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论坛文艺版『 阅读欣赏 』 → 赵丽宏散文,诗歌系列


  共有46666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赵丽宏散文,诗歌系列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2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1-5 21:54:01 [只看该作者]

网络语言能登大雅之堂吗

《中国法制报》的记者来找我,说他们策划了一个名为在网络语言的冲击下,如何保持汉语的纯洁性的话题,准备请几位两会上的代表委员谈一谈。此话题的背景是:从31日起生效的《上海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办法》规定,国家机关公文、教科书和新闻报道中将不得使用不符合现代汉语词汇和语法规范的网络语言。记者告诉我,前不久,一本名为《汉语的危机》的书中也指出,英语的围困、翻译腔的盛行、网络语言的失控等等,已经对汉语的纯洁性造成了严峻的挑战。台湾作家白先勇在谈及现代汉语的命运时说:百年中文,内忧外患。其一是受西方语言冲击,汉语被严重地欧化,其二是受到网络等大众文化及现代传媒的冲击、渗透与同化。他们想请我就此话题谈一谈看法。

我想了一下,为《检察日报》写了如下文字:

网络的普及和盛行之后,网上出现很多新鲜奇怪的符号和词汇,没有人能够阻止它们在网上流行。年轻人喜欢用这些新的符号词汇传情表意,觉得有趣,好玩,能表现他们的个性和心情。新的符号和词汇,还在不断地出现在网上,如同田野中长出来的野草,生生不息。这些网络语言,有些是用英文字母或汉语拼音代义,如“GG”“MM”(哥哥、妹妹),有的是用与原意不相干的名词替代,如“青蛙”、“恐龙”之类。其中的很多词汇,让人惊愕,难解其义,不上网的人,读之如阅天书。尤其是用外语替代中文词汇,出现在汉语的文本中,非常别扭。前些日子在上海开中国作家协会的全委会,请外交部长李肇星来作报告,他说:“对那些在说中文和写中文的人,不时掺杂一些洋文,我反感得很。明明是聚会,却偏要说‘PARTYE’,明明是妻子,偏要说‘WIFE’。你是中国人,不会说中国话吗!”他的话,使大家共鸣。我认为,在国家的机关公文、新闻报道、以及各种正规的汉语文本中,应该用规范的汉语。网络上流行的俚语俗词,现在还难登大雅之堂。不过,也不必对这件事惊恐,年轻人在文学创作中使用一些他们认为是合理有趣的网络新词汇,完全不必禁止。每个时代都会出现一些和这个时代的生活相关的新词汇,其中凝聚着民间的智慧。开始人们不接受,用得多了,可能会成为大众接受的词汇,丰富我们的汉语词典。

中国人的母语为什么如此美妙,为什么有如此强大的生命力,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她是活着的,是成长着发展着的。要现代人像两千年前的古人那样说话写作,不可能。我相信,若干年后,不少源自网络的语汇,会被收入新的汉语词典,也会被各种正规的公文所用。而那些粗俗的,不健康不合理的网络语言,最终必定会被自然淘汰。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22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1-5 22:03:11 [只看该作者]

“玉屑”之引——为何要写古诗专栏

  现代人,生活紧张,物欲膨胀,很多人心烦意乱,怨尤顿生,大千世界纷繁热闹,却寻不到一个清静去处。殊不知,有一个美妙所在,人人都可随意造访,如能沉浸其中,哪怕是片刻瞬间,也是莫大享受。这所在,在中国的古典诗词中。

  读诗,而且是读古诗,岂不背时?


  我们老祖宗,用他们的智慧和才华,创造了人类文学宝库中最耐人寻味的文字。两千多年来,中国历史上出现过多少了不起的诗人,方块字被他们反反复复使用,却常用常新。中国的古诗,以简练的文字,构筑成阔大幽深的意境,让人惊叹,这实在是汉字的光荣。那些流传千百年而依旧魅力不衰的优秀诗词,是文字中的钻石,是真正的文学瑰宝,识字的中国人,如果不懂得欣赏我们祖先留下的这些宝贝,难道不是天大的憾事?


  宋人魏庆之,有《诗人玉屑》传世,数百年来一直有人在读,在研究,那是一本诗话,内容和作诗有关,有诗人的故事和言论,也有关于写诗方法和种种论述。我要写的文字,其实和这本书没有太大的关系。

  我喜欢《诗人玉屑》这书名,尤其是“玉屑”这两字,想象一下,一把雕刀,滑过润洁的玉石,刀锋下,溅起晶莹的碎玉,如雪,如丝,一缕缕,一片片,在阳光下飞舞,飘扬,虽只是闪烁于片刻瞬间,却可以长久漾动于心头,那奇妙的清亮莹光,可以驱逐浊思,照亮幽暗的心谷。读古诗,当然可以用现代人的眼光,欣赏的触角和情感的波动,若能如刀锋琢玉,滑过古人智慧艺术的诗句,溅起片片玉屑,何其美妙。


  古老的中华大地上,诗魂不死,诗人不绝。我想,只要我们还在使用汉字,中国古诗的魅力便不会消失。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23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1-5 22:04:24 [只看该作者]

玉屑之二: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

  “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

  这是南朝诗人谢灵运的名句。尤其是前面那一句,“池塘生春草”,几乎成了后人称呼谢灵运的代名词。李白诗云:“梦得池塘生春草,使我长价登诗楼”,元好问的评价更绝:“池塘春草谢家春,万古千秋五字新”。

  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池塘生春草”,似乎意境平常,文词也浅显直白,为什么会成为千古名句?在古代诗人们心目中,这五个字简直是天才的发现和创造,是最奇妙的春天写照。“万古千秋五字新”,新在哪里?很显然,在谢灵运之前,没有人这样描绘形容过春天。《诗经》中这样写春色:“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也写了草木池塘、莺雀啼鸣,那是直接的描写,有声有色,能感觉到漾动的春光。汉乐府中,描写春光的佳句也不少,晋代乐府中,有这样的句子:“阳春二三月,草与水色同”,这和谢灵运的“池塘生春草”,可谓异曲同工。可是,为什么谢灵运的诗句被抬得如此之高?我想,谢灵运这句诗的妙处,大概正是因为以直白朴素的文字,道出了乡村里目不识丁的童叟都能感知的春天景象,而这样的诗句,比很多文人挖空心思比喻描绘更能令人共鸣。我在农村生活多年,可以想象这样的诗意。春暖时,湖泊和池塘因为水草的繁衍,水色变得一片青绿,春愈深,水面愈绿,待到水畔的芦苇、茭白,水面的浮萍、荷叶、水葫芦等植物渐渐繁茂时,冬日波光冷冽的水面,就变成了一片绿意盎然的草地。“池塘生春草”,正是这样的景象。谢灵运这句诗,妙在把水面比喻成了草地,而且妥帖形象之极。这样的景象,虽然年年重复,然而天地间的春色永远新鲜,面对繁衍在水上的一派绿色春光,诗人们很自然便想起谢灵运的“池塘生春草”来。

[Edit on 2006-05-13 17:07:31 By 赵丽宏(zhaolihong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24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1-5 22:05:37 [只看该作者]

玉屑之三:依依别情

  多情自古伤离别。

年轻时读古诗,曾记下很多写离情别意的诗句,至今无法忘怀。
“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这是屈原《九歌》中的句子,是我读到的古代诗人中最早写别情的佳句。汉代的《古诗十九首》中,也有一些写离情的诗句,如“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此物何足贵,但感别经时”,“以胶投漆中,谁能别离此”。这些写离别的诗句,朴素,直接,也很生动,以胶漆难离,比喻人的难分难舍,是汉代民间诗人的绝妙创造。
到唐代诗人们的笔下,就有了更多充满想象力的离愁别情,有些诗句,读来不仅让人共鸣,甚至让人心颤。李白和杜甫,在他们的诗篇中都这方面的杰作。李白:“东流若无尽,应见别离情”;杜甫:“不敢要佳句,愁来赋别离”;李白:“春风知别苦,不教柳条青”;杜甫:“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李白:“狂风吹我心,西挂咸阳树”;杜甫:“死别已吞声,生别常恻恻”。而杜甫这后面两句,是他梦见李白后写下的诗篇,情真意挚。如要搜集唐诗宋词中这类伤感诗句,决不是一篇短文能容纳的。在我记忆中,最令人心惊的,是唐代无名氏的两句:“君看陌上梅花红,尽是离人眼中血”。在多情离人的眼中,红梅竟成血!
不过,别以为古人写离别都是悲戚哀伤,也有另类。最出名的,当然是汪伦踏歌送行,让李白发出“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之叹。宋人毛滂曾以这样的诗句赠别:“赠君明月满前溪,直到西湖畔”,我喜欢这两句,多年前曾以此题赠远行的友人。
现代人表达离别之情的言语,无非是“我很想你”之类,和古人的诗句一比,既寒酸,又不艺术。有时想想,真有点为想象力的退化而惭愧。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25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1-8 18:09:54 [只看该作者]

玉屑之四:黄鹤楼

  《唐诗三百首》中,把崔颢的《黄鹤楼》列在七律之首。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李白当年登黄鹤楼,本想写诗,但看到崔颢题在墙上的这首诗,便甩笔作罢,;留下“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词在上头”的感叹,成为诗坛佳话。狂傲的李太白,居然也有甘拜下风的时候。李白不会说违心话,他当然是真心佩服崔颢。
  清人沈洙编《唐诗三百首》,把崔颢的《黄鹤楼》放在七律的首篇,其实并非自作主张,宋人严羽的《沧浪诗话》中便有评价:“唐人七言律诗,当以崔颢《黄鹤楼》为第一”。这是古人的公认,后人没有异议。崔颢的这首诗,确实是千古绝唱。现代人读这首诗,也能体会它的妙处,从神话到现实,从历史的远景到眼前的风光,意境开阔曲折,望云思仙,鹤影杳然,游子情怀化作烟波江上云之悠悠。景色和情思,都令人神往。而此诗用词通俗,一如口语,诵读一两遍便能背诵。
  其实,李白的诗中也多次写到黄鹤楼,脍炙人口的有两首,一首是《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另一首为《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这些和黄鹤楼有关的诗,也都已成为流传最广的唐诗。
  如果没有诗人们的歌咏,长江边的这座古楼也许早就不留踪迹。古时战祸频繁,黄鹤楼屡建屡毁,古代的最后一座黄鹤楼毁于1884年,此后百年未建。世世代代的中国人都读《黄鹤楼》,然而见过黄鹤楼的人并不多,人们只能通过诗歌来想象它。二十多年前,武汉在长江边新建了黄鹤楼,从电视和图片中看,那是一座雄壮巍峨的巨楼,和崔颢、李白诗中的黄鹤楼,大概没有多少关系了。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26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1-8 18:17:12 [只看该作者]

玉屑之五:独钓寒江雪

  多年前,在柳州,拜谒柳宗元的墓。站在这位颇有传奇色彩的大诗人墓前,我脑子里涌现的是他的《江雪》: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在中国的古诗中,我以为这首诗属于精华中的精华。寥寥二十个字,却勾勒出阔大苍凉的画面:飞鸟绝迹的群山,渺无人迹的古道,一切都已被皑皑白雪覆盖。那是空旷寂寥的世界,荒凉得让人心里发怵。然而这只是画面中的远景。还有近景:冰雪封锁的江中,一叶扁舟凝固,舟子上,一渔翁身披蓑衣,头戴斗笠,手持钓竿,澹然若定,凝浓如雕塑。寂静中,这弥漫天地的冰雪世界,竟被小小一枝渔竿悄然钓定……这是怎样的境界?寂静,辽远,神奇,天地交融,天人合一,却又是无法复述的孤独怅然。失意忧愤的诗人,面对清寒世界,以最简洁的语言,表达出孤傲和怆然。空灵孤寂之中,蕴涵多少忧思和深情,任你遐想,一百个人,也许会有一百种不同联想。

  柳宗元写《江雪》,是在被贬永州之时,心情苦闷压抑。一个永不愿人云亦云的诗人,就用这样的洁净的文字宣泄自己的感情,看似纯然写景不动声色,实则意蕴万千,冰雪底下涌动着激情的血液。

  不少后人曾模仿柳宗元,试图用不同的文字和句式再现《江雪》的画面和境界,但和柳宗元的那二十个字比较,便显得轻浮无力。譬如有这样的长对:“一蓑一笠一髯翁一丈长竿一寸钩,一山一水一明月一人独钓一海秋”,文字很巧妙,对仗工整,也很有趣,然而《江雪》的阔大苍凉,还有那种惊心动魄的悲壮,在这些精巧的文字中是一点也找不到了。

  一个诗人,能有这样一首奇妙的诗传世,就是了不起的诗人。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27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1-8 18:19:15 [只看该作者]

玉屑之六:美人之美

  女性之美,在诗人的笔下常写常新。

  最早描写美女的诗,出现在《诗经》中:“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从手、皮肤、脖子、牙齿、头发、眉毛,写到眼睛和笑容,是一幅文字的美女工笔画。这样的细致的描写,美则美矣,但读起来有点肉麻。汉代《古诗十九首》中,有简洁的写法:“燕赵多佳人,美者颜如玉。” 晋人傅玄,以花比美人:“美人一何丽,颜若芙蓉花。”我以为这是更高明的赞美,给人较多想象的空间。而汉代李延年的《北方有佳人》中:“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竭尽夸张之能事,却被大家接受,“倾国倾城”,竟成为中国人对女性美貌的最高赞语。曹植有《美女篇》,细腻的描绘和《诗经》中浓艳的笔墨颇相似:“攘袖见素手,皓腕约金环。头上三爵钗,腰佩翠琅玕。明珠交玉体,珊瑚间木难。罗衣何飘飘,轻裾随风还。顾眄遗光采,长啸气若兰”。也是工笔重彩的美女画。而曹植的《洛神赋》,大概是古今中外诗颂美女的巅峰之作,其夸张绮丽和浪漫大胆,让人惊叹。此诗太长,不过可以引几句作鼎脔之尝:“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这样的美女,人间难寻,所以只能是神话人物。

  唐诗中出现的美女,描写时就要含蓄许多。白居易在《长恨歌》中写杨玉环之美,只用了两句:“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虽然是间接的描写,却写出了贵妃的倾城倾国之美色。李白写美女西施,也有妙语:“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浣纱弄碧水,自与清波闲。皓齿信难开,沉吟碧云间”。明代诗人张潮说:“所谓美人者,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吾无间然矣。”这可以看作对历代诗人颂美的小结。

  “闭月羞花,沉鱼落雁”这样赞美女性的妙语,是中国古代诗人们的独创,确实有想象力,比“倾国倾城”更艺术。在外国,诗人们也讴歌女性的美,那些描绘女性外形美的诗句,我以为很少有超过中国古诗中的那些描写,有拾人牙慧之感。所有和美有关词语都已用过,能想到的比喻也几乎穷尽,还能怎么写呢?且看莎士比亚如何写美人:“如果写得出你美目的流盼,用清新的韵律细数你的秀妍,未来的时代会说:这诗人撒谎:这样的美姿哪里会落在人间!”莎翁不愧为此中高手。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28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1-12 23:52:53 [只看该作者]

玉屑之七:茶中诗味

  在淮海路上的一家茶叶店门口,曾看到有人用大字抄写卢仝的《七碗茶歌》:“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惟有文章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轻。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千余年前的古诗,出现在现代闹市,和时尚广告比肩,很有趣,也令人欣喜。

  唐代诗人卢仝的这些诗句,其实是他《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的一段,被后人抽出,成为流传最广的咏茶诗。卢仝的诗写得通俗,把饮茶的妙处写到了极至,这是艺术的夸张。虽然是他个人的感受和遐想,却让很多爱茶者心生共鸣。后来有不少人在诗中呼应他,苏东坡:“何须魏帝一丸药,且尽卢仝七碗茶”。杨万里:“不待清风生两腋,清风先向舌端生”。尽管两位诗人名声比卢仝大得多,然而论咏茶,还是卢仝的“七碗茶”家喻户晓。

  中国古诗中,写酒的篇章很多,诗和酒,似乎密不可分,文人无酒不成诗。写茶的诗,其实也不少,但流传广泛的名篇不多。不过如仔细读唐宋诗词,和茶有关的佳作俯手可拾,诗人们把茶的种、采、焙,到种种喝茶的方式和境界,都写到了诗中。杜甫:“落日平台上,春风啜茗时”,白居易:“食罢一觉睡,起来两碗茶”。韦应物有《喜园中茶生》:“洁性不可污,为饮涤尘烦;此物信灵味,本自出山原。聊因理郡余,率尔植荒园;喜随众草长,得与幽人言。”面对自家庭院里的茶树,一面品茗,一面想象山野景象,如与性情高洁的佳人促膝谈心,那是何等诗意。宋代文人咏茶的诗词特别多,苏东坡有《西江月》:“尤焙今年绝品,谷帘自古珍泉,雪芽双井散神仙,苗裔来从北苑。汤发云腴酽白,连浮花乳轻圆,人间谁敢更争妍,斗取红窗粉面。”那种雅致,令人神往。他还有一首《汲江煎茶》,很细致地描绘如何煎茶:“活水还须活水烹,自临钓石汲深清;大瓢贮月归春瓮,小杓分江入夜瓶。雪乳已翻煎处脚,松风忽作泻时声;枯肠未易禁三椀,卧听山城长短更。”范仲淹的长诗《斗茶歌》,也是流传很广的咏茶诗,把武夷山区的斗茶习俗写得活灵活现,我尤其喜欢诗中最后几句:“不如仙山一啜好,泠然便欲乘风飞”。

说到茶诗,有一首诗必须提一下,那是唐诗人元稹的《茶》,在唐诗中,它的形态很独特:“茶。香叶,嫩芽。慕诗客,爱僧家。碾雕白玉,罗织红纱。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洗尽古今人不倦,将至醉后岂堪夸。”如果分行排列,每行从一字到七字,状如宝塔。千年之后,追求形式感的现代派诗人也写过类似的文字,自以为独创,其实老祖宗早已做过尝试。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29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1-12 23:58:10 [只看该作者]

玉屑之八:竹风拂心

  我喜欢竹,年轻时在崇明岛“插队落户”,曾经迷恋村前宅后的竹园。干活劳累时,躺在竹荫中小憩,听风吹竹叶幽响不绝,看眼前天光绿影斑驳,记忆中和竹子有关的古诗纷纷涌上心头。最熟悉的是王维的《竹里馆》:“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此诗从小会背诵,在乡村竹园里独自吟哦时,却难以体会它的妙处。那时,衣衫褴褛,面有菜色,饥饿,疲惫,没有明月相照,更没有古琴可弹,哪里来那一份闲适和风雅。倒是想起李商隐的《湘竹词》,有些共鸣:“万古湘江竹,无穷奈怨何?年年长春笋,只是泪痕多”。写诗需要灵感和情绪,读诗其实也一样,不同的心情和处境,读相同的诗,也许会有完全不一样的感受。

  在城市里生活,和竹子相处的机会不多,读古人的咏竹诗篇,似有清风扑面。南朝刘孝先的《咏竹》,是最早以竹为题的诗:“竹生空野外,梢云耸百寻。无人赏高节,徒自抱贞心。耻染湘妃泪,羞入上宫琴。谁人制长笛,当为吐龙吟。”那也许是诗人以竹自比,感叹怀才不遇,最后那两句,很有想象力。唐诗宋词中,写到竹子的诗不计其数。李贺写过一组咏竹诗,流传虽不广,其中有佳句:“风吹千亩迎风啸,乌重一枝入酒樽”。刘禹锡写《庭竹》,也很生动:“露涤铅粉节,风摇青玉枝。依依似君子,无地不相宜”。李商隐咏竹笋,思绪极奇妙:“皇都陆海应无数,忍剪凌云一寸心”。苏东坡的爱竹,也许是前无古人,竹子和他终身相伴,不管到哪里,他的眼帘里不能没有竹荫,“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是他的名言。年轻时,东坡咏竹有豪迈之风:“门前万竿竹,堂上四库书”;中年看竹,心情趋平淡:“疏疏帘外竹,浏浏竹间雨。窗扉净无尘,几砚寒生雾”;到老年:“累尽无可言,风来竹自啸”,“披衣坐小阁,散发临修竹”,由豪迈到平静恬淡。这是他人生的轨迹,而诗中之竹,正是他不同时期的心态写照。

  唐诗咏竹诗句中,读来最亲切者,莫如刘长卿《晚春归山居题窗前竹》中两句:“始怜幽竹山窗下,不改清荫待我归”。这诗句中,竹子是忠诚亲切的朋友,永远默默站立在那里,以清凉的绿荫迎候诗人归来.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30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1-12 23:59:54 [只看该作者]

玉屑之九:芦苇叹

  唐代诗人中,刘禹锡在我的心里有一种亲切感。年轻时,在崇明岛“插队落户”,我曾读到他写芦苇的《晚泊牛渚》:“芦苇晚风起,秋江鳞甲生。残霞忽变色,游雁有馀声。戍鼓音响绝,渔家灯火明。无人能咏史,独自月中行”。诗中描绘的景象和意境,当年曾引起我的共鸣。

  我喜欢芦苇。这是我家乡崇明岛上最多的植物,它们曾陪伴我度过青春岁月中那段苦涩时光。长江边那些高大的竹芦,河沟畔那些清秀的白穗苇,在我的眼里,都是多姿多情的朋友,在孤寂的日子里,它们给我带来快乐和安慰,引起我美妙的遐想。秋风中,大片盛开的芦花在晚霞里起伏,在月光下涌动,红如血,白如霜,凄美,悲凉,是生命的赞歌。而刘禹锡的诗,展现的就是此类情景,读来怎不令人心动。刘禹锡在另一首题为《西塞山怀古》的诗中,又一次写到芦苇:“从今四海为家日,故垒萧萧芦荻秋”,芦苇在这首诗中,也是凄楚萧瑟的形象,让人联想起人生的漂泊,岁月的无情。

  我曾经纳闷,古代诗人,为何对芦苇视而不见,如此美妙的生命,似乎很少在他们的笔下出现。后来读古诗多了,发现自己原来孤陋寡闻。《诗经》中,就有写芦苇的句子:“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唐诗中,写芦苇的篇章不少,如贾岛:“芦苇声兼雨,芰荷香绕灯”,韦应物:“人归山郭暗,雁下芦洲白”,白居易:“可知风雨孤舟夜,芦苇丛中作此诗”,贯休:“芦苇深花里,渔歌一曲长”,齐已:“寒涛响叠晨征橹,岸苇丛明夜泊灯”,许浑:“横塘一别已千里,芦苇萧萧风雨多”。尽管芦苇在诗中一掠而过,但却是重要的意象,而且大多表现凄凉的景象,和芦苇作伴的,是秋风秋雨,是长夜孤舟。诗人笔下出现芦苇,难道都是心情惆怅时?当然不是,王贞白曾以芦苇为题写过一首五言古风,写的是他在自己的庭院里种芦苇,“高士想江湖,湖闲庭植芦”,全诗二十行,写他植芦赏芦的闲适心情,虽然也有情趣,但我不太喜欢。芦苇应该野生,应该在水畔自由生长,在天地间展现生命的美丽和坚忍。岑参的诗中曾写到芦苇:“月色更添春色好,芦风似胜竹风幽”,这是我喜欢的句子。芦风,可以引发很多美妙联想。

  遗憾的是,古诗中写初春野地芦芽的很少见。苏东坡的《惠崇春江晓景》脍炙人口,人们熟悉的是前两句:“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而我,更喜欢后面那两句:“蒌蒿满地芦牙短,正是河豚欲上时”,苏东坡看到了芦芽。虽只是三个字,却使我浮想联翩。写到这里,我的眼前便出现芦芽出土的景象,初春时分,解冻的河岸上,嫩红的芦芽悄然钻出泥土,在料峭寒风中,它们犹如春之宣言。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