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论坛文艺版『 阅读欣赏 』 → 远去的岁月


  共有65026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远去的岁月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8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0-10 17:19:28 [只看该作者]

我的家常生活之十八

第一次点燃大红喜烛

  人生不知要经历多少个第一次 。这不,快六十的我刚刚又经历了两个第一次呢 。
  二00七年十月六日,也就是国庆长假的第六天,是我们的小儿子和小儿媳举行婚礼的大喜日子。婚礼和婚宴在同一个酒店进行,都是小儿子和小儿媳自己操持准备的。两人选定了一家婚庆公司具体承办,简朴而又欢快。
  婚礼采用的是传统的中式庆典。婚庆主持人预先告诉我,庆典的第一个程序是新郎和新娘双方的母亲共同点燃大红喜烛。我听了心中激动不已,这可是体现了咱们中华民族和整个社会对母亲的尊重啊,我一定要不负众望,把大红喜烛点燃得红红亮亮的!
  这么一想,我心里立马翻腾开了。头一个想法就是假如到时候一下子点不着咋办?乍一听这个问题很可笑、很多余,其实不然。在某些特殊的场合和特定的时刻 ,尤其是喜庆的事 ,更尤其是婚礼,最最讲究个吉祥、顺意。这个顺字说着容易,做起来可就难了。还是说点燃大红喜烛吧 ,比如,火柴擦不着火呀、火柴杆擦断了呀、火柴头擦掉了呀、点蜡烛的时候点不着呀或是虽然点着了却又灭了呀等等,这些意外情况都是很有可能发生的。若在别的时候倒还好说,可在这会就有着象征和预兆的意味了。所以头一下子顺顺当当的点着火柴是最最至关重要的了。
  我有个很大的缺点就是爱激动。一激动就紧张,一紧张手就发抖。今天的这个场面叫我怎能不激动?这么激动去点燃喜烛不是更容易出意外吗?想着想着我直冒汗。天气本来就热 ,是中秋里少有的32度的仲夏了。我一边擦汗一边打量着坐在我身旁的亲家母,只见亲家母神态自若、从容平静、含笑端坐 ,一副喜烛在胸、准保点亮的轻松模样。
  婚礼庆典开始了。喜气洋洋的音乐响起来,绚丽多彩的灯光亮起来,主持人宣布点燃喜烛。我也不知自己是怎样走上铺着红地毯的庆典台的,只觉得心在跳,脸在笑。我和亲家母一齐站在蒙着红彤彤的绣花帷幔、四四方方的大桌子前,桌上并排摆放着一对大红龙凤喜烛。主持人递给我和亲家母一人一个长条形的红盒子 ,大约有大半个牙膏盒那么大。这是啥呀,我很奇怪。不是让我们点蜡烛吗,怎么一不给火柴,二不给打火机,莫非装在包装盒里的是新发明的高科技打火新产品?可是怎么用的呢?我想问主持人,又怕他说我孤陋寡闻、浅薄无知、土老冒一个。有损小儿子小儿媳的形象。不问吧,台下一二百双眼睛正看着我们,对我是一种无形的精神压力。我似乎听到了台下的笑声。我看看亲家母,见她也在翻来覆去地看那个红色的长条盒子。我正不知如何是好,只见主持人对亲家母示意了一下什么,亲家母马上揭开红长盒子的包封,露出了我从未见过的巨型火柴盒。
  亲家母拿出一根红头火柴。哎哟,老天爷,火柴头足有绿豆那么大,而又粗又长的火柴杆快赶上打毛线衣袖口的短竹针了。我也赶紧打开盒子,拿起一根火柴。刚要擦,我又停下了,心里犹豫起来 。原来,我这几十年里擦火柴、使筷子都是反着的,让人看着很别扭的样子。现在众目睽睽之下 ,摄像机的镜头又对着我们,再按我的习惯动作擦火柴,不叫大家见笑吗?还是改改这个老习惯,跟别人一样擦吧。
  可是,习惯动作尚且生怕擦不着,这临时第一次改习惯,不是更容易出意外吗?但也不能因为怕出意外而不擦不点吧?改习惯擦!我下定决心,顺着大家的习惯方向小心地擦了一下。啊,谢天谢地!竟然一下子就顺顺利利地擦着了火,一朵火花在我面前开得红红的、旺旺的!我高兴极了,赶忙去点蜡烛。哎,怎么旁边又伸过来一根火柴?我一看,原来亲家母直到这会还没擦着火呢,到我这里对火来了。嗨,别说,亲家母的反应真够快的,居然能想到对火。要是我这个一根筋啊,说不定要一个劲地不知擦到啥时候呢 。
  大儿子和女儿结婚的时候,都是在自己家里、按照我们当地的婚礼习俗办的。想不到小儿子在外地结婚请了婚庆公司,我和丈夫少操心、少费劲不说,我还体验了两个第一次,借用当今年轻一代流行的时尚说法就是,感觉真爽!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82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0-18 23:37:07 [只看该作者]

我的家常生活之十九

  金牌主持

  “可遇不可求”用在小儿子小儿媳请到的婚庆主持身上,真是再合适不过 。原本两人都并没刻意想着要请个好主持,可后来才知道,主持竟是这个婚庆公司的金牌主持,是主持中的第一。
  婚礼第二天小儿媳问我:“妈,您觉得昨天的婚庆主持怎么样?”
  我说:“刚才还跟你爸说起昨天那个主持的事呢。主持不光主持的好,他人也好。”
  “您说说怎么个好法?”
  “头一条吧 ,不油嘴滑舌,不油腔滑调。但却很幽默,很会逗笑。再一条吧,不故意卖弄,不装腔作势。主持很自然、很亲切、很热情,就像咱自家人一样。”
  小儿媳笑着说:“妈,人家是金牌主持呢 。听说以往的婚庆大都是西式的。咱家用的中式庆典是最近一段时间的第一回,婚庆公司老总很看重。不光新买了庆典用的新礼服 ,还派了公司最好的主持 。那个主持本该是休假的。”
  我高兴地说:“别说你俩,就是我和你爸也没想到主持的水平高低问题。这可真得感谢婚庆公司的老总会安排。”
  “是呀。公司老总郑大姐还说,中式庆典用的不多,要把咱家的婚庆录像做成经典 ,刻录光盘当资料保存呢 。咱结账的时候,郑大姐又让咱二十元钱。其实,这家婚庆公司收费本来就比别家便宜。”
  我听了更是高兴。不由得把昨天的婚庆场面像放录像似的在脑子里又回放一遍。
  我和丈夫一起走进婚庆大厅。第一眼就看到一个身穿亮丽明黄色彩清宫皇室服饰的年轻人,站在迎面的庆典台上,含笑的眼神正亲切地注视着前来的宾客。他的年纪比我的大儿子略小一些,比我的小儿子稍大一些。长的面容端正、漂亮,眉宇间现出勃勃英气,圆润的脸颊和下巴却像个女孩儿家似的线条柔和。看上去温文尔雅又潇洒大方,更像是扮演清朝皇室人物的一名影视演员。
  我和丈夫及亲家公、亲家母被主持引领到庆典台上 ,坐在台前左侧。这个位置正面对着身穿大红状元袍、头戴花翎状元帽的新郎和衣着华丽、凤冠霞披的新娘。在主持精心营造的吉祥、喜庆的气氛中,婚礼按照一项项程序热烈、欢快地进行着。参加婚庆的宾客、亲朋和好友的笑声、掌声响成一片。
  当新郎新娘在主持的唱礼声中向双方父母跪拜、叩头、献茶、互相改口叫“爸妈”时 ,我的激动和喜悦之情像大海的波涛,二十多年抚养儿女的种种艰辛甘苦此刻不觉涌上心头,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出来。尽管我当即就用衣袖擦干了,可还是被主持那纵观六路、无所不见的眼光给扫见了,他即兴就来了几句“母亲颂”之类的歌咏 ,直教我的心里顿时热乎乎的。主持又适时地伸过话筒 ,对双方父母来了个现场热点访谈,我感动的心情更别提了。
  婚礼的最高潮是主持向新郎新娘祝福“吉祥如意、幸福美满、天长地久、白头偕老”和“相亲相爱、早生贵子”的时候。全场宾客在主持炙热的启发引导下 ,共同连着大呼三声“生!生!生!”一声更比一声高!不少宾客都是站起来喊的,紧跟着又是一片鼓掌欢笑声。
  就在这满场情绪热烈的氛围之中,主持不失时机地突然向新娘发问 :“您是要男孩还是要女孩?”
  新娘略一矜持,随即笑答:“都行。”
  主持又转问新郎:“您是要女孩还是要男孩?”
  新郎顿了一下 ,没回答。
  主持紧追不放:“您是要女孩还是要男孩?”
  我那傻儿子傻乎乎地答道:“两个都要!”
  “大声一点!”
  “两个都要!”
  全场哄堂大笑。主持也笑了。他当即拿起两个银光闪闪的杯子,高声宣布:“两个杯口一齐朝下,表示是男孩;两个杯口一齐朝上,表示是女孩。”然后分别送给新郎新娘,两人一齐把杯子掷到地上。
  所有宾客全都盯着两个杯口,我更是睁大了眼睛。只见一只杯子滚落在地,杯口向上;一只杯子滚落到大方桌的帷幔边,杯口侧翻。真有意思,这可是我没想到的。一个向上,一个侧翻,表示什么呢?
  好个金牌主持!但见他不慌不忙地从地上捡起那个杯口朝上的,又从容不迫地从帷幔旁捡起那只杯口侧翻的,朗声笑道:“刚才说过,两个杯口一齐向下表示是男孩;两个杯口一齐朝上表示是女孩。现在,一个杯口朝上,一个杯口向下,这就表示,新郎新娘要生龙凤胎!”
  老天爷!一胎生两个!而且一个是龙!一个是凤!
  掌声雷动!我双手使劲地拍!我不光为自己拍、为全家拍、为小儿子小儿媳拍,也为这个机灵、智慧的主持拍!确实,杯口侧翻,既可说是朝上,也能说成向下。主持按照我们一般人的传统心理,把侧翻的杯口说成向下的,同时还说是龙凤胎,实在是难得的好心和难得的应对啊!
  我后来听小儿媳说,主持预先告诉新郎新娘要准备好应答。两人商量的是“都行。”
  “谁知他怎么说成是两个都要了。”小儿媳又笑起来,“还有,主持问我们,如果两个杯口一齐向上,表示是女孩怎么办?我们说,不要紧,我们俩和双方父母都不会重男轻女的。可主持还是按传统来了个皆大欢喜。其实我在台上看的最清楚,帷幔旁边那个杯口侧翻的杯子,是主持把侧翻的杯口按成向下拿起来的。难为他还即兴发挥成龙凤胎!”
  孙子、外孙十月八号要上学,所以婚礼的第二天我们就返来家乡了。来不及、也不可能好好地感谢这位年轻的金牌主持。虽然来家后我因感冒头痛、咳嗽加上牙痛等等,周身都不舒服,可一想到遇上个这么敬业、热诚、善解人意的好主持,说啥也要表示我们全家的一份感激之情。在此,我要向这位不知名的金牌主持送上我们真诚的祝福:孩子,你把所有美好的语言和祝福全给了你并不认识的一对新人,我也把同样美好的语言和祝福送给同样年轻的你!愿你吉祥幸福!愿你永远是金牌!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83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0-23 15:39:20 [只看该作者]

我的家常生活之二十

  问路
  
  “爸,往哪拐 ?”
  “往左。”
  “爸,朝左朝右?”
  “朝右吧?”
  “爸,直开还是拐弯?”
  “嗯,直开还是拐弯呢?”
  “爸,您不是在这儿上过四年大学吗?您不是说您地形熟吗?”
  “咳,城市建设变化太大了,几乎找不着原来的一点老样子了。”
  丈夫感叹着,辨认着。
  大儿子驾驶同事的车,从千里之外赶来参加弟弟的婚礼 。在去酒店的路上,本来是跟着前面领头的车的,可市区马路多处拆违修建,长长的绿色隔离板遮挡了视线 ,一不注意领头的车就看不见影了。每到十字路口,大儿子只好边开边问路,走走停停。
  “冬冬,星星,不是叫你俩负责盯着领头的车吗,咋跟丢了?还说你俩眼尖呢。”
  为了不叫大儿子心急 ,我故意找茬。
  孙子和外孙都不服气,一齐叫道:“一样的车子太多了!”
  “路叫挡的太窄了,看不清!”
  大儿媳说:“真该买张市区地图,省点时间睡一会也是好的。”
  大儿子大儿媳下班开车就来了,没顾上睡觉。上千里路啊,我很是心疼,但只能干着急。我还不如他父子俩呢,早就转向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车子又来到一个十字路口。大儿子靠路边停了车,说:“爸,您看向哪?”
  丈夫也拿不准了:“好像还要向左。”
  “我来不耻下问!”性急的外孙早憋不住了,他忽然大叫一声,一开车门蹦了下去。
  外孙性格外向,尤其是个急性子。昨天我们搭便车来时,车子下了高速公路,进城要经过收费站,各种车辆拥挤不堪。我们的车子被夹在中间,像蜗牛一样慢慢挪。胖外孙热的直淌汗,一个劲地说急话:“我的大好青春就浪费在这里了。”还一会儿一个“无言!”、一会儿一个“无言!”地“无言”个没完。性格内向的孙子虽然比外孙能沉住气,但毕竟还是小,他不时地揭露外孙:“你无言还说啥?”
  此刻外孙自告奋勇地去“不耻下问”,我们都在车里看着他。只见不远处的大楼门前站着三个人,两个中年男女和一个年轻女子。大概看到前来问路的是个外地口音的、肥肥的小猪娃,很可爱的模样,那三人一边指路一边笑 。靠近外孙的那个年轻女子似乎还想抚摸他的头。外孙挥挥手说声:“谢谢!”小跑着回来了。气昂昂的神态像个得胜的小将军。
  我赶忙表扬他:“星星做的对!人说路在嘴上,一问就知道了。”
  按照那三人的指点 ,车子过了十字路口又拐向左边的一条大马路,果然不一会就到了那个酒店门前。
  当我们一家人说说笑笑步出婚礼婚宴大厅的时候,已是华灯初放、霓虹闪闪了。三三两两的宾客走向停在酒店门前的车子,那个领头车正在等人 。
  大儿子说:“咱顺原路先走吧。”
  “原路远,这个地段是XX大学的北大门,咱走近路。”丈夫当年在这所大学生活了四年,路还是熟的。
  车子开出大马路,进入一个幽静的居民小区。两旁是高大、整齐的居民住宅楼,柔和的灯光从各个阳台和窗户泻出来,依稀看得见花草树木朦胧的暗影。
  路上几乎没有行人,车子很快穿过小区 。已经看得见前面车水马龙的大马路了。可是,叫人意想不到的是,路口竟横拦着一道隔离大门。大门右侧仅留一个窄窄的行人通道,车子是无论如何也过不去的。
  没办法,我们只好折回居民小区的入口。是走来时的原路还是另找近路呢 ?正在为难之际,车灯映出路旁两个行人的身影。
  大儿子大儿媳赶忙下车前去问路。那两人很仔细地给指了路,大儿子大儿媳都道谢上车了,我看见那两人还在用手指点方向呢。
  车子穿过一处立交桥施工工地,为了判明方位,大儿子把车子停在路边一个正站在摩托车还是电动车旁吃东西的年轻人跟前。
  路边是一大堆建筑材料,车门无法打开。大儿子从车窗探身问道:“请问到XX去是走这条路吗?”
  这时出现了一个至今仍叫我难忘的情景。
  那个年轻人刚吃进一口什么食物,因为急于答话,那口食物竟然噎住了他。明显地见他梗着脖子咽了几下,仍没咽下去。他说不出话来 ,只能含糊不清地“嗯、嗯”着,一个劲地点头,并用手向前方指着。大儿子一定是觉得过意不去,就停了一下,想等他把食物咽下去再说话。可偏偏那个年轻人看来也是个急性子,他就那么干噎着,还是不停地给我们“嗯”着、指着。
  常听说问路有人不理不睬,有人有偿服务要收费。更有甚者,还有人南辕北辙,故意指错方向。可是,我们这次在这个大城市问路,遇到的都是好心人、热心人 ,给我留下了无比温暖而美好的印象。今天,可真是个好日子啊!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84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1-7 22:55:27 [只看该作者]

我的家常生活之二十一

  让座
    
  十月七日是国庆长假的返程期限,火车厢里满满荡荡都是人 。
  幸亏小儿子提前为我们买好了返程火车票,而且是对号入座,都有座位 。不然,看看那些站在车厢过道里的男女老少,一站就是几小时,可真够累够苦的。
  不过,就是有座位,我们坐的也很紧巴,很不舒服。原因就是女儿帮别人多带了个十岁的小女孩。那小女孩没买着票 ,为了不耽误明天上学,只好跟我们挤在一起坐 。
  我们一共是五个座位,都在同一排。孙子和外孙坐在双人座,我和丈夫及女儿还有那个小女孩坐在三人座。我和丈夫临着车窗,挤一点还好说。女儿临着过道 ,基本就没法坐正,只能是半坐半靠。不管咋说,能坐上车按时返程就很好了,舒服不舒服的哪还顾得上许多。
  坐在我们对过的是三个女孩。一般样的年纪,超不过十八岁;一般样的南方口音,哇哩哇啦;一般样的虽说不上十分漂亮但却洋溢着青春光彩的娇艳的脸庞;一般样的穿着时下流行的短裤短衫。三个女孩和我们一同上车,安顿好行李坐下来以后,她们三个就从包里拿出花花绿绿的大袋小袋,一齐开始吃将起来。什么话梅、瓜子、火腿肠,还有我认不出、说不上名目的,反正都是好吃的。那个好胃口,咂巴咂巴的硬是不住嘴地吃。一边吃还一边说一边笑 ,吃着说着笑着,活象三只花喜雀。我几乎一句也听不懂她们的话,当然就不明白她们笑的啥。
  连日的劳顿使我不久就朦朦眬胧了。不知什么声响突然惊醒了我。睁眼一看,发现对过三个女孩的身旁多坐了一个小男孩和一个老大娘。三人座坐了五个人,当然挤不下。临窗的那个稍胖的女孩就把三四岁模样的小男孩抱在自己怀里 ,让他坐在自己腿上。
  最初我以为老大娘和小男孩是跟这三个女孩一路的,甚至是一家人或是亲戚也说不定。因为小男孩那么温顺地坐着,老大娘那么安然地坐着,并没有客气的推让和道谢。而那稍胖的女孩依然在吃着、说着、笑着,还不时把吃的东西送到怀中小男孩的嘴里,就像她抱着的是自己的小弟弟 。
  后来小男孩睡着了,三个女孩又把他平放在其中两个女孩的腿上,让他睡得舒适些。小男孩这一睡就是老半天,她们也一直就用这种姿势抱着他老半天。这更使我觉得她们是一家的。
  小男孩刚醒没多会,火车停在一个车站上 。老大娘站起来,笑着对小男孩说:“咱下车了,快说谢谢三个大姐姐!”
  口音不对,老大娘是地道的我们这边的口音。我这才知道是我想错了。那小男孩眼睛还睁不开呢,嘟嘟哝哝地也不知说的啥。
  老大娘和小男孩下车了。我看见稍胖的女孩笑了笑,向那两个女孩悄悄指了指自己的裤子。我一看,裤子膝盖以上的部位潮潮的两大片,十分显眼。我疑心是那小男孩尿湿的。再一细看,原来是淌汗潮湿的。
  三个女孩又继续吃啊、说啊、笑啊,似乎有说不完、笑不够的开心事儿。真是三个精力充沛、活力旺盛而又心地善良、乐于助人的好女孩!受到她们的感染,我的睡意全跑光了。
  我忍不住问她们 :“你们上哪儿去的?”
  稍胖的女孩用普通话答道:“X X市。”
  哎哟,可巧,正是我们居住的小城。
  “去那干啥?”
  “上学。教育学院。”
  原来是未来的人民教师!我们家有三个教师呢。我觉得一下子和她们更亲近了。
  好老师必然能教出好学生!她们和她们的学生将一代一代传承着我们中华民族的美德! 望着眼前这三个可爱的女孩,我感到了扑面的春风,心里热乎乎的。我想象着繁花似锦、灿烂芬芳的满园桃李。啊,多么希望我们的社会到处都是这般样的好女孩啊!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85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1-7 22:58:13 [只看该作者]

我的家常生活之二十二

  趣说爱孙胖和瘦
    
  孙子瘦,外孙胖。瘦的比一般的瘦 ,胖的比一般的胖。
  孙子外孙都属猪,外孙只比孙子大四个多月。孙子打小就跟着我和他爷爷。外孙在我家长到快一周岁的时候,女儿的工作调到婆家那边了,外孙也随着跟爸爸妈妈了。但每年寒、暑假或双休日,外孙大都来我家住。
  我成天愁着给孙子增肥,为外孙减肥,可效果一直不明显。如今孙子快十二岁了,外孙十二岁两个月,仍是一个比一般瘦,一个比一般胖。我常想,要是两个匀和一些,不胖不瘦正适中多好。
  外孙的体重从两年前就开始“对外保密”了。女儿经常悄悄告诉我,外孙的体重又增了。每次还不忘嘱咐我不要问他 。
  提起外孙减肥,我真心疼。
  女儿女婿限制外孙的饭量 ,特别叫他少吃肉。一次我上女儿家,看见餐桌上方的墙上贴着外孙自己写的一张《饮食》,是外孙按照爸妈的要求制定的。一共是五条,其中有一条是“一天多吃菜。吃10口菜吃1块肉”。吃菜画了一棵青菜,吃肉画了一块肉。又画上“1棵青菜X10=1块肉X1”。看的我心里一酸。外孙在后头还表了决心,写上“必实行。一万年有效。”我禁不住又笑了。外孙说爸爸给他用榨汁机榨冬瓜汁,每次喝一杯。那真比药水还难喝,喝过直想吐。
  外孙每次来我家吃饭,我都心情矛盾、左右为难。让他多吃吧,怕他再胖;叫他少吃吧,看他用筷子夹肉的那个欢喜劲儿,又不忍心。
  外孙吃饭有个习惯,叫做“杀回马枪”。就是每次饭后的剩菜,只要对味的,尤其是带肉的,外孙总是不时地一会儿夹一块、一会儿夹一块,都送进他那吃不够、填不满、无底洞一般的小嘴里去了。有时我看见了也装作没看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有一次午饭后一大碗碟土豆粉条炖猪肉还剩下半碗,外孙和孙子一边玩一边“杀回马枪”,不大会儿就“杀”的快见了底。我们家饭后经常能听到这样的问答:“杀了吗?”“杀了。”“又杀了吗?”“又杀了。”“还杀着吗?”“不杀了。”之类,像黑话似的,这就是在说外孙又在吃呢。外孙的胃口那个好,真是“吃嘛嘛香,身体倍胖。”
  女儿女婿对我的纵容很是反对。可我对女儿女婿的限制甚至强制更是不满。一次我翻看外孙的作文本,他在一篇日记里写了爸妈要他减肥、叫他少吃饭的事。外孙说他晚饭时才吃了五分饱,就不敢再吃了。可他直到睡觉时还是想吃,就趁着爸妈去卧室了,偷偷地来到餐桌旁,悄悄吃那剩菜剩饭,又吃了个二成饱。怕爸妈第二天发现,他还轻手轻脚地把碗筷洗刷了,把菜碟摆成原样,这才放心地回房间睡觉。我看了难受的直想掉泪,少不得又把女儿女婿责怪了一番。
  孙子和外孙恰恰相反,孙子似乎成天都不饿。尤其是早饭和晚饭,那才叫吃的费劲 。岂止费劲,我和他爷爷不知为他吃饭生了多少气。记不清多少次说过“饿他三天!”可别说三天,连一顿都得连说加劝地叫他吃。就差逮着他朝他嘴里填了。早饭有时一口都不吃,常常是喝几口稀饭或吃几口早点就是很给我和他爷爷面子了,说啥“再给您吃一口”那一套。晚饭就是半碗面条或半块馍加上几口菜。遇着最对味的冬瓜炖小鸡餄饼或土豆炒肉丝之类,才能难得地吃个肚儿圆。可紧跟着就是一连几顿不觉饿 ,像个小骆驼似的,储存一顿够用两天的。吃的不多体质就差,三天两头的爱感冒。发烧、咳嗽每次都叫我焦虑万分、担惊受怕、寝食难安不说,有时不能上学还耽误功课。
  叫我看,孙子的瘦和外孙的胖一样 ,先天因素只占一小部分,大部分是人为的作用和生活条件所致。劳动少、活动少、吃的好这三条,我看是最主要的。要是狠下心来,真的要他们过上哪怕三天我小时候那样的生活,我看我的孙子和外孙也不至于这样胖的胖、瘦的瘦。可是,懂得和做到是两回事。如今一家两代甚至三代好几个大人才看着这么一个小后代,心肝宝贝肉一样,疼还来不及哩 ,哪舍得叫他们或她们吃上哪怕一点点苦呢?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86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1-8 22:48:56 [只看该作者]

我的家常生活之二十三

 送批文的肖局长

  提起“当官的”这三个字,就会叫人一下子联想到“官气”和“官腔”。
  所谓“官气”,就是那君临天下、居高临下、颐指气使的“高等”气派。那个“官腔”呢,一准就是“研究研究”、“考虑考虑”、“嗯啊嗯啊”的“拖拉”腔调。当然,这说的是一般的。也有不是这样的。我就遇到过这么个当官不像官的肖局长。
  说来已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一九八一年十月,我以下乡知青的身份从农村返城以后,起初在小镇文化站当民办公助文化员 。因是民办公助,每月只发二十元生活补助费。但这二十元要由县里拨发,而且要有县文化局下发的批文我才能领到这二十元钱。可是不知什么原因,那批文迟迟没下达。那时我们一家五口人仅靠丈夫每月不足百元的工资生活,加上刚在乡下盖了三间新房,欠了不少帐。家庭经济紧张的很、困难的很。所以我天天盼、时时想,望眼欲穿似的,就盼着那个宝贵的批文早一天下来。
  有一天 ,我记的非常清楚,是一个初春的上午 ,批文终于来了。不过 ,叫我深感意外的是,这批文不是寄来的,而是送来的。更想不到的是,这批文竟是一个县文化局副局长亲自而且专程送来的!
  给我送批文的这位文化局副局长姓肖 ,我们这地方称呼任何副职都不带“副”字,所以我这里就按我们当地的习惯,叫他肖局长吧。肖局长在我们县书法界颇负盛名,我不懂书法,但听说肖局长的书法那可是独树一帜 、自成一体,圈里人有“拙朴蒼劲、厚实凝重”之赞誉。 我过去对肖局长不仅闻其名,也曾有过一面之识。那是我去县文化馆请教一位写作老师的时候 ,很偶然地见到了家住那儿的肖局长。那时他和我找的那位老师同住在文化馆后院那处阴暗泛潮的旧房子里 。他站在一张又长又宽的木板桌子旁,嘴里和那位老师说着话,手里的毛笔却一直不停地在写着字。当时给我留下最深的印象是,他除了工作、吃饭和睡觉外,所有的时间都用在练习书法上。确确实实是“所有的时间”!真真正正是“手不离笔、笔不离手”!“曲不离口、拳不离手”这句话也是我第一次从他那里听说的。
  尽管印象深刻,但其后我就没有机会再见到他了。万万想不到那天他会亲自、专程来给我送批文。
  说是批文,其实看上去再平常不过。就是当时县文化局办公用的便笺,又短又窄,比一个巴掌也大不了多少。上面铅印着两三行字 ,第一行左上首是钢笔字填写的“王羽兰”,右下端的年月日上 赫然盖着鲜红的县文化局大印。别看这批文样子不咋,可它的作用大呀,我的工作和全家的生活都在那上头呢 。
  肖局长那天是一个人从县城坐公交车来的。他亲自来就是为我和另一个与我情况相同的文化员送批文的。不认识的人乍一见他,一定会以为他是刚从乡下来的老农民。穿一件黑色的中山装式样、不拢罩衣的胖棉袄,普通的没熨过的灰裤子,脚上是一双胶底布鞋。可只要再打量 ,方正的脸膛,端庄的模样,朴实里透出沉静、随和中显着稳重。一副大智若愚、气定神闲的文人风度由不得令人肃然起敬。
  那天我光顾着兴奋和感动了,只是给肖局长打了个招呼,别的什么话也没想起来说,连句“谢谢”都没有。肖局长在站长的陪同下在站里各处走走、看看,就说要走。我和站长一再挽留他吃饭,肖局长说还要给另一个文化员送批文,咋也留不住,就一个人走着去汽车站赶公交车了。我站在那儿望着他渐渐远去的宽阔的背影 ,一直到街拐弯看不见。
  当时的激动很快就淹没在生活的忙碌和繁杂里。渐渐地,我把肖局长给我送批文的事慢慢淡忘了。直到几年后,我已离开文化口,有一天碰巧遇见了和我情况相同的另一个文化员侯老师,这才又重提起肖局长。
  侯老师问我:“羽兰,你可记得那年肖局长为咱俩送批文的事了?”
  我说:“哎呀,不提都忘了。您这一说当然记得,他是给我先送的。”
  “是的。肖局长是从你们站到我们站去的。送给我批文后,他执意要走,我没留住。别说吃饭了,连水也没喝一口。羽兰,你不知道,肖局长那天来的时候,刚领了一个月的工资 ,装在他的棉衣袋里。坐车回去的途中,被小偷全偷走了。”
  我吃惊地问:“全偷了吗?一个月的工资 ?”
  侯老师点点头,声音低沉地说:“全偷了,一分不剩。”
  我一时说不出话来。沉默了一会,我说:“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事 。我后来见过肖局长一回,也没听他说过。”
  “我也没听他说过。那天车上有我的一个亲戚 ,我是听亲戚说的。”
  我听说肖局长的夫人身体不太好,而且好像没有工作。真不知道那一个月他家的生活是怎么过的。
  前两年我听一个同事说肖局长提笔的右手有些颤抖,影响写字。我很想去看他。可那同事说,肖局长已搬家了,新家在哪他不知道。连电话号码也没有。我托那同事帮着打听 ,至今没有什么音讯。所以直到今天,我仍没再见过肖局长。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