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论坛文艺版『 阅读欣赏 』 → 远去的岁月


  共有63907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远去的岁月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4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4-21 18:27:13 [只看该作者]

邻居的菜园

  邻居的菜园紧连着我家的“一间半”。园子很大,大的简直有点一望无际的感觉。园子的四周用石头砌着半人高的矮墙,矮墙垒的很结实,四四方方,十分整齐。园子的主人是个勤劳的人。园子里一年四季都长着各种蔬菜。园子边长着两棵高大的杨树、一棵原柿子树和一棵桑树。虽说这园子是邻居家的,却给我带来了许多童年的欢乐。
  园子是我的果园。那棵桑树紧挨着矮围墙,就在我家房屋旁边。一到夏天,桑椹子熟了,紫的、红的、黄的、白的桑椹子挂在树枝子上,十分诱人。我最爱爬上矮石墙,然后垫着石墙往桑椹子树上爬。爬树我是无师自通,一没人教二没人扶,我第一次爬的就是这棵桑椹树。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肯吃的缘故,我三下两下就爬上了树杈。那时的我身轻如燕,灵巧的象只猴子。可不象现在胖的跟猪八戒他奶奶似的。我骑在桑椹树杈上,扒拉着桑树叶子,专拣熟透的桑椹子吃。每次都吃的一嘴乌黑。园子东北拐角有棵原柿子树,树不太大,才一人多高。满树园园的柿叶子,象一把撑开的大绿伞。原柿子树不是柿子树。柿子树结的是红灯笼似的大柿子;原柿子树结的原柿子很小很小,还没有鸽子蛋大。秋天原柿子成熟了的时候,也没有柿子的颜色好看,是暗褐色的。我听人说原柿子从树上摘下来不能吃,要象柿子一样,用棉花或别的容易起热的东西包起来,放在瓦缸里焐。焐上大半个月,就能吃了,我因为一心想尝尝原柿子到底什么味,等到了秋天,原柿子还没熟透呢,性急的我就跳过矮石墙去摘。记得那次只摘了三个,因为高处的我够不着,低处的又不多。摘回家我找了块旧棉花套子,把三个原柿子小小心心的包裹好,藏在一个弟弟妹妹找不到的墙角里。生怕弟弟妹妹好奇心重,破坏了我的试验。然后我就盼啊盼啊,心里数着日子,好不容易过了十来天。我迫不及待地掏出包着这三个原柿子的棉花套子,打开一看,唉,焐过头了。三个柿子全变成了一摊发黑的烂稀泥似的,根本没法吃。
  园子是我的花园。初夏的一天大清早,我提着破瓦罐去井台打水。无意间朝矮石墙看了一眼,哎哟,我的天!一大蓬一大蓬茂盛的牵牛花,爬满了矮石墙接连的地方,一朵连着一朵、密密丛丛、紫红紫红的牵牛花,正迎着东方刚刚升起的朝阳尽情怒放。一朵朵牵牛花就像一只只朝天的小喇叭,顶着晶亮晶亮的露水珠,那么鲜、那么红、那么艳,再配上那层层叠叠、碧绿碧绿的叶子,真是红的愈红,绿的愈绿。后来我在语文课本里读到形容绿到极致时是“绿的似乎要流出来”的句子,我就想到童年时看见的这蓬牵牛花,大约就是绿到极致、红到极致的吧。
  园子南边靠近矮石墙的地方,长满了凤仙花。凤仙花开的时候。红彤彤的一大片。娇艳的花朵红的象女孩的脸颊。村里的女孩子最爱用凤仙花的花汁染指甲。我和妹妹第一次染指甲,就是摘的这个园子里的凤仙花。凤仙花的果实形状像个小小的铃铛,成熟的小铃铛就像装了弹簧一样,能自动弹开。果实里的种子被弹的四下撒开,第二年又会长出更多的凤仙花。
  园子是我的乐园。那两棵大杨树是并排着长的,杨树的名字叫钻天杨。钻天杨果真高大的象要钻到天上,去接上云彩似的。我常常仰着头,望着高高的钻天杨,心想如果我能爬上那钻天的大杨树,站在那顶高顶高的树梢上,也许能看到父亲工作的地方,也许可巧能看到亲爱的父亲。那时确实不止一次这么傻想过。虽然只是想,可想想也很快乐。
  还有一件快乐的事儿。春天里有个同学给了我一粒葫芦种子。这葫芦不是一般的葫芦,是一种外型好看的丫丫葫芦。就像神话故事里能变出各种好东西的宝贝葫芦一样。对了,就跟动画片《葫芦兄弟》里的葫芦一个样。我把丫丫葫芦种子种在紧挨我家向阳的矮墙旁边,经常给它浇水。然后我看着它出土、发芽、长叶、拖秧、开花。当第一个小丫丫葫芦摇摇晃晃地吊在葫芦秧上时,我高兴的围着它一蹦三跳的,象得了真的宝贝葫芦一样。我一天不知要看它多少遍,恨不得一下子就叫它长大。
  邻居的菜园给了我这么多的欢乐,可是,我知道这园子不是自己长出来的,是那个勤快的邻居用双手开辟种植出来的。从那时到现在的几十年里,我一直喜欢栽花种菜。既陶冶了心灵,又锻炼了身体。正像电视广告里那头会说话的牛说的:快乐本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好环境,要靠自己!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42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4-26 17:57:45 [只看该作者]

吃得太饱了

  父亲回家的日子,是我过节的日子。不怕继母了;不要干活了;不仅能吃饱了,还能吃的好了。有一次父亲回家,我就吃的太饱了。
  父亲那时工资并不高,但每次回家,头一条就是要花钱给我们改善伙食。记得那一次父亲专门赶集买来了一块猪肉,还有一个大西瓜,对于我们这些馋嘴的孩子来说,这不是过节是什么!
  那天晚饭吃的是猪肉饺子。我像猪八戒一样,敞开肚皮吃,大概吃了两三碗吧,比大人吃得还多。继母笑着对父亲说我是个饿皮痨。父亲则用爱怜的眼光,笑眯眯地看着我。吃过饺子又切西瓜。我又像猪八戒一样,吃了一块又一块。直到肚子撑的弯不倒腰,我才意犹未尽,恋恋不舍的放下瓜皮。到了睡觉的时候,记得正是盛夏,我家唯一的一张软床子第一次完全归了我。父亲还仔细的在软床子上挂上了他特地带回家的白色的纱布蚊帐。我记的清清楚楚,我睡在挂着蚊帐的软床子上,忽然感到自己变成了公主,心里别提有多得意!可惜,万分可惜,刚睡着不久,我就醒了。因为肚子发涨、涨的非常难受,把我难受的醒了。我摸摸肚皮,天呀,活活就像个大鼓!我在软床子上翻过来掉过去,不停地打着嗝,一股股刺鼻的伤食气,连我自己也难以忍受。难受的我忍不住发出“哼哼”声。声音惊醒了父亲。永远记得父亲俯身用手电筒照着我,他以为是蚊子咬的。看到我醒着,父亲亲切地问我怎么了?我望着亲爱的父亲,强忍着眼里的热泪和肚皮发涨的难受,勉强笑着说我好好的。我可不想让父亲为我担心。父亲毕竟是医生,只见他轻轻地在我的肚子上拍了两下,听着那“嘭嘭”的响声,父亲爱怜的自语着:“这孩子吃多了,消化不良。”我听了心里暗暗叫着:对、对、对,就是吃的饱了撑的难受,什么病也没有。您放心吧,快去睡吧!
  第二天早上刚起来,头一件事就是朝茅厕跑。虽然因为父亲带来好吃的,使我难受了几乎整整一夜,但对于父亲,我还是充满了无限的感激、感动和至爱。要怪只能怪我,像猪八戒一样太贪吃。记住不要学我哦!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43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5-1 18:19:14 [只看该作者]

差点淹死

  我这几十年里,遇到过许多次危险。其中两次掉进水里,差点淹死。
  第一次尚小,两三岁吧。恍惚记得我和几个小孩一路,上村子东寨门外去玩。我手里拉着一个拴着绳子的牛笼嘴子。就是那种用柳条子编的、戴在牛嘴上、防着牛吃庄稼的牛笼嘴子。我顺着护寨沟边的小路,跟在几个小孩后头,正走着,忽然看见沟边有一丛正在开着的野花很好看。我弯腰就去摘,脚下一滑,身子一闪,“骨碌碌”滚进了寨沟里。幸亏路边有大人,好象那水也不太深。我只是喝了几口水。后边的事全忘了。
  第二次稍大,四、五岁吧。是雨后,我到家后一个大水坑里去洗脚。我站在水坑边的石板上,一只脚伸进水里,刚摆了两下,身子就失去了平衡,一头栽进水里。这水很深,据救我的恩侄说,水面上只能看见我的两只脚乱蹬,眼看就沉底了。周围没有大人,这个和我年龄相仿、按辈份叫我姑姑的勇敢的小男孩,当机立断,用双手抓住我的双脚,拼命往上拉,终于把我拉上了坑沿。多亏我小时候瘦小,不然,他不但拉不上来我,还有可能连他也给赘下去了。
  “你两脚都不大蹬了,晚一点点就没影 了”。后来我每次放假回家,这个救了我一命的好心的侄子总爱笑着对我说。
  冬冬星星,知道奶奶为什么要讲这两件事吗?水火无情!水火无情!没有大人保护任何时候都不要下水冒险。即使水里有鱼、有螃蟹、甚至有乌龟大老鳖,都要象没看见一样,离水越远越好!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44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5-7 1:53:10 [只看该作者]

失火了

  那一年,小妹妹第一次学走路,是在一个冬天的中午、我家租住的小院中。太阳当头,照在人身上暖暖和和的。继母在锅屋做午饭,父亲带我们姊妹三个在院里玩。小妹妹一岁左右吧,父亲第一次松开手,让她学走路。小妹妹竟然蹒蹒跚珊的,自个儿走了一、二米远。扑倒在父亲的怀里。父亲十分高兴,对我说:“去,给我拿洋火来。”洋火就是火柴,那时都叫洋火。我跑到屋里,拿来洋火,递给父亲。只见父亲打开洋火盒,抽出一根洋火杆,在洋火盒一侧的黑纸上只一擦,洋火头忽地跃动着一簇小小的红色火焰。然后,父亲点上一支香烟,又把洋火盒给了我,叫我送回屋去。
  我接了洋火,并没送回去,而是偷偷地跑出院外。因为刚才见父亲擦着了洋火,我心里觉得简直太神奇了。就那么一擦,居然能擦出火来!我的好奇心上来了,我要自己擦、自己试、自己点着火,那多有意思!院子外靠东墙有个小小的打谷场,离东墙不远有三个挨边连着的麦穰垛,麦穰垛正好对着我家租赁的二间东屋的后山墙。我悄悄来到中间的那个麦穰垛跟前,学着父亲刚才的样子,掏出一根洋火来,在洋火盒侧一擦、二擦、大约第三擦,嗬,终于擦着了火!我兴奋极了,想也没想,一下子就把着了火的火柴杆伸向麦穰垛。干燥的麦穰垛很容易就点着了火。先是只烧了巴掌大的一小片,继而越烧越大,越烧越大。一眨眼千万条火舌呼啦啦扑向四面八方。转眼间整个麦穰垛烧成了巨大的火团,火团又向连边的两个麦穰垛蔓延。一刹那,三个麦穰垛烧成一片。我还愣在那儿没回过神来,只见烈焰腾空、火光冲天、浓烟滚滚、热浪烤人。眼前成了一片火海。我吓得“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转身就往家里跑,几乎与此同时就听到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惊叫:“失火了!失火了!”紧接着,四下里到处都有人惊恐的叫喊:“失火了!失火了!”随着喊声,一下子涌出长龙般的人流,拎桶的,端盆的,是凡能够盛水的东西都拿来了,飞快地朝着火的麦穰垛跑去。脚还没站稳就把手里的水泼向熊熊大火。一时间,急促杂乱的脚步声,桶盆“咣咣”的碰撞声、大火燃烧的“呼呼”声,救火的人们焦急暴躁的尖叫声,混合在一起,叫人听了惊心动魄,不寒而栗。我躲在院子角落里,畏缩成一团。隔着院墙,我清楚地听到有个男子的声音在狂怒地咆哮:“是谁家的孩子放的火?把她撂到火里去!”每个字我都听得清清楚楚,我这个放火的更是胆颤心惊、害怕极了。恨不得地上突然掏个洞,让我藏进去。过了不知多长时间,火光,浓烟渐渐减弱了,又过了一会儿,各种声音也低了下去。终于,我的末日来临了。我听见众多的脚步声向院子走来。父亲虎着脸走在前边,身后跟着一大群救火的人。父亲怒气冲冲地走到我跟前,我赶紧往屋里跑。跑到屋门口被父亲一把抓住,父亲脱掉脚上的鞋,举起鞋底就朝我头上打。一边打一边嘴里说着什么。我也忘了父亲说的什么,只记得那鞋底重重地砸在头顶上,痛的我喘不过气来。我父亲本来就性情暴躁,此刻更是又气又急,鞋底雨点似地直往我头上落。痛的我伸手护住头顶,谁知鞋底打在手上更痛。我本能地换另一只手去护。就这样两只手不停地去护来护去。救火的人纷纷劝说:“别打了!别打了!孩子小,不懂事。”“别打了!别把孩子打坏了。”父亲的鞋底并没使我哭叫,因为我光顾着护痛了。听到别人的劝说,我却心里一热,放声大哭起来。
  继母当时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后来继母把我拉到锅屋里,我躲在锅灶角落旮旯,惊恐地注视着锅屋门口,生怕父亲再冲进来打我。记忆就停留在锅灶角落和我的惊恐心理里。其后的事一星一点也记不起来了。
  那年我不到五岁。父亲的盛怒和鞋底给我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后来父亲也打过我,但都没有这一次打的最重。我那次放火造成的损失,是把三个麦穰垛烧的半半拉拉。万幸的是,冬天常刮的是西北风,火头被刮向没有任何遮拦的半空中。假若风向相反,那天我闯的祸可就大过了天。因为三个麦穰垛紧挨着一大片的房屋。一旦房屋着上火,后果真不敢想象!
  从那以后,对火柴我依然有兴趣,但对火,我都小心小心又小心了。几十年里,哪怕见到一点点火星,我都要把它弄灭。比如烧火做饭,灶门前要绝对干干净净,不留一根引火柴。丈夫的烟头,我总盯住它,上前用脚踩了又踩。就是走在路上,只要见了别人扔的香烟头,我也要上前几步,使劲踩灭它。
  冬冬星星,记住!千千万万不要玩火!水火无情!即便你对火很好奇,也要告诉大人。大人经验多,能帮助你保证安全,千万不要象我小时候那样,闯了祸不说,还换来了那雨点似的臭鞋底。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45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5-10 15:07:39 [只看该作者]

房屋失火,全村人拿着脸盆、水桶救火的场景,我小时候目睹过。
像你这样几个草垛火烧连营的壮观场面,还没见过呢。
就像你所说的,好在没有殃及房屋和人的安全,也是万幸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46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5-15 1:50:20 [只看该作者]

作者:王羽兰 回复日期:2007-5-8 21:43:42 
  小荞 ,你经常熬夜吗?看到你零点发帖,感动之余,说你几句。若是忙,偶尔还可。平常可是不能这样熬的。从现在年轻时就要爱惜身体,养成好的生活习惯。以后再不要这么熬,工作和事务尽量白天抓紧做,晚上一定要早休息。
  
  徐伽禾
  谢谢您的支持!

作者:山野轻风 回复日期:2007-5-10 15:06:40 
  感谢你的关心。上网的人晚上休息晚,都习惯了。
  房屋失火,全村人拿着脸盆、水桶救火的场景,我小时候目睹过。
  像你这样几个草垛火烧连营的壮观场面,还没见过呢。
  就像你所说的,好在没有殃及房屋和人的安全,也是万幸。

作者:王羽兰 回复日期:2007-5-12 20:43:59 
  小荞,小儿子忙,更新较慢,我心里也急。忽然想到一个好法子,就是临时写上一点。也顾不上什么协调不协调了。只是仓促写成,粗浅的很。仅以填补更新吧。
  
   我的公务员生涯之一
  
   你遇过误会吗

作者:王羽兰 回复日期:2007-5-14 22:04:07 
  你遇过误会吗?反正我这几十年里遇过不少。小的误会不说,就是那只影响到个人之间关系的;大的误会,就是那不仅影响个人,更影响到工作关系、家庭关系和社会关系的,就有三个。误会对人的伤害是自不必说了,尤其让人难受的,就是引起误会的不真实性。你会觉得委屈,觉得憋闷,觉得痛苦,而且你还无奈。一般情况下,误会是很难自己消除的。当然,日久见人心啦、好有好报啦、清者自清啦等等,都是对的 。但毕竟这是需要时间的,有时甚至要倾你一生的。那么,误会当时对你的伤害就是自然而然的。这种伤害甚至也是很长远的。也许有人会说,误会就是误会,说开了,解释了,还会有什么?但偏偏世上的事就是那么复杂。是的,理论上是这样的,但实际操作就很不容易。因为造成误会的原因不同,因素很多,一般都牵扯到那可恶的第三者,有时会叫你无从说起、无从解释。再之,误会一般都连着后果,你挽回不了已经造成的后果,也就很难轻易地消除误会。每当我深受误会之苦,忍不住要找对方说个明白时,丈夫总是劝我:“她会告诉你是谁说的吗?”“她要不承认有误会怎么办?”“你这不是越描越黑吗?”我一想,有道理。我也像单位里平时我认为会处理关系的同事请教过,同事的意见相反。她们认为有了误会就要及时消除。我说:“怎么消除呢?”同事说:“你向她说明就是了。”我说:“她不承认有这回事怎么办?”同事说:“你不会说话策略点,变着法子吗?”策略,策略,这历来是我的弱项。我天生的头脑简单,直来直去,几十年里为这吃了多少亏啊。不过,天生的难道就不能改吗,我还真不服这口气。于是,我也策略了一回,没有和对方面对面,而是“曲径通幽”,果然成效显著,第一次尝试获得成功。
   我消除的这个误会,是对我影响最大的。因为是在工作单位里发生的。说来那是10年前的事了。乡镇合并时,因为工作安排不公正,我很有情绪。原本在宣传部门是个副职,合并后到党政办当个普通办事员。同事都说,至少也应和原先一样任个副职吧。想想还不是自己不愿使银子的缘故?心里头存着怨气,工作上自然就不是那任劳任怨的老黄牛了。有一次,镇公安分局的一个年青警员来找我,说是要参加县优秀公安干警演讲比赛。新来的公安分局长让他请我帮助写一篇演讲稿。“我们局长说了,请吃饭也行,办点事也行,反正要感谢的。”这个警员是丈夫的学生,还玩笑似的开出交换条件。可我当时一没心情,二很抵触,像《红楼梦》里薛宝钗说的,少不得以自己身体不好,坚决地给推了。其实,我这么患得患失,分明自身就存在私心。影响工作不说,还影响人际关系。这新调任的公安分局长能力很强,但心高气傲。他误以为我有意向他摆谱,钜了他的面子,伤了他的自尊。从此就对我有了成见。被他误会了,我还不知道。我回家说给家人听,大儿子说:“我和他在一起打过球,人很义气。您接过来多好,王冬冬的户口不就好入了吗?”因为受户口管理有关规定的限制,孙子王冬冬出生后一直未入上户口。这是我们全家的一件大心事,也是我的一件大心事。大儿子本来就说我近水楼台不得月,这又送到家门口的便宜都不要,更是有些抱怨。我一想,也有点后悔。正寻思怎么弥补呢,哪知道人家早记恨上了。
  我第一次品尝到误会的苦果是参加一个饭局。那是居委会为我们包村居干部办的,经营饭店的就是这个居委会的女干部。我们正吃的高兴,那个分局长公务路过,他与女干部比较熟,被拉来与我们共餐。谁知就在饭桌上,分局长忽然抓起一个酒瓶,狠狠地摔在地上。炸裂的响声、破碎的瓶渣、流淌的酒液,叫大家吓了一跳。然后,分局长脸色难看地起身就走。满桌人十分难堪,纷纷探询分局长怎么了?只有我心里一惊,明白了分局长这是冲我来的。好在工作中我们接触不多,虽然知道分局长误会上我了,但我并没怎么放在心上。已经误会了,只有后悔吧。
  也合着那句“不是冤家不聚头。”不久,我被调进综治办工作,顶头上司就是那位分局长。因为他同时又是分管政法的副镇长。咋就这么巧呢?咋就这么倒霉呢?从此,我看到他的就只有冷脸色,任何时候都得不到表扬和看重,更别说什么照顾之类的了。好在他本人对我倒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可是,他的两个部下不知怎么知道的,却在工作中处处和我过不去,让我尝足了受挤兑、穿小鞋的滋味。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我退休。几十年辛劳,临到退休,有欣慰也有遗憾,比如我和分局长之间。想来想去,退休不能再带着这个遗憾。可具体又该怎么做呢?直接找他绝对不合适。于是我想到那位又能干、又热心的居委会女干部,向她坦言了与分局长的误会。女干部直拍桌子:“王大姐,你真沉的住气,这么长时间也没听你说过。他太不象话了,我找他替你说理去!”女干部说到做到,没过两天就对我说:“王大姐,我说他了,他还笑,说啥时候给你冷脸看了。”像一块无形的重负被一下子搬走,我的心情顿时轻松了。
  退休后,我与分局长又见过三次,证实了居委会女干部的热诚实在。第一次是在家门口。分局长是一所学校聘请的法制副校长,一次他去学校,我正带孙子在校园玩。分局长满面笑容,亲切地说:“怪不得,原来你和读书人在一起。”第二次就是前两个月,我和丈夫在市里带孙子上学。午后散步在马路边遇见他,分局长更像见到久别的朋友一般。他告诉我早已调进市里的一所派出所,并叫我闲时去玩。第三次是不久前,分局长双手拉着我的手,连声说:“那时误会了,误会了。”
  不过,类似的误会还有不少呢。你说,是不是都像这样去一一消除呢?有时候想起来,恨不得立马就去说明白。可有时候又想,兴许生活原本就应该是这个样子。上帝给予你一个长处,必定要搭配一个短处;在此处失去的,在彼处准能得到;即便你消除了所有的误会,保不准又会出现新的误会。唉,就把误会当作调味剂吧,因为生活里酸甜苦辣麻的味道,少一味都不全哦。
  

作者:山野轻风 回复日期:2007-5-15 01:48:04 
  又是下网前来看看,并通读了上面的关于误会的文章。
  祝愿好人一生平安。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47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5-18 20:06:27 [只看该作者]

我栽进了大砂缸

  孙子王冬冬和外孙陈星星在一起,有时喜欢争个高低。比如,王冬冬和陈星星虽然今年都是八岁,都属猪,但陈星星是个“胖娃”,是个名符其实的小猪八戒。谁见了他都要赶忙提醒我们:“哎,要减肥了!”而王冬冬呢,不论身高还是体重,都像是比陈星星小一两岁的样子。实际上王冬冬比陈星星才小四个多月。从具体数据上最能说明这一点:王冬冬现在身高1.24米,体重25公斤;陈星星身高1.4米,体重45公斤。谁见了王冬冬都要赶忙提醒我们:“哎,要加营养了!”其实,这两个小猪娃我和他爷爷是一般样地疼,一般样地喂。偏偏王冬冬是个“瘦娃“,就像他爸爸的属相,是名符其实的小孙悟空。偶尔,当两个属猪的因为争强,头抵头、脸对脸地较劲相持的时候,力气大小的对比一目了然。可王冬冬就是不服,而陈星星也是不让。我怕两个小天蓬元帅为此伤了和气,就给他俩搭了个梯子。我说:“孩儿们,想听故事吗?奶奶给你们讲一个奶奶小时候争强的故事。”
  “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有半学期的时间随父亲住在一个大集市上。父亲当时在那个大集市的卫生院里工作,他的医术很好,工作认真,待人热诚,担任了卫生院的业务副院长。我们全家因为最初没租着合适的房子,所以暂时住在卫生院里。卫生院在集市大街的正中心,房子是整条大街上最高最大最好的。我在家乡住的是“一间半”,此刻住上这样的房子,感觉就象是一步登天似的。在同学面前就忍不住想谝谝。”谝是我们当地的土话,是显摆、显示、夸耀的意思。谝什么呢?谝我住的房子比你们的都高、比你们的都大、比你们的都好、比你们的都漂亮!
  有一天放晚学,我和几个同学走到卫生院大门前时,发现大门前当街的地方,摆了一个大砂缸。就是那种缸口很大、缸肚很鼓的大砂缸。大砂缸里盛着大半缸清水,不知卫生院是预备用作消毒的还是消防的。看着这个大砂缸,我心里忽然闪过这么一个想法:“谁家门前能有这么大的缸?谁能比我强?”实实在在,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当时就是这么想的。这么一想不要紧,我顿时就激动起来、冲动起来了。找个什么法子来谝谝我比他们强呢?对,就用这个大砂缸。说谝就谝。我几步跑到砂缸跟前,一下子就趴在缸沿子上。我夸张地叫着、笑着,两只手伸进缸里,夸张地撩着缸里的水。这还不过瘾,我又用两只脚在地上夸张地使劲跺。正跺的快活,突然,我感到自己的身体失去了平衡,往前一栽,就听“咕咚”一声,我掉到大砂缸的水里去了。紧接着听到的是那几个同学惊慌的呼喊声,还有大人们跑来救我“蹬蹬蹬”的脚步声。怎么捞的我,谁捞的我,全忘了。但有一个场景记得清清楚楚,那就是,我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从头到脚水淋淋的,标准的落汤小鸡一个!
  在我那几个同学、卫生院的工作人员和集市大街的街坊们的众目睽睽之下,我威风扫地的、脸面全无的、狼狈不堪的被父亲扶着回家了。
  “孩儿们,记着!你越想谝自己比别人强,你反倒不比别人强;你越想谝自己有面子,你反倒越没面子。”
  我后来又经历了几次类似的教训,每次都像栽进了大砂缸一样的惨。从此,我悟出了一条自己做事的原则。那就是,只要我意识到自己做事的出发点是想谝自己的时候,不论什么事情,我就明智地不再去做了。因为,我痛切地体会到,为了有意谝自己而做出的行为,最终得到的,必定是自己的损失。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48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5-31 16:53:43 [只看该作者]

我的公务员生涯之二

  你会送礼吗?

  送礼谁不会?买来礼品给人家送去就是了,你一定这么说。
  是的,一般情况下是这样的。比如,像那种情深谊长的亲朋好友之间,像那种礼尚往来的普通人们之间。可是,我这里说的是在单位里送礼,是你出于和谐关系的目的,给上司送礼,给领导送礼。但不是给你有求于他的人送礼,不是送贵重物品,不是送银两,不是重金收买。那不是送礼,那是贿赂。那不在我所说的属于人情礼节、正常送礼之列。凡是在单位里给上司、领导送过礼的人,可能都体验过这样的为难;就是送什么和怎么送。别看就是这么个端不到台面上去的、小小的似乎是微不足道的问题,我却直到退休也没琢磨出一个标准答案来。其实这个难题是我的一个同事讨教我的,可也真真难为了我。
  同事是一个年轻的退伍军人。写作能力很强,在部队时就曾在省级报刊上发表过小说。此外,散文、诗歌、报告文学、通讯报道等体裁他样样都很精。但是,由于入伍前他是农村户口,所以退伍后不能像城镇户口那样安排工作,他又不想仍回乡下种地,因他父亲早年在镇里工作过,所以就托过去的老上级还是老同事把他安排在镇委宣传部门担任专职通讯员。只是没有编制,没有工资每月仅有十五元的生活补助。提高收入的唯一途径是写报道挣稿费,而报道一般都篇幅较短,稿费很少。幸亏他有个理解他、支持他的好妻子,而他的妻子在镇上有一份好工作,不然他连起码的生活都很难维持。就这,他的地位还毫无保障。像合并啦,裁员啦,精简啦,分流啦,或遇到有的领导不重视、不赏识、甚至一不小心给得罪了等等,他更是随时都会失去这个位子。换单位换工作也不现实,以他的特长和条件,很难找到比这里更好的地方了。可想而知,他对自己戏称的这个“泥饭碗”是多么看重!每时每刻都端得小心翼翼的。正因为如此,逢年过节给上司、给领导送礼就成了他必不可少、至关重要的法宝。说是法宝未必准确,可我一时还想不出更合适的词汇。在一起相处长了,同事对我很是信任,每次送礼前都要找我商量。他对我毫不隐讳,我知道他每次送礼基本就是四家:部门负责人、分管领导、再就是两位镇最高领导。每次送礼前他都心事重重、坐立不安的样子。掂量着自己来之不易的有限的银两够得上几档的礼品。只要办公室里没别人,他就在我跟前咕噜过来咕噜过去:“买什么呢?烟?酒?特产?香油?烟是什么烟?酒是什么酒?特产买多少?香油要几瓶?”
  为什么要这么用心地选礼品呢,同事是有教训的:“有一次我上ΧΧ长家,带的是酒和苹果。这苹果不是买的,是我妻子单位发的。谁知苹果个头都不大,妻子和我精挑细选,把大的好的都带上了。谁知ΧΧ长的夫人拿出自己家中的大苹果让我吃,说把你的苹果带回去自己吃吧。唉呀,当时我真无地自容呀!送特产吧也遇过类似情况,人家说上次送的鸡呀、鸭呀还没吃呢。听听这话这不明明是嫌送的礼品档次不高吗?”
  礼品轻重都还好说,好歹是个心意,最难受的是怎么上家里送。同事给我讲过他两次送礼的经历。一次是中秋节,同事去一领导家送礼,还没到家门,就见本单位另一干部拎着大包小包也去送礼。我这个同事赶紧躲进路旁一片玉米地里,像个侦察兵一样,从玉米棵缝隙盯着家门,等着那干部出来。一等二等终于等出来了,可脚跟脚又一干部送礼来了。同事就这么等啊、等啊,从临傍黑一直等到皓月当空。玉米棵里又闷又热,蚊子虫子也大显身手。“真是受罪啊。”同事苦着个脸,似乎是刚从玉米棵里走出来。我想象着同事当时的狼狈样子,笑得前俯后仰。
  “还有更惊险的呢,”同事自嘲的说,“去年春节前,我把妻子单位发的奖金和过节费全掂上,一发狠买了两箱酒、两箱特产。两位最高领导不是都住在城里吗,我索性开了洋荤,租了辆小面包。可是二位的新居我打听的不太清,小面包在城里兜了九百六十个圈,好不容易给镇长家先送了。回过头来再送书记家。王大姐,你猜怎么着?”同事卖了个关子,“唉,包管你想三天也想不出这么巧的事。正当我从小面包上搬下两个箱子,前脚刚进书记家的院门,镇长竟然带着带着几个镇机关干部也进来了。我的天!”同事捶胸顿足、但又庆幸,“幸亏我先去镇长家了,不然,可怎么好啊。”
  类似的送礼难我也尝过。不过我只用于答谢上。正因为深知其中滋味,我索性从不有意给上司、领导送礼“联络感情”,真的是“太伤自尊了”。不过有其利必有其弊。自尊虽说保住了,可直到退休我仍是个普通公务员,不知与送不送礼可有关系。
  我也和同事议论过,领导和部下之间的感情,理所当然应该是在工作中建立的,部下只要认真负责、积极努力的工作,就是对领导最大的支持。同事叹气说,道理谁都懂,可真正做起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没听过三分工作、七分人事吗,有时候甚至是百分百的人事。部下表示自己对上司的真心实意,领导检验下属对自己的感情深浅,很大的比重就在这送礼上呢,真可谓“亲不亲送礼分”了。我打趣说,送一次礼要花上你两个月的生活费,总不能把嘴扎上不吃饭吧。同事苦笑笑,“饭可以不吃,礼不可不送啊”。看来同事这送礼还要再接再厉、勉为其难的继续下去呢。几年不见了,也不知他的送礼艺术了没有?上品位了没有?真心祝愿我的同事已换了铁饭碗、金饭碗,兴许就不会再受这送礼的难了吧。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49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5-31 17:08:44 [只看该作者]

  人的地位低微,就会那么可怜,工作和生活就都会艰难。
  只要工作和生活有保障,不太贪欲的人,就没有那种求人的无奈和低贱,自己活得也坦然。
  哈哈,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和楼主的命运差不多的。
  我这已经过去的大半辈子,几乎没因为求人办事送过礼的。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50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6-6 9:42:28 [只看该作者]

工作队老吴

  一说老吴,准会以为是个男子,年纪也在中年以上。其实不是。老吴才二十岁左右的样子,是个很好看的女孩子。一九五八年,她被上边派来我们村当工作队,全村人不分男女老少,都叫她“工作队”或是“老吴”。叫老什么是我们那里对上边来的人的尊称,是表示尊敬的意思。
  不记得我是怎么知道老吴的,反正不知从哪天开始,老吴和我们的生活联在了一块儿。比如
  “老吴说了,多缴废铁,多炼好钢。咱村还要开铁矿。”
  “老吴说了,吃食堂,省时间。咱村要办大食堂。”
  “老吴说了,要吃大米饭,淮北变江南。咱村要把旱地改成水稻田。”
  “老吴说了,人人爱国,家家卫生。爱国卫生运动咱村要争先。”
  村里大人们传说老吴的这些话,都是真的。果然,村里的大食堂办起来了;村外九条沟的旱地改作了水田;家家户户大门旁边的墙上,<<爱国卫生公约>>写满了长方形的白石灰泥板;东山坡开起了铁矿,还说要铺铁路、通火车、运矿石呢。
  听说通火车,我高兴地真想跳。不怕路远了,我自己就能坐火车去找父亲了!
  于是,我特别盼望能见着老吴,见见这个给我们全村带来幸福的工作队。在我的想象中,老吴一定像仙女一样美丽,像仙女一样善良,像仙女一样有本事。
  有一天我在家门前的大街上,真的见到了老吴,老吴梳着两条长长的乌黑的大辫子,长得果真很漂亮。和我的想象不一样的是,老吴说话就像下命令,冷腔冷调的很严厉;她总是皱着眉头,一点笑模样也没有。叫我看她不像仙女,倒象个天神了。
  我在村里见老吴只有这一次。后来,大食堂不办了;大米饭也没吃上;铁矿储藏量不大,没有开采价值,铁路自然不会铺了。只有<<爱国卫生公约>>,每天都在提示我们要讲究卫生。不知什么时候,听说老吴回去了。慢慢地,我也把她给忘了。
  想不到的是,两年以后,我竟会再见到她。因为大弟弟的腿受了伤,在地区医院医治。星期天我去看望大弟弟时,病房值班的医生护士来了。当一个白衣白裙白帽的女医生还是护士,给大弟弟检查、量体温时,我一下子认出了,她就是老吴!天下就有这样的巧事,当年像天仙、天神似的老吴,原来真是个白衣天使。老吴还是那样年轻、那样漂亮,只是说话仍然冷腔冷调,像下命令似的那样严厉;表情还是那么冷冰冰的,总像皱着眉头的样子。
  工作队老吴或医生护士老吴,都是在为人造福的。老吴的冷,可能只是表面的,也许她就是这么个性情。毕竟我只见过她两次。话都没说过一句,哪能看出她是不是表里如一呢?后来见的人多了,我才知道,有的人外表冷、内心热;有的人相反,外表热、内心冷。当然,也有内外都冷和内外都热的。所以,要想知道一个人真正的冷热,如同看一个人的言和行是不是一致一个样,不是长时间的甚至是特别时候的接触,还真是不容易看准呢。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