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论坛文艺版『 阅读欣赏 』 → 诗家云集丹江口 文星摘冠武当山(《散文诗》水都之旅作品集,丹江口,丹江口水库,丹江口大坝,南水北调,武当山,太极峡)


  共有3819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诗家云集丹江口 文星摘冠武当山(《散文诗》水都之旅作品集,丹江口,丹江口水库,丹江口大坝,南水北调,武当山,太极峡)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4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11 9:40:17 [只看该作者]

写给丹江口的诗章


四川◎李茂鸣

 
  太极峡谷里的蝴蝶


  在这条大地的折痕里,舞蹈着优美的蝴蝶和哲学。
  她们翩翩起舞,仿若忘忧,不知道什么叫痛苦。
  互相追逐,上下翻飞,双双出没在一面水的镜子里,仿佛一只是另一只的影子。


  为爱情而生的蝴蝶,她们不知道什么叫宽广。
  她们习惯了把峡谷的窄,当成了天空的宽广舞蹈。
  她们早已忘了岁月的狭窄和漫长,在这条岁月的伤痕里。
  她们忘了时间的生活,不知道什么叫远方和远方的痛苦。
  只是远方,不断有人痛苦地来到峡谷,倾听鸟鸣和岁月的风声。

 
  太极峡谷里的蝴蝶,只为爱情而生,也只为爱情而死,并成为标本。
 

  移民,总是带着方言离开


  最后回望一眼,移民总是带着方言,不情愿地离开祖先千年的居住,走时,还带着刚出生,还没长大的小狗和小猫,手里还攥着故乡冒汗的一把泥土。
 

  在另一片陌生的天空里,有人羡慕移民住在政府新修的房子里,看超薄型的液晶电视,但小狗小猫,都因找不到同伴而乱窜乱跳,爷爷也总在拧动电视,寻找故乡的熟悉的身影,几个过去同村的移民,为了聚在一起喝酒,常常要走几十里山路。
 

  移民内心的苦痛,除了亲情的土地,无人可以理解。

 
  在另一片天空里,移民经常犯一种水土不服的乡愁,一种无药可治的病,移民永远是有枝有叶,而无根的浮萍。
 

  倾听吕家河民歌


  在丹江口盛夏的七月,吕家河民歌吹来的是一阵,凉爽的风。


  坐在太极湖的游船上,吕家河的民歌,总是踏浪而来,熄灭一群散文诗人,心里的燥热,太极湖再宽,也宽不过民歌的喉咙。
 

  从今以后,在我的心里,又多了一条民歌的河流,一座民歌的村庄,一盏民歌的灯;
  在我们伟大的祖国怀抱,在民歌的中国,民歌才是每一条河流真正的源头,民歌也应该是散文诗歌的源头。

 
  民歌用原生态的演唱,征服两岸的庄稼和牛羊,征服世界。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42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11 9:41:56 [只看该作者]

登丹江口水库大坝


湖南◎邹岳汉


    登上大坝之巅。此刻,我听到了你来自山水间的心跳。
    眼下,来回奔忙的工程车辆,挥舞小红旗的吊车长臂,桩机、浇注运作的巨大声响;江面装沙运石的船只,鸥鸟穿飞,渔歌阵阵……
    而你依然沉默。山一般地踏实。山一般地威严,沉默。
    亦老。亦新。在你身上如此地和谐一体,又十分醒目。
    注视:从你的胸膛——新老坝体界线分明的交接处,我读懂了你埋藏心底的秘密:要在已经老朽的躯体上,建构起新的生命意义。
    你在抬升。在辛勤的建设者们无私的奉献中,抬升。
    你将要把从天而降的一泓澄碧抬升至176.·6米全国一流的海拔。
    抬升你钢筋铁骨而不乏柔情蜜意的胸怀:去接纳339亿立方的巨大容量。
    你也将3121平方公里的丹江口市抬升至历史性发展机遇的高峰。
    大坝在抬升。也抬升了大坝上所有眺望武当金顶辉煌的目光。
    辽阔的华夏版图上,一条新的水系,将从你创造的新高度发源,哗哗流淌,向北,向北……去浇灌一个个干渴中等待的城市,去滋润一双双期盼已久的眼睛。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43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11 9:47:37 [只看该作者]

水知道


——以此献给水都丹江口


山西◎丹 菲

 


    对于水,所有的曲折是为了挽留。
    花的稚嫩是为了阻止果实的坠落。
    所以,你不要嫌我微小,我是神下放的一滴水,进入你的世界,随着你的喜怒哀乐,将呈现不同的谜底答案。

 

  让水读字


 

  爱,谢谢。水最欢喜这两个词。
  即便是不同的国家,不同的语系,只要书写出爱或谢谢,水便像美丽的花一样打开。细微之处的区别,只是国家与国家间的界限,隐藏于流动的人类历史中。
  我爱,谢谢你。
  水也看懂了方言,在一个地方集结,然后远去。如牺牲呈向祭坛。
  所以,丹江口小太平洋里的水,以方言的韵律节奏,向北向北,流向首都北京,和天津。

 
  让水听音乐


  音乐响起。小夜曲,交响曲,甚至重金属音。
  一曲《梁祝》,水结晶似分离有牵手。聆听优雅的古典音乐,水变得风情万种。个性十足的摇滚乐里,水不再矜持,狂魔乱舞。
  退于历史深处的楚文化,在水的一次大迁徙中,再次被掩藏于地下。一部分钟、磬、箫等,结束沉眠,幸运地被抢救出土。而在人群里,被打捞的历史习惯静坐于博物馆一隅。
  如果让它们演奏给汉江和丹江的水呢。是否会令古板的历史动容,让一份平静失守?

 
  让水置身风景


  就让水置身于武当山吧。
  武当山秀丽的山峰和浓郁的绿,没有任何压迫的态势,干净温润。而奇谲空缈的道,似乎让人离宇宙近了些,离大地远了些。水在其中,也会飘然若仙么?领略了道化的水,回到实验室里,结晶出曼妙舞姿。水,记住了此处的美丽风景,汲取了通天灵气。
  千里迢迢,我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回转时是否也像水,暗里起了变化。那些悄悄深入身心的分子,很有可能让一副僵硬的关节变得柔软,让一颗沧桑的心富于诗情画意。
  这是山的魅力,是水的造化么?

 
  对水说话


  你美丽、温婉、恬静、聪慧。我喜欢。
  努力吧,别紧张。将仿佛当作浪漫和诗意。要若无其事。
  你真讨厌。你不行。发动战争。瘟疫蔓延。
  ……水无一遗漏地听懂了你的话,呈现出不一样的情感结晶图案。
  水很像一位女子。女子和水天生就纠缠不清。她们被太阳画出阴影,擅于暗里妖娆。
  一滴水映现世界,绝不是空话。一个如水的女子,结晶图案不在于她本身,在于你。你说,欢,她娇羞绽放;你说,厌,她碎裂不成形。
  2010年7月29日晚,诗人大卫、赵宏兴、彭国梁、陈茂慧、陈劲松、离离、向天笑、丹菲等,站在丹江口大坝施工大桥上,低头对着波光粼粼的汉江水说:爱你,没有商量!

 
  对水施加心念


  即使于不同城市,一群人对实验室桌子上的一瓶水施加心念,水结晶也会接到信息,并随之变化。
  如果是十万之众的丹江口市库区移民呢。他们还没有机会参与到学者江本胜的实验中,因此一切只能假设。
  假设他们在同一时刻,向“小太平洋”的水默祷:大道朝上,水自流,滋润更多家园。
  水结晶会呈现什么样的图案?
  或者我们将就此读到一个谜底,一切生命现象的根源。


  :日本学者江本胜研究发现,让水读字,听音乐,对着水说话或暗示,将水置于不同的风景中,水都得到了感应,并由此呈现出不同的结晶图案。标题取自于江本胜的《水知道答案》。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44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11 9:51:07 [只看该作者]

水的城(外一章)

 
广东◎容浩

 


  1


  那是黄昏,我坐在绿色的出租车里。汉江在左。右边是小吃店、修理店、民宅和黄昏中的人群。视野之内,水是最充裕的:一半大地,一半江河。
  水面之上,夕阳像新鲜的橙子。
  异乡的橙子鲜艳而恬静,与大地,与水,与人民为邻。我相信她亦偶然奔腾,像我们体内,青色血管里的液体。
  大地如同身体,把它盛接和包容。
  我能感觉到橘红色的温暖穿过玻璃,穿过一位青年的怅惘,到达内心的堤坝。在这像水和水果一样温柔的城,时间慢了下来。我和我的鸭舌帽,和我的黑色背包,静静地,走进了另外一些人的故乡。


  2


  那是早晨,大雾尚未散去,大水似在上升。
  大坝在虚幻处。
  我生活在海边,水和盐和巨大的起伏,皆融进命途,却从未得到这水之宁静:夏日却如同秋境——江心的植物、远处的大坝中喷薄的水花,密集相爱。轻风经过耳际,歌谣落在你我身上。


  3


  那是夜晚。我们走向水库。
  夜的海轻轻地冲刷水岸和孩子们的脚,水波漾起月光的花环。
  石栏杆和我们在一起,漫长的桥伸向夜的更深处。在桥上向远处眺望,苍茫袭来,清凉的幽暗无限阔大。我心怀美好,假设那是彼此的善良和甜蜜。
  夜的海呵,灯光不可能照耀它的每一处。
  未知多么好,
  既像一个人的命运蕴藏无限可能,也像一座城市的内心蕴藏无限可能。


  太极峡


  1


  我们穿过树影,从石头河上经过。这些携带诗歌的人,踏上未知的旅程。清浅的溪流仿佛我们掌握的那些词语,湿润而带有光泽。
  她赤足走进水中。
  他的脚印在木头上留下水迹。
  他在藤蔓下抽烟。
  他们开始谈论石头。我躲在鸭舌帽里。
  细长的峡谷让我想到生命的窄门、诗歌的窄门,我们这些有血肉的,有温度的,有心跳的人们从那里走进走出。我们有年长的有年轻,一茬一茬。
  总有一天我亦韶光远逝。
  唯那水滴,那蜿蜒,那寂寞的阴影,那生长着苔藓的石头永在这个地方。


  2


  她说那池水,是西施回娘家梳妆的地方。我们仿佛看到奇女子,在水之湄。她白藕般的手臂,戴着玉镯。她的黑发,垂入水中。
  太极峡神话像天上的云,在树木之上,但未及蔚蓝。政治、历史、时间远比传说残酷。但在这石头河畔,在树影下,我宁愿相信,那个艳丽的女子,她真的回过娘家。
  她曾把头,深深地埋在这一池绿水中。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45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20 10:34:03 [只看该作者]

懂得了丹江口

 

广西◎十月


  之一:翻阅丹江口


  以水命名的地方,母性,大容,大诗。

  我原不知丹江口,就像野孩子不懂母乳、乳名以及村庄。《散文诗》告诉我,我方如水滴孤单瘦小,离大江大海竟那么遥远。

  于是,我拼命搜寻,以水性的目光查找丹江口。在湖北之北,我看见水大了水高了!汉水一顿,就丰满阔绰,就叫丹江口,盛产水,盛产道,盛产民歌……

  我打听如何亲近丹江口,如一滴水入海。总嫌弃火车走得太慢,跟不上我的心跳。我像水鸟,贴着长江、汉江飞行;像红鲤跃过龙门,向丹江口最宽阔的水域亲近。然而,所有的想象都是那么的乏力与虚空。直到我的肉体移植丹江口,与早到那里的心灵依附,才真正体会到:遥远是因为内心的不知不晓,生命的尚未亲近。

  吃住丹江口,亲水都,饮丹水,游小太平洋,登临太极峡,问道武当山,我的灵魂一点点地回到了原在,一点点地出窍。让我终于懂得了水的大度,山的大气,爱的深沉。懂得了母亲的伟大,乳名的醇香,生命的珍重。因此,在散文诗笔会现场,我这样思考着:散文诗属于水,融掉了散文和诗的阴森壁垒,母性地把心底最深沉的爱说了出来,化解了彼此的隔阂,消除了不和谐的纷争。因此,在小太平洋的游船上,我这样在陈旭明先生的笔记上写道:散文诗,让我找到了一种最能表达内心真实的方式。就像一个野孩子找到自己的母亲、自己的村庄。我再也不是野孩子……

  阅读丹江,丹江让我读懂了自己。散文诗知晓水性,散文诗人是亲水植物。丹江口有诗性,有大容纳、大担当,让我们有了家的感觉,诗的归属,让我们懂得了爱的给予、恩的深重。

 

  之二:神游小太平洋


  一个伟大的构想,铸就一个稀世传奇。

  一个巨大的宽容,磊落一个无私奉献。

  汉水丹江狂放肆虐的脾气,激起均人的大梦。伟人毛泽东弹指一挥,十万军民聚力。汗水与丹水和谐,人民与大坝握手,移民与江水言欢,丹江立体了,阔大了,温暖了浪逝的鱼群,呵护着欢乐的浪朵,孕育着多彩的希冀。

  波涛一经伫足,幸福与爱情就储蓄、放大,太平洋一样宽阔、壮美。靠近丹江,就靠近了爱的小太平洋,融入了一个诗的浪潮。靠近小太平洋,就靠近净洁的天空、美丽的云朵,亲近快乐的鱼群;靠近了丹江口,就亲近了田园、村庄、民歌。然后,深深地领悟:爱,让每一个流浪着的一切都找到伫足的据点;爱,让每一个不安的灵魂都可以找到宁静的理由;爱,让每一个叫渴的生命都可以找到水柔的源头。

  面对阔大的江面,我不时放大自己:用心灵以最大存储的能力容纳小太平洋万千浩大的诗情,以最大的视角捕捉小太平洋无垠的画意。用吕家河的民歌去和水中的鱼群交谈,俯首叩问屈原幸遇渔夫之处,贴耳倾听“孺子歌处”、“沧浪适情”,目睹陈世美的晨读夜吟……再远眺江岸的村庄,询问炊烟的根部,那些曾经的田园与村舍,到底舍弃了多少爱与痛,呈现了多少的宽容与深情……

  回过神来,眼前渔网星罗棋布、渔船来来往往、两岸青翠欲滴,城市乡村日益茁长。

  清澈含情的丹江,将穿山过岭,日夜北上。像一颗永不停息的心脏,将顽强不息的血与爱注入祖国干涸的疆域……什么都别问了:小太平天洋的水有多深,五十万丹江人民的爱就有它万千倍的深。他们的宽容与大爱,比小太平洋还要宽广,比武当山还更崇高。

  我已经领略到江水立体与厚重,我可以弱小,但不能悲恸。

  我要像丹江口人民,可以放弃田园和村庄,腾出宽阔的水域,提升丹江的高度,将爱北上。作为移情浪游丹江的诗人,我就此靠岸,用心攀登更高的山峰,用更高的意志更阔的诗意面对一次次激情一次次冲动。在每个远离水岸的日子,做一条金枪鱼,不时不刻洄游在温暖的小太平洋水域。

  我要告诫自己和我身边的人: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小太平洋,需要适当地控制与积蓄,最美丽耀眼的浪花总是在控制与积蓄之后。或许写诗的我们还有我们的诗篇会成为浪花朵朵,可以被人们看见,可以为丹江人民小掬。

 

  之三:寻找珠儿


  江山到此多情,引无数痴男怨女至此诉衷肠,寻珠儿。

  丹江之东,双龙缠绵,日夜聚首,一阴一阳,可有谁知其短长。

  青龙黄龙双龙在谈情说爱,还是在游山戏水;在诉说战乱纷争,还是在祷告水患;在计谋未来,还是意在决胜千里……

  问石桥、敲石鼓、听鸡鸣,山萧水瑟:遥远的东汉抒写了刘秀战胜王莽的历史;当今丹江口人民谱写了缚住汉水丹水双龙,滋润了一大片中国的宏大篇章。

  穿双龙峡、登双龙山,窜盘龙洞,叩问打败岭、扳倒井,我的思想走出了一个秘道,豁然顿悟:道义的事业终是阳,腐朽没落的东西终是阴。然而,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的,唯有一个秘诀:那就是和谐,那就是珠联璧合,那就是阴阳平衡。

  难道这就是珠儿?

  问山石,听溪水;看绿树,听飞瀑;临绝顶,览众山:珠儿滚动的痕迹,抒发的乐章呢?

  念远去千年的陶朱公范蠡、范缜,沿石桥探寻不屈足迹,贴流泉倾听铿锵声音。卧薪尝胆的故事耀眼如珠,《神灭论》巨著光耀古今,万古不衰,是不是从此得到意会?

  屈原的《天问》与《九章》里的《涉江》呢,难道诗人也想来这问道寻珠:将自己高洁的情操与黑暗混浊的现实的矛盾来一次彻底梳理?

  珠儿,到底在哪里?

  越来越多的人来到双龙峡,神游太极图,叩问双龙情愫,打探戏珠何去。

   登临双龙山顶,面向丹江口水库。烟波缈渺、清澈透亮的江水涌入眼底。瞩目丹江口城市,山环水绕,青翠幽静。他们好比西子,好比珠儿。

  天地人三者之间,山水人三者之间,人是珠儿。不动怒天地,不犯戒山水,就有取之不尽的珠宝、用之不竭的蕴藏。

 

  之四:问道武当山


  武当山的石头真可入诗斟酒,在南行的列车上我怎么彻夜不眠;

  武当山的清泉真可沁心侵脾,在返回巴马的途上我始终心飞神驰……

  别太极峡,临武当山,得道成仙之路就这般神秘?

  七十二峰的金桂,三十六岩的石头,二十四涧的清冽,三十三处的琼阁,一定魂附着真武修仙的故事。该以怎样的功力才能掂量出一山一石的厚重,才能领略道的法力仙的风骨?

  或隐或显于悬崖峭壁的仙山琼阁,是不是徐霞客的长脚一搁,米芾的大笔一顿,张三丰以柔克刚的一拳。以徐霞客的脚力,米芾的笔力,张三丰的气力,能不能问道……

  檀香袅袅天地,教乐悠扬仙心。修仙得道之助何止于这般音韵?

  日夜仰颈问天的峰峦,长流不息叩地的山涧,何以令人心领神会?

  木鱼声声,是受训的苦痛?还是通道的静养?正身打坐,真的可以通灵成仙?

  辗转曲折的山路,高不可攀的仙阁,自由挺拔的树木,逍遥自在的亭台。难道这,就是道高一极;难道这,就是仙高一丈?

  俯首试看众生:

  有多少人问道无路;有多少人得道无助;又有多少人问道无力……

  有多少人登堂入室;有多少人登峰造极;有多少人倒于途上,有多少人跌于涧中;又有多少人悬崖勒马,有多少人江心补漏……

   “道可道,非常道”,老子的剑法指向何方?

  仰望武当山南岩圣境,我看见了:鸟飞翔的痕迹,树木生长的套路,通往缪斯的小径,通道得道的秘笈……

 

  之五:想做丹江口人


  腹中诗书怎么不朽,好菜好酒自当歌。

  不必:吮一口武当山大曲酒,吟出烈诗一句;

  不必:吸一口武当绿茶,道出仙风一袭;

  不必:呷一口红尾鱼,品茗丹江声色……

  就当它们都是自己的点心,一个丹江口人的消受。

  不做诗人又如何,相伴丹江边,走走均州街,串串小胡同,乃至地摊上浅斟。用方言闲聊,听不懂的喝酒、哼唱。

  喉头痒,就学唱一首吕家河民歌,唱一唱《孺子歌》,灌上丹江口美酒,吟诵:“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有武当龙凤剑倚左靠右,有好酒好诗下肚入心,有好山好水情牵梦绕,你我怎么会浊去;

  窥痴情男女谈情说爱,把一船情歌反复清唱……

  一枕丹江头,听闻吕家河民歌水泱泱、酒醇香;你我都醉了,一路绊倒诗人的影子。

  不后悔错过了大巴山民歌会,错过柑橘成熟季节,错过了武当山挥剑论道的日子……

  只叹息写不出那么好听的民歌,只叹息自己只是客居丹江口。

 

  之六:我也是移民


  A  当汗水与泥水拥抱,当石头攀沿向上,丹江的流浪就不再放浪,不再是脱缰野马。它高高地站立,宽阔大片水碧,广裘无垠绿野。

  玉米、高粱和稻谷移民了,它们现在是鱼群、轮船、岛屿、江岸与柑橘。祖祖辈辈侍候它们的数十万均人,成了亲水事物,舍弃了田园、村庄,却懂得了生命的崇高与伟岸。

  在广阔无垠的库区,随处可见迎面驶来的船舷、飞来的鸥鸟,像蕴藏的岛屿,不断聚焦游人灼热的目光。它们的和谐丰繁,终将令人明白:高过坝首宽过江水的心胸,永远不会溺水咳嗽。

 

  B  亲水的植物,不是无根的浮萍,而是不败的旗帜,就像我此刻内心游弋着金枪鱼,认定了这块温暖的水都,就永远不舍不弃。因此,我懂得他们一群群走出田园的思念,坚定地绕过水岸,洒落渔网,植入柑橘;我懂得他们紧握一帮帮不坠之志,千万年不朽的精神,不随岁月老去……

  因此,看见浩翰江水,我的思想在移民,要用诗歌唱,要用情彩绘,要用泪渲染。

 

  C  多年来,我始终四处流浪。我的思想是我青春的移民,风雨兼程而又义无反顾,它常常飞出我的肉体,哪里都不是最后的家园。而今境遇丹江,我却为水安静,倾听亲水的事物悄悄地拔节,轻轻地清唱。

  站在船艇的二层的舱口,我问丹江口姑娘:水里都养什么鱼?岸上都栽什么果?移民都有什么新的打算?姑娘用微笑肯定地回答了我的问题。

  从姑娘的清浅的酒窝里,我知道了:幸福和快乐都可以从内心移民到脸上,然后又传到别人的心头。就像美丽的丹江水,就像丹江口人民的情,源源不断地向北流去,向北流去……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46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20 10:37:45 [只看该作者]

行吟,丹江口三咏

 

甘肃◎张 筱

 


  夜色,或丹江口的月


  柔软的江岸,于一袭蛋青色的画轴上轻缓伸展开来——

  轻柔的心,也跟着蜿转腾挪逸动。

  迷朦的眸,也为之一起闪烁湿润。

  在一个无法设计、无法推敲的黄昏,我的行旅趔趄进水都的黄昏。

  还有几个情诗翩然的夜晚,我奈不住丹江口诱惑的冲动,一头扑入江岸探寻……

  漫步江堤,了解空朦流远,追溯源脉渊源。

  中国水都,蓄满了最贴切的神蕴。

  我相信丹江口是惟一的。也因此深谙丹江的惟一性:自然的、生态的。

  有着绝对原创的价值所在。

  邂逅丹江口,初探丹江情。让我情难自已。

  那一夜,华灯盛放于岸的夜空。

  又一晚,城市灯火将江水点亮。

  漫步于深夜,从桥东滑没西岸。这一过程,如同踩着夜的琴键,连江水也为我轻拍舒缓、浪漫的节拍。

  漫步于凌晨,从桥西折身徐行。这一刹那,我看到的丹江口的月亮,不知就这样风骚了千年还是万年?

  它的晶莹。它的含蓄。它的委蜿。如同丹江口人舍小顾大的胸怀一样:清肃、明静。

  用心触摸。深情地拥吻。

  我感到自已的灵魂,如同丹江口大坝泄洪闸口涌动的激情:一样跌宕。一样起伏不定。

  那一刻,我甚至忘记了赞美。

  那一刻,我领受生命的光彩与神性。

 

  水色,或者生命的舞姿


  站在丹江口大坝,满目水色,满目潋滟。

  远处的舟,禅静在水泊的深切意境中。

  在这里,水是世界的一切。

  淡定。深奥。渊博。

  在这里,水却不是一切的主宰。

  虚浮。淼远。空朦。

  在这一方水域,一方水的世界里,我的灵魂能打捞一些什么?

  以水为生的人,水就是生命。

  那些往来于水上的舟,那些赤膊划桨、捕捞的影子——让我重新打开疲惫已久的审美视觉:心是明净的,情一次次在张望中返璞归真。

   沿江而上或顺流而下,轻风拂动衣衫,是要留驻我的心动,还是要告诉我发生在这里的许多故事?

  我知道人类的迁徙史,是一部没有开卷没有后记的历史。我知道文明的进程中,总有许多轶事会让人感慨和感动!

  丹江口正是这样的一个历史视窗,一个文明进程中的缩影……

  在悠长的汉水之滨,这里曾是孺子歌处。

  在传说中怀古,在怀古的情思中沉醉。

  于是,在怀古的情调中,我仿佛听到破空踏浪的歌声: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无需唏嘘沉于水底的沧浪亭,这里最让我敬重的字眼还是:太平。

  水美如画。水美如诗。

  在这幅画中,行吟的我只是一抹轻柔的底色;在这章诗句,不羁之旅只是一个轻盈的豆点。

  那些光影中浮动的身姿,才是这诗情画意中的景致;那些赤膊于舟,劳作于水的众生,轻描淡写着的才是生命最美的舞姿。

  以水为生的人,行于水止于水。闻道于水。

 

  行色,双龙峡峰与壑

 

  绿色的田野总让人浮想联翩,葱茏峰峦总让人忍不住猜测那些隐匿于此的情节……

  匆忙行色中,峡口与一面巨大的石鼓猝然相遇。虽然它无法擂出清扬激越的声章,但我的内心已嘶响着号角声声。

  石鼓是人工制造的器物,而大自然的神奇是任我任何的虚构,在它面前都是虚弱无依的。

  双龙峡,在造山运动中,于层峦叠嶂中剖削成一道裂谷地缝。那天然的太极图案,再次昭告于我道的无穷奥妙。

  峡谷幽长、溪涧铮淙流淌。

  五色的溪水,古朴的栈道。

  一只美丽的黑蝶导引着我的脚步。

  几尾花色斑驳的小蜻蜓飘然飞过。

  林中蝉鸣,嘶叫着开合谷中的清幽与宁静。

  蝴蝶,蜻蜓,蝉儿。这些深山峡谷中的居民,它们是否世代就一直与峡谷为伍。

  滕蔓,花草,树丛。这些傍倚山崖的植物,它们以一种什么样的姿态遗世独立?

  飞瀑,涌泉,溪水。这些灵动生命之物,它们一定见证过洞似龙形的盘龙洞,以及传说中的小青龙和小黄龙传奇。

  穿行于峡谷,想像着做一只自由之蝶。

  或者成为一尾蜻蜓。或者成为一穴涌泉。或者成为一只夏蝉。或者成为某一棵树某一棵草或者成为一朵小小的花儿……

  无论是什么,都是好的。

  山色让人沉醉,沟壑迷幻神奇。

  那些长久生于此、居于此的生灵与生命,仿佛要告诉我前世期许、告诉我来生的行色。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47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20 10:40:19 [只看该作者]

丹江行


广东◎黄永健

 


  一、在丹江口库区游泳

 

  丹江口迎来建国以来的第二大洪峰,高度发达的网络洋溢着洪水的威风,庄稼、房屋和树木摇摇欲坠,冲锋舟上桔红色的身影抗流而上,整个北方在抗洪。

  车窗旁边的汉江很浪漫地流淌,水平岸阔,一条大江见过的太多了,水祸、人祸,伟人、名人以及非名人的鸿图大计,眼下,不知汉江在说些什么,丹江大坝将洪水的语言搁浅在鄂西北。

  踏水而入,进入丹江口的体温,洪水的黄浊与青山的淡岚相织,是牵着库区的衣袖寻找水的亲切的,危险!身边的大小游泳圈一再提醒:危险——在沁凉如水的水中,人与水的巧遇达到高潮。

 

  二、拜水丹江口及其隐情


  古人拜月,今人拜水,中秋月夜古均州的庭院开始拜月,儿女情长的均州人,怎么也想像不出,那一帘幽梦为水所覆盖,楚人的心思轮回成南水北调,水,汲向远方,移民的脚步不免缓慢,沉重以至于坚定、坚决、义无反顾,一想到丹江沿岸纤夫的号子曾经此起彼伏,对丹江移民的敬意油然而生……

 

  三、汉江泳者


  在距离丹江口库区100公里的汉江江面,激流汹涌中的“嗷嗷”叫喊,吓我一跳。

  出租车贴着江岸休息,江面上的激流裹挟着断枝枯梗滚滚而来,哨聚而去,襄樊后生从后现代的跨江大桥下,逐浪而出,击水有声,沉沙江底的屈原还魂了—— “嗷嗷”,这江边儿女的蛮性和勇悍,望呆了,我计算着我的胆量与大江的距离。

  据说每年都有泅水而亡者……

  江水诉说着水与生命的合唱,没有逻辑的逻辑,司机在催人,凭借沉默,于是我再次将心里的赞颂,奉现给古老的汉江。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48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20 10:42:31 [只看该作者]

从丹江口归来


贵州◎王庆


  走进丹江口,我有一个愿景,找到遗失许多年的故事,故事发生在5年前,一个淳朴的女子,她把善良抛洒在贵州,她把希望带进贵州,然后,回归湖北、回归丹江口……。她天真、烂漫的眼睛,让我永远地期待春天里的阳光。

  ——题记

 

  (一)


  一条大河,穿越干旱的身体,滋润的感觉好美。

  银色的别针,带着一只蝴蝶,走出丹江口,走出荆楚大地。

  悄悄地来,你把心灵最亮的水滴铺就成一条归家的路途。

  你亲切地说:“是男人就应该去挑战汹涌的狂浪,过程最重要。”

  你亲切地说:“没有家,双手合一,寒冷中就会知道力量。”

 

  (二)


  黑夜来临,山们在低低说话。

  细长的发缕,如断云飘落,水珠哪里去?

  独守凄苍,眼泪干裂。

  你告诉我:“如果想念水的日子,就闭上眼睛,作雨露的奴隶。”

  你告诉我:“既然选择漂泊,就莫害怕岁月的利剑。”

  血液充盈在声音之中,手的舞蹈,漫漫的呼吸,成为一种方式。

 

  (三)


  一滴水,养育着千万生命。

  伴水而行,脚步如石。遥远的草原,站满欢呼的羊群,皮鞭抽响宁静的天空。

  是谁紧握洁白的酒杯,仰望上苍?

  是谁把粉红的裙裾轻轻揭开?

  你说:“珍爱属于自己的幸福,那是天的恩赐,地的福祉,人的皈依。”

  你说:“宽恕远去的人和事,用心去爱吧,温暖就在心中。”

  水花,绽放摇弋的雨季;水草,在江岸野蛮地生长。水的声音,生命的尖叫,因此改变回归原态的世界。

 

  (四)


  从江边走过,触摸水的眼睛,开始苍老。

  风中的小船,摆渡无垠的忧伤。

  一座亘古的城池,淹没江底,多少英雄的魂灵,如同烽烟吹动历史的案卷。

  你说,“江水滔滔,岁月的文字记录洁白的爱情。”

  你说,“抓把芝麻撒过对岸,涨潮的时候去收割呀!”

  饱满的谷物,干瘪的话语,怎能拯救先辈的故乡?

  编钟声声,敲响祖先的辉煌。每一片锈迹斑斑的青铜,融化尘封的记忆,融化千年的峥嵘。每一个音符的起伏,如同浩浩荡荡的战马奔驰远古的疆场。

  从江边到江心,生命变得脆弱,生命变得渺小。

 

  (五)


  迷雾茫茫,方向在哪里?

  你告诉我:“丹江口是一个驿站,水车和船舶成为迢遥的风景。”

  茂密的楠竹,清脆的声音,幽幽的峡谷,为水流连。

  可是,离开的日子,却难看见你那闪烁的泪光。

  你在哪里呀?梦境里的翻天覆地,谁能感知我的苦苦追寻?

  你在哪里呀?梦呓中的名字,武汉、十堰、丹江口、咸宁、襄樊……一连串的地名扰动舞步的旋律。

  你说:“离别是今晚的笙箫,去码头吧,那里也许会认识自己该认识的人。”

  你说:“一滴水一个生命,这里永远是生命之源”。

  于是,丹江口成为人们向往的圣洁水都。

  于是,丹江口见证了爱的激昂和伟岸。

 

  (六)


  从丹江口归来,我那沉重的躯骨,在炎热的季节伤风感冒。

  吃遍几多灵丹妙药,却难以恢复精神抖擞的形态。

  渴望有生的岁月,把爱情和梦想镶填在丹江口的对岸,让爱我的人知道,让我爱的人的明白:

  珍惜水呀!珍惜我们内心的血脉!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49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20 10:45:10 [只看该作者]

写在丹江口的七月之书


青海◎宋长玥

 


  1


  西楚地,青海男子内心焦渴,目光触之一片苍茫。

  他在黄昏疾行,恍惚间忘记了前方的模样,忘记了前世曾在江河纵横的大地上挥戈;他至今不记得那个荷花一样的女子,在月光破碎的年月,为他燃烛饮泣,荒芜了一生仅有的青春。

  他的前世,不仅仅是一个战士,也是一个被烽烟多去了资格的丈夫和父亲。

  西楚地,青海男子内心焦渴。

  他指挥铁马驭手纵缰向前,仿佛前方有人刚刚打开一扇木门,而炊烟把等待写得如此漫长。

  为何?为何?

 
  2


  而今,我从青海高原跳下,奔向今生的梦幻之地。那里,有我夜思梦想的大眼睛吗?有我搂着男人的名字捱过寂寞长夜的憨敦敦吗?

  汉水上游滚滚不息。

  滚滚不息的相思就是我的相思啊。

  丹江口,现在,我躺在你润热的怀里,突然想起千年前的那个夜晚,雕着凤凰和蝙蝠的花床,漂浮如汉江之舟。男子深醉,而后像一场狂风,奏响了生命不朽的赞歌。

  他在唱:一对鸽子飞崖湾,身穿了一身的宝蓝;舍得金山舍银山,舍我的尕妹是万难。

  他在唱:胭脂川买下的胭脂马,回来了马圈里吊下;我俩的情缘铁打下,生死的簿上造下。

  他在唱:干柴湿柳架一盆火,火离了干柴是不着;尕妹是肝花心是我,心离了肝花是不活。

 

  3


  丹江口,我是漂游的青海,是激荡的江河,是被你舔干了胞衣的太阳,今生今世牢记着情爱的方向。今夜,我把仅有的情书献给你。

  那一面绝世无双的水,因为滋润而使我更加茫然:难道皴裂的心不耐尘世焦苦已经没有岩石的硬度?难道我在西楚大地夕阳坠向一抹树梢时匆匆赶往前世的故乡,只为我的大眼睛不眠的一夜?道我远离边关踟躇汉水上游,仅仅为再看一眼载着牵念远去的一叶轻舟?

  而我习惯了干燥的心,在你水汪汪的挂念里,轰然决堤。

  是的,泛舟在你的心上,陡生纵入湖海的念头。我说:想你腔子积血了,见你化成水了。

  丹江口,我前世的憨敦敦,没有永远的相聚,也没有永远的离别:

  园子里长的绿韭菜,

  不要割,

  就叫它绿绿地长着;

  尕妹是清泉阿哥是水,

  不要断,

  就让它清清地淌着。

 

  4


  深夜。西楚大地没有寂静。

  人间的炊烟仍然在汉水上游两岸袅娜,我独行江畔,静听江水浩荡东流,心被它牵向远方。那时,我生活的地方风吹草低,我喜爱的黑马,被大风骑着翻过哑口;经幡飘向一个方向,送走我对日子的祈祷,而后,陷入更深的寂寥。

  丹江口,我生活的地方叫青塘。

  我走以后,西宁城里摆放的玉石空酒杯,被风吹倒。

  远方的人喟然:日月催人,日月催人老。

  那一声碎裂,开在心上。我孑孓汉水上游,突然一阵心痛。

  而丹江口从此成了思念。这个和我的前世今生静静相连的地理名词,犹如不能分离的亲人,在那个空荡的夜里,陪我到天亮。

  丹江口,那一夜,你美如娇娘,我记住了你千年前就娇艳的样子。

  你把我的心喊出了血。

 

  5


  之后,我将独享高原。

  青海男子转向那一面青山,听见长须道人说:你们都是上天犯了错误的孩童。

  一个声音回旋:只有一颗诚心才能把你们领回正路。

  莫非我已经走得很远?

  啊,丹江口,丹江口,见你容易离你难,心尖上扎刀子了。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50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20 10:47:32 [只看该作者]

走近丹江口

 

河南◎毅剑

 


  以水的名义


  我以水的名义,以一滴水、一个人、一首诗、一个属于远方生灵的名义走近你。

  巴山的云,秦岭的雨,历史的沉淀在一瞬间堆积。

  我以水的名义走近你,以风的名义追寻你,以花的名义簇拥你,以诗的名义拥抱你……

  一座没有河流的城市是没有灵秀的,而一座没有水的大山则又像一个抽走了灵魂的人。而你,许多年来,一直在山泽水湄里闪光。以你母性特有的慈爱和柔情滋润着这一方水土的灵性,又以你父爱的野性和粗犷淹没并不断更新着属于你独有的山岭与河流。

  我以水的名义走近你,走近你清幽的山泉,走近你波澜的江河,走近你透亮的库区……

  我也是一滴水呀,在另一条属于人类的长河里作着瞬间的涌动、短暂的飞溅、一跃的闪亮……

  我以水的名义走近你,以一滴水投入大海的姿势,在人生的长河中闪亮成又一真实的定格和美丽。

 

  握不住你千年的美丽


  一直想像着你的深远,你的宁静和美丽。在生长着流水,也漫延着思想的原野,你穿越岁月的声音似凌空的鸟翼。

  你这汉水的女儿,秦巴汉子的娇娘,横贯时空。我一直流浪漂泊的足音,注定了我前世的仰望与今生的梦想。

  我知道,仅凭一只手的招引,一语柔的轻喃,一个情的眼神,终留不住一匹远去的野马,就像白云留不住鹰的羽翼,天空留不住雨的脚步。我千里的奔赴,也注定只是为了此世更遥远的别离。

  今生在河之源举行婚礼的许诺和情结,前世于水中央支起婚床的誓言与梦想,在我旋转的生命里如一片风中的落叶……背转身,我空自张扬的手臂,终将触不及你飘若天仙的背影,更无法抵达你纯情柔美的波心。

  思念——是手中总也攥不住的流沙。命中注定, 我握不住你这水乡女子的一双纤手,握不住属于你的一滴水、一片云、一丝风……也正如我,不论前世还是今生,都终将——握不住你千年的美丽。

 

  一切都在沉陷


  一切都在沉陷,除了一再增高的堤坝和堤坝中库区的存水,除了空中的流云和一种叫作高风亮节的思想。

  从1958到1973,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一期工程的顺利完工。原本有着过多洪水泛滥成灾的江汉平原,从此——成了共和国重要的粮仓和商品粮生产基地。

  “南水北调”,中线——从这里开始!

  从最初的鄂、豫38万库区移民搬迁,到如今“一库清水送北京”的誓言,半个世纪的风云岁月中,两代库区移民唱的是同一首“舍小家,为大家”的歌。

  那熟悉的山坡,那平整的家园,那村后的坟地……一切都远了,它们像远去的岁月和流水,伴着一村又一村、一户又一户移民的背井离乡,沉陷抑或淹没成一种属于“无私奉献”的历史。

  是的,一切都在沉陷!远处的山,近处的房,在梦中总是时隐时现的田园和村庄……除了一再增高的堤坝和堤坝中库区的存水,除了对遥远故乡拉长的思念和记忆,除了“水都”人民一种至高无尚的精神和思想……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