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论坛文艺版『 阅读欣赏 』 → 诗家云集丹江口 文星摘冠武当山(《散文诗》水都之旅作品集,丹江口,丹江口水库,丹江口大坝,南水北调,武当山,太极峡)


  共有38200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诗家云集丹江口 文星摘冠武当山(《散文诗》水都之旅作品集,丹江口,丹江口水库,丹江口大坝,南水北调,武当山,太极峡)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3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11 8:50:56 [只看该作者]

大于一(组章)


大 卫


  丹江口:对一滴水的设想


  在一个夜晚,看见它,刚从天上下来,与花朵交换芬芳,与七月交换热情,清澈不再是一个词,而是它的性格。繁星满天,一滴水像一滴水那样透明。如果跑下大堤,我将获得一块玉,它在大朵大朵的浪花里,有少女的娇羞。它是众水中的一滴,在这个夜里,我们互相看见。
  四年之后,一滴水,将一路北上,经河南,越河北,抵北京。届时,一拧开水龙头,它将跳出来,像一匹个头最小的瀑布——我不敢肯定,这匹小个子的瀑布,是否能把北京溅湿?至少,它可以把北京的天空放在怀里——或者说,四年之后,通过一滴丹江口的水,不知我看到的是湖北的天空,还是北京的天空?更多的设想是,这滴水,来自于丹江或者汉江,那么,它的老家应该在遥远的大山,这滴水,村姑一样,从陕西走到湖北,仿佛它不是一滴水,仿佛汉江与丹江也只不过是它的两根好看的辫子。
  一滴来到北京的水,我不能确定,是否还是原来的样子,仿佛一棵草不能把自己拔起,一滴水,和众多的水一样,形成滚滚洪流,之后,分散。它有可能进入百姓之家,也有可能进入官宦之宅,一滴水,不能左右自己,有时候,它也被无形之力挟持。四年之后,我有可能从一棵北京的老槐树,看到一滴来自丹江口的水,也有可能从一滴酒,看看这滴有了脾气的水——水一有了脾气,就变成酒了——从一朵花的枝头,我将看到一滴水怎样穿过大地,通过绿色的茎管和叶脉拿出全部的自己。从一阵雨里,我能否分得清,那一滴水并没有死去,它还是原来那种纯朴的样子,透明的翅膀下,还掖着大山的心跳。它没有变,身上依然有百合也有闪电。一滴水如果带给我大地的气息,它将永远不会死去——哦,一滴什么样的水,让我动用了“永远”这个词?
  一滴水到了北京,如果想家了怎么办?同样的问题是,一滴到了北京的水,如果不再想家了怎么办?
  今天,我在丹江口水库遇到的一滴水,如果四年后相见,我们是否还会互相认识?而那时的相见的场景,是在酒桌上,还是在KTV的一杯饮料里?
  如果有一个人在哭泣,我不知道眼角最晶莹的那一滴,是不是我曾经遇见过的一滴水?
 

  武当山:对一句鸟啼的歉意


  汽车盘旋而上,就要接近一句鸟啼,越来越近,仿佛这一句鸟啼,是上帝发出的一条短消息,我打开,却是空的。哦,粗心的上帝——或者说,上帝比我们清楚,鸟啼本来就是空的,换句话说就是,不空,能叫鸟啼?
  就要接近一句鸟啼了——近得我一伸手,就能接住它似的。这鸟啼,和大山相比,小得像一粒种子——这是一粒能飞的种子,只能种在天空里。
  一句鸟啼,很短,等我还没接近,已逝。因为我的突然闯入,一滴原来在大山中宁静着的鸟啼,突然消失——我不敢想象它在空中消失的样子(是不是像一个熟悉的人,突然离去?),谁也不知它落在了哪里?一句鸟啼,因为被我听到了,才显得真实、具体,如果我不在这个上午突然闯入,它可能会像往常一样,悠闲,自在地落到松针上,草叶上,甚至蝴蝶的翅膀上,它将像以前一样,温热得具体,也沁凉得具体,像上帝刚刚抛下的一块银子……由此我有些不安,仿佛我的突然闯入,而让一句鸟啼提前消失。因此,我有必要,向一句鸟啼表达歉意。
  担接下来的问题是,我如何向一句消失的鸟啼表达歉意?
  它已经消失,或者说,它没有消失,只不过变了样子,比如,它把清脆给了天空,把温婉给了薄暮,把澄澈给了山涧,把嘹亮给了寂寞——没错,我一直相信,嘹亮是寂寞的另一个名字……
  如此,我应该对天空,对薄暮,对山涧,对寂寞……说声对不起。我不该让一粒鸟啼提前消失。当然,这句鸟啼,更有可能因为我的到来,而远走高飞,但,山外世界,如何容得下一句清澈的鸟啼?
  现在我最大的担心是,这一句鸟啼已经来到了俗世。更大的担心是,这一句来到了人间的鸟啼,或许变为了牛嘶、马叫、暴风、骤雨、傍晚的汽笛、午夜的叹息,如此说来,我更应该向一句鸟啼道歉:我不该让它来到人间并有了人间的样子。
  

  太极峡:对一阵风的还原


  如果可以,我愿意代替你在人间奔走。这些年来,我一直把空虚当成另一种风,它不停地吹我,试图把我吹成更大的空虚。这些年来,我和你一样,把命运这块巨石前,感到疲惫、焦灼、无力。
  我至今还在人间奔走,是因为越来越明白,摇晃与静止是同一回事,得到与失去是同一个词。
  我悲观,但不厌世,甚至用更大的热爱来证明,这个世界,正因为它不转动了,所以才需要更大的风。
  和你一样,哪一阵风,都是走着走着就消失的——像那流水,不知从哪里来,也不知到哪里去。我想对一阵风说,吹吧,吹吧,我是你人间的全部样子——因为没有方向,所以,我和你一样,可以往任何一个方向吹。
  此刻,你从山谷里一溜小跑出来,身上还带有草木的气息,你以小角度吹我,仿佛要吹去我身上的五月,六月,七月。哦,五月的忧郁与潮湿,六月的郁闷与阴悒,七月的烦扰与炎热。我代替你走在两山之间流动,偶尔,我也会像你一样,小心翼翼地涉过水面。
  今天,我还不能走到这条山谷的近头,我没有派出全部的风,因此,那远处的草之摇晃,天之眩晕,水之流动,鹰之展翅,花之绽放……皆不是我的。
  一直怀疑,我来到人间,不是因为母亲,而是因为一阵更大的风,把我吹在这里。或者说母亲就是那一阵大风——她把我吹到人间,就走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呆在这里,以至于我现在每当看到万物摇晃,就以为母亲还在尘世。
  今天,站在一条山谷里,我比掠过水面的风,还要潮湿,比吹动花朵的风,还要轻盈,我不再怀疑我是一阵风,我所有的努力,只不过是在有人或者无人的时候,像风一样,提着自己盘旋着上升,并在上升中抵达无限的虚空。


2010年8月5日星期四午后一稿,8月9日晨二稿。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32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11 8:55:31 [只看该作者]

在一匹水里栖居(外二首)


川北藻雪

 
  一匹水不属丹江,也非汉江,它是握手相约碰触后的,液态电光火石。
  丹江水库就栖居在那匹水里。
  在那里,黄昏的舟子启动了显微镜;黎明的峰峦也调拭着焦距;沐浴更衣的树影,模糊的岛屿,翠鸟,杂鱼……与其言徘徊,不如说眷顾。
  一群朝向深处爱着的生命,耳鬓厮磨,灵光四溢。
  持续爱下去,往命里爱,往深处疼,再消解为一滴一滴,你就是雷,就是电了。如果再向远处眺望,难保目光不会染上烟雨楚韵。
  不过,最远处的爱总是历史横陈,横着崇山峻岭,横着前世今生。纵然八百里加急,挟带复杂姓氏的风,也会将你淹进蓝色记忆。
  最好的归宿,或许仍然选择回到一匹水,像巍峨的丹江大坝。力量,尊贵,和美浓郁地散发开来,成就视野开阔而苍茫的本色。
  在那里,汉江奔腾,丹水妖娆。他敞开的肺,恍若一双巨大的翅膀,不停地吸呐和鼓动,一匹彩练便找到了南水北调飞翔的理由。

 
  移民部落


  让一滴水转身迁徙,并非易事。何况十万滴,数十万滴,这样的庞大部落它。
  它歌唱,金橘盛开。
  它默然,茶水寂寂。
    水的子民恋着橘和茶,恋着烟和药,恋着深刻血液和骨髓的袅袅炊烟。
    每一滴水都有一份神圣的厮守,它关乎土地,兽皮,粮食,远去的翎毛和腐化的肉身。在石头,箭羽,骊歌和故园里行走,一滴水和一滴水结合的族群如此博杂,又情深依依。
    这样的部落,散置在陌生的异域,我一眼就认出了它的身世。安放祖坟,催促五谷,萌芽爱情的眸子里,略显疲倦却不乏清澈水气淋漓,我的兄弟和姐妹。
    河水所滋养的暗香,吕家河民歌灌浆的喉咙,以及汉丹根系书写的母语,正在细声细气,大碗大碗地把荒芜一株一株唱绿,把石头一夜一夜温得滚烫……
    你记住,这是在他乡,一滴水扛着使命疗渴退烧,镇静清热;
    一万滴水,十万滴水,一个伟大的部落,压低乡愁,远方才会如此诗意而清凉。


  武当甘露泉


    所谓清虚妙境,其实就是那泓潺潺的山泉,不再腾云驾雾,澄澈明净中,不声不响地完成了潜在的清修。
    所谓道,就是那口不断内化的井。越朝深处打探,越见深不可测。
    我闻到了禅味,是那记不紧不慢的钟声拈花传递的。它像一枚钉子,在我紧锣密鼓的红尘生活中荡开一个豁口,我感到了重,它不断下坠的压力,将我推向冥界。
    瞬间的炫晕,让我看到了自己的戴罪之身,浅薄无为,这仍是那缕山泉照见的。
    我想我只是一个过客,坐而论道的事还是交给千古名山,交给郑重其事的僧侣。一个人为自己开脱,除非情不得已;除非偶有所获。
    而渺小如我,甚至带不走任何一滴甘泉,唯有在心底珍藏。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33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11 9:00:22 [只看该作者]

丹江口二章
 
莫  独


  高度:176.6米


  站在176.6米的高处眺望,碧水浩渺,满眼苍茫。平静、宽阔的水域上,我一次次读着“中国水都”、“亚洲天池”、“亚洲第一大人工淡水湖”、“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工程调水源头”等等的定语。
  这是人类为水所建的一个家啊!
  七月流火。此时,流火的七月已悄然退出我的感官。在这个庞大的美丽的水的家族面前,我被一滴水的清凉与洁净震憾,我被一滴水与一滴水无间的拥抱震憾,我被一双让一滴水与一滴水相互热情拥有的手震憾!
  站在坝顶,沉默无言,我一再承受着奇迹这个词强压到心头的窒息。


  水,一生在路上。堵截,并不是为了围困,而是为了让其更壮美地奔流。
  汹涌的汉水再次被一个数字扼锁,在丹江口的名下。江河成为湖泊,千年的故事被郑重其事地改写,古老的均县静静地沉睡在幽深的水底,还有那个容易冲动喜欢泛滥的洪魔,和那些存活在记忆深处的岁月。
  历史并没有断流,神话也并不只属于遥远,并不只属于古人。今天的神话就创作在面前:新的文明,被丹江口写在时代的高度上。


  176.6米,这是当代丹江口的一个高度,是世纪中国的一个高度。


  纵进太极峡


  从那个开始相爱的水口穿入:拐弯抹角,炎凉的世态被排斥在水声之外。险峻的悬崖峭壁下,或窄或宽、或直或曲,每一步,都走在传说铺垫的浪漫中;每一脚,都行在神奇设置的纯净里。
  狭路相逢,无以回避与一场爱面对面的遭遇。
  有声,或者无声,水都言说着清清白白的见证。


  岸上,石鼓为凳,这一坐,就是千年。
  水中,蟾望北斗,这一望,又是千年。
  一路纵进。爱,是无底的,纵进得再深,我们也抵达不了她的根部。我们只是路过,我们只是人生匆匆的过客。纵进的亦不是我们今天的脚步,而是一份爱不朽的忠贞,书写出长谷不尽的风情。
 

  这是传奇的武当山下的一份传奇。两情相悦,没有任何险阻,可以阻挡一份真爱最终走向团圆。
  双龙聚首,永远的太极图,合成生生世世相守相依的誓言。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34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11 9:04:59 [只看该作者]

丹江口:简约的抒情(三章)


青海·陈劲松


  丹江口水库·一滴水


  若是一滴水,一定是最大最饱满的那一滴!
  怀抱鲜花与鸟鸣,桨声与帆影,
  怀抱无边的稻香与麦浪,
  怀抱一条江的咆哮与一滴水的宁静,
  怀抱滚滚的洪流与雷霆。
  四百平方公里,一滴水,它还怀抱着放慢了脚步的白云与飞翔的鱼群,
  它还怀抱着“南水北调”的渴意和按捺不住的透明的脚步。


  在丹江口水库,一滴水的歌声就是一条江的歌声,
  一条江的抒情就是一滴水的抒情!


  太极峡·一只蝴蝶


  在太极峡,花朵绚烂
  而你是最灵动的那一朵。
  小小的身体内,盛放着整座峡谷的香。
  你不动,花香隐伏。
  你起飞,整座峡谷便暗香浮动。
 

  翩然如花。那只蝴蝶
  有十万花朵的情人,
  有百万亩芳香的国土,
  而若非我们的到来,它还拥有千万顷的安详与宁静。


  丹江口·以热爱命名


  短短三天,我不敢轻易说我已爱上了你。
  我不敢说我已爱上汉江边的那座小城,我不敢像汉江那样,说出自己粗砺而浑浊的、泥沙俱下的爱。
  我不敢说我已爱上小城里一个女孩干净的美和她歌声里的寂寞。
  我不敢说我已爱上丹江口水库里飞翔的鱼群和浪花里飞溅出的渔歌。
  我不敢说我已爱上太极峡,爱上她怀抱里山林的恬静和溪水的清澈。
  我不敢说我已爱上武当山,爱上他满山的翠绿与鸟鸣,爱上那些野花缓慢的脚步,以及它们寂寞的红。


  哦,我的爱多么肤浅,丹江口,我不敢轻易说出我的热爱,我只会以一个诗人的名义,把我的一首又一首相关你的诗歌用热爱命名。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35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11 9:10:52 [只看该作者]

在一匹巨大的蓝色丝绸上舞蹈


湖南◎黄曙辉


  约会汉江


  原本,我是洞庭湖一尾小小的鱼儿。我散淡地活着,在水草间觅食,无虑无忧。
  八百里洞庭,那是我的世界。有时风平浪静,有时狂涛汹涌。而我,笑傲江湖,独行于波峰浪谷之间,只和那叫老子和庄子的两个人偶尔调侃几句。他们不知鱼之乐,我亦不管他们何乐之乐。
  今天,我仿佛成为了一个叛逃者。我悄悄离开洞庭湖,日夜兼程做壮游,做远行。
  沿着长江,我溯流而上——
  不为逆着潮流要洗出几根反骨。
  不为销魂,让生命开出一朵昙花。
  我只为一个五千年的约会,奔赴汉江,丹江。
  这是一条怎样的江啊!
  它姓汉,正合了我的身世,我的性格,我的差点遗忘的梦。我是一个汉人,我的民族叫汉族,我说的话叫汉语,我写的字叫汉字。如今,我正当壮年,我是壮汉,我的血液里储满了火。
  入汉江,进丹江。


  今天,这浑黄的江水遭遇汛期,又正合着我的姓氏。我潜入水中,仿佛潜入澎湃的血管,这一个叫丹江口的城市,它耀眼的丹红,让我的血立即沸腾,惊天的烈焰,一下子就让我冷酷的心升上万度高温,并且将我显得有些阴暗的魂灵,一瞬间变得辉煌灿烂,通体透明。
  作为一个说汉话写汉字的汉民族子孙,此时此刻,我才真正如梦初醒——
  汉江,你是我的江!喝过你荡涤一切的江水之后,我今天才发现,原来,我也是一条汉子!这些年我历经磨难,竟然没有什么能够将我击倒,即使在惊涛骇浪的八百里洞庭,我也能够无所畏惧,傲立潮头。
  在汉江,在丹江口,我洗尽血管里残留的杂质,我清除歌声里残留的杂音。从此,我的血液将会像汉江水一样干净,我的歌声将在宇宙间发出金属的回声。
  我,这个汉民族的子孙,也将在天地间站成一道独特的风景。一代又一代的人经过,他们将不念那些死板的碑文,都会投来电光雷火一样的眼神。
  哈哈!赞美他吧!这个血液燃烧得照亮世界的诗人,他的心,他的魂,是在汉江和丹江清洗过后,才变得这般的透明与纯净。


  在一匹巨大的蓝色丝绸上舞蹈


  昨夜,我又来到了丹江口,在梦里,我不说梦。那蓝色的梦,如同展开在天宇间的丝绸,让我迎风起舞,礼赞土地,礼赞生命,礼赞生命之源。
   站在气势如虹的丹江口大坝,望着飞流直下的江水,我顿时血液沸腾,惊呼这人间奇迹,这良辰美景背后的苦难与辛酸。付出就是付出,十万迁离故土的丹江口百姓,从来不懂得索取。这时,一只巨大的鹰从我头顶飞过,它从坝下飞跃大坝,向着蓝色的湖面,展开巨大的梦想。
  鹰之翼,刮过湖面,蓝色的丝绸微波荡漾,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仿佛我无法平静的思绪,在浩瀚的湖面上,无限延伸。鹰的影子,这时仿佛破碎,而它已经在每一滴水里藏身。这就是小太平洋吗?不!是比太平洋要大得多的海洋,在丹江口,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有着比海洋更广阔的水域。
  大山的子民,在山与山的缝隙之间,如同一只只小小的蚂蚁觅食,繁衍生息。他们的神情,如同岩石一样坚毅,他们的身子骨,如同扎根在石缝里的树根,除了坚硬,还充满了韧性,足可以抵挡住命运任何的邅变。
  汉江丹江,当它们牵手的时候,它们就成为了一个“丫”字。这是一个怎样的汉字呀!作为山民,它是扛重的杠杆,分担命运的苦与重。而作为我们的民族,亦如同一旦展开的两片子叶,它就会繁茂地生长,开出美丽的花朵,将它源自地层深处和灵魂深处的爱,香溢四方。南水北调,中线就从这里开始,它要扛起干旱的中国,让花朵开得芬芳馥郁,处处燕舞莺歌。
  此时,我看到水中的鹰翼也如同一个“丫”字,正在每一朵浪花上舞蹈。无数的浪花,于是组成了一支浩浩荡荡的舞蹈大军,在歌唱花朵的开放,礼赞洁净的魂灵。我无法阻遏自己,纵身跃上这蓝色的丝绸,用我的骨头制成的笛管,吹奏赞歌,并且开始了疯狂的舞蹈。
  我是鹰,他是鹰,你也是鹰,我们大家都是鹰,而最美的舞蹈不是我们跳出来的,是藏身于浪花里面的这两江流域的丹江口百姓,他们的眼神就像鹰的眼神一样,把一切尽收眼底,然后无私无畏无牵无挂地舞出天地之大美,让千秋万代的人们,站在历史的彼岸,观看这人世间最纯美的蓝色丝绸之上的舞蹈。

 
  那个叫沉沙的诗人放飞了一只漂流瓶


  在雄伟的丹江口水库大坝上,一个叫沉沙的诗人,他将一把种子、一捧泥土、一首诗歌装入一个精心制作的瓶子里。他的神情专注,虔诚的模样足以让人想起绕着青海湖磕长头向着布达拉宫朝觐的信徒。
  我当然不知道他那些泥土是从哪里带来的。
  我也当然不知道他装进去的是一些什么种子。
  当然,我更不知道他写的那一首诗歌究竟是一首怎样的诗歌。
  至于他为什么要那样做,我更是无法打听。每一个人的内心总会藏着不为人知道的秘密,我们没有必要全部弄清。
  我只知道,那个叫沉沙的人是一个诗人,一个画家,一个靠卖字为生的人,他的全部家当,都在七尺之躯里面。他行走四方,追寻神秘之美,追寻生命的源头。
  这个时候,他来到了丹江口,也许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这么清澈的水了?也许是他要濯洗他的衣裳,濯洗他的画笔,濯洗他沾着这人世间尘土的诗句?
  在我的眼光和他对视的一瞬间,我看出了他的些许散淡与忧伤。他迅即收起了那个瓶子,用红布裹着,仿佛要向神灵奉献的祭物。第二天,我又发现他带着这个瓶子上了武当山,在一个迎风的山口,他拧开了瓶盖,将瓶子举过头顶,让瓶口对着清风,呜呜低诉。不知道那风对着他的瓶子说了些什么,很快,他就把瓶盖盖上,紧了又紧。
  从武当山回来,我一直跟在他的左右,试图弄清楚他的神秘之举。他总是笑而不答,愈发神秘。是夜,他邀我去江边散步,长发飘飘的他,俨然已是仙风道骨,任由清爽的江风将他的头发吹乱,成为一幅怀素的狂草。这时候,他浅吟低唱了一段我无法听清楚的曲子,然后,对着汉江长啸一声:“汉江,我来了——!”也不知道他从什么地方掏出了那只神秘的漂流瓶,奋起一掷,就扔进了夜色之中的滚滚洪涛。
  他依然没有告诉我漂流瓶中的秘密,但是此时我已能猜到他内心的一切。一个诗人,一个艺术家,他对于美的寻找,是他一生无法止步的全部精神力量。在洁净的丹江口,也许他找到了源头?他放飞的漂流瓶,莫非是他想告诉这世界之外的人:真正的“道”,就存在于这一块还不曾被污染的土地之上、水云之间?

 
  回望金蝉峡


  也许我就是那样一条溪流,也许我就是那样一块玩石,也许我就是那样一座犟山。在金蝉峡,我从进入到走出,一直都这样类比着自己。
  这是一个怎样的峡谷呢?其实,它和我故乡的山水并无太多不同之处,我就是从这样的山谷中走出来的,如同那条溪水,如同溪水里的石头,如同那脾气性格和我一样的犟山。
  有时候,人啊,和自然一样,如出一辙。
  在这个泉水叮咚,流水潺潺的峡谷,巨大的石头犬牙交错,形态各异,然而,看上去像蟾蜍的最多。我不懂得大自然的规矩,不知道为何要在这里置放那么多的鸣蟾?是因为这峡谷过于宁静,还是因为有许多的话想说而无处诉说,于是让这些嗓音浑厚的蟾蜍,来日日夜夜代替,某些受到委屈的人们呐喊什么?
  也许是有着这样的缘故吧。据说,真武大帝当年在此山修行时嫌它太矮,便上了武当山的金顶。真武得道之后,金顶周围的七十一座山峰的山尖都一一朝着金顶,仿佛万山来朝,万国来仪,唯有这犟山决不将头朝向金顶。真武大帝原来也是一个没有气量的人,他也听不进不同的意见,更不容许有谁在行动上和他相反。于是,怒斥犟山:叫你朝,你不朝,一年拔你三万六千根毛。可怜犟山的小树长藤,从此成为刀砍斧劈的对象,做了人们手中的一根根拐杖。
  传说终归是传说,但故事里暗藏的寓意,足可以让我辈惊醒与警觉。
  我不敢在金蝉峡走得太深,我害怕听到更多相关的故事。还好,一路的景观,都很人性化,你可以按照你的想象,给每一个景点取个名字,或者叫女儿峰,或者叫玉女迎春,那都是你自己的事情,再也没有人来干涉你的想象。甚至,如果你乐意,你带着你的所爱,在如此清澈的流泉里沐浴,也是你个人的事情。
  而我们,曾经走过太多的弯路。从神话传说到现实世界,被禁锢的东西太多。只是,水总是要流,花总是要开,蟾总是会叫,最终,它们都将表达各自的意愿,走过所有轻松或者艰难的过程。
  回望金蟾峡,我更多想着我的前世与今生——
  有什么坎坷值得害怕?没有什么,走吧,走过之后,你的身后,就是一道迷人的景观!
  在金蟾峡,我不想再做一只从月亮里掉到人世间的蟾蜍,我只愿意做溪水里的一尾无忧无虑的小鱼儿。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36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11 9:17:43 [只看该作者]

自一个夏日,记住丹江口


河南◎空 间


  在丹江口大坝看水

 

  被一片绝大的水域运载,抵达透明壮阔的时光。
  我有足够的勇气说溅湿的情怀和心灵的流淌。
  290亿立方米的庞大水体,是大地和群山维护的关于苍茫古今的一滴浩叹。
  大水,大水,惬意之想,温润之言。
  茂树嘉禾,甘果奇葩,以安然,以丰厚,以相同与不相同的幸福感,以灵魂般的拯救,轻轻吐露或展现蕴含着力美的秘密。
  横贯耳际,一种放大的歌谣满布云空:向北,向北,在汉语的深处延伸最富诗意和慈善的选择!
 

  一些词语,一些句子,一些让想象逐渐柔软的篇章!
 

  看洁水一泓,我甚至渴望能够看尽洁水一滴,那所盈涵的岁月三千。
  渐被洗净的沾尘往事,一轻再轻。
  漾动着美若蓝蝶的巧姿。
  那其中的三五座绿岛仿若记忆中的某种绿意情节,凸出而醒目,泊系着夏日某个阳光泼辣的正午。
  泊系着众多前来看水的诗人一直的热望。

 
  身之左侧,喷吐着巨浪的闸口,扬起的雄浑乐音,启发了我为它的无数次命名。
  未完成的水的旅程,开拓的场景,握紧的清风,使得初水趋于完美。
  与梦想融合的完美!
 

  登顶武当山


  沿着站起的山道和道,登顶武当山。
  山知了的方言吟唱,无几人能懂。山顶松栎入静,我认定它们的翻译只是一片片放大的绿色。
  我必然亦被一座大山翻译,归属于一片放大的安静!
  紫霄宫青烟缭绕,像一篇篇扩大的良善和祷念。
  在远离尘嚣的山顶,把上神和一颗颗劳顿的心安置。

 
  以山为地,以云为天,以自然为情怀,放眼远古及未来,谁能比一只无私无欲的蚂蚁更其伟大,谁能比一株脱净尘埃的绿树更其高直?!
  谁在幽静一处,世俗之上,登临心智的高度?!
 

  南岩一壁,字大如斗,山松一枝,斜伸出一道生动的笔画。
  细细地描摹着山、树、人、神的一动一静。
  我只当虔敬,看山纳于怀,看树容于胸,看风融于心。

 
  一路轻行。
  绕至七十二峰朝大顶碑前,望山峰耸峙,如灯耀闪。
  不知,谁能一生等待,耸立一座自己的山峰!
  静乐宫里那座赑屃碑:
  恒久和心的负驮,总是让人感到承载历史的重量。

 
  太极峡:流动的风景


  关于太极峡,允许我想像更多:
  热。热度,热情,热爱,热望。
  关于太极峡,允许我用身心贴近它的真实:
  流瀑。石鼓。树形桥。青龙谷。涌泉。太极峰。栈道……
  歌唱的水流,当你穿过一个人铭佩的记忆,那种轻柔的描述,那种舒缓的演艺,浸润了大山以石,以树,以花,以果放牧的多彩灵魂!
  俯首是胸怀,仰望是高度,漫溢着喜悦和惊奇的日子无须缝补,情感、个性,即使走得再远亦能温婉回归。高有高的俊秀,低有低的仁智,左右相谐,上下有序,我在寻觅自我。
  我在寻觅每一件普通的景物隐含着警句的大境。
  一片叶,一滴水的言辞,更加接近质朴与香馨。
  如此清晰地阐释着向上的路,声音或者欲望透亮的节奏。

 
  于一汪清泉前站定,倾听大山静默,无边绿意的抒情。
  太极顶遥而可及,在一条沉思的酸枣枝上禅定。
  此时,峡谷显得多么幽静,一行行人隐没,是划定的人与自然怎样的太极?
 

  太极峡,一块大自然刻制的有色版画,谁能数得清那丰富的情感线条?
  太极峡,流淌的灵感里古典的意象,谁能让珍贵的秒阴逶迤出诗性的光芒?
  行走。被汗水打湿的正午,阳光正炽,恰如热力的戳记,勾勒丹江口夏季的某日:感受到,以及未及表达的一切!

 
  武当剑


  江河腾浪,一泻千里;浓云翻卷,覆压危城;烈焰炽升,燃遍狂野;风过无痕,月照花蕊。
  辗转腾挪,恣肆汪洋,依然脚扎武当;
  指舞四方,穷尽其变,依然动静相宜。
  有蝶飞蜂吟的柔情;有裂石破岩的穿凿;
  有慷慨击节的激昂;有人文雨露的滋润。

 
  星空旋转,梦幻震颤。彩图博览,短笛悠扬。天使飞翔,珠玉晶莹……
  击落一粒粒不可视见的心中尘埃;
  击落一次次纷纷扰扰的身外俗念。
  手持一把武当剑。
  心持一把武当剑。
  ——最终,最终,谁?必须
  把自己锻铸成与山并立钢骨铮铮的武当剑!

 

  小太平洋

 

  它的慷慨:全部的馈赠,在我的心中柔情荡漾。
  我们不知是绕着山行,还是依着树转,广阔的水域,纯净为上下一色。
  清醇得宛若既能照见前世,又能照见来生。
  一滴水足以让人顿生畏惧或者虔诚。
  不暇拍照,我们只是不停地读水、谈水,言不尽兴……
  几只白色鸟悠然飞过,飞过。
  其翅亮洁,触动着阳光的响亮。
  风浪皆息。
  只有大水的倾听,只有我们的谈论,只有阳光的声音!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37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11 9:25:25 [只看该作者]

丹江口:巨大的诗行(组章)


甘肃◎陆  承


  一滴巨大的泪砸向了古均州。

  ——题记

 

 
  一行青铜般凝练的诗句在南水北调的胸怀中缓缓突起。
  一面硕大无比的明镜在鄂西北的妆容前永远矗立。
  一声来自无边的宇宙而又沉寂下去的波涛慢慢蔓延。
  这大无畏的奔流,汇聚着多少细微的梦,多少飘扬的笑,从身体的每个血管开始,爆发出火热和情怀,冲撞着虚幻的囚笼,施展着骄傲与自我。
  这安静无音的湖面,能听见一颗汗水坠落的回响,能看到游轮上独自倚栏的美丽倒影,而谁又能知道,这两百里的诗情画意中,有多少沉默,多少坚韧,多少巨大的痛,多少巨大的爱。
  哦,丹江口,你就是大中国的樱桃小嘴,轻轻的闭合,轻轻的喃语,那就是无法泯灭的镌刻与回忆。
  哦,丹江口,你更是新中国六十载履历中不可抹去的一枚夜明珠,忽闪忽闪,在历史的隧道中显示出强劲的光芒。
  哦,丹江口,你还是那无尽的豪情与柔软中铺开的辽阔,波浪连着波浪,波浪推着波浪,就如爱连着爱,手握着手,在巨大的气息中宣告和书写着神圣的仪式。
 

  汉江:清秀的脸


  是谁的呼吸让你的波涛轻柔的拍打着岸边的思念?
  是谁的注视让你的情怀缠绵笼罩着美好的城池?
是谁的手轻轻的捧起了你的脸,对你诉说着一生的眷恋和衷肠?
  穿越无形的江山,穿过南北的恍惚,穿过激烈的战场,此刻,车缓缓的开往梦中的家园。
左边,连绵不断的江水,平静或者不安,慢慢的弥漫在田地和树木之间,修饰着随意的涂鸦;右边,起伏不停的山脉,纷繁或者单调,简洁的线条展示着内心的涌动和磅礴。
  从襄樊火车站到丹江口,一百五十公里的距离,我仿佛历经了一百五十年的光阴。
  炽热与清凉,小屋与楼群,水稻与花生,仿佛舞台上一对对展翅高飞的蝴蝶,在欢声笑语中重建着五彩花园。
  当我一个人站在江边,心中无限情愫,可惜我不是李白,咏不出“唯见长江天际流”的洒脱,也不是苏轼,写不出“大江东去,浪淘尽”的喟叹,我只能静静的,静静的端详你的眉毛,你的眼眸,你的鼻子,你的红唇,我只能轻轻的,轻轻的拥住你飘散的水汽,一点一点的汇聚,然后珍藏,然后铭刻在生命的最深处。


  均州:火炉或辽远


  关于丹江口,有一万个问题,就会有一万个答案。
  但只有一个问号所对应的感叹号是一致的,那就是热。
  太热了,如同北方夏日钻进闷热的蔬菜大棚,如工厂中那巨大的火焰中闪烁的煎熬。
更热的是妩媚的丹江口女子,让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的身心都快融化了。
  这就好像一个巨大的炼丹炉,无数的武当道士不分昼夜的坚守,用时间和永恒提炼着爱情,希望和美好。
  无论是在火炉之中,还是在火炉之外,总是要一遍遍的回望幽幽而长远的幕布:
  一段悠扬的民歌,一种古老的情怀;
  一段浪漫的流动,一种辽远的气魄。

 
  美:在美中间


  那婀娜的腰肢,那动听的颤动,那妖娆的裙摆,那些难以忘却的美始终在梦中萦绕。
  走在街上,羞涩的美,豪放的美,青春的美,成熟的美。
  回到住所,前台服务员,浅浅的笑,餐厅接待,深深的情,酝酿着的美在记忆的酒糟中溢出。
  公务车上,导游是美的,湖北民歌的热辣和可爱;游轮上,不同风格的背影是美的,美成了一首首婉约的诗。
  山不用说,水不用说,人更不用说,只需在有限的时间内用笨拙的眼去收藏这无限的美。
  甚至,那巍峨的仙山中,道观中那平静的修炼也是美的。
  在这洋溢着美的国度里,我慢慢忘却了尘世的不快与忧伤,让这透彻的汗水洗涤着肉身的喧嚣和粗糙。
  我该如何拥有这所有的美?
  那就让我来世生在这里,长在这里,永远追随着丹江口的美。

 
  恍惚:高贵与卑微


  车行驶在丹江口的大街小巷,目睹着一座城池的阳光和阴霾。
  车缓缓的开着,偶尔有些摇晃。
  前方,警车开道,隐约有敬礼的威严。
  在丹江口,我感到了作为一个诗人的尊严,然而,我又陷入了深深的不安中。
  在丹江口,我更加深刻的感受着那些如我,如我的兄弟姐妹一样的脊梁和面容。那些观望的孩童,那些行将拆除的陈旧,那些即将开始的未知和模糊。
  还有那些在酷暑中坚持的脚印和沉默,在古均州的五线谱上弹奏着行进的最强音。
  在丹江口,我必须忍住这忧伤的泪,仅仅以一个路人的身份,再次经过小商小贩的争执,经过繁华与吵闹的身影,静静的坐在啤酒摊上,吃着毛豆,听着故事,仰望夜空中隐藏的反光。


  绿水多情


  这令人窒息的美,我紧紧的抓住游轮的栏杆,怕我受不了这轻佻的诱惑,投入这深深的湖中去。
  这无法比拟的美,那些绚烂的诗句一下涌了出来,而我却裁剪不出一个恰当的比喻。
  慢慢的,游轮驶进了湖的中心。
  远处的山与蓝天衔接着,写实与泼墨相得益彰;隐约看到的鱼苗,水藻,偶尔掠过水面的飞鸟,让这略显平静的少女活泼了起来。
  慢慢的,游轮加快了速度,仿佛要飞了起来,牵引着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诗情,在丹江口的上空摹写着惊世骇俗的赞歌。
  持久的脉络中,星光般的阴柔,长发长裙,短发短裙,生成了一瓣瓣娇艳的花,在这空旷的湖面上轻轻散开。


  石鼓镇:狭长的峡谷和恢弘的丹霞


  一个小小的镇子,孕育着神奇和优美。
  一座座高耸的山峰,呈现着曲折而昂扬的诗章。
  走进太极峡,仿佛步入了玄妙的迷宫,领受着奇特的风。
  那一朵朵盛开的莲花,雕琢着精致的花纹;青龙长潭里,是否暗藏着一条龙,护佑着这诗意的存在。
  还有那半路上喷薄着纯洁泉水的大茶壶,没有人不驻足观望,没有人不亲自品尝这天地间纯真的甘甜。
  奇异的蝴蝶与蜻蜓延伸着目不暇接的风光,让人总觉得在太极峡的深处,会有更多的神秘和典藏。
  太极峡的外围,在更加高远的底色上,历经了多少万年的丹霞缓缓上升,在日渐西下的余晖中衬托着胜利的臂膀,缓缓的舒展着岁月之河中这辉煌的落幕。

 
  听吉狄马加唱《心手相连》


  因为你的莅临,整个丹江口都显得更加隆重和威仪。
  因为你的歌喉,这个夜晚变得更加晶莹和明亮。
  我不得不揣测,是不是凉山深处的山水,不仅赐予了你神奇的笔,更赋予你灵动的歌喉。伴随着起伏的心灵,纯净的画面,喧闹的大厅刹那宁静了,只有你跨越了时空的歌吟,只有你历经了岁月和地理的真挚和激情。
  “黎明划破黑夜,用希望在你我心中燃起火焰。”我仿佛看到了你不平凡的旅程,从故乡到京城,再从京城到青海湖畔,每一次的迁徙都是那么的昂扬,每一次的停顿只为飞得更高,飞得更远。
  “阳光投向大地,所有的美梦都不再是奇迹。”歌声如同飞翔的白鸽,在鲜花和掌声中,映衬着你曾书写的大气与豪迈,雄厚的回音中蕴含的坚韧和胸怀,“诗歌万岁”的刚强与情怀。
  “勇敢走出你自己,紧紧相握的手中传递热力。”在青海大地,除了昌耀,历史将再次写下诗歌的荣耀和自由,写下你的名字:吉狄马加。

 
  一个人的风景


  多少次,在虚拟与影像中,在搏杀和杜撰中,我与你擦肩而过。
多少次,在远方的注视中,在地图的抒写中,我开始触摸你的骨架。
  今日,我试图以侠客的心胸接近你。
  今日,我一次次被这深厚而博大的文化所震撼。那些黄头发白皮肤绿眼睛的虔诚和认真,那些历经了浩劫而安然无恙的凝重,那些在明王朝的背影中永远回荡的音符。
  我慢慢的记录这些开始遗忘的模样:太子坡,金桂树,以及车上可爱的导游。
我缓缓的回望着盛大的殿宇和浮沉:紫霄宫,南岩,以及未曾抵达的净乐宫。
  我一个人,汇入这茫茫的雾气中。
  我一个人,追随着真武大帝,永不倒下的旗帜。
  还有多人和我一样,还有多少人如她一样,悄然落泪而静静离开。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38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11 9:29:26 [只看该作者]

回望曾经的家园


——写给丹江口水库的一位移民


周庆荣

 

  一


  曾经的家园,在烟波浩淼处。
  那一亩油菜,春天里开花,成群的蜜蜂飞向远方。鱼虾游动,在房前屋后。


  二


  一棵老槐,曾是家园的高度。喜鹊的巢端坐树梢,青墙蓝瓦的老宅,淡淡的苔痕里有无尽的往事。关于祖先,关于一个人的根。
  当槐树长成水底的珊瑚,喜鹊飞往山的那一边。野鸭和鹭鸶在水面翻飞,另一群主人已在营建另一种家园。


  三


  左邻右舍的家啊,在同一片水面之下,可以有无尽的依恋,然后,去熟悉另一方土地。
  乡间的道路依旧会四通八达,在天空下。
  祖先的位置就这样重新开始。
  一位普通的移民,把家园留给一望无际的江水。
 

  四


  站在170米高的丹江口大坝上,我一边寻思着江水汇聚的理由,一边想起那些移民的脸。
  水肥才能草美,还有大片的庄稼与鲜花。
  如果这清冽的水顺便能濡湿一下人性的干燥,我的万里山河呀,会是怎样的一个含情脉脉的家园?

 
  五


  各种气候,在人间处处。
  别惊扰这位移民的目光。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39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11 9:31:44 [只看该作者]

不寻常的旅程


——致丹江口

 

辽宁◎苏兰朵


  这是一次神奇的旅程。畅游2000年,只需三日的时光。从春秋的均陵到秦汉的武当;从隋唐的均州到今日的丹江。与苏辙把酒,与徐霞客泛舟。于风里疾行,在梦中聚首。
  这是一次惊艳的旅程。水如溶化的翡翠,接天漫日。人在水中,人也化了,只剩一颗澄澈的空灵之心;山如凝固的音乐,悠扬而至。人在山中,人也静了,生出根须,长成碧树
  这是一次繁华的旅程。鱼虾肥美,柑桔金黄;灵芝耀眼,剑茶飘香。紫宵宫、玉虚宫、净乐宫,眼花缭乱;水杉、银杏、鹅掌秋、榔榆,目不暇接。吕家河民歌,婉转嘹亮;伍家沟故事,令人神往。
  这是一次梦幻的旅程。像一枚绽放的花朵,每个人的足迹织成一片花瓣,丹江口是花的心脏。
这是一次优美的旅程。一路洒满缤纷的旋律,每个人的向往是一个音符,因丹江口的召唤,汇成华丽的乐章。
  这是一次难忘的旅程。我们像四面八方的风,为了这片土地而来。这是一片长满珍珠的土地。我们因采撷珍珠成为诗人,丹江口因拥有珍珠成为诗篇!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40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11 9:36:00 [只看该作者]

梦幻水都

 
四川◎符纯云

 
  汉水,梦幻之书


  秦巴山脉分出的一管血液,从源头奔流而下。
  在华夏版图的腹心地带,让心跳在缓慢与急促之间自由摇摆。一万年,一亿年,乃至更久远。
  会当击水三千里,各领风骚五千年。
  其实,何止三千里,何止五千年呵!
  一根姓汉的血管。从秦岭、巴山的臂弯中流过;从蜿蜒曲折的史册流过;从大风歌悲壮的音律中流过;从上下五千年的意气风发和壮志未酬中,流过……
  今夜,我从大巴山出发,一路往东。
  头枕干净的涛声,我的梦醒着,前方的路亮着。
  在丹江口,与汉水对视无言。我听见血液中汩汩的喧响,汇入摇动江堤的微澜。
  多少年了。这不安的搏动,终于找到母性的摇篮。

 
  在汉江边,喝夜啤酒


   不安分的夜:烟雾。喧嚣。啤酒花次第开放。
  拼紧的条桌,让十五个省乃至二十个省坐到一起,肩并着肩,靠得紧紧。尚有缺口的部分,等待着漂在丹江夜色中的另外几个省份,来填补。
  身后,大坝高耸,灯火映照出四十年沧桑的痕迹。
  大水拍岸,声势犹如迅雷滚动。在中线水源地,有了这290亿立方米的浩瀚和汹涌,就有了这些省份由此生发的激情与宣泄。
  由外及内,啤酒一杯接一杯顺流而下,湿透大江南北藏于内心的版图。
  谁说:南水北调,应该把这一幕计入成果……

  
  太极峡,似曾相识


  一路人马,又一路人马,从广阔的大千世界到来。
  带着轻浮的尘埃、烈日,鱼贯而入。
  跟在后面的热风吹进峡谷,也有清凉的风向外突围,与人不期而遇。渐显暗淡的光线,在这一刻,有了短暂的停顿。
  这似曾相识的一缕风呵,闪着不易察觉的光斑,难以指认隐秘的旧年。
  向左,是光阴的壁垒;向右,是宿命的纠葛。
  浓荫深处的叶子,将一个下午的梦盖上墨绿的颜色;正如一小时的行程,恰好惊动几尾鱼小到极致的闲散时光。
  在自我设定的方向,每走一步,都有可能把未卜的路程弄丢一点。实在没有路了,要么无奈回头,要么另辟蹊径。
  在太极峡,匆匆来去的过程,终究等同于前生的某一场相遇。
  正如下一次抵临,必然有着难以超越的宿命轮回。

 
  小太平洋,与安静无关


  小虽小了点,却照样能盛放太平洋的广阔与气度。
  碧水向东,掖紧流淌的痕迹。船只划出水线,旋即归于平静,仿佛什么都未曾发生。
  野旷天低,谁将草本的绿渗入天际的远?一只水鸟擦着湖面飞过,每拍打一下翅膀,就有碧绿的火种遍地洒落。
  在小太平洋:有舟楫缓步、渔歌唱晚,有云霞轻依、柳丝低垂,有红鲤咕噜出气泡、白鹭袅娜出颤音。
  一叶木舟婀娜而过。从吕家河到来的少女,划桨,取网,一朵民歌的涟漪,揽尽璀璨的日月。
  那一刻,我看不见自己身在何处。
  飘在湖面的吕家河民歌,清丽、婉转而不绝。至于驻足令聆听的我,仿佛从未到来,又仿佛从未走远。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