上下磨扇咬合的那一面,錾刻着有规则的花纹石沟。上磨扇上有个圆圆的石洞,磨面的时候把粮食倒在上磨扇上,石磨一转动,粮食就顺着那小石洞均匀地下到下磨扇上。上下两个磨扇的石纹随着转动进行磨合,夹在中间的粮食就被磨碎了。磨碎的粮食均匀地散落下来,围着磨盘四周聚成厚厚的一圈。有个谜语说:“盘石转转而不颠,路途遥遥而不远。雷声隆隆而不语,雪花飘飘而不寒。”谜底就是这个石磨。这个谜语要是破给现在的孩子猜,保管一百年也猜不出来。石磨把粮食磨碎一遍,叫做“一破”,一般把粮食磨成面粉要经过四破五破。一破二破的面最白最细,三破四破的面较黑较粗。四五破之后剩下的就是麸皮,不需要再磨了。当你看到满满一袋粮食,半天时间就被石磨磨成白白细细的面粉,你不得不由衷地赞叹,咱们那了不起的发明创造石磨的老祖先!
  石磨一向都是用毛驴子拉的。石磨上绑着一根很粗的木质磨杆,用绳子、夹板和布套把毛驴子套在磨杆上,再把毛驴子的两个眼睛用布罩蒙起来,一声吆喝,毛驴子就围着石磨无休止地一圈一圈转起来。磨面的人一边吆喝着驴,一边跟着收面箩面。就是把破过一遍的碎粮食从磨盘上用葫芦瓢或小条筐收起来,倒进一只圆形的用木片和纱布制作的箩面箩子里,把箩子再放在箩面爽子上。箩面爽子是用两根竹片或木条做成的,两端用木板固定,象两根小铁轨似的。箩面箩子就象小火车在铁轨上来回跑动一样,人只要用手轻轻地推拉箩面箩子,雪一样的面粉就会纷纷飘下,落在柳条子编的长形筐,淮北的方言土语里叫作箩簸栏里或木板子做的长形箩面箱里。箩面箩子有粗细之分,一二破一般用细箩,三四破用粗箩。我们当地土话把一破叫作头破。如果哪一家或哪个人光吃头破面,那一定是最富裕的人或最受优待的人了。
  磨面的全过程写下来很繁琐的。其实那些磨面工具都是上辈人传下来的,后辈人使用的时候,只要维修或部分更换就行了。通常磨面时就是一个人和一头毛驴子。按程序套好磨以后,毛驴子就不紧不慢地围着磨盘转呀转的,人在那儿也不慌不忙地箩呀箩的,看起来很是悠闲的样子。
  可是,我现在要说的磨面却一点也不悠闲。因为要说的不是驴拉磨,而是人推磨。就是说用人代替驴,推着沉重的石磨,在磨道里转呀转呀,转得腿疼胳膊酸。光顾着累了,还悠的什么闲?而且说来令人难以置信,这代替驴拉磨的,就是我和大妹妹这两个不足十岁的孩子。
  记忆里那一段时光也不知什么原因,我们那里基本没有毛驴子了。就是一个生产队有一头两头,全生产队的人家磨面也用不过来。总要用人来代替。那时好象牛也不多,耕地犁田也用人来代替。所以为了种地和吃饭,人拉犁,人推磨十分自然,不足为奇。
  有点出奇的是,人拉犁,人推磨大都是大人们,而我家却是我和大妹妹两个人。在原来驴拉的磨杆上再插上一根棍或两根棍,一人推一根或两人推一根都行。因此,我们当地土话又把人推磨形象地叫做“抱磨棍”。通常我和大妹妹一人推一根,继母负责箩面。有时推到最后我和大妹妹累得实在走不动了。继母也上来帮着推几圈。有时年仅四、五岁的小妹妹也跟着转两圈,记得继母说小妹妹帮忙是“添个蛤蟆四两气”,就添那“四两气”,我感觉顿时磨扇就轻了一些。如果是继母帮忙,那我的感觉就是轻了一半。
  继母为什么不推磨呢?每逢有人看到我和大妹妹“变驴”的时候——那时我们不以为苦还反以为乐呢,自己说自己“变驴”,继母总是一脸的难为,这样对人家说:“我一转圈就头晕。”
  我那时推过好几次磨,每次都不头晕。推多长时间头都不晕。可就是累:腿累、胳膊累,全身都累。刚推时因为粮食是整粒的,磨擦力小,磨扇还不显得过重。一破过后,破碎的粮食磨擦增大,磨扇就慢慢重起来。二破三破以后磨扇就沉重的象一座大山,头伸着,腿蹬着,腰弓着,手和脚一齐使劲,磨扇仍转的很慢。几乎是每转一圈,我都要看看磨扇上面的碎粮食下了多少。有时候继母和小妹妹一齐帮忙推,我们竟能小跑上一圈两圈。但大部分时间是我和大妹妹在推。
  “您头晕,您别推!”一向被继母夸作最孝顺的大妹妹,总是这样对继母说。
  “我不头晕,我不累!“为了不让继母头晕,我也这样对继母说。
  每逢这时候,继母总是笑眯眯地站在旁边,用怜爱的眼神看着满头大汗的我和大妹妹,夸奖地说:“我的两个小驴驹!“此时听到继母这句亲切的夸奖,我就推的更卖力:褂子脱了,光着上身;鞋子也脱了,光着脚丫子。头伸的更长,腿蹬的更起劲,真的更象个小驴驹了。
  但是,更多的时候是累,是推不动,是嫌时间长,更嫌推的慢。最初的兴奋过去,接着就是沉重的大山,下不完的粮食和转不完的圈。因为累,我常常无端就唱几句歌;因为累,我常常有意跟大妹妹吵嘴;因为累,我常常闭上两眼,体会驴蒙眼的感觉;因为累,我常常变换推磨的姿势,有时用两手推,有时用肚皮顶……
  现在吃面多轻松,多方便啊,只要拿钱去买,现成的雪白的面粉就到家了。毕竟是几十年前的事了,即便想起当年的人推磨,苦和累也似乎随着年月的久远,越来越淡了。而留在记忆里更多的是,小驴驹的感觉和被夸奖的欢喜。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13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3-12 17:21:21 [只看该作者]

尽兴的后果

  我十岁以前是跟继母和弟弟妹妹一起,在家乡农村生活的。这十年中,我几乎就没有象这个年龄的孩子那样,无忧无虑,甚至随心所俗地玩耍过。记忆中仅有过两次,对我来说是难得的尽情的玩耍,其中一次却是乐极生悲的。
  是一次放学后,记得是放晚学。照例要照看大弟弟。因为继母不让我带大弟弟到外边去。我也就从不敢到村子里头找别的孩子玩。这一次不知怎么我大了胆了,背着大弟弟溜了个远门,来到离家有二三十米远的人家门口。这家人家是个木匠,门前有许多锯开了的,又长又宽的木板,有几个孩子正在门口玩。我忽然灵机一动,想起我们的语文课本里有压跷跷板的游戏插图。那是城里孩子的游戏,也是最叫我们羡慕的。我们为什么不用这些长木板,自己做个土跷跷板呢?我的提议得到了那几个孩子的赞同,于是,我们几个七手八脚,把一块长木板放在一根横木上,找准了平衡点,跷跷板就做成了。几个孩子争着坐在两头,压下来跷上去,跷上去压下来,上上下下,下下上上,全都乐的嘻嘻哈哈的。轮到我压的时候,我先把大弟弟抱上去,扶着他压了几下。然后又把他抱下来,放在跷跷板跟前,我再上去压。压跷跷板的感觉直到现在还记得,尤其是跷上去的时候,就象升上了天似的,飘飘忽忽,快乐极了。
  可正当我压的最起劲的时候,忽然听到大弟弟“啊”的一声惊叫,接着就大哭起来。我的心猛地从快乐的云端一下子跌落到恐惧的谷底。我赶紧下来抱着大弟弟察看。哎呀!原来大弟弟的手伸进了跷跷板和横木接碴的地方,一根小手指被跷跷板压着了!看着大弟弟压伤的手指,我就象掉进冰窟窿里,又心疼又害怕,又后悔又难受。大弟弟是我们家第一个男孩,是我们家最宝贝的,全家的幸福和希望似乎全寄托在他身上。今天我闯了天大的祸,继母那儿我怎么过得去?不知为什么,大弟弟的手指没有淌血,但手指甲边缘渗出了一点水。我抱着大弟弟回了家。一边时刻察看大弟弟的手指,一边忐忑不安地等继母回来。继母刚进门,我就赶紧把这事告诉了继母,因为尽管我很怕继母惩罚我,但我更关心大弟弟受伤的手指,想叫继母尽快带大弟弟上医院。继母也慌了,她只用手指重重地点了一下我的额头,就急忙抱起大弟弟朝外走。嘴里还说着:“要是他的手指断了骨头,看我不劈了你!“这句话更叫我害怕,一怕大弟弟的手指真的断了骨头,二怕继母真的劈了我。我就蹲在门口,一边哭,一边等。心里就盼着:“好歹没断!好歹没断!”也不知等了多长时间,好象长的没有头似的。天色渐渐暗下来,有点上黑影的时候,继母终于抱着大弟弟回来了。大弟弟也不哭了,继母也不象刚才那么凶了。我也不敢问,但看样子心里知道,一定没伤到骨头。唉,谢天谢地!我暗暗松了口气,赶紧接过大弟弟,哄他玩去了。
  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带大弟弟到外边去玩了。我自己也跟着过起了似乎与世隔绝的生活。印象中,我童年时几乎没什么伙伴,除了形影不离、连话也不会说的大弟弟,就只有两个妹妹了。而大妹妹不知怎么的,竟也知道和我不是一个母亲的。有一次,她悄悄告诉小妹妹:“大姐和咱俩不是一个娘的,咱不要和她亲。”被我听的清清楚楚。当时听了,有点伤心,有点生气。但我毕竟是老大,哪能跟妹妹计较呢?我一直都把弟弟、妹妹当亲弟弟、亲妹妹看,我们都是一个父亲生的,怎么能不亲呢?直到现在,想起童年时的好伙伴,第一个想起的,仍然还是我那亲爱的大弟弟和两个妹妹。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14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3-12 17:22:09 [只看该作者]

快乐的打谷场

  是一个秋天的傍晚。放学后,我挎着破竹篮子,去我熟悉的老地点----打谷场拾柴。继母和生产队的社员正在打谷场打豆子。此刻刚刚打好,豆稭已堆在场边。轧好扬净的豆粒子圆滚滚地聚在场中央,金黄金黄的象个小金山。打场的社员正在歇息,三个五个地一起,拉呱的,抽烟的,谈笑的,打闹的,都在自得其乐。有几个小孩子光着脚丫子,在场上“吧嗒吧嗒”地奔跑着,追赶着。脚沾着平坦坦光溜溜的场地,有一种凉丝丝的特别舒服的感觉。满场上大人孩子嘻嘻哈哈,欢畅的笑声,飞上了天边的晚霞。
  好一个快乐的打谷场!
  打谷场的快乐气氛感染了我,我也立刻莫名兴奋的快乐起来。看吧,太阳刚刚下山,余辉五彩斑斓。宝蓝色的天空显得高远,淡淡的白云点缀其间。四周是绵延的群山,天上有彩云变幻。黑风岭格外巍峨,似乎镶嵌在天地之间。场上的人们谈笑风生,场边的荞麦开花正鲜,好一幅色彩鲜明、画面生动、充满诗意的秋色图!这些描述的语言是现在的,但留在记忆中的那些快乐而又美好的强烈印象。却仍是当时的。
  记得在打谷场上,我第一次听人们说起家乡的大山黑风岭,竟有着优美神奇的传说。可惜我给忘了,讲不出来了。但牢牢记的是黑风岭里藏着一个大金娃娃,还听说大金娃娃如何如何,能给全村人带来什么什么......
  记得在打谷场上,我第一次没拾柴。我也脱了鞋,满场里转呀蹦呀跳呀叫呀,尽情地玩。继母就象没看见一样,一句也没吵我,更叫我觉得快乐。
  记得在打谷场上,我第一次转起了“园园”:就是在原地朝同一个方向转啊转啊,不停地转,然后突然停下。于是就好象地面倾斜,或高或低地打转,而人就晕的跌跌撞撞、站立不稳,真是找不着北的感觉。我正转一遍,反转一遍,转着笑着,笑着转着,快乐极了。
  想想也奇怪,同是一个打谷场,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心境,竟有着截然不同的场景。恐惧时看到的是凄凉可怕,快乐时看到的是优美可爱。这也和人生一样,同一件事物,也要从不同的角度去看。这时你就会感到,正如法国大作家莫泊桑在他的《一生》书中说的:生活既不象你想象的那么好,也不象你想象的那么坏。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15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3-12 17:22:59 [只看该作者]

第一次看马戏

  一天,村里来了马戏团。演出地点就在村小学门前的大操场上。不知我当时听谁说的,只记得我跑到操场时,演出已经开始了。在这之前,我从不知有什么马戏,非常好奇,非常想看。但此时只能在演出场地周围团团转,进不去。因为我没有钱买票,而且自己深知没有地方去要钱。继母肯定不会给我钱,那一次她要我去村代销店称盐,我问她多要几分钱想买根铅笔或是本子,她都没给,说没有钱了。何况是看马戏这么奢侈的事?其实连这个要钱的想法都不要有,只能靠自己想办法。我先试着从入场口夹在大人身边混进去,没门.叫那个看门人一下子就给拽出来了。演出场是用大块帆布围成的大圆圈,我就在帆布圈外想点子。先想从底下爬,不行;再想从帆布的接缝处钻,也不行。当时,只听见帆布圈里边传来马蹄的“噔噔”声和观众的拍手叫好声。我却只有干着急。最后,我用两手使劲扒着帆布缝,一只眼睛贴着那细小的缝往里看,好,叫我看着了!只见一匹大红马在场子里“噔噔”地转着圈的跑着,恍惚看见马背上有个女孩,还没来得及看清,看门人就来赶我了。实在没办法,我只有无奈地离开帆布圈。可是,圈里一阵高一阵的喧嚷声深深地吸引着我,我仍然不甘心,就站在圈外听,听里边演员说话,说的什么都忘了;听观众喝彩,引得我也想大声叫。耳朵听着这些声音,我就在心里设想着是个什么动作,什么场景。这么听着、想着,似乎也找着了一点身临其境的感觉。后来又听人说有上刀山的节目,我抬头往上一看,嗬,果然!在演出场中心,竖着一根高高的木头柱子,拴着很多绳子。木头柱子的最上头,还有一块长木板,一定是演员在那里表演的。刀山因为很高,在圈外和在圈里一样看得见。但上刀山的节目是在最后一个,我就站在圈外,昂着头等啊等啊……其后的情景就不记得了。
  头一回看马戏留在记忆里的,就是这么多。印象最深的就是那转着圈奔跑着的大红马,还有那个高高的木头柱子的上刀山。从那以后的几十年里,除了在电影、电视里,我再也没实地看到过表演马术的马戏,也再没看到过如何上刀山。现在想来,我们那个四面环山的山村,为何能招来那么大型的马戏团?那时候是五十年代中期吧,我们那里交通闭塞,都是羊肠山路,别说汽车,就连牛车、毛驴车都不好过。马戏团一定是象电影《大蓬车》那样,赶着马车,翻山越岭,奔走在一个又一个村庄,给那些穷乡僻壤的人们,尤其是象我这么没见过世面的穷孩子,送去多少欢乐、多少新奇、多少向往!
  啊,那匹“噔噔”奔跑着的大红马!那架高高的木头柱子的上刀山!那个令人无限怀念的晴朗的初夏天气!那个童话般留在我记忆中的大马戏团!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16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3-12 17:24:02 [只看该作者]

一顿丰盛的午餐

  大约从一九五八年开始,我们家乡的生活越来越苦了。用作主食的粮食越来越少,光靠粮食已很难吃饱饭,不得不用瓜菜代,或者竟要挖野菜。我记忆最深的是那年暑假,虽然我还不满十岁,却由于我家特殊的原因,使我早早尝到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难处。
  那时是大跃进的年代,就连我们那偏僻闭塞的山窝窝里,也充满了大跃进的气息。我首先感觉到的是很少下地的继母,也参加生产队的集体劳动了。她甚至还参加了集体的人拉犁,据她说还当上了号子头呢。为了让继母少受累,为了让弟弟妹妹吃饱饭,我自觉自愿地当起了我们家的“伙头军”,把一家五口人吃饭的担子,完全担在自己身上。
  烧火、提水之类的活儿,暂且不说。先说说主食从哪里来。那时全家秋季时从生产队里分来的几十斤麦子早已吃完,家里缸盆罐罐底朝天,什么可吃的粮食都没有。要吃饱饭就得动脑子想办法。想什么办法呢?农谚说“立秋三天遍地红”,就是说立秋时节,秫秫就成熟了。秫秫就是高粱,高高的杆子,大大的穗子,紫红紫红的。现在咱们淮北平原已很少见到了,可几十年前,那却是这儿种植的主要秋季杂粮呢。高粱熟了的时候,放眼望去,田原上尽是一大块一大块红彤彤的高粱穗,遍地象着了火似的,很是壮观、好看。我想让全家吃饱饭的时候,高粱还没有完全成熟,但高粱米已经很饱满、硬实了,而且高梁壳也已经开始抹上了淡淡的紫红颜色。我从小就心细,喜欢留心向别人学习,喜欢留心看别人做事。我看别人家的大人都上高粱地折高粱穗,搓下高粱米做饭,我就跟着学。早上喝过一碗照人影的稀饭,就算是吃过了早饭。我刷好饭锅和碗筷,就上我家的自留地去折高粱穗。我家那块高粱地不太大,高粱地里还套种了胡萝卜。此时胡萝卜才刚刚出来,淡绿淡绿的一片。我至今仍还记得我在高粱地里小心地走动,生怕踩坏了刚出土的胡萝卜。还得仰着头往上看,看哪棵高粱穗有点发红,就折下它。折高粱穗也不容易。一是高粱杆高,大人都够不着,我个子矮,更是够不着。二是高粱杆硬,大人不用竿刀都折不掉。三是高粱杆韧,那层油亮光滑的高粱皮比甘蔗皮还韧,锋利如刀,就是大人稍不小心也会划破手指。这些都难不倒我。够不着高粱穗,我就把高粱杆一点一点地扳低再扳低;大人折高粱穗都是用一种自制的专门的竿刀竿下来的,我家没制竿刀,我就用手撧;怕叫高粱皮划破手,我就两手抱住高粱穗使劲拧。无非多用点力气,多费点劲,我终于把高粱穗折下来了。折了几穗就赶紧回家,先搓高粱米。人家搓高粱米都是用柳条簸箕,我家没有簸箕,我又不想去借人家的,就找了个团筐子代替。虽说没有簸箕好搓,但也勉强搓得下来。搓好高粱米,再拣净高粱壳,就可以放在石臼里去舂了。
  石臼在我们当地土话里叫石臼窝子。只有少数会过日子的人家和石匠家里才有。一般放在大门外,象公用的一样。我端着高粱米,找到石臼窝子,两手一上一下地抓住石舂头,学着大人的样子,一下接一下地舂。石臼窝子和舂头都是用整块石头打凿成的,臼窝子是把大块石头先打凿成圆柱形状,再在石圆柱上打凿出一个大窝窝;舂头是用小块石头打凿的,圆圆的,象人的头那般大小,凿上小小的石洞,装上木头把子,模样很象现在电视剧《西游记》里孙悟空大闹天宫时,天兵天将巨灵神手中的武器大铜锤。石舂头很沉,就舂几下还可以,舂的时间长了,两只手脖子就累酸了。我那时一心只想叫全家人吃饱饭,也顾不得酸,也顾不得累,酸了揉揉,累了歇歇,终于把高粱米舂碎了。
  看着舂碎的高粱米,我心里又欢喜又得意,开始盘算用这些碎高粱米做什么饭吃:我从小就爱喝菜汤,对,用碎高粱米做菜汤!哪里弄菜去呢?我一想,有了!东山坡上有我家的自留山荒地,春天里种了南瓜、豆角。对,我上东山坡看看去。说去就去,锁上门,挎上破竹篮,我就上了山。一到山坡地,哎呀,南瓜豆角都正开花,满眼里金黄、月白、粉红的色彩,一片灿烂。拳头大的南瓜、结两荚的豆角,都正长着呢,舍不得摘,我就摘了小半篮象嘈叭似的南瓜花。南瓜花的味道比南瓜一点也不差。下山的路上,,从高处往四下看,只见初秋的东山坡生机盎然:一块块梯田、一片片果园、庄稼满地、树木满坡、野花簇簇、青草丛丛、山鸡叫、小鸟鸣、蚂蚱蹦……我打心底里喜欢这山区特有的优美景色,但此时因为一心想着做饭,也顾不得慢走细看。急急忙忙回到家,拎起瓦罐就去井台提水洗菜。洗好菜我又灵机一动:如果把碎高粱米里的细面分出来,不是可以贴高粱面饸饼子吗?我只见别人家吃过象煮熟的蚂虾一样红的高梁面饸饼子,自己还从来没尝过是什么味的呢。可我从来一次也没贴过饸饼子呀,能贴的成吗?没贴过怕什么,不会就学!干啥事都有个第一回!今天我就要在菜汤锅里再贴上饸饼子!我就要把碎高粱米做成有稀有稠、有馍有菜!叫全家人吃饱吃香吃好。我被自己的想法激动了,自己觉得自己真是了不起!我赶紧用团筐子颠碎高粱米,颠了又颠,颠了又颠,到底把碎高粱米里的细面给颠出来了。我把细面放在瓦盆里,掺水和成面,然后往锅里添好水,坐在锅灶前就拉风箱烧火,锅里的水烧热了,先贴合饼子。我抓起一把和好的面,两手左一拍右一拍,再左一拍右一拍,几下就拍成了,然后小心地贴在热锅帮上。贴了一个又一个,居然贴了满锅!贴好饸饼子再烧火。估摸着饸饼子快熟了,我把碎高粱米搅进锅里,再放进南瓜花菜,再撒上盐,再烧开锅,好了!一锅高粱米南瓜花汤、外加一圈高粱面小饸饼,一顿丰盛的午餐做成了!当时那个兴奋劲儿,就是后来鲜鸡活鱼外加大米饭的感觉也比不上的。直到现在,这满锅的菜汤和饸饼子还在我的眼前鲜明地冒着蒸腾的热气、飘着浓郁的醇香。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17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3-12 17:24:52 [只看该作者]

夏天的饭场

  小时候吃饭,尤其是夏天吃中午饭,大都在饭场上,很少在家里围着案板吃。因为天气热,那时别说电扇空调,就连笆蕉扇也是属于城里人的时髦用品,我们乡下好些的人家扇的是蒲扇,就是用蒲草编的,有点土气、有点笨重的那种。不好的人家连蒲扇也舍不得买,干脆就用巴掌或衣襟、袖头什么的擦汗。吃午饭时天热饭热,在家里坐不住,大家不约而同地端着饭碗出门,寻找凉快的地方。通常井台旁边的那棵古槐下和我家南墙外路边的柳树荫下,是我们那时最好的饭场。饭场上男女老少席地而坐,人多、碗多、话语多、笑声多,是那时乡下难得的聚会和热闹的地方。
  现在记忆中最清楚的一次饭场上的吃饭,也是一个夏天中最热的中午,继母下地收工回来就没回家,直接就在那柳荫下歇凉。此时饭场上已经陆续来了不少吃饭的人,端着碗,捧着碟,你看看我家吃的什么饭,我尝尝你家炒的什么菜。充满了欢声笑语。那时饭场情景有一点最有趣、最特别,就是不分男女老少,大人大都光着膀子,小孩大都光着屁股。除了新媳妇和未出门的大闺女,几乎所有的人都不穿上衣。至今还记得继母她们那赤裸的上身,晃动着低垂的大奶子,毫无羞涩,毫不扭捏,毫不作态,非常自然,似乎顺情顺理,从来如此。我当时和所有的小丫子一样,只穿一件短裤头,而破小子们,几乎是清一色的小光腚,就这还是热的直淌汗呢。吃饭的时候也是发布和传播新闻的时候:谁家的儿子搞对象;谁家的闺女找婆家;谁家挣的工分多;谁家的孩子有出息;谁家的学生上了高小;谁家的母鸡肯丢蛋;谁家的媳妇扯了件花布衫;谁家的小丫子买了个花卡子……此外还有山外边的新鲜事呀,看见的、听来的奇闻异事呀,甚至还有神鬼附身呀,等等等等,真是五花八门,天南地北,无所不有,无所不谈。
  夏天中午的饭场本就是个快乐的去处,那天的饭场也是我最显摆本事的地方。当继母正一边乘凉一边和人说笑的时候,我给她端来了一大碗高粱碎米稀饭、送来了一个又圆又厚的高粱面合饼子,最后竟然还捧出来一个土黄色的小瓦盆,里面盛着什么?猜不出来吧,是凉拌菜!是新鲜嫩绿的洋槐树头子菜!
  那天我折了高粱穗,舂了高粱米,烧了高粱碎米稀饭,贴了高粱面合饼子以后,看看还没到继母下地收工的时候,我忽然又生出一个改善伙食的好法子。想想每天吃饭没有什么菜,顶多就是生葱生蒜生辣椒。我天生不吃生葱蒜,那个气味一闻就想吐。能喝上高粱碎米稀饭、吃上高粱面合饼子,固然已是很可以的了,但如果想法再添上个什么菜,那不是更好吗?我想到了寨墙废墟上和护寨沟边大片的洋槐树棵子,枝枝条条长满旺盛的树头子。我听说洋槐花好吃,那洋槐树头子也一定好吃。我就去寨墙寨沟边摘了半筐头子,用开水焯了,控净水,切碎,拌上盐,没有油就不浇,照样好吃。那天的饭场上,我的凉拌洋槐树头子菜是头一份,继母让这个吃,请那个尝,别提我心里多兴奋,多得意,多光彩了。
  记得那天继母当众夸奖了我,说是“得了俺大闺女的济了”,把我激动地眼泪都差点下来了。当她把喝过的空碗递给我,叫我再去给她盛一碗饭时,我撒开脚丫子,飞快地跑着、蹦着、跳着,差点绊倒在地上。啊,难忘乡下夏天的饭场!我第一次尝到了当众露脸的滋味,是那么甜蜜!我第一次知道了自己劳动的价值和意义:虽然付出是辛苦的,但得到也是同等的!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18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3-12 17:25:47 [只看该作者]

冬天的早饭

   我们淮北乡下,一年四季每天的早饭几乎都一样:就是烧稀饭、馏馍。稀饭以下锅的粮食不同,可以烧成大米稀饭、绿豆稀饭、各种杂粮稀饭等等各色各味的。馍有发面馒头、卷子、死面饸饼子、烙馍、葱油饼等等,亦以面粉的不同,有麦面馍和杂面馍之分。小时候我家的稀饭以红芋稀饭和红芋干子稀饭为主,那些米类、豆类等杂粮稀饭很少喝过。馍亦以杂面饸饼子居多。因为继母很少蒸发面馒头和卷子,倒是经常贴发面饸饼子,烙馍不常吃,葱油饼更是极少吃。总之,在我的印象中,我家一天三顿饭总是最简单的,而早饭更单调。之所以印象这么深,是因为继母自生下我大弟弟之后,就不再早起做早饭了。尤其是冬天,她说早上要搂大弟弟睡觉。大弟弟每天早上醒的晚,她早起床大弟弟会冷的。所以冬天的早饭理所当然要由我做。可是我那时尚不满十岁,正是贪睡的年龄,加上冬天的大清早天气格外冷,我就非常不情愿早起做早饭。
   先是早上我不想起,光想缩在被窝里睡懒觉。自觉主动地起床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总是继母在床那头喊我起,我明明听见了,醒了也不答应,假装睡着。然后是第二声、第三声……我就是装不醒。继母就开始用脚蹬我的屁股,蹬一下,不醒;蹬两下,还不醒。一直要到把我的屁股蹬痛了,实在装不下去了,我才会醒。醒来以后,慢慢腾腾地穿衣服。好在那时候穿衣服很简单,就是一件棉袄,一条棉裤,一双鞋。不象现在要穿短褂短裤,内衣内裤,毛衣毛裤,罩衣罩裤,还要穿袜子,鞋垫子,麻烦的很。穿好衣服下了床,睡眼惺松地拎起破瓦罐子就去井台提水。破瓦罐子本来不破,我因为身小力薄,打满水提不动,碰在石头井壁上,碰烂了一大块,就剩半拉子了。不过对付着还能用,而且因为盛水少了,分量轻了,反觉得好提多了。其实我很盼望我家也和别人家一样,有挑水的木水筲或铁桶,家里有盛水的大砂缸。拎着破瓦罐子提水,别人看见了会说,怎么这家子不象个过日子的样子?别看我人不咋的,却从小自尊心强,爱面子,好强的很。每每提水,最怕人家说我的破瓦罐子。破瓦罐子肯漏水,尽管我小心翼翼地提着走,有时仍然要把我的鞋子漏湿,冷风一吹,特别冻脚。接着就是往锅里添水、馏馍,然后拉风箱烧锅。待水烧开——我怎么知道水烧开了呢?说来很有意思。第一次做饭我不知道什么叫水开了,继母说:“你看见水里冒泡就是水开了。”于是,烧火的时候我就时刻站起来,掀开锅盖看,看水冒泡了没有。那时乡下做饭用的是地锅,没见过炉子是什么样的。看看还没冒泡,坐下来继续烧。站起坐下,坐下站起,不知折腾了多少回,最后终于在满锅腾腾的热汽中,看到了开花般的水泡。我从小学做家务活和农活都很快,有时简直就是无师自通。因为我心细,又好学,平时不论别人干什么活,我总爱留心看。看了一遍自己就学着做,有时甚至青出于蓝胜于蓝,做的比别人还好一些。
   刚才说到待水烧开,接就着下面,土话叫做“合拉面”。和拉面后再烧开,早饭就算做好了。接着勺点水放在煨罐子里,把煨罐子放进灶膛里煨着。煨罐子是一种体形不大、罐口小的只能伸进去一只手的小砂罐子,专门用来在烧锅的柴禾余烬里煨热水的。再接着就是在刚烧过的热锅头上给大弟弟烤棉袄、烤棉裤。待继母、弟妹们都起了床,我把煨罐子从灶膛里掏出来,拿来一块小小的白粗布毛巾放进煨罐里,全家人轮流用那温水洗了把脸,就可以吃早饭了。吃过早饭,我还要刷好碗筷,然后才能急急忙忙往学校跑。尽管跑的气喘吁吁,我仍然经常迟到。那是因为我早上装不醒、睡懒觉的缘故。现在我倒是能天天睡懒觉,但却睡不着了,因为年纪大了,觉反而少了,每天天不亮就早早醒了。我想,古人说“闻鸡起舞”真是好的。假如一个人从小就能这么勤奋、踏实、肯吃苦,每天都“闻鸡”早起,“起舞”用功,几十年坚持不懈,有什么事情做不成呢?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19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3-12 17:28:47 [只看该作者]

吃了一顿“龙肉”

  一九五八年的冬天和一九五九年的春天显得特别漫长,因为秋粮早已吃光,夏粮还不成熟,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家里生活越来越困难了,只能靠买点红芋干子和挖点野菜过活。后来我才知道,那时正是国家处于三年自然灾害的困难时期。我那时虽然才十岁,却跟大人一样为吃饭发愁。饿肚子是一种非常难受、非常难受的感觉,瘪瘪的肚子老是咕噜咕噜响,象个无底洞一样,总也填不满。人的两只眼睛不看别的,专门搜寻可吃的东西;满脑子想的也是怎样才能塞饱肚皮;一门心思就只有一个强烈的欲望:吃。见到能吃的东西就直咽口水。
  我从小遇到困难就不肯唉声叹气,听天由命,而是喜欢动脑子,想办法。我看到别人家都上东山坡原来的红芋地里去刨,刨来一些被遗留在地里的红芋梗子和红芋。虽然过了冬天,已被冻的坏了,烂了,但拿回家洗一洗,在石臼窝子里舂碎,掺上些野菜,放上点盐,据说非常好吃。我一听就动了心。我是个只要别人能做的事,我就一定要做到的人,虽说上山刨红芋是个很苦很累的活,而且大都是大人们去的,但我说做就做。大人刨多我刨少,总比不刨强。捡起破竹篮,也忘了在哪里找的一把破镢头,我就毫不犹豫、劲头十足地上了山。一心想的就是要叫全家人也能吃上红芋菜馍。
  谁知我在山上转了半天,除了刨了几棵野胡萝卜缨子,连一小块坏红芋也没刨到。因为一是已经被人刨过了,不容易再找到;二是我天生是个急性子,刨了几步远还刨不到,我就急了,就得再换个地方。时刻换时刻换,越换越刨不到。其实我也知道,要想多刨红芋,主要有两个法子:一个是巧法。就是懂得红芋的长势,专找容易遗留的红芋;一个是笨法。就是不管有没有遗留,只顾埋头朝前不停地刨。我曾经见过一个出笨力刨红芋的人,他就象挖土机一样,弯着腰一个劲地刨,几乎把半块地重新翻了一遍。所以他得到的最多:每次少则几十斤,多则上百斤。再比比我那少得可怜的一两个,对这个“笨挖土机”由不得又羡慕又佩服。我是既没有那个力气,更没有那个耐性。但现在刨不到一个,我又很不甘心。我就不信自己连一个也刨不到。和我一道刨红芋的人催着我回家,我就是不回。一个人从东山坡又转到北山坡。北山坡的下边是另一个村的地。对,到那个村的地里试试去。我满怀希望地下了北山坡,还没找到原先的红芋地,却意外地在那个村的麦地里发现了干坏的红芋和红芋梗子。顺着麦垅往前找,嗨,还真不少!虽然我心里也疑惑:过冬的红芋都是湿坏的,而且是在原先的红芋地的土里。为什么麦地里会有干坏的红芋,还是在土上呢?但也不愿意多想,不管干坏湿坏,反正都是红芋,管它呢!我兴冲冲地挎着半篮子干坏的红芋回到家,提水洗净,就去石臼窝子舂。舂碎后掺上我挖的野胡萝卜缨子和别的野菜,放了盐,我自己贴了一锅坏红芋野菜饸饼子。烧熟以后,先用铁锅铲子铲下一个送给继母,然后我再铲下一个,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哎呀!果然好吃!什么味道呢?说给你们听听:有点滑溜溜的,很爽口;筋道道的,很有嚼头;很香:是那种从没尝过的清香,很奇特的香,绝对没有一丝一毫的坏味。不是夸张,实在是好吃!大概天上的龙肉就是这个味!记得当时我一口气吃了两个,还想吃,可惜没有了。许多年以后,我曾用鲜红芋掺青菜、用杂粮面掺青菜、甚至用小麦面掺青菜,却再也没做出当年坏红芋掺野菜的那个味。我心想,该不是只有坏红芋才有那种特殊的味吧?很想把鲜红芋冻坏再做试试,犹豫再三,还是没做。因为毕竟是腐烂的东西,怕吃坏肚子。当时也不知为什么连着吃了两个,肚子仍是好好的。还想吃,还想再去那个村的麦地,找那干坏红芋。谁知继母的一句问话使我不敢再去了。继母说,听别人说,去年秋天那个村在大粪池里沤过红芋梗子当肥料。继母问我这干坏红芋是从哪里找来的?我一听是大粪池沤过的,怕惹继母生气,就吱吱唔唔地,到底没敢告诉她,说我就是在那个村的麦地里找到的。
  孙子王冬冬有时吃饭不好好吃,鸡鱼肉蛋,精米细面却就是吃不多。爷爷因为心疼他,就赌气似地说:“饿他三天,看他可吃!”王冬冬还是年龄小,不懂得爷爷这么说是心疼他,他经常不满地对爷爷翻着眼。我心里也急,有时真想对王冬冬用饥饿吃饭法试一试,哪怕只饿他一顿。可想来想去,到底也不舍得。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20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3-12 17:29:37 [只看该作者]

我的第一次反抗

  我的大妹妹对继母是少有的孝顺。岂止是孝顺,简直就到了愚孝的地步。怎么说她是愚孝呢?就是她不仅对继母所有的长处全力维护,就是对继母的一些很明显的短处,她也全力维护。人无完人、人非圣贤。可是到了大妹妹这里,继母就是完人,继母就是圣贤。打个不一定恰切的比方:继母身上沾了一点灰尘,我会对继母说:“灰尘又脏又难看,我给你掸掉。”随手就会给继母把灰尘掸净了。大妹妹就不会这么做。她看见灰尘会象没看见一样,她会说;“这灰尘一点不脏、一点不难看。沾在娘身上象一朵花那么好看。”再比方,继母叫我们姐妹俩在家看门,大妹妹就能做到外边玩活龙都不去看,生生地就是一把结结实实的大铁锁。而我只能一般地做到。如果外边玩活龙,也许我不敢和大妹妹两人都去看。但我会和大妹妹商量,轮流看门,一人去看一会。这时候大妹妹不但不同意轮流看,待继母回家还会向继母告我的状。告状,用我们淮北土话说叫做“坏事”。大妹妹最爱动不动就向继母坏我的事。我越是怕继母,也就越对大妹妹不满,因为她的“坏事”,使我多受了不少委屈。
  我说怕继母,并不是怕继母打我。其实,我跟继母一起生活了好些年,记忆中,继母也不过就打了我有数的几回,而且她打的也并不重。比如继母烙馍,要我烧鏊子翻馍。烧鏊子翻烙馍技术性很强,要一手烧火,一手用一尺多长的扁长竹片子翻馍。两手配合不好,不是火灭了,就是火大了。而烙馍呢,不是烂了,就是不熟,或者就焦糊变黑了。我是初学,柴禾又不好烧,两手哪里配合的好?于是火灭了,浓烟熏的我和继母的眼睛直流泪;或者火大了,烙馍成了黑焦碳。这时,继母就会生气,用手里烙馍的木杆轴子朝我的头上敲一下子。不是太用力,远不到一下子敲昏的程度。也不过起个疙瘩,疼一会罢了。有时候我做事不合她的意,而她正在做针线活。顺便夸一句,继母心灵手巧,能剪会做,一手漂亮的针线活在村里数得着。于是,继母就用戴着木箍子顶针的手打一下我的头,也就是起个疙瘩,疼一下子的事。有一回多打了几下,为了什么事我也忘了。继母把我拉到屋里,关上门,用一只胶皮鞋底打我的头。虽然多打了几下,但胶皮鞋底也不是很硬,也不是太痛。那为什么我怕她呢?这有两个原因:一个怕是怕继母生气,她一生气就会吵我,而且还爱说给外人听。二个怕是怕父亲回家的时候,继母在父亲跟前说这说那,叫父亲为难,叫父亲跟着生气。我对父亲的感情有几分象大妹妹对继母。因为没有亲生母亲,我把父亲看作是最亲最爱的人,对他怀着父亲和母亲的双重感情。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想叫父亲生活的天天高兴、事事顺心。 我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也都想叫父亲高兴、叫父亲放心。我最不愿意因为我说的和做的不好,而让父亲伤心、难过。“她娘从没沾过她一指头”。这是他老人家在世时,经常向外人夸耀的一句话。作为老大,我常自责没让父亲享上什么福,而唯一能引以为自慰的,就是父亲的这句话。
  回过头再说我大妹妹。这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我和继母、弟妹正端着碗喝稀饭。看见大妹妹忽然站起来,一手端着饭碗,一手用筷子往继母嘴里送什么东西。我离继母她们远一点,没看清楚大妹妹在做什么。我正猜想着,就听继母喊着我的乳名,说:“你看羽英,她的稀饭里有个小面疙瘩都送给我吃,你对我可能这么做?“我一听,才知道刚才大妹妹在做这么个事。那时,我们家乡的生活已经开始困难了。我家的生活更苦,因为粮食快吃完了,基本吃不上馍,一天就是两顿稀饭和菜汤。稀饭和菜汤也很稀落,几乎照得见人影。大妹妹自己当然也很饿,但她时时处处想到的,是怎样让继母多吃点。有时候为了叫我们也象她一样,她就起带头作用,自己先做,用实际行动启发我和小妹妹。谁知她再怎么启发,我也不愿意象她这么做,去送什么小面疙瘩。不但不做,我对她的带头作用还很反感。我是这么想的:就那么一个小小的面疙瘩,就能叫继母吃饱啦?还不如多多动动脑子,多想想办法,多弄点吃的,让全家人都能多吃点。这不比你送一个小面疙瘩强啊?当时因为气大妹妹,我的想法未免偏激。其实大妹妹那时小小的年纪,不过六七岁,也真难为她对继母的那份孝心。她从小到大始终对继母都是这样尽心尽意。尽到什么程度呢?就是时时处处、方方面面、不分大小、不问好歹,她都想着继母、向着继母、护着继母。而且,她希望我们也象她这样。不象她她就去告状。大妹妹的这分愚孝,我觉得很少见、也很难得。我常常感叹,谁家要是有这么个愚孝的孩子,倒也是当父母的一种福气。不过那时我很生大妹妹的气。一是气她会耍“小花面”。“小花面”是听继母评论别人时常用的,也是我们当地的土话。意思和会献殷勤、假仁假义、小恩小惠、虚情假意、耍弄手腕等等差不多。二是气她动不动就坏我的事。“你好是你的,为什么要拿我垫脚?”我心里很是不平。同时,继母说我不能象大妹妹这样孝顺,我也觉得很委屈:为了咱全家能吃上饭,凡是我能做的,我什么没做过?我做的再多,你都看不见。大妹妹哪怕只给你一个小面疙瘩,你就夸个没完。所以,大妹妹对继母的这份孝心和做法,我不但不感动,还很不服气。这是发生在早上的事,当时我虽然心里想了很多,可是当着继母的面,嘴上可没敢说。
  继母下地了。我一边刷锅洗碗,一边越想越气:继母整天最爱拿我跟大妹妹比,而且随便什么都比。比如说,大妹妹的两只大眼睛象父亲,比我这双老鼠眼好看呀;大妹妹的后脑勺是扁的,要是象以往女子那老式的“盘攥”,一定比我这“坝子头”好看呀;大妹妹的手指又细又长,一看就是个巧手。不像我的手指又粗又短,像个“五爪笆”,一看就是个笨手呀;大妹妹听话,而我是“一头的犟筋”呀;大妹妹文文腼腼,而我猴里巴叽呀;大妹妹勤快,而我懒惰呀……继母这些说法大都是真话,只是说大妹妹勤,说我懒,我不服。我哪一点比大妹妹做的少?我比大妹妹做的多多了。想到这里,我就冲大妹妹说:“整天都是我做饭,今天中午饭你做。”大妹妹当然不愿意做,要我做,。并又威胁我说,要告诉继母。其实我知道大妹妹还小,不会做饭,我叫她做只是说气话。可大妹妹说又要向继母“坏事”,我一听更来气了。我把手里正做着的活一甩,赌气说:“今天我就不做!”大妹妹说:“你不做,看娘不吵你!”我说:“我不做我不吃!”大妹妹说:“你不吃饭,你想怎么着?”我说:“我走了!”说走就走,我真的出了门走了。大妹妹追着我,惊惶地喊:“大姐,你上哪儿去?”我气乎乎地说:“你对娘说,我去死了!”
  说去死,是故意跟大妹妹赌气的话。其实,我根本就没有去死的想法,只是想气气她、吓唬吓唬她。不过,一出门我就后悔了:朝哪去?朝哪走?找亲戚?亲戚少不说,还不知家住哪里;找朋友?一个没有;找同学?都在本村,跟没走一样。找父亲?父亲在很远的地方工作,我不认得路,怎么找?一想到父亲,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我一边哭着,一边下意识地朝北走。因为父亲每次回来,都是从北边来;每次走,也是朝北走。
  记得当时我哭着走着的时候,心里想的倒很有趣:“这下子可不要做饭了!不要拾柴、不要提水、不要烧锅、不要做饭了!看你们中午饭怎么做、怎么吃!”这么一想,很有些报复出气的感觉。再加上不要做饭,又有了轻松的感觉。这两个感觉使我不但不哭了,我还在路上捡了一根小树枝,一边随意地在路两边抽抽这抽抽那,一边还惬意地想着,大妹妹怎么怎么急,怎么怎么给继母说;继母怎么怎么慌,怎么怎么怕,怎么怎么找……想到得意处,竟还有点想笑、想唱的感觉。我往前慢慢地走着,不时地回头看看。看什么呢?看继母找来没有。我走呀看呀、看呀走呀,当走了离家有二三里路的样子,继母终于从后边追上来了。好象继母也哭了,问我想上哪去,想干什么。我看着继母累的气喘吁吁的样子,心里又很过意不去,觉得她似乎也很可怜。顿时,我满肚子的委屈和气愤一下子全没有了。记得很清楚,这一次继母既没打我,也没骂我。我呢?也顺顺当当地跟在继母身后,回家了。
  这就是我的第一次反抗,好笑不是?
  记住:遇上委屈的事儿,要往开处想、换个角度想、多为别人想。千万不要象我小时候那样,为了赌气,轻率地离家出走。因为这样做,不但不能出气,还可能会使你吃更多的苦、受更大的罪、生更大的气。要知道,外面的世界你并不了解,外面的世界很复杂。就象“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的道理一样,你想,你连自己家里人的关系都处理不好,又怎么能处理好外面世界那么多人的关系呢?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