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论坛文艺版『 阅读欣赏 』 → 赵丽宏散文,诗歌系列


  共有4831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赵丽宏散文,诗歌系列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4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1-25 2:14:20 [只看该作者]

玉屑之二十:荷花与情痴

  咏荷的古诗中,纯粹写景或者咏物的,其实并不多,诗人们写荷花,常常联想到人间的爱恋情愁,这样的例子,可以随手拈来。李白的《折荷有赠》,就是写情人相思:“涉江玩秋水,爱此红蕖鲜。攀荷弄其珠,荡漾不成圆。佳人彩云里,欲赠隔远天。相思无因见,怅望凉风前。”折荷思人,天涯相隔,眼中红花愈美,心内思念愈深。

  李白也写过《采莲曲》:“若耶溪畔采莲女,笑隔荷花共人语;日照新妆水底明,风飘香袂空中举。岸上谁家游冶郎,三三五五映垂杨;紫骝嘶入落花去,见此踟蹰空断肠。”题为采莲,其实写人,其中蕴涵着男女间的故事。有意思的是,德国音乐家马勒的交响曲《大地之歌》,其中有一个乐章就是李白的《采莲曲》,这一乐章的名字是《咏美人》。十九世纪法国女作家戈蒂埃,曾经将很多中国古诗翻译成法文,并以《玉书》为题出版,其中有也李白的《采莲曲》。她的翻译只能是大致的意译,把她的译文再转译成中文,就成了下面这样滑稽的文字:“少女信步走向河边,深入荷花丛。人们看不见她们,只听见笑声,风吹过她们的衣裳,发出芳香。一个少年骑马经过河边,临近少女们。其中一个少女,感到心在跳,脸色也变了。多亏被荷花丛遮盖了。”中国的古诗,翻译成别种文字,一定会失去原有意蕴,这是一例。

  宋人晏几道的《蝶恋花》,以荷花喻人,将相思女子的愁苦写得凄婉动人:“雨罢苹风吹碧涨。脉脉荷花,泪脸红相向。斜贴绿云新月上,弯环正是愁眉样”。诗人从雨后的荷花中看见了泪脸和愁眉。

  最值得玩味的,是李商隐的几首写荷花的诗。李商隐是写爱情诗的高手,他写荷,都是以花喻人,借花抒情。有一首诗以《赠荷花》为题:“世间花叶不相伦,花入金盆叶作尘。唯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此花此叶常相映,翠减红衰愁杀人。”诗中,将荷叶和荷花比作生死相伴的恋人,这是极富想象力的创造。另一首题为《荷花》,写的却是相思之情:“都无色可并,不奈此香何。瑶席乘凉设,金羁落晚过。回衾灯照绮,渡袜水沾罗。预想前秋别,离居梦棹歌”。李商隐的爱情诗,写得曲折含蓄,情思隐晦,有些诗句颇费人猜度,其中的故事和隐情,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些以荷花抒情的诗,情境还算明白。李商隐与荷相关的诗,最广为人知的,是那首七绝《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衮》:“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最后那一句,又作“留得残荷听雨声”,成为咏荷诗中的千古妙句,因为诗人的奇思,枯焦的残荷,升华为凄美的意象.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42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2-3 15:28:40 [只看该作者]

玉屑之二十一:欲飞

  庄子是中国古代最伟大的浪漫诗人,他那些自由放浪,大胆不羁的想象,直到今天依然让人惊叹。

  “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庄周的这个梦,是人类文学作品中记录的最奇妙的梦境之一。在梦中,庄子变成了蝴蝶,翩然飞舞于天空,对于走在地上的人来说,这是无比奇妙的感觉。然而庄周还有更奇妙的想法,这蝴蝶之梦,究竟是诗人梦中化蝶,还是蝴蝶梦中变成了诗人?这一问,让人产生无尽联想。其中蕴藏的哲学玄机和人生禅味,两千多年来为人津津乐道。

  飞翔,是万千年来人类的梦想。古人常常在他们的诗中表现这样的理想,诗人梦想自己变成飞鸟,梦想能腾云驾雾,乘风飞入太空。飞上天后干什么?当然要看看天堂的景象。而这样的景象,全凭诗人的想象。李贺有名作《梦天》,诗中写的就是天上的奇景:

  老兔寒蟾泣天色,云楼半开壁斜白。玉轮压露湿团光,鸾佩相逢桂陌香。黄尘清水三山下,更变千年如走马。遥望齐州九点烟,一泓海水杯中泻。

  李贺的《梦天》,从头至尾充满了诡异和怪诞,天宫的景象,在他的诗中并非美妙完美,所有的描绘,都给人凄冷悲凉的感觉。“老兔寒蟾”在灰暗的天色中哭泣,惨白的光芒斜照着半壁月宫。“玉轮压露湿团光,鸾佩相逢桂陌香”两句,是写天宫的绮丽,玉轮碾过之处,荧光闪烁,每一滴露珠上都映射湿润的月光,仙人们迎面而过,能听到他们身上的玉佩叮当作响,能闻到风中的玉桂清芬。对天堂的描绘,也就到此为止。后面四句,是诗人对时空的怀想和感慨,人间的千年万载,在天上只是走马的瞬间,而在空中俯瞰人世,那广袤大地不过是几缕尘烟,浩瀚大海只是天仙的杯中之水,生命是何等渺小。我以为,这首诗中,最后那几句,才是真正的绝唱。在地上,在人群中,很难产生如此缥缈阔大的奇想,只有思绪飞升到高天云霄,感觉自己已成天宫的一员,在九霄云外遥望人间,才可能写出这样的诗句。

  李贺是中唐的诗坛奇才,被称为“诗鬼”,他因讳父名而断了仕进之路,一生抑郁不得志,只活了二十七岁。但他的诗歌却是唐诗中一座巍峨峻拔的奇峰。他诗中的悲凉情调,是发自内心的自然流露。生不逢时,人间无望,便幻想飞上天去寻求,天上其实更寂寥虚幻。就如李商隐所咏:“嫦娥应悔偷灵药,青天碧海夜夜心”,也如苏东坡所叹:“只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然而李贺因为敢大胆梦想,才写出不朽的诗篇。他还有一首诗题为《天上谣》:“天河夜转漂回星,银浦流云学水声。玉宫桂树花未落,仙妾采香垂佩缨。秦妃卷帘北窗晓,窗前植桐青凤小。王子吹笙鹅管长,呼龙耕烟种瑶草。粉霞红绶藕丝裙,青洲步拾兰苕春。东指羲和能走马,海尘新生石山下。”这首诗,把梦入天宫的景象写得更加具体,更加波谲云诡、扑朔迷离,今人吟读,仍会惊叹他的奇思妙想。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43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2-3 15:31:01 [只看该作者]

玉屑之二十二:锦瑟

  唐代的诗人中,李商隐是与众不同的,他用自己曼妙曲折的诗句,为读者构筑出一座座神秘的迷宫。

  李商隐的诗,绮丽飘忽,意象奇特,诗句中隐藏着无人能破解的故事和情感。他那些朦胧幽深的《无题》,千百年来使无数诗人和读者迷醉猜测,在他绵密的文字中寻寻觅觅,但觉山重水复,声色斑斓,那些用典故和独特意象构织成的诗句,尽管费解,但给人美妙的感觉。李商隐的作品中,影响最大的,大概是那首七律《锦瑟》: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这是一首奇诗,是一个无法解开的谜。古往今来,多少人解释这首诗,揣度这首诗。有人认为此诗咏物,那物便是古琴,即锦瑟,诗中写的都是古曲境界;有人认为此诗怀人,是对一个恋人的思念,锦瑟可能是人名;有人认为此诗悼亡,是追忆一个已经离开人间的昔日情人;也有人认为此诗是作者自伤生平,是对人生的感慨,人生如琴瑟,旧曲歌罢,新曲又起,曲终人散,惟有怅惘的回忆。种种解读,似是而非,互相矛盾,却都有点道理。然而至今没有权威的解读可以说服众人。不过即使无法清晰释解,这首诗的魅力一点也没有因此减弱,全诗字字珠玑,诗中的每一联诗句,都可以然人浮想联翩。那些用典故勾勒出的文字,幽邃如精灵舞蹈:庄生梦蝶,杜宇化羽,沧海珠泣,良玉生烟……神奇传说中,有浪漫的翔舞,有哀伤的冤魂。诗人写这些,要说明什么?你尽可以自由想象。

  也许只有李商隐自己可以解释诗中的含义,可以说明隐藏在诗句中的故事,然而李商隐始终没有作过解释,他甚至不屑写一句说明。古人作诗,为了告诉读者写作的动机和背景,常常在诗前写一些题跋,有时在题目中便做说明,李商隐却不喜欢这一套,不仅诗句隐晦,题目也不明确,《无题》,是他的创造,《锦瑟》其实就是用诗的开首两字做题目,性质类似《无题》。金代诗人元遗山有《论诗绝句》:“望帝春心托杜鹃,佳人锦瑟怨华年;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前两句是赞美李商隐的诗,后两句是表达无法读通李商隐诗的遗憾。汉代郑玄笺注《诗经》,解决了很多《诗经》中的疑难问题,元遗山希望有人像郑玄笺注《诗经》一样注释李商隐的诗,表达了很多喜欢李商隐诗的人的愿望。曾有过不少企图为李商隐诗“解密”的人,也有人专门出了注解玉溪诗的书,然而最终还是没有被读者接受。

  我想,读李商隐,还是不求甚解为好,能欣赏到那些诗句的曼妙,能感受到优美凄惘的境界,就可以了。何必一定要把一切都解释得明明白白呢。这就像现代人听德彪西,不同的人,尽可以根据自己的理解和心情欣赏他行云流水般的音乐,怎么理解,都是美妙的精神漫游。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44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2-3 15:32:43 [只看该作者]

玉屑之二十三:秋波

  秋波是什么?当然是秋水,是秋风中的湖波涟漪,清澈,漾动。然而在古人的诗中,这秋波却演变成了女人的眼神,所谓“眉如青山黛,眼似秋波横”。李贺《唐儿歌》中有“骨重神寒天庙器,一双瞳人剪秋水”的妙句,双瞳剪水,形容眼神的清澈。秋波的最早出处,是否就是李贺的这两句诗,我无法考证,但在这之后,指美女之眼为秋波、秋水者才逐渐多起来。

  宋词的词牌名中,有“秋波媚”,又名“眼儿媚”,想来最初的词句,应是描写女人的媚眼,但后来的诗人用这个词牌创作时,写出来的却是完全不一样的内容。陆游写过很有名的一首《秋波媚》:“秋到边城角声哀,烽火照高台。悲歌击筑,凭高酹酒,此兴悠哉!多情谁似南山月,特地暮云开。灞桥烟柳,曲江池馆,应待人来。”这样的慷慨悲歌,和女人的媚眼没有任何关系。

  宋代才女朱淑真,也写过《秋波媚》,那倒是一曲名实相符的词:“迟迟春日弄轻柔,花径暗香流。清明过了,不堪回首,云锁朱楼。  午窗睡起莺声巧,何处唤春愁。绿杨影里,海棠枝畔,红杏梢头。”读这样的诗,给人的感觉是慵懒无聊,诗中女子的眼神,恐怕难有秋水的清澈,只有昏昏欲睡的困倦和迷蒙。

  现代人编的成语辞典中,有“暗送秋波”一词,将其出处归于苏东坡名下,其实有点牵强。苏东坡的诗,是引用《晋书·谢鲲传》中的一个典故:“邻家高氏女有美色,鲲尝挑之,女投梭,折其两齿。”,谢鲲挑逗正在织布的邻家美女,美女不领情,怒投以梭子,敲断了谢鲲的两颗门牙。苏东坡在他的诗中写到了那个狼狈的谢鲲:“佳人未肯回秋波,幼舆(指谢鲲)欲语防飞梭”。东坡名声大,他的诗中出现“秋波”,形容得也巧妙,被人广为传播很正常,其实未必是他首创,李贺的“一双瞳人剪秋水”,就比“佳人未肯回秋波”要早许多。

  现代人的成语“暗送秋波”,带着一点贬义,那意思是指暗中眉目传情,或者偷偷地献媚,不是正大光明的表情,这类眼神,不清澈,也不美妙,这“秋波”,和女人的媚眼没有多少关系了。这样,人们便很少再用这两个字形容女人清澈美丽的眼神,对这个美妙的词来说,有点可惜。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45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2-3 15:35:09 [只看该作者]

玉屑之二十四:松风

  二十多年前游黄山,在山上的小旅店过夜。那是一个无云的夜晚,星月清朗,踏着星光在旅店外的小径散步。小径边上,是一大片黑松林,月光为起伏的树冠镀上一片晶莹的银光,如雪压松影。突然起风,虽只是微风,却使路边的松树集体摇动,飒然作声。风似乎是从地下冒出,在松林里盘桓回旋,撼动了每一片枝叶,然后从松林中飘出,把我包裹。这风有点神奇,它仿佛挟带着松树的呻吟和呼喊,嘈杂而深沉,如潮汐之韵。这时,脑子里突然想起三个字:“风入松”,这是一个古琴曲的曲名,我没有听过这支古曲,此时听这月下松林传来的奇妙风声,觉得这就是《风入松》的韵律。如此奇妙的天籁之声,人类的乐器能重现它们吗?我很怀疑。

  《风入松》,相传是嵇康创作的古琴曲,后来成为词牌名。古人的诗中,常出现“松风”两字,也常常将这两个字和琴声联系,大概就是起源于此。我记忆中最熟悉的,是刘长卿的五绝《弹琴》:“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还有王维的诗句:“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李商隐的诗中也有类似句子:“欹冠调玉琴,弹作松风哀”。宋词中,也有松风和琴声的交汇,如张抡的《阮郎归》: “松风涧水杂清音,空山如弄琴”,是很传神的句子,松风和流泉之声交合,在山中回旋,整座空山,犹如一挂巨大的古琴在鸣响.

  有过黄山夜过松林的经历,对古诗中写到的松风,便有了形象的认识。其实,古人的诗中,写到“松风”时,未必和琴声相连,那是对自然和天籁的描绘,在文人的眼里,松树是值得讴歌的形象,也是可以亲近的生命。譬如唐诗人裴迪的《华子岗》中有这样两句:“日落松风起,还家草露稀”,诗中的“松风”,和“草露”对应,写的是日常生活景象。李白的《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一诗中,写到松风时颇带感情色彩:“长歌吟松风,曲尽河星稀。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山间松风,居然值得诗人以“长歌”吟咏。

  《清诗别裁》中有清初诗人赵俞的七绝《溪声》:“结庐何日往深山,明月松风相对闲。但笑溪声忙底事,奔流偏欲到人间”。读此诗,感到面熟,很自然想起李白的《山中答问》:“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杳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两首诗,韵同,意境也差不多,毫无疑问,这是赵俞模仿李白,不过,他用“松风”取代“桃花”,诗中的画面和色彩,翻出了一点新意。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46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2-3 15:36:55 [只看该作者]

玉屑之二十五:爱之绝唱

  汉代无名氏的《上邪》,一首短诗,寥寥三十五个字,却使我看到过的所有爱情诗为之苍白失色: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这是一个痴情女子对心上人的誓言:苍天啊!我要与你相知相爱白头到老,我们的爱情永不会衰退。除非巍巍高山变平地,滔滔江水干涸消失;除非冬日响起隆隆惊雷,夏天飘起鹅毛大雪;除非天空倾塌和大地粘合;否则我对你的情意就不会中断!

  这就是山盟海誓。后来被人引用得烂熟的“海枯石烂不变心”之类的爱情誓词,源出于这首古诗。时隔两千年,今天读这些诗句,依然惊心动魄。这是汉代的民间诗歌,诗中以一个女子的口吻,向她所爱的男子表明心迹,人间的爱情,竟然可以强烈坚决到如此,让人惊叹。

  我想,这首没有留下作者姓名的爱情诗,作者也许不是一个人。一个痴情女子的激情夸张的誓言,被一个有心的文人记下,然后在民间流传,不断被人修改,最后成为中国古诗中爱情篇章的经典绝唱。

  这首诗,表达了一个女子对爱情坚贞不二的决心,并没有描绘爱情如何美好。虽然写得轰轰烈烈,却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那种悲壮之态,凛然不可亲近。和《上邪》差不多时期出现的古诗中,也有表现爱情的,但风格完全不同,譬如苏武的“结发为夫妻”,看似平淡,但表现的人间情爱朴实具体,因而深挚感人: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欢娱在今夕,嬿婉及良时。征夫怀远路,起视夜何其?参辰皆已没,去去从此辞。行役在战场,相见未有期。握手一长叹,泪为生别滋。努力爱春华,莫忘欢乐时。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这首诗,也是以女子的感受为主体。丈夫从军赴战场,恩爱夫妻无奈分别。诗中写了相思之苦,但更为动人的,是妻子对未来的希望,对丈夫的期望和期待,“努力爱春华,莫忘欢乐时”,要爱惜生命,不要淡忘了昔日的恩爱。最动人的,是收尾那两句:“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活着便要争取归来相聚,死了也要永远互相思念。末句写到死,但全诗更多的是强调要为爱好好地活着。只有坚持活着,爱的期待才是有价值有意义的

  《古诗十九首》中第一首,也是写夫妻离别相思,诗中表现了类似的境界:“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知?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返。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 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一个被相思之苦折磨的女子,最后竟喊出“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似乎是无奈的自我安慰,其实是一种积极的态度,努力加餐,健康地活着,才可能等到夫妻团圆那一天。如此质朴实在的表白,在古诗中少见,却让读者为之感动。

  我以为,“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也是人间爱情的绝唱,和《上邪》的境界相比,并不逊色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47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2-14 14:08:07 [只看该作者]

玉屑之二十六:莼鲈之思

  因为思乡,怀念家乡的美食,竟然辞官回乡,这是历史上真实的故事。张翰,字季鹰,吴江人。据《晋书·张翰传》记载:“张翰在洛,因见秋风起,乃思吴中菰菜莼羹、鲈鱼脍,曰:‘人生贵适志,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驾而归。”这故事,被世人传为佳话,“莼鲈之思”,也就成了思念故乡的代名词。

  张翰是个才子,诗书俱佳,写江南的菜花,有“黄花如散金”之句,李白很佩服他,写诗称赞:“张翰黄金句,风流五百年”。不过,张翰留名于世,还是是因为莼菜和鲈鱼。关于“莼鲈之思”,他自己有诗为证:“秋分起兮佳景时,吴江水兮鲈正肥,三千里兮家未归,恨难得兮仰天悲。”这是他在洛阳思念家乡时发出的慨叹。这莼鲈之思,后来有很多人在诗中提及。把思念故乡的情感,和莼菜鲈鱼联系在一起,确实诗意盎然。

  唐人诗中,以莼菜鲈鱼的典故表达思乡之情的作品很多。崔颢有七绝《维扬送友还苏州》:“长安南下几程途,得到邗沟吊绿芜。渚畔鲈鱼舟上钓,羡君归老向东吴。”白居易《偶吟》:“犹有鲈鱼莼菜兴,来春或拟往江东。”皮日休《西塞山泊渔家》:“雨来莼菜流船滑,春后鲈鱼坠钓肥。”元稹《酬友封话旧叙怀十二韵》:“莼菜银丝嫩,鲈鱼雪片肥。” 有趣的是,中国的“莼鲈之思”,在唐代竟然还传到了国外,当时的平安朝,也就是今日韩国朝鲜,他们的国君嵯峨天皇,在诗中拟张志和的《渔夫词》,写了如下诗句:“寒江春晓片云晴,两岸花飞夜更明。鲈鱼脍,莼菜羹,餐罢酣歌带月行”。这样的诗句,收入唐人诗集,并不逊色。

  唐人热衷莼菜鲈鱼,到宋代,诗人们似乎兴趣更浓。对张翰因思家乡美食而辞官返乡的举动,诗人们不仅理解,而且多加褒扬。辛弃疾的《水龙吟》中有名句:“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苏东坡也有妙句:“季鹰真得水中仙,直为鲈鱼也自贤”。欧阳修为张翰写过很有感情的诗:“清词不逊江东名,怆楚归隐言难明。思乡忽从秋风起,白蚬莼菜脍鲈羹”。不少诗人因迷恋张翰莼鲈之思的典故,来江南感受莼菜鲈鱼的美味,尽管这莼菜和鲈鱼的产地并非他们的家乡,但借题发挥,抒发一下思乡之情,也非常自然。陈尧佐:“扁舟系岸不忍去,秋风斜日鲈鱼乡”,米芾:“玉破鲈鱼霜破柑,垂虹秋色满东南”,陆游:“今年菰菜尝新晚,正与鲈鱼一并来”。宋敦儒的《好事近·渔夫词》中,有这样的描写:“失却故山云,索手指空为客。莼菜鲈鱼留我,住鸳鸯湖侧”,葛长庚的《贺新郎》更有意思:“已办扁舟松江去,与鲈鱼、莼菜论交旧。因念此,重回首。”去江南品尝一下莼菜鲈鱼,在那时似乎成了一种文人的时尚。

  莼菜和鲈鱼,我也品尝过,两者其实很难同时吃到。莼菜状如荷叶幼芽,嫩滑爽口,并无特别的鲜味。我曾经和江南的朋友开玩笑说,喝下一碗莼菜羹,感觉是吃掉了一池荷叶。而张翰诗中所写的鲈鱼到底是什么滋味,我至今不能确定。鲈鱼的种类很多,有四鳃和二鳃之分,据说四鳃的鲈鱼现在已难得。我记忆中最美妙的,是一种被称为“土鯆鱼”,又称“塘鲤鱼”的小鱼,这种鱼,据说也是鲈鱼的一种。三十多年前,我在太湖畔当学徒做木匠,吃过当地人用这种小鱼炖鸡蛋,味道无比鲜美。在饥贫交迫的日子里,这是一道让我无法忘怀的美食。我想,张翰当年怀念的鲈鱼,应该是这样的美味吧。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48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2-14 14:20:04 [只看该作者]

玉屑之二十七:风雪夜归人

  中国的古诗中,最简洁凝练的,是五绝,每句五字,四句,一共才二十个字。现代人的文章,有喜欢写长句的,一句话就可以长到二三十字。而古人的这二十个字,却意蕴无尽,变幻无穷,可以描绘阔大的场面,可以抒发深邃的情感,可以情景交融,既画出色彩斑斓的风景,也勾勒出人物在画中的行动,甚至还有曲折跌宕的故事。这是汉字创造的奇迹,也是人类文学瑰宝中真正的钻石。

 五言诗和七言诗相比,往往显得古淡简朴,很少秾纤铺张,节奏也徐缓铿锵,显出旷达和大气,而七言诗中很多充斥着浓艳繁复之风。

  我赞美过柳宗元的《江雪》,现在再来说说另一首我喜欢的五绝,作者是唐代杰出的诗人刘长卿,诗题是《逢雪宿芙蓉山主人》: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这是一幅有远景有近景有人物的画。远景:残阳如血,远山逶迤;中景:寒风中简陋的茅屋;近景:柴枝扎成的院门外,传来狗叫;人物:黑夜中冒着风雪中从远处走来的归家主人。说这样的诗字字珠玑,一点也不夸张,二十个字,几乎每个字都是一个独立的意象。

  读者如细心,会发现诗中有一个矛盾:首句“日暮”,有日落西山之意,那无疑是晴天,时间该是黄昏;而末句“风雪夜归人”,气候和时间都变了,晴天变成了风雪漫天,黄昏变成了黑夜。其实也不矛盾,诗中描绘的情景,绝非静止,短短二十字中,其实写了从黄昏到深夜的变化。诗人刚出现时,是能看到落日的黄昏,住下后天色大变,起风落雪,而主人迟迟未归。天黑夜深时,听见柴门外传来几声狗叫,探头看门外,只见主人冒着风雪从远处一步步踉跄走近……

  当然,“日暮”两字,也可看作单纯表示时辰,从气候去理解,也许是过度解读。

  而那个“风雪夜归人”,却引起我很多想象。毫无疑问,他不是富豪权贵,是蜗居陋室的穷人,但他未必是卑微之人,可能是一个性情高洁的隐士,也可能是一个失意落魄的文人。诗人既专门进山造访,那白屋主人绝非等闲之辈。他风雪夜归,是在外狩猎辛苦,还是访友醉归,读者可以自己猜测。其实,诗中还有另外一个人,就是诗人自己,诗中描绘的景象和声音,都是诗人的所见所闻。读者甚至可以想象,主人踏着风雪归来,意外看到远道来访的客人,该会有怎么的惊喜。

  此诗还有另外一种解释,诗中“风雪夜归人”,就是作者自己,他从黄昏一直走到天黑,冒着风雪找到了山中的朋友之家。疲惫中听到狗叫和开门的声音,想到即将得到的款待,温暖的炉火,甘美的酒食,朋友的问候,心里便产生了回家的亲切感,所以在诗中自称“归人”。

  两种读法,我觉得都可以。写景的五绝,一般都是描绘一个定格的画面,而刘长卿的这首诗,却记叙了从黄昏到深夜发生的事情,气候、景色、诗中人物的心情,都在跌宕变化。文学史家也许还可以从中读到诗人当时的人生境况和心情。二十个字,蕴涵如此丰富的内容,这难道不是奇迹?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49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2-14 14:21:40 [只看该作者]

玉屑之二十八:诗和琴

  古人诗中写到音乐的,不计其数。其中涉及最多,当然是古琴。琴棋诗画,在古人的雅好中,琴排在第一位。说到写听琴的古诗,不得不提到韩愈的《听颖师弹琴》,这是一首极有韵味的诗,在写作上也有特点:

昵昵儿女语,恩怨相尔汝。划然变轩昂,勇士赴敌场。浮云柳絮无根蒂,天地阔远随飞扬。喧啾百鸟群,忽见孤凤凰。跻攀分寸不可上,失势一落千丈强。嗟余有两耳,未省听丝篁。自闻颖师弹,起坐在一旁。推手遽止之,湿衣泪滂滂。颖师尔诚能,无以冰炭置我肠!

韩愈写琴声,别出心裁,诗中的情景和意象,似乎都和弹琴无关,其实每一句都是对琴声的想象和描绘。在诗中,琴声时而委婉亲昵如儿女对话,时而又昂扬激越如勇士呐喊,时而如百鸟齐鸣漫天喧哗,时而如孤凤悲啼低回盘旋。写琴声的悠扬飘忽,则“浮云柳絮无根蒂,天地阔远随飞扬”,这两句,是韩愈的名句,也是古人写琴声的佳句。诗的下半部分,写到他听琴时坐在一旁感动的情景,泪湿衣襟,不能自制,最后对颍师发出“无以冰炭置我肠”的感叹。

此诗题为《听颍师弹琴》,诗中却没有出现一个琴字,这是韩愈的高明之处。其实,诗中所有的意象、声形,都是对琴声的描绘和想象。就是因为诗中没有“琴”字,后人竟然对此诗存疑。有一次,欧阳修问苏东坡:写琴的诗中哪一首最佳?苏东坡不假思索回答:韩愈的《听颍师弹琴》。欧阳修说:这首诗确实不错,但此诗所写不是听琴,是听琵琶。欧阳修作此判断,根据便是诗中未见琴字,也是想当然。苏东坡认为欧阳修的看法有道理,居然也改变看法,认为韩愈是写听琵琶了。后来有朋友求苏东坡为一位琵琶高手写词,东坡将韩愈的这首诗稍加修改,写成了《水调歌头》,词前有序文,记录了他和欧阳修的交流。序曰:“欧阳文忠公尝问余:琴诗何者最善?答以退之听颖师琴诗最善。公曰:此诗最奇丽,然非听琴,乃听琵琶也。余深然之。建安章质夫家善琵琶者,乞为歌词。余久不作,特取退之词,稍加隐括,使就声律,以遗之云。”

且看苏东坡如何把韩愈听琴的诗改成了听琵琶的词:

昵昵儿女语,灯火夜微明。恩怨尔汝来去,弹指泪和声。忽变轩昂勇士,一鼓填然作气,千里不留行。回首暮云远,飞絮搅青冥。众禽里,真彩凤,独不鸣。跻攀寸步千险,一落百寻轻。烦子指间风雨,置我肠中冰炭,起坐不能平。推手从归去,无泪与君倾。

苏东坡的《水调歌头》,不能算独创,只是对韩愈的诗作了一点删改,根据词牌的格式,增加了一些文字。苏东坡毕竟不是等闲之辈,经他“稍加隐括”,那些文字便有了新的气象。对照读一下,很有趣。不过,说韩愈的诗不是写听琴而是听琵琶,那实在是千古冤案。和韩愈同时代的李贺,也写过听颍师弹琴的诗,颍师是当时弹古琴的高手,这是没有疑问的。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50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2-14 14:23:43 [只看该作者]

玉屑之二十九:玉溪生之谜

  我已经无法统计,在我这些谈古诗的文章中,已经多少次提及李商隐和他的诗句,这是情不自禁的事情。我想,以后也许还会常常提到他。李商隐是一个奇迹,是一个谜,值得所有的诗人和爱诗的人们为之沉迷,为之沉思。李商隐在唐代诗人中,影响不能算是最大的一个,李白和杜甫名气远在他之上。不过,李商隐对后世诗人和文学家的影响,却难以估量,这种影响,一直到现代。

  我的书房里,就有一个证明在。我书桌前的墙上,挂着沈从文先生的一幅书法,以《玉溪生诗》为题,抄录了李商隐的八首诗:七绝《赠宇文中丞》、五律《晓起》、五古《杏花》、五古、《灯》、五律《清河》、五绝《袜》、五绝《追代卢家人嘲堂内》、七绝《代应》。我和沈从文先生没有机会交往,这幅字,由沈先生的好友曹辛之先生转赠。因为钦佩沈从文,喜欢他的字,也喜欢李商隐,所以就一直把这幅字挂在我的书桌前的墙上,抬头就可以看到。这幅书法写于1976年初春,写的是章草小字,密密麻麻,有五百多个字。沈从文先生想必也喜欢李商隐,他抄录的这八首诗,不是李商隐诗中流传最广的,仿佛是无机的排列,却巧妙地通过这些诗表达了他当时的心情和期待。沈从文的这幅书法和李商隐的那些诗,引起我很多联想,曾写过《失路入烟村》一文,谈沈从文的书法和人生,也品味李商隐的诗。《杏花》一诗结尾有这样两句:“吴王采香径,失路入烟村”。吴王采花,迷失在花团锦簇的园林中,虽是迷路,却迷得有诗意。这也让人很自然地使人想起沈从文的下半生,他放弃了心爱的文学,把才华和精力投入对古代服饰的研究,当然,还有书法。说是“失路”,其实是找到了一条充满智慧和情趣的通幽之径。李商隐一生不得志,他有政治抱负,却仕进无门,只做过县尉一类的小吏,但作为诗人,他寻找到一条属于自己的独特道路。晚唐的达官贵人,现在的人们谁还记得,而李商隐和他的诗,却流传至今。

  玉溪生的诗,为何有如此巨大的魅力,使那么多人着迷?他的《锦瑟》和《无题》,千百年来引出各种各样的解读,成为唐诗中最迷人的话题。李商隐的诗中,有很多名句,已经成为中国人智慧、情感和理想的结晶。十多年前,我请曹辛之先生为我写一个条幅,他问我写什么,我说,就写你喜欢的唐诗吧。他寄来的条幅,是李商隐《韩冬郎即席为诗相送》中的两句:“桐花万里关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辛之先生是借用李商隐的诗句,表达了对一个后辈的鼓励和期望。

我想了一下,记忆中的唐诗名句中,有不少出自李商隐: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无题》)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无题》)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无题》)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无题》)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无题》)

永忆江湖归白髪,欲回天地入扁舟。(《安定城楼》)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衮》)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嫦娥》)

深知身在情长在,怅望江头江水声。(《暮秋独游曲江》)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登乐游原》)

  一个诗人,有那么多美妙不朽的诗句流传人间,历经千年而魅力依旧,这是值得骄傲的事情。谁能说李商隐的人生黯淡无光呢!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