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论坛文艺版『 阅读欣赏 』 → 远去的岁月


  共有63902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远去的岁月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7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9-13 17:31:10 [只看该作者]

  我的家常生活之八

  我家的老吊扇

  2003年以前,我家只有唯一的一个老吊扇。说它老,不光是使用十多年了,与众多的电扇后起之秀相比,它的式样也很老了。但是敝帚自珍吧,我仍一如既往地喜爱它。
  我爱它的吃苦耐劳、默默奉献。二十年前的麦黄时节,因全家五口人在蒸笼般的两居室实在打熬不住,积蓄不够又借点钱配上,急急把它买到家,急急把它吊装好,于是它就急急为我们送来风凉。当第一缕凉风拂来之际,全家的感觉是,啊,真是神仙过的日子!
  自那以后,老吊扇就按我们的需要,时时为我们搧风送凉 。记得二十年中,大约有五六年持续一二十天的高温,据说室外太阳下的温度高达摄氏40度。不分白天黑夜,人被热得透不过气来。尤其晚上,又热又闷,人一沾床就是一身水。这时,我丈夫在老吊扇下铺上一张大席子,三个儿女忙忙地围将上去,全家五口人挤挤挨挨在一处,谈天说地,东拉西扯,嘻嘻哈哈,在老吊扇有节奏的声响和徐徐的搧风中,不知不觉进入梦乡。早晨醒来,只见老吊扇仍在一圈一圈地转动着,虽一夜未停,但没有丝毫倦怠。有几次因天气过于燥热,老吊扇持续转动二三天,从没停过一分钟。我担心地摸摸电机,滚烫滚烫的。“该不会烧毁吧?”心里虽然嘀咕,但也只不过略为放慢一点调速。就这样,我们的老吊扇居然没事。第二年它仍照常上班,默默地、时快时慢地转动着一圈又一圈。
  我还爱它的平等待人、不分贵贱。凭你是谁,只要进了家门,老吊扇就热情地为你送风纳凉。它不论你地位高低,不分你富贵贫贱,一律给予平等待遇。不会因你富贵而格外献媚、卖力多转几圈,也不会因你贫贱而有意冷淡、偷工少转几圈。老吊扇待人平等,使人人都会从它这里得到做人的尊严。
  我更爱它的不自卑自怨、不形秽自惭。岁月的风尘减褪了老吊扇那洁润的光泽,时代的进步推出了一批又一批诸如台扇、落地扇、换气扇、空调等等新秀,真是异彩纷呈、争奇斗艳。无论是功能还是外观,我家的老吊扇显然都相形见绌、失色黯然。但老吊扇无意争强、更不相妒,依然扬己之长,最大广度、最大空间地为你送凉服务。
  时光荏苒,岁月更迭。老吊扇已伴我家二十个春秋了。儿女在它的轻拂下都已长大成家,孙儿也在它的轻风中滚爬戏耍。啊,老吊扇,XX“牡丹”,如果你有转不动的那一天,你也放心,我们会把你擦拭一新,放在妥当的地方,与我们永久相伴、相伴!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72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9-14 15:22:24 [只看该作者]

我的家常生活之九

  街道拐弯处

  这是一九八三年秋我在下班回家途中所见的一个场景,我作了一篇速写。
  “你瞎眼啦?!”
  一个花白头发的胖大娘怒气冲冲,一边弯腰去捡掉在地上的红布包,一边厉声责问。
  “我根本没沾着你。”
  一个烫着卷花披肩发的女青年弱声弱气地分辨。她衣着入时、苗条秀气,手里拿着一只乳白色的药瓶。她的身旁站着一个装束整洁、眉目清朗的男青年,正关切地注视着她。看外表颇像兄妹,察神态似是夫妻 。
  散开的红布包下,露出两嘟噜青绿紫红、玛瑙似的葡萄。有几颗摔炸了皮,流出汁儿 。
  胖大娘火了。她三下两下包好葡萄,直起腰,一步抢到女青年跟前,当胸一推,嘴里直嚷:“就是你!就是你!”
  女青年气了。当众受辱和分辩不清的委屈,使她苍白的面孔泛起一团红晕。
  “你咋打人?!”
  男青年心疼了。他愤怒地逼近胖大娘。
  行人纷纷聚拢来,看热闹的、瞧稀奇的、想劝解的、断是非的,小小的街道拐弯处一时竟水泄不通。
  胖大娘继续撕扯,女青年连连躲闪。男青年涨红着脸,随着胖大娘的进退而进退。有几次他的手伸向胖大娘,却在半道上又缩了回来。胖大娘那花白的头发和蓄满汗水的皱纹沟儿,看来有着极大的威慑力。
  围观人群的心理此时也很奇怪:理分明在这对青年人一边,情却向着胖大娘一边。虽然我想大家心里可能都气那胖大娘气盛,嘴里却众口一词地劝那男青年:“不能打!不能打!”
  正在不可开交之际,人群中又挤进一对男女青年,直奔胖大娘。我的心为之一紧,转而又为之一松:只见两人笑容满面,上前一左一右搀扶着胖大娘,分开人群,慢慢儿走了开去。
  “准是她的儿子、儿媳妇。”“比娘老子通情达理!”散开的人们品评着、称赞着。
  我跟在胖大娘和她的“儿子”、“儿媳妇”身后走了一程,忽然发现那对男女青年都松开了手,一个向东、一个向西了。原来这三人互不相识。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73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9-26 9:42:42 [只看该作者]

我的家常生活之十

  母子争地记

  许是遗传的缘故吧,我爱栽花种菜,当年八岁的小儿子也爱在土里掘掘刨刨、胡种乱栽。偏偏我家小院里只有脸盆那么大的一点地,我们母子俩从年前争到开春。转眼到了“清明前后,种瓜点豆”的时节,还是争个不休。
  去年别人送了个磨盘南瓜,甜、面、香全占,别提多好吃。我精心地留了种子,今年一心要种上两棵。小儿子呢,不知他从哪儿找来这么多品种,什么喇叭花、山药豆、葫芦、西瓜种子一大捧。说是要按《少年科学画报》上的法子,搞什么嫁接实验。
  拢共脸盆大的地,种瓜就不能种豆,种豆就不能种瓜。小儿子从小就任性,他要做的事,谁也拦不住。每次跟我争地,他都像斗架的小公鸡,偏着头、瞪着眼、跳着脚,嘴里叫着:“我种!我种!”我气了,扬手假装要打他,他却兔子似的,“哧溜”跑了。
  节气不等人。我来了一招“先下手为强”,抢先种上了我的磨盘南瓜。我小心翼翼地埋下六颗南瓜种。为保险起见,我又是跺脚又是吼叫,把小儿子狠狠地吓唬了一顿。
  奇怪,小儿子这回倒没跟我争,他甚至都没朝“脸盆”看一眼。我以为他的兴趣又转移到什么UFO上去了,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
  谁知,一星期过后。
  “脸盆”上密密麻麻长出了无数嫩绿、鹅黄的棵棵,各色各样的叶片儿齐刷刷地探出地面。特别是那六棵磨盘南瓜,夹杂其中,格外肥厚、显眼。这一片绿,是那样娇嫩,那样生机盎然。望着这片绿,我猛然想起,怪不得这些天小儿子总是对我闪着挑战和注意的眼神,原来他也耍了一招“鱼目混珠”!
  我心里说不清是气还是喜。带着新的希冀,我蹲下身来,小小心心地拔掉我的六棵磨盘南瓜。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74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9-26 9:43:38 [只看该作者]

我的家常生活之十一

  栽花记

  单位隔壁的赵大爷家里有一盆海棠花,一年到头开得如火如荼。特别在寒风凛冽的严冬,隔着窗玻璃,看得见那娇红娇红的花朵一簇一簇的,实实爱煞人。
  我曾在花市先后买过两次海棠,却都越不过冬,也没开过花。可能品种不同吧,我打定主意找赵大爷要一棵。
  “好栽好栽”,赵大爷从老枝上剪下一枝给我,“当初我打垃圾箱里捡来一小枝,栽上就活。” 
  我比赵大爷栽得认真多了。土壤与肥料的搭配、栽插的深度、浇水的适量,每个程序都力求尽善尽美,栽一枝小花枝忙出我一身汗。
  几天过去,叶子没像我期待的那样嫩绿、鲜灵,反倒一片片枯黄、萎缩,不带半点成活的迹象。我急了,忍不住拔出来一看,哎呀,活个啥呀,根都沤黑半截了。
  “刚栽别晒太阳。”赵大爷再给我剪了一枝,“放在阴凉地里。”
  新栽的花盆在屋里放了好几天,根还是黑了。
  赵大爷又剪一枝,指点我说:“海棠不喜肥,最好用沙土”
  我端着花盆到处找沙土,活像探矿寻宝,好不容易挖来一盆沙土。这一次,水、肥、土、光全都适宜,我满怀信心地等待着。
  一天天过得真慢,小花枝总不见旺,像前两回一样。
  赵大爷也皱眉了。他琢磨一会,恍然大悟似地说:“噢,季节不对,我那会是秋后栽的。”
  眼下正是伏天,耐着性子等老天爷换季吧。
  其间,我几次想在花市买现成的,但总觉得没有赵大爷的好。再说,人家好栽,我却不好栽 ,我不甘心。
  暑去凉来 ,我已不好意思再张口要,就端着自家的一盆菊花,来跟赵大爷换。
  赵大爷不过意,忍痛割爱,送给我一盆去年栽插已成活的小海棠。
  我如获至宝,几乎是雀跃着回家。四下里打量,把花盆摆放在最好的位置上。
  小海棠长着两个枝杈,像两支小鹿茸,我是怎么看怎么可爱。
  每天黄昏,我给小海棠浇水。每天清晨,我总爱蹲在花盆跟前,仔细察看有没有再发新枝新叶。
  又一大早,我习惯地走到花盆前,啊!我目瞪口呆:两支小鹿茸竟只剩下一支!那一支哪儿去了?
  那一枝被我家的兔子吃了。不知怎么,这贪吃的家伙扒开圈门,趁着夜色掩护,品尝美味来了。
  硕果仅存的一枝越发珍贵了,我牢牢地关严了兔圈门 。
  又一天下班,忽见小海棠叶子光光的,成了名副其实的光杆司令!原来是我家的鸡嘴馋了,没打招呼就吃上了。
  一气之下,我把四只兔子全送给婆母,两只鸡也被我们杀了吃了。
  小海棠成了小秃枝,庆幸的是它的顶端还有米粒大的一点花心儿。小海棠,不。小秃枝,我已为你扫清一切障碍,你可要打起精神,重新开始新的生存奋斗啊。每天,我都怜惜地看顾它,怜爱地抚慰它。
  小秃枝也真争气,它一天天扎挣着,又抽出了新的叶子。虽然娇小,
  但鲜嫩、水灵 ,勃发着无限生机。
  小秃枝,不,小海棠,它真的渐渐出落得如亭亭玉立的少女。我惊喜地发现,它已吐出最初的、第一串花蕾!花蕾很小,形如弯曲的小别针。尽管还看不出艳丽的色彩,但它是花蕾,千真万确是未来的海棠花!我欣喜地想象着它的娇容、芳姿,想象着它将成为我的小院美丽的点缀。
  那天一大早,我又急不可耐地俯身察看我那可爱的小花蕾。老天爷!我的心凉了半截:小花蕾耷拉着脑袋,细短的脖子齐齐地折断了。枝叶依旧,只有花蕾,那小巧玲珑、弯如别针的花蕾失去了光泽。
  谁的事?谁的事!谁干的好事 ?!我怒发冲冠,气冲斗牛,轮流审问全家每一个人。
  丈夫微笑着摇头。大儿子含笑否认。女儿连说没、没。小儿子,只有当年八岁的小儿子神态可疑:他拧着身子笑着,嘴里含含糊糊地,分不清是还是不是。再问,他转身就跑了。
  女儿、大儿子、丈夫都异口同声地认定,是小儿子干的。
  我说:“该不是邻家的猫碰断的吧?真说不定。”
  中午放学,我把小儿子揽在怀里,重复“承认错误就是好孩子”的说教。小儿子委屈地说:“俺看它老是弯着腰、低着头,累的难受。俺想叫它直起来,好歇歇。谁知道,”
  我见小儿子难过的样子,十分心疼,忙安慰他说:“不要紧,不要紧,小海棠有的是后劲 。”
  写此文已是初冬,小海棠仍是老样子。不过,枝干粗壮了不少,叶子也挺肥厚。我相信,冬去春来的时候,小海棠一定会再绽花蕾,喷火吐霞的。  
  真是说着容易做着难。想不到吧,栽一盆花都这么难。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75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9-26 9:45:10 [只看该作者]

我的家常生活之十二

  醉酒风波

  上个星期天,我上街去办事。
  走到离租屋不远的那条小吃街时,忽然听到身后什么地方传来“嘭”的一声爆响。我因为时间很紧,就没顾上探究。
  办好事走原路回来时,又听到一声同样的声响。这次在我的前面,吓了我一跳。我仔细一看,原来西街路口的一家小餐馆门前,一对年轻夫妻正在吵架。
  那妻子站在门口,气忿忿地瞪着丈夫。那丈夫有些脚步不稳的样子,拿着一个没开封的啤酒瓶,狠狠地朝当街马路上一摔。“嘭”地一声,炸裂的玻璃瓶碎片四下飞散。啤酒变成一团白沫,四处飞溅。一个穿花短衫短裤的中年妇女正在劝解,躲闪不及,裤褂上,还有头脸上,全都沾了点点的啤酒白沫。
  “使劲摔!使劲摔!”那妻子赌气恨恨地说。
  那丈夫摇摇晃晃地走到妻子跟前,手指着她,说:“刚进门我就对你说,今个喝酒是为正事。你不听。你摔我也摔!”
  听围观的两边店铺的人议论,丈夫平时就爱喝两口,一多喝就肯找事。今天中午在外喝酒,喝得有点多。妻子一人打理餐馆,忙不过来,一定是憋了一肚子的气。于是夫妻俩就吵开了。
  妻子气得脸色发黄,对着劝她的人诉说委屈。说到气处 ,话就有点不干不净了。
  丈夫虽醉酒,耳朵倒是出奇的好使。听见妻子在骂,他晃到跟前,伸手就想打她 。但又舍不得的样子,突然停住手,晃回餐馆里,转眼拿出一瓶啤酒,对着妻子扔过去。显然太偏了,扔到当街空地了。
  看来光摔啤酒瓶还不出气,他开始转着圈的见啥摔啥。
  一大摞碗碟和一大盒卫生筷摔了。
  一个铝锅和一个铝盆摔了。
  一个暖水瓶和几个茶杯摔了。
  一大桶烧好的冒着热气的豆浆摔了。
  半竹篮子鸡蛋摔了。
  摔过了又踢,见啥踢啥。他嘴里咕咕噜噜,脚下一滑,坐在地上,爬起来还是踢。有人想制止他,可满地乱七八糟的碎玻璃、热豆浆什么的,拉拉扯扯怕弄伤了他。何况他是醉酒,根本不听劝。
  妻子眼看着自己辛辛苦苦的劳动成果被白白地抛洒了,咋不心疼?她嘴里又不干不净了。丈夫晃过来,也骂骂咧咧,似乎要动真格的。
  原以为夫妻俩会是好一番厮打 ,可那丈夫手扬的高,落的却轻 。不是打偏了,就是打不着。而妻子呢,根本没还手打他,只是一推一推的。
  我们几个原本想上前拉架的人,看这模样也停住了脚。有人说:“别拉了,别拉了,越拉越打。都是碍着面子、逞强的事。”
  其实真的不用拉架。因为夫妻俩已抱成一团,在地上翻了两个滚以后,那丈夫爬了起来,晃回餐馆了。
  妻子拿出手机。不一会儿,一个女孩骑着电动车来到她跟前。那妻子给她说了几句什么,只见女孩从容、沉静地走过一地狼藉,进了餐馆。当她走出来时,手里拿着一个鼓包包的塑料袋,估计袋里装着营业款之类。女孩把塑料袋细心地放进车篮子,那妻子上了电动车,女孩带着她 ,轻快地驾车离开了。
  紧跟着,又一辆白色的面包车驶来。车上下来三个男青年,其中一个收拾地上的东西,而后锁上了餐馆的落地门。那两个把丈夫又拉又架地送进车里,顺着刚才女孩和妻子电动车去的方向开走了。
  我心里不禁赞叹:好一个能干的丫头 !自己气成那样,还不忘把丈夫和餐馆安排得这般妥当。
  围观的人也散了。对面餐馆的老板叹息地说:“咳,何苦来?一晚上几百块钱的生意都耽误了。”
  这家餐馆主要经营饺子和油饼。平时夫妻俩配合得就像一个人。生意一直红红火火,令人羡慕。我家经常吃这家的鸡蛋灌油饼,那大火炉、大煎鏊旁边,总是围着不少人 。我最爱看那妻子手法纯熟地打油饼、摊油饼、灌鸡蛋,真像玩把戏似的吸引人。你看她轻松自如、不当回事的样子,可那一个个焦黄黄、油光光、鼓蓬蓬的的鸡蛋油饼就在她灵巧的双手下煎好烤熟了。虽是一天到晚的烟熏火燎,但她皮肤细白,神态文雅,衣衫整洁,带着一副眼镜,看上去更像一个教师。那丈夫也是添油、加煤、翻饼、烤饼、端鏊子,是凡脏活、重活都是他干。虽然长相普通,还有点不修边幅 ,但那副妇唱夫随、体贴入微的勤谨劲儿,怪叫人感动呢。
  在我的印象中,夫妻俩待人和气、亲切。我家的蜂窝煤炉有时闷灭火了,我就到大火炉烧煤球。尤其是那个丈夫,每次都很热心,帮我烧得旺旺的。真没想到,因为醉酒,会弄到餐馆关门的地步。
  当天晚上,我特意去那儿看看。周围餐馆、排档一片灯火通明、吃客众多,却唯有这家小餐馆大门紧闭,很是冷清。
  第二天、第三天也如此。
  第四天、第五天仍这样。
  第六天上午,我和我丈夫路过那儿。我对丈夫说了夫妻俩的醉酒风波。
  丈夫说:“影响生意事小,就怕影响家庭事大啊 。”
  丈夫的话很有道理。不过,看以往和那天的情景,该不至于吧。
  我对丈夫说:“你没见,人家光摔东西不打人,感情深着呢。吵归吵,气归气,夫妻的情分是吵不了、气不断的。”
  第七天又是星期天。我上女儿、外孙家去,又路经那儿。看到那家小餐馆大门敞开,那对夫妻又在门口大火炉、大煎鏊旁边忙活着,餐馆门前比原先还干净、美观些。两人神态平静如常,手脚忙碌如常,哪儿还能找到一个星期前醉酒风波的半点影子?
  欣然中 ,我想起一句有名的歌词:阳光总在风雨后。是啊,大自然里天地郁积的风雨一旦倾泻下来,阳光就会紧随其后。人生历程郁积的不平之气只要发泄出去,心灵的阳光也就会随之而来。
  这似乎是大自然和人生社会的一种规律性的体现吧 。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76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9-26 9:47:33 [只看该作者]

我的家常生活之十三

  雨中的小男孩

  初春天气,乍暖还寒。天正下着小雨,透着冬天的清冷。
  我去一所小学校找个人。刚进校门,就听哪儿传来低低的哭声。我顺着声音一看,不远处教室走廊的外头,一个小男孩站在雨中正哭着。
  他约摸三、四岁,一顶黑色绒帽遮住半个额头。脸上满是眼泪和泥灰。他一只手抱着一个啃了小半个的苹果,一只手捂着小腮帮。
  我走过去问他:“你咋啦?”
  他仰脸看着我,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小声说:“痛。”
  我蹲下来问:“哪儿痛?”
  他捂捂小腮帮。我仔细地看了又看,不红不肿,很正常。
  “你家在哪里?你在这儿干啥?”
  他的小手乱指:“那,那。”
  我无可奈何地站起身,四下看看,正是上课时间,一个人影也没有。
  正在着急,可巧下课铃响了。
  一个六、七岁的男学生慌慌忙忙地跑了过来。看长相就知道,这是一对儿小哥俩。
  我问男学生:“你弟弟咋的啦?”
  本来低着头,抚弄着弟弟肩膀的小哥哥眼泪汪汪地说:“牙痛 。”
  哎哟,牙痛不是病,痛起来真要命。早听人说过,牙痛难受得很,大人都受不住,就别说小孩子了。
  “那你为啥还带他来学校?”我责怪他说,“你爸妈呢?”
  “俺妈,”男学生一下子哭出了声,“送俺爸上医院了。”
  我心里一紧,问他:“啥病?”
  “人家打的。”
  “打的?为啥打的?”
  “人家说,俺爸挣的钱多,俺家刚盖的瓦屋比他家的高。”
  我听了觉得很不是滋味。虽说没有了解,可我非常明白;嫉妒,再加上迷信心理作怪。
  我安慰他说:“不怕。你去请个假,咱们带你弟弟去治牙痛。”
  “噢!噢!噢!”那小男孩忽然一跳一跳地叫起来,“好了!好了!好了!不痛了!”
  “都怨你肯吃吃的!”小哥哥破涕为笑,“看你可刷牙了!”
  我放心地去找人了。小男孩好了,他们的爸爸也会好的。只是,那种人人都可能深受其害的心理病因,什么时候能治好啊!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77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9-26 9:49:38 [只看该作者]

我的家常生活之十四

  卖鞋的女摊主

  刚来城里带孙子上学,正是金风乍起、暑去秋凉的时节。衣服、鞋袜都该换季了。
  都说不见孩子长,只见衣裳小。孙子成天在眼前晃,长了身高也看不出来。可每当换季的时候 ,不是衣裳短了,就是鞋子小了。这不,孙子去年的鞋还有好几成新呢 ,今年找出来一穿,嗨,只能进去脚趾头了。别省了,还是去买新的吧 。
  菜市街东头十字路口处,有一个鞋摊。摊主是个中年妇女。我刚一走近 ,她就笑脸相迎,问我买啥鞋 。我说给孙子买春、秋天穿的鞋,她马上拿出几双,向我热情推荐。我很快挑中两双,鞋价二十元。正想付钱,一掏衣袋,钱不够 。这是我的一个不好的习惯,不爱多装钱。装多了心里总嘀嘀咕咕地怕丢,是个负担。我只好对她说今天买菜剩钱不多, 明天再来买。
  女摊主拿过一个塑料袋子,把两双鞋往里一装,递给我说:“带走吧,到家先试试大小,不合适再来换。鞋钱明天再给。”
  这真是出人意料。要知道我刚来不久,跟她素不相识。二十元啊,够她辛辛苦苦看鞋摊挣一天的钱了。她咋就这么相信一个陌生的人,不怕她不给、也不来了吗?
  我重新打量着她 。整天看露天鞋摊风吹日晒变得粗糙的皮肤黑里透红。条条皱纹从眼角到脸颊像两个展开的扇面。两只大大的眼睛透着信赖,像老朋友一样亲切地看着我。
  我感动地说:“上一回在菜市街和小吃街拐角的小店买洗衣粉、卫生纸,二十一块钱我付了二十,没有那一块零钱。我说去在街拐凉影里等我的丈夫那儿拿一块钱,只有几步路。店主说啥也不让我带着洗衣粉和卫生纸,说是不认识我,怕我不回来给她钱。”
  女摊主爽朗地笑了,说:“是凡来我这儿买鞋的,都是跟我有缘分 的。你能来我这儿,就是咱俩的缘分 。有缘分就该有信用,咋能不相信人呢?”
  转眼快三年了。每年换季换鞋,我大都买她鞋摊上的。前些天我又去买鞋,老远里她就招呼:“大姐来啦?”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亲戚呢。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78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9-28 16:13:26 [只看该作者]

我的家常生活之十五

  卖羊肉的“小老弟”

  菜市街东边靠路南,摆着一个羊肉摊。卖羊肉的是一对五十岁左右的老夫妻。
  我和丈夫差不多每天都要上菜市买菜。有时丈夫出门,我就自己去。刚来带孙子上学那年,我和丈夫第一次上菜市买羊肉,就是买这个羊肉摊上的。
  其实这条菜市街上原先有三个羊肉摊。之所以在东边这个羊肉摊上买,是因为这家男摊主是个“自来熟”。
  “自来熟”就是一见如故的意思,是我们当地形容那种刚见生人就像见了熟人一样的人的。那天,我和丈夫还没走到他的摊子跟前,就听见他的粗喉咙大嗓门,吆喝着,说笑着,似乎满街都是他的熟人。见了我和丈夫,头一句就是冲我丈夫叫了声“大哥”,那个热乎劲儿就像见了他的亲哥。而后就是老王卖瓜,夸他的羊肉如何如何好。而且不论前腿后退、前脊后背的肉各有各的好,总之无一处不是好肉。丈夫挑肉的时候,他一口一个“哥嘞、哥嘞”,有时也“老大、老大”的叫,左一块、右一块地拎起肉送到我和丈夫的眼前,嘴里这好那好地夸个不停。
  虽然他卖的肉价并不比别人的便宜,羊肉也不见得比别人的好,但几乎每次我们都是买他的。就图他的态度好,叫你买的舒心。每次见到他,我也很自然地喊他“小老弟”。
  但是,有一次我却生气了。而且是非常生气,气的我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愿买他的羊肉了。
  那一次是我自己去买菜。他的肉摊前站着一个买肉的年轻女子,看来若不是亲的也是熟的。当然不是“自来熟”那种,是真的亲真的熟。听话音那年轻女子要去上海,买羊肉似乎要带去上海的。我分明听他对她说:“你不懂,后腿子肉最是好肉了。”那年轻女子买好肉走了。
  到我买的时候,我说:“我没有我丈夫会挑肉,你给我拣好肉割。”
  他拿起一块肉,说:“这是前腿子肉,是最好的肉了。”
  我一听,怎么成了卖矛又卖盾了?我说:“你刚才不是说后腿子肉是最好的肉吗?”
  他显然没想到我听见了他的话,虽然有点尴尬的样子 ,但很快调整过来,说什么这要看你怎么个吃法,烧、烩、炖吃法不同,适用的羊肉也不相同等等。
  不管他怎样解释、怎样推荐 ,我都不愿买了。我觉得他伤了我的自尊。我不怕人家叫我相让别人而挑明了叫我吃亏,最怕人家势利,从心里看不起我而暗地里叫我吃亏。一句话,我因此认准这个表面看来热情爽快的“小老弟”,却原来是个因人而异的“势利鬼”。打那以后,我买羊肉宁愿到离租屋较远的另一个菜市,也不愿再买他的了。
  但他每次见我和我丈夫买菜从他的摊子前边过,仍是一如既往哥啊嫂的招呼我们买羊肉。每次我都沉着脸,摇摇头,不管不顾地朝前走。丈夫要买,我也不让。时间长了,他也有点讪讪的样子,每次都笑着自我解嘲地说:“哎哟,俺嫂子生俺的气了。”
  丈夫说我心胸窄、度量小,何况他又没做错什么,哪能这么记恨人家?丈夫不久又买他的羊肉了。没法子,我也只好随着丈夫吧 。他呢,此后越发大哥长、嫂子短的叫得更热乎 。而且,每次称过肉他都要再多加一点羊油呀、碎肉呀什么的当“饶头”。
  小老弟的妻子每天都陪着她丈夫卖羊肉。她做的事很专一,只负责收钱、找钱。我听她经常提醒她丈夫,称要高一些或再重称一下 ,看足不足称等等。我对她很有好感。不过,看来她的账不太清,有一次她多找给我丈夫10块钱,我丈夫当即退给了她 。她很感动,并若有所思地说:“哎呀,毁了,刚才我给那个人找钱也是这样算、这样找的。咳,又赊了10块钱!”
  从那以后,小老弟夫妻俩见到我和丈夫,更是亲热不少。那天我见小老弟穿着一件花短袖衫,故意打趣他:“哟,穿错了吧?咋穿上大妹妹的衣裳啦 ?”
  小老弟做出一副“不得不”的无奈表情,笑着说:“是俺儿给的。俺儿自个不愿穿了,非叫我穿。” 看他那不太高的个子,敦敦实实,不太大的眼睛,精精神神,再配上这么一件花上衣,别说,还真有几分时尚、新潮的味道呢。
  今年中秋节前,我在小老弟羊肉摊相邻的熟食摊买了一只丈夫爱吃的香酥鸡。因为带的钱买多了别的东西,买香酥鸡的钱不够了。回家去拿钱又怕耽误时间,晚了做饭。于是就叫小老弟给我转10块钱。小老弟没容我把话说完,让妻子给了我20元。还说,不够再来拿!
  那一刻,我觉得小老弟真是个好老弟啊。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79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0-10 17:17:13 [只看该作者]

我的家常生活之十六

孙子的文和外孙的诗

  今年中秋节前的一个星期天,女儿、女婿带着外孙陈星星来给我和她爸送节礼。
  中午正吃饭的时候,女儿想起了什么,忽然笑着说:“妈,您总说俺随俺爸,不随您。隔代遗传,俺不随您,您外孙随您。陈星昨天写诗了。”
  外孙写诗 ?这可真是没想到。在我眼里,外孙和孙子前两年在我家过暑假的时候,嫌天热,弟兄俩还一连几天赤条条的光着屁股在屋里玩呢,咋一转眼的感觉,竟能写诗了?我不懂诗,也不会写诗。正因为如此,我越发觉得诗是各种文学体裁中最神圣,最高雅、最优美的艺术作品了,当然也是最难写的了。真不敢相信,刚进了中学的门没几天,这个胖猪娃就这么突飞猛进?就超过了我这个胖奶奶?
  我疑惑地问:“你看是诗吗?”
  女儿很是得意地说:“我看了,是诗。这个星期天他的语文老师布置作业,叫写一篇作文。陈星说要写诗。我还以为他偷懒不想多写字,写几个短句充数呢。谁知写好他一念给我听,还不短,二十多句呢。听着还真有点儿像那么回事哩。陈星,快背给爷爷、奶奶听。”
  正啃着鸡肉的外孙光顾着吃了,顾不上谝。女儿背了几句,说:“我也记不清了,吃好饭叫他自己背给您听。”
  我心里一高兴,感慨起来:“咳,不老还等啥 ?外孙都写诗了。星星,回头抄了给我看,我给你发到网上去。等你长大了再找出来看,那才有意思呢 。”
  平素不爱写文章的女儿也兴奋起来,积极性空前高涨地说:“对,对,叫他沾沾您的光。”
  女儿回家第二天就抄好给我送来了。我对女儿说:“咱尊重星星,尊重原创。发的时候不改一个字,保持他的原汁原味。”
  女儿说:“那当然。本来我也疑惑他可是打哪儿抄来的,或是照着别人模仿的。我问他几回,他都说是自己写的。还有点生气了呢 。我想想也是的。一不参赛,二不评奖,不就是一次平常的作业,至于吗?您就按原样发吧。”
  我正要上网,忽又想到了孙子。孙子也随学理科的爷爷,不爱写作文。他刚学写作文时 ,最不愿意给我看。不是用手捂着字,就是藏起作文本,总说自己写的不好。我每次看都要趁他不在的时候。果然,孙子最初的日记和周记经常写的是,我放学了,回家了。吃过饭,做好作业,就睡觉了之类。看的我又好气又好笑。孙子的强项是数学,对自然科学知识也最有兴趣。不过 ,记得他四年级时写了一篇《打针》的作文,大有长进。我的大儿子很是欣赏,曾说要抄了去投孩子报呢 。
  先看孙子的《打针》。
  孙子王冬冬写的《打针》,更是原创。因为我是直接从他的作文本上打、发的,一字不改。
  2004年11月15日
  打针
  下课了,我和陈星走出教室去玩。路过四八班的时候,看见他们正在打针,一想 ,那下一节课不就是我们班吗。
  想到了这里,我和陈星紧紧地抱在一起 。心里像见了鬼一样, 砰砰直跳。我突然打一下陈星,说:“你现在又不打,怕什么。”陈星说:“我现在不打,可早晚都要打。”
  这时,医生走了出来,来到我们教室门口。陈星趴在我耳边说:“你的末日到了。”
  上课了。我走进教室,老师和医生也走进来。我很害怕,可是坐在我前面的人说:“打针,真爽。”一下子我也不怕了。
  开始打针了。老师一个个说出名字,陈星向我做了个鬼脸。可老师又点了几个人,中间就有陈星。然后开始排队。我仔细一看,呀!我怎么会在第三位上。我又急忙向后插队。可别人也怕,不让我站在后面。
  轮到我了。我把胳膊伸了过去,眼睛死盯着针头不放。针插了进去。就在那一刹间,针打好了。
  原来打针一点也不疼。
  再看外孙的《夏感》。
  外孙的诗稿是女儿帮他抄写的。女儿在诗稿旁边写上了“2007年9月22日陈星12周岁作于初一的一次语文作业”的字样,真够郑重其事的。就差没写上隆重推出了。
  夏感
  夏天是冰淇淋,
  清爽又可口。
  夏天是骑自行车,
  自在又舒服。
  夏天是学游泳,
  奇妙又有趣。
  夏天是看电影,
  新鲜又刺激。
  夏天不像春天那样低调,
  夏天也不像秋天那样沉稳,
  夏天更不像冬天那样寂静 。
  夏天是一种活力、激情、刺激的代名词!
  爬山、游泳、吹空调、吃雪糕,
  这些都是夏天的美好回忆。
  也许你会觉得夏天太热了,
  冬天多凉快!
  秋天多凉爽!
  冬天多舒服!
  可是四季中只有夏天才会有活力、激情!
  这种滋味其他季节都是尝不到的。
  想想,有多少人忽略了这个美好的季节。
  但我却爱这个被忽略的季节!
  不过,夏天毕竟过去了,
  蟋蟀代替了鸣蝉,
  红叶代替了绿柳,
  硕果代替了花朵。
  那满流着夏夜的香与热的时候已成过去,
  秋天那沉稳的脚步清晰了。
  夏天去了,
  秋天来了。
  而我在心里却有着一丝甜蜜:
  明年的夏天还在远方向我招手,
  我,也向夏天努力地前进。
  “星星 ,春天为啥低调?”我打电话问外孙。
  传来他的笑声:“我看一篇文章说的。意思就是春天的草呀、花呀、树呀什么的,都刚长出来,又小又嫩。不像夏天,长的又大又高。”
  噢,我说外孙哪有那么深沉。我和女儿曾说要改改这两个字 。我说改娇嫩?女儿说改多彩?最后还是说不改 。听了外孙的解释,还是他自己的低调吧 。
  孙子的文和外孙的诗发好了,看着上面这两个小猪娃那可爱的蹄爪印儿,我多欣慰啊。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80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0-10 17:18:01 [只看该作者]

我的家常生活之十七

难忘的那个夏夜

  白天下过雨,夜晚少有的清凉。吃过晚饭。丈夫说要带我们上野外去捉“蝶拉猴”。三个孩子高兴地又跳又叫。我忙着找塑料袋、手电筒。准备停当,一家人就向镇郊出发了。
  “蝶拉猴”就是正要出壳而还没出壳的蝉。“蝶拉猴”最爱在雨后的夏夜出世,它们从沟边路旁的土里拱出来,争先恐后地向树上爬。一般只爬到半人高,然后慢慢褪了壳。新出生的蝉爬向树枝树叶,就开始吸食汁液,尽情地放开肚皮大吃大喝起来。所以说,对树,蝉是害虫。可对人,“蝶拉猴”又是送上嘴的野味。不费吹灰之力,一晚上轻而易举地就能捉上十几或几十个,回家用清水淘净,撒上细盐腌渍 。第二天早上放在油锅里煎炒,黄橙橙、油汪汪的,别提多美味!记得我和丈夫第一次曾在校园里捉过八只 ,放在一个碗里,没放盐腌。早起一看,碗底只有八个完整的空壳,蝉们早就四散逃命、各奔前程了。这壳是一味中药,名叫蝉蜕,能卖钱的。
  郊外凉风习习。西天边斜挂着的月亮,像一块刚切开的西瓜溜子 ,清淡的月光似瓜园的甜香,弥漫在刚割过麦子的朦胧的原野上。远远传来青蛙“咯咯、呱呱”的叫声。土路两旁,不知名的虫儿正起劲地吟唱。高高的白杨树一棵连一棵,茂密的树叶儿在轻柔的晚风里“哗哗啦啦”,像亲密地诉说着什么。
  我们边走边晃动着手电筒,一家人像侦察兵一样 ,在树丛间“搜索前进”。
  “这有一个蝶拉猴!”大儿子叫道。
  “我脚!我脚!”小儿子跌跌撞撞扑过去。
  “噢,捉三个了!”女儿拍着手笑。
  大儿子笑话她:“咋呼啥,躲一边吧。情等着吃就是了。”
  女儿胆小又肯吃。对“蝶拉猴”这样的虫儿们只敢看不敢摸,但炒熟了不比别人吃的少。胆大的大儿子总是处处揭她的短。
  女儿没搭腔。她看着塑料袋里徒劳挣扎的三个蝶拉猴,说:“想逃?谁叫你们是害虫。”
  通常我们到了那口大水塘就开始往回走。今天可能是天气凉快,大儿子非要下到水塘边转一圈。
  我不同意:“掉水里咋办?”
  大儿子笑着说:“正好洗个澡。”
  小儿子直拉我的手:“气嘛,气嘛。”
  女儿有点犹豫:“咱去看看?”
  丈夫说:“小心点就是了。”
  我只好跟着了,我知道丈夫最爱在水边找螃蟹窟、掏螃蟹什么的。
  水面在月光下泛着淡淡的银色,水沿边长满茂密的水草。我正领着小儿子小心翼翼地探着路 ,突然,大儿子蹲身向水面扑去,我吓的一惊,刚要喊,又见大儿子随即站起来,手里摇晃着什么。
  “逮个花蛤蟆!”大儿子叫着笑着,兴奋极了。
  我们这里把青蛙叫做花蛤蟆,花蛤蟆也是最好的野味。菜市有卖的。有一年花蛤蟆特别多,便宜的很,我家经常吃红烧“水鸡”,有时还用它待客呢。
  我们围上去争着看那花蛤蟆。绿白相间的皮半透明,看得见皮下淡红的血脉和细白的肌肉。时令不到,这花蛤蟆的身个还没长成,嫩嫩的,正好喂我家的那两只小鸭子。
  我把花蛤蟆装进塑料袋,高兴地说:“再逮。”
  “是!”大儿子像得了奖励,神气的很。
  “放了它!”女儿突如其来一声喊,她一把抓住塑料袋,但又触电般的缩回了手。女儿怕花蛤蟆。
  大儿子气乎乎地用眼角瞟着妹妹,问:“为啥?”
  女儿毫不示弱地瞪着哥哥,说:“你在学校没学过吗?青蛙是保护庄稼的卫兵”!
  “那人家不也捉,你管得了?”
  “谁捉谁不对 ,咱不跟不对的学。咱自个管自个!”
  中学生的大儿子和小学生的女儿像两个小牛抵架一样,各不相让。
  “妈,您说。”两人又同时向我求援 。
  我看看大儿子,犹豫了:“按说,是该放了它 。”
  我又转向女儿,劝解着:“只是,已经捉了,你哥怪不容易的,就留下这一只吧 。”
  我这么说话既没向着儿子,也没护着女儿,只是为了家里的小鸭子。
  大儿子低下头,女儿噘起嘴,都对我这和稀泥的妈妈不满哩。
  我想说服女儿:“花蛤蟆的繁殖力可强啦,”
  女儿生气地打断我的话:“捉一个不就少一个吗?再强也不够捉的。一对自己有好处,就不顾花蛤蟆了。”
  丈夫笑着说:“这话说到点子上了。王羽兰,你不是说人家损公肥私吗 ,怎么一个花蛤蟆你就看在眼里啦?'
  我的舌头像短了半截:“我的意思是,其实不是,”真不知说啥好了。
  大儿子为我解围:“这样吧,谁想救这个花蛤蟆的命,谁来放。”他把塑料袋拿到妹妹跟前。
  女儿后退了一步 ,又站住了。
  我怕吓着女儿,心里责怪大儿子的恶作剧,正要制止他,不料,女儿大喊一声:“给我!" 就对着哥哥冲过去了。
  幸亏我反映及时,伸把拉住女儿。大儿子也赶紧松了手。那花蛤蟆在地上三蹦两跳,转眼间又回到它那自由自在的透明世界中去了。
  安静一时的水塘又重新喧闹起来。呱呱、呱呱、咯咯、咯咯,好一曲欢快的青蛙大合唱。我好像听出其中的一个小呱呱,就是刚被女儿救了命的那只小花蛤蟆。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