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论坛文艺版『 阅读欣赏 』 → 赵丽宏散文,诗歌系列


  共有4730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赵丽宏散文,诗歌系列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7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4-13 14:01:04 [只看该作者]

玉屑之五十:慈母泪,游子心

  孟郊因为一首《游子吟》,成为现代中国人最熟悉的古代诗人之一。也许古诗中写母爱的作品不多,脍炙人口的更少,孟郊以寥寥三十字,写出了慈母对儿子的关心和爱,也写出了儿子对母亲的感恩:“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诗中慈母为即将远离家门的游子缝衣的形象,感动了无数读者。其实,这首诗中意味深长的,不是前面四句,而是最后那两句,母爱博大如无边春晖,儿辈是承受阳光的小草,永远报不尽母恩。这样的感慨,千百年来使所有为儿女者心生共鸣。

  古人写母爱的诗篇,其实还有不少。韩愈诗中,有描写母亲送儿子的诗句:“白头老母遮门啼,挽断衫袖留不止”,这样的场面,同样撼人心魄。清代诗人黄景仁的《别老母》,写母子离别的情景,读来催人泪下:“搴帏拜母河梁去,白发愁看泪眼枯。惨惨柴门风雪夜,此时有子不如无”。和孟郊的《游子吟》相比,这些诗写得更为悲切凄凉。

  白居易的《慈乌夜啼》,讴歌乌鸦反哺,针砭世态,抨击人间不孝者,很值得一读:

  慈乌失其母,哑哑吐哀音。昼夜不飞去,经年守故林。夜夜夜半啼,闻者为沾襟。声中如告诉,未尽反哺心。百鸟岂无母,尔独哀怨深。应是母慈重,使尔悲不任。昔有吴起者,母殁丧不临。嗟哉斯徒辈,其心不如禽。慈乌复慈乌,鸟中之曾参。

  此诗中,以大半篇幅描写乌鸦丧母后的悲伤,丧母慈乌的半夜哀音,令人心颤心惊。诗的下半段,因慈乌的哀痛而联想到人间的冷漠不孝者,两相对照,那些不孝之徒,“其心不如禽”,是人面禽兽。

  孝道,是中国传统文化中重要的内容之一,中国古代文人都以不孝为耻。不能服侍孝敬母亲,是很多人的苦痛和遗憾。很多年前读李商隐《暴雨途中二十韵》,曾被诗中的凄苦景象和诗人的深情打动:

  停车茫茫顾,困我成楚囚。感伤从中起,悲泪哽在喉。慈母方病重,欲将名医投。车接今在急,天竟情不留!母爱无所报,人生更何求!

  这应该是作者真实的经历,母亲病重,诗人驱车接母亲就医,却遭遇暴风雨,被困在途中难以成行。此时,想到家中病榻上的母亲,悲恨交集,发出“母爱无所报,人生更何求”的由衷感叹。

  写对母亲的情感,清代诗人周寿昌的《晒旧衣》最为动人:“卅载绨袍检尚存,领襟虽破却余温。重缝不忍轻移拆,上有慈母旧线痕。”诗人把一件有三十年历史的旧衣当成宝贝,为什么?因为这是慈母缝制,一针一线,都凝聚着母爱,睹物思人,回忆母亲的恩泽,情思绵绵。这首诗,很自然会让人联想孟郊的《游子吟》,不能说是周寿昌模仿孟郊,实在是人间太多这样的母子深情。

  孟郊的故乡在浙江德清,这两年,德清连续两年举办“孟郊奖·慈母游子情”华语散文大奖赛,作为评委,我读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应征文章,那些真情的文字和温馨的故事,使我感慨不尽。一首古诗,经历了千百年,依然有这么多读者为之共鸣为之动容,这是诗歌的魅力,是艺术的力量,更是因为人间亲情的绵延不绝。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72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7-24 15:08:37 [只看该作者]

玉屑之五十一:杜鹃啼血

  杜鹃,在汉语词汇中,是花,也是鸟。

  杜鹃是多年生灌木,品种繁多,花开缤纷七色,以红色居多。春天山野中,杜鹃是最常见的花,盛开时,满山遍野殷红如火。江西民歌中的“映山红”,陕北民歌中的“山丹丹开花红艳艳”,唱的便是杜鹃花。

  杜鹃作为鸟名,涵义更为丰富。杜鹃,就是布谷鸟,又名子规、杜宇、子鹃。如果生活在乡村,在春夏时分,能听到杜鹃彻夜啼鸣,如歌如吟,如泣如诉,引人遐想。我年轻时在崇明岛“插队落户”,经常听到杜鹃的鸣唱,那声音总是从远处传来,在田野中飘绕不绝。那时人们都把杜鹃看作报春鸟,“布谷声声”,是督促农民播种耕耘。但在我听来,杜鹃的啼鸣,总有凄苦悲凉之感。这或许是因为联想到那些古老的传说。

  杜鹃花,如何成了杜鹃鸟?唐代诗人成彦雄写的一首五绝作了很妙的回答:“杜鹃花与鸟,怨艳两何赊。疑是口中血,滴成枝上花。”

  我没有仔细看过杜鹃的样子,但知道杜鹃有红色的嘴,富有想象力的古人以为这是啼血所致。杜鹃鸣唱时节,正是杜鹃花盛开之际,于是便有了“疑是口中血,滴成枝上花”的联想。中国古代有“望帝啼鹊”的神话。望帝是传说中周朝蜀地的君主,名杜宇,不幸国亡身死,魂化为鸟,哀啼不止,口中流血。“杜鹃啼血”,在很多古人的诗中提及,杜鹃被称为杜宇,由此而来。李商隐《锦瑟》中,“望帝春心托杜鹃”,引用的就是这个典故。因为这样的故事和传说,杜鹃出现在古诗词中,多与凄惘和悲苦相关联。如李白《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白居易《琵琶行》:“杜鹃啼血猿哀鸣”;秦观《踏莎行》:“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辛弃疾《定风波》:“百紫千红过了春,杜鹃声苦不堪闻”;贺铸《忆秦娥》:“三更月,中庭恰照梨花雪;梨花雪,不胜凄断,杜鹃啼血。”;王令《送春》:“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

  文天祥晚期的诗歌,多悲切之情,国破家亡,前景渺茫,他曾以杜鹃的形象寄托自己的情思:“草合离宫转夕晖,孤云漂泊复何依,山河风景原无异,城郭人民半已非。满地芦花和我老,旧家燕子傍谁飞!从今别却江南路,化作啼鹃带血归”。这首题为《金陵驿》的七律,生动表达了因国破家亡而生发的忧伤沉痛。

  杜鹃的啼鸣,在很多游子的耳中,彷佛在诉说“不如归去”,诗人常因杜鹃之鸣而撩动乡愁。范仲淹有诗云:“夜入翠烟啼,昼寻芳树飞,春山无限好,犹道不如归。”

  杜鹃,不仅是花和鸟,也是中国古诗中涵义幽邃的意象,值得玩味。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73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7-24 20:59:56 [只看该作者]

玉屑之五十二:冷翠烛下人鬼情

  世上本无鬼,活人杜撰之。人间有无数关于幽灵和鬼怪的故事,或诡异怪诞,或惊悚恐怖,或幽默滑稽,或凄婉优美。鬼故事,是民间口头文学创作中最活跃的部分,很多故事从古传到今,生生不息。蒲松龄当年被民间的传说吸引,写出《聊斋志异》,成为人类文学史中最美妙的鬼怪灵异故事。我在乡村生活过,也从农民口中听说不少鬼怪故事,那是民间的智慧,是中国人在艰辛苦难中自娱自乐、创造欢乐的一种方式。

  诗人也写鬼,我读过一些鬼气森森的诗,读后难忘。李贺被人称为“诗鬼”,并非他专写鬼,而是他诗中那种狂放无羁的诡异之气。不过,李贺也在诗中描绘过幽冥世界,他的《苏小小墓》,就是如此。苏小小是南齐名妓,也是一代才女,能歌舞,善诗文。她死后,她的坟墓成为江南的风景。古时传说,苏小小墓地上,“风雨之夕,或闻其上有歌吹之音”。这其实是民间的鬼故事。李贺来到苏小小墓上,感觉和这位命运多舛的才女心灵相同,彷佛遇见了这位佳人。且看他怎么写苏小小的幽灵:

  幽兰露,如啼眼。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草如茵,松如盖。风为裳,水为佩。油壁车,夕相待。冷翠烛,劳光彩。西陵下,风吹雨。

  这首诗,把读者引进一个凄美的幽冥世界,描绘了一位冥界佳人,她飘忽无形,似有若无,衣裙如微飔,妆饰如静水,目光如兰花上的晶莹的露珠。然而她孤独无助,在幽冷鬼火和凄风苦雨中,作着永无结果的等待。古乐府中有《苏小小歌》:“我乘油壁车,郎乘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李贺在此诗中,将古乐府中关于苏小小的故事和意象融于一体,也把生和死,人世和冥界融于一体,虽是写鬼,却有人间的真情。生时的遗恨,延续到阴间;幽灵重访人世,依旧孤寂怅然。这首诗中流露出来的悲凉和凄美,其实也是诗人自己的心境写照。

  李贺不愧大诗人,写鬼,写得凄凉飘忽,幽深优美,让活着的人产生很多遐想。不过,诗人写鬼,一般是心有悲情,李贺的诗中出现阴森鬼气,其实是借景抒情,宣泄胸中郁闷和悲哀,他并不直接表露,而是把情绪隐藏在神秘的意象中,这是真正的诗人之道。且再看他的一首鬼气十足的诗:

  南山何其悲,鬼雨洒空草。长安夜半秋,风前几人老。低迷黄昏径,袅袅青栎道。月午树立影,一山惟白晓。漆炬迎新人,幽圹萤扰扰。 (《感讽》之三)

  想象诗人一个人在夜间彳亍空山,环顾四周,鬼雨凄草,树影幽径,野塚磷火,阴森凄凉中,能感叹的只能是人生悲剧。岁月催人老,生死之间,人鬼之间,只是一念之差,一纸之隔吧。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74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7-24 21:02:31 [只看该作者]

玉屑之五十三:山茶吟

  年轻时读杨朔的散文《茶花赋》,至今仍记得。他写在昆明看到的茶花,名目繁多,大玛瑙,雪狮子,蝶翅,大紫袍……看这些花名就可以产生美妙想象。他把新中国比作一种叫“童子面”的茶花,当时曾流传一时。曾经以为茶花只有云南有,后来却发现,在我们生活的城市中,到处有茶花。几乎在所有的的花园和绿化带中,都能看到茶花的身影,它们的枝叶常绿红花常开,在寒冷的冬天,也能看到茶花盛开,令人欣喜。我居住的小区道路边,就有好几株茶花,感觉它们经常在开花,而且常常是在寒风凛冽中绽苞吐蕾。每年早春,在我窗前的紫藤开花之前,已经看到茶花的红色骨朵在绿叶间萌动。这使我想起陆游写的七绝《山茶》:“东园三月雨兼风,桃李飘零扫地空。唯有山茶偏耐久,绿丛又放数枝红。”

  陆游喜欢山茶花,他还有一阕《卜算子·咏山茶花》:“春早送娇羞,姹紫依风袅。万绿丛中秀靥留,更著嫣和俏。细数意秦楼,何忌群芳恼?却羡鸳鸯喜伴游,说与世人晓。”此诗着意于山茶花的艳美,写得妩媚绵软而不见风骨,诗中出现“娇羞”、“秀靥”、“嫣和俏”、“鸳鸯”这类形容和意象,让人读来生出抵触情绪。这和他的《卜算子·咏梅》相比,差得很远。山茶在寒冬开花,在陆游的诗中似乎看不到。

  其实,在中国古代,写茶花的诗篇非常多,不同的诗人的眼里,茶花是不一样的。苏东坡也写过茶花,一次,他去开元寺赏茶花,当即写成七律一首:“长明灯下石栏干,长共松杉守岁寒。 叶厚有棱犀甲健,花深少态鹤头丹。久陪方丈曼陀雨,羞对先生苜蓿盘。支里盛开知有意,明年开后更谁看?”此诗前半段,是对山茶花的描绘,写得生动形象。前两句写山茶的生长特性,这是和松杉一样耐寒常青的花树;后两句,描绘了茶花的形态,一句写叶,厚而有棱如犀甲,一句写花,由花蕾的形状和花的色彩联想到丹顶鹤的头,有想象力,也很自然。

  山茶花花期长,从每年的初冬,一直开到来年初春,花期都在寒冷时节,所以又被人称为“耐冬”。不少古诗中赞扬它耐寒的品质,譬如唐人方干的诗句:“满枝犹待春风力,数朵先欺腊雪寒。”清人刘灏的《山茶》:“凌寒强比松筠秀,吐艳空惊岁月非。冰雪纷纭真性在,根株老大众园稀。”明代大画家沈周写过《白山茶》:“犀甲凌寒碧叶重,玉杯擎处露华浓。何当借寿长春酒,只恐茶仙未肯容。”

  在唐诗中,山茶花还被称为“海石榴”。柳宗元有《始见白发题所植海石榴》,写的便是山茶花:“几年封植爱芳丛,韵艳朱颜竟不同。从此休论上春事,看成古木对衰翁。”唐人陆龟蒙写过《奉和袭美病中庭际海石榴花盛发》,也是吟山茶花:“紫府真人饷露囊,猗兰灯烛未荧煌。丹华乞曙先侵日,金焰欺寒却照霜。谁与佳名从海曲,只应芳裔出河阳。 那堪谢氏庭前见,一段清香染郄郎。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75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7-24 21:09:11 [只看该作者]

玉屑之五十四:弦管暗飞声

  古人在诗中描绘的音乐,我们大多都已经无法听到。然而那些吟咏音乐的诗篇,直到今天依然令我神往。

  白居易的《琵琶行》中那些美妙的诗句,已成为中国人记忆中最熟悉的诗句:“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把琵琶的声音转化成这样的文字,是天才所为。

  唐人诗中,写弹琴的诗很多,其中不少写得非同一般。如李白的五律《听蜀僧浚弹琴》:“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客心洗流水,馀响入霜钟。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其中“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两句,是典型的李白风格,既有想象力,也有气势。

  常建的《张山人弹琴》,也写得传神:“君去芳草绿,西峰弹玉琴。岂惟丘中赏,兼得清烦襟。朝从山口还,出岭闻清音。了然云霞气,照见天地心。玄鹤下澄空,翩翩舞松林。改弦扣商声,又听飞龙吟。稍觉此身妄,渐知仙事深。其将炼金鼎,永矣投吾簪。”琴声中,云霞缭绕,仙鹤翔舞,还有飞龙歌吟,这当然是诗人的想象。琴声驱散了现实世界中的喧嚣烦乱,把人引入仙境。

  写琴的诗中,流传较广的是韩愈的《听颖师弹琴》,其中“浮云柳絮无根蒂,天地阔远随飞扬”,是韩愈描绘琴声的名句,此诗我曾在《诗和琴》一文中谈过,不再重复。宋人晏几道的《菩萨蛮》写弹筝,也值得一读:“哀筝一弄湘江曲,声声写尽湘波绿。纤指十三弦,细将幽恨传。当筵秋水慢,玉柱斜飞雁。弹到断肠时,春山眉黛低”。晏几道写的是“哀筝”,通篇都是哀声,其实也是游子的乡愁。

  古人诗中的音乐,常和乡愁相连。弹琴如此,吹笛也一样。李白也描写过笛声:“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这首诗题为《春夜洛城闻笛》,诗中并没有直接写笛声,只是“暗飞声”三字,却传神地写出了笛声的哀怨婉转。夜色中隐约飘来的玉笛声,吹奏的是故乡熟悉的曲子,触动乡愁,是极自然的事情。中唐诗人张祜有绝句《听简上人吹芦管》,也是一首写音乐的佳作:“细芦僧管夜沉沉,越鸟巴猿寄恨吟。吹到耳边声尽处,一条丝断碧云心。”此诗和李白的《春夜洛城闻笛》有异曲同工之妙,一是玉笛,一是芦管,却都是回旋在夜色中的思乡哀曲,而且都隐约朦胧,一是“暗飞声”,一是“耳边声尽”,在玉笛声中生出的“故园情”,和在芦笛声中引发的“碧云心”,意思也是相近的。

  谈到古诗中的音乐,不能不提一下李贺的《李凭箜篌引》。箜篌何物?这是古代的弦乐器,现代人已不识其面。不过,读一读李贺的诗,可以想象它奏出的奇妙音乐:“吴丝蜀桐张高秋,空山凝云颓不流。江娥啼竹素女愁,李凭中国弹箜篌。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十二门前融冷光,二十三丝动紫皇。女娲炼石补天处,石破天惊逗秋雨。梦入神山教神妪,老鱼跳波瘦蛟舞。吴质不眠倚桂树,露脚斜飞湿寒兔。”天上人间的奇景幻象,纷纷出现在诗中,凤凰叫,芙蓉泣,香兰笑,老鱼跳,瘦蛟舞,这些声音,谁也没有听见过,李贺这样写,看似荒诞,却把音乐的奇美和神秘表现得淋漓尽致。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76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7-24 21:11:55 [只看该作者]

玉屑之五十五:江畔独步寻花记

  苏东坡喜欢杜甫的诗,在为他人写字时,常常抄杜诗,但他却偏偏不选名篇,而写杜诗中那些偶尔流露浪漫性情的词句:如《江畔独步寻花》:

  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

  东坡在他的一篇小品中这样议论:“此诗虽不甚佳,可以见子美清狂野逸然之态,故仆喜书之。昔齐鲁有大臣,史失其名。黄四娘独何人哉,而拖此诗以不朽,可以使览者一笑。”这篇短文的结论,似乎是达官贵人不如妓女。大臣的显赫在他当权时,时过境迁,便被人忘记得干干净净;而一个青楼佳人,却因为诗人的描写而千古留名。这其实也是对文学和艺术影响力的赞美。这样的文字,很自然地使我想起李白的诗句:“屈平辞赋悬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黄三娘和屈原,当然不能同日而语,屈原的诗篇如日月高悬,永世不落,而黄三娘,只是一个青楼女子,但是杜诗不死,三娘也就活在他的诗中。

  苏东坡关于《江畔独步寻花》的这段议论,使我想起莎士比亚的一首十四行诗:

无论我是活着为你撰写墓志铭,

还是你活着而我已在地下腐烂,

即便我已被世界遗忘得一干二净,

死神却无法把我对你的赞美夺走,

你的名字将在我的诗中得到永生,

尽管我已死去,在人间销声匿迹,

留在大地上的只有一座荒坟野塚,

而你却会长留在人们的视野里。

未来的眼睛将对你百读不厌,

未来的舌头也将对你长诵不衰,

而现在呼吸的人们在早已长眠。

我强劲的笔将使你活在蓬勃的世界上

在活动的人群里,在人们口中。

  莎士比亚的这首诗,被译成中文后读来有点拗口,我想那是翻译的问题,不过这首诗的意思很明白。诗人的生命虽然卑微,和任何人一样,生命结束,一切都终结。然而真正的诗和艺术不死,诗中讴歌的人和事物,不会随诗人的生命消失。莎士比亚诗中的“你”,是人间永远的秘密,谁也无法知晓那个“你”是谁,但她(或者他),正如诗人所说,“你”将因为这些诗句的流传,活在人们的眼睛里,活在人们的传诵中。莎士比亚诗中的“你”,和杜甫笔下的黄四娘,在这一点上有相同的命运,因为诗歌的传世,他们永远地活下来,活在一代代吟诵这些诗歌的读者的眼睛离,活在读者的吟诵中。

  今天读《江畔独步寻花》,仍能感受到杜甫写此诗时欢悦轻松的心情。他一个人在江畔寻找美景,归来后作诗,满纸都是黄四娘家里美景,繁花盛开,彩蝶飞舞,娇莺啼鸣,似乎没有人物出现,其实诗中所有的意象都黄四娘有关,都是在写诗人和黄四娘共度的美妙时光。谁也不知道和杜甫同时代的黄四娘的故事,她的美貌,她的热情,她和诗人之间的交往,早已模糊得找不到任何影踪,但是杜甫的诗活着,黄四娘就活着,而且可以引出读者的无穷想象。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