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论坛文艺版『 阅读欣赏 』 → 诗家云集丹江口 文星摘冠武当山(《散文诗》水都之旅作品集,丹江口,丹江口水库,丹江口大坝,南水北调,武当山,太极峡)


  共有3747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诗家云集丹江口 文星摘冠武当山(《散文诗》水都之旅作品集,丹江口,丹江口水库,丹江口大坝,南水北调,武当山,太极峡)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5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4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20 10:50:20 [只看该作者]

神奇的水都


福建◎吴晓川

 

 

  潮起汉江水


  望穿历史,这条碧波浩瀚的汉水孕育了多少灿烂的文明;望穿岁月,河流本身的衰弱和复兴需要多少呜咽,多少喧染,多少迸发,多少惊心动魄的瞬间。

  一切都黯淡了,空莽的江面远隔着时光苍茫,水雾朦朦胧胧飘过群山,飘过大地。

  而脚下的汉江水永远奔腾,歌唱,微笑,沉思。

  一只鸟在远方飞行,而逆光游弋的鱼群裸露着闪烁的尾鳍,在古老的江中荡漾,在两岸的倒影中悄然无声地逝去。鳞波涌跃,像夏天的麦穗。阳光成熟了,汇聚八面的来风。

  在水的一方,有反复呈现的亮光同时抵达干燥的北岸。

  截水成湖,群峰簇立,流千山的绿于此入定。烟波浩瀚,碧蓝如翠,你是南水北调的源头,是生命的源头,是心灵的源头。

  捡一粒鹅卵石,抚摸自己曾经苍白的脸。泛滥的河水,粗砺的河床,你的手紧握在我的手里,我们的掌纹正急遽地交错改变。

  隐隐约约,不知是哪一年哪一月的潮声回响?

 

  漫步太极峡


  一切都在两仪的普照之下,山谷载蠕载袅,迷醉悚透的四肢是我们共同的幸福。

  所有如镜般的水面碰见你我都齐声尖叫,我们也碰着刀光了,但不要以为这是冰凉冰凉的寒光。你仿佛站在世纪末的拐角,树是亲切的衣襟。

  行走在山涧,我们还活着?有颓然的嘴和弯曲的食指,还活在鸡零狗碎的星斗旁边。

  风景若白鱼儿黑鱼儿游弋,你可能已是另外一个你了。当木栈桥一再扩散,当蝴蝶们逐一焚烧、死去,而所见之处仅仅遗留你定格的痕迹。

  将山水融为太极,日月投影于山谷之间,爻辞书写于水波之上。你会发现北斗星早已呈现,植物齐声歌唱,白昼缓缓完结。你停步时再次闻到满山的花香。

  溪水就是她热泪汹涌,溪水动情地告诉我们,这就是她的钟情。落日镕金,清凉的水逐渐隐进你的肢体。

  此刻,在山涧的两旁,定然有人梦见你在溪边俯拾干柴,供冬天取暖。

 

  寻迹武当山


  急促的掌法如雨从天而降,长满老茧的手如影随形。一场大雨彻底改变了风语,一双柔软的手在空中挥舞。

  来自天籁的神掌,柔中有刚,在泥浆溅起的一刹那后发制人。这奇异的力量来自何方?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的自然永远是《易》理。你与寥廓的天地相融,一切的变化均在阴阳的变化之中。

  清静为基,圆柔为形。直至,太和的精气通贯天人;直至,时间和空间结为太极;直至,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天人合一。

  紫霄宫里仙踪已去,太子坡前拂尘寻迹。

  伫立在群山环抱的中央,是玄武真人在铺云卧雪,在穿山走石,是全真七子在谈经论道?隐去所有的细节,只留金顶之上紫霄宫恢弘的轮廓。

  武当山的夜晚简洁、宁静,且让风和蛰伏着的树根一起归隐。

 

  归隐太极拳


  草叶、玉露、鸟语、虫鸣,天籁之声自心中升起。林泉深处,石头静如内心,竹子和绸衫与你手势相近。水从山上落下,韧性的曲线,优美的弧度,催开旖旎的花影。

  柔以克刚、静以制动。隐者,隐也;归者,归也;太极者,极太虚之幻境!

  身体悠然清润,气色沉敛内腑。听劲,你有飘逸的掌法;引手,你有坚凝的步履。任时光倒流,任金戈铁马踏破了清梦,任朵朵梅花在水色中慢慢韵开。

  你抽出清瘦的指尖,如绵绣玉帛缚住失控的北风。

  清晨的太阳清澈而甘冽,中午的太阳光亮而明净,待西天的落霞卷走了斜阳,你逶迤的掌影,一下子推开夜幕的一帘繁星。

  春泥如酥,蛙歌如鼓,树叶飘零,落雪无声,变幻的招式更迭着轮回的风景,骨骼中的年轮定格着瞬间的永恒。

  道可道非常道,运有形于无形。刚柔并济、阴阳相生,让元神化一只扶摇的鲲鹏,击水三千直上九天,贯一道历史的飞虹。

  淡定从容,禅悟人生,你的目光水一样宁静……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52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4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20 10:51:59 [只看该作者]

丹江口片断:刚柔相济的水


广西◎庞华坚

 

 

  1、锈红的光芒直指苍穹

 

  水天间有冷热,有远近,有来自四面八方的阻碍。

  那有什么关系呢?再厚的云也掩饰不住阳光。

  一柱光芒如锈红的铁锹直指苍穹,把目光引向所能抵达的最远。阳光中有温柔与残暴,清澈与混浊,热烈与冷清,此岸与彼岸,有一群激扬的魂灵自由飘飞。

  他们一起承接水天,和地老,和天荒。

 

  2、扁舟缓行


  那些水是厚的也是薄的,是浊的也是绿的,是寂静的也是奔腾的。湖水无意,扁舟有心。

  三页扁舟划过平静,依次缓行。

  有些舟子会安定下来,成为水的岸;有些舟子驶出去,成为岸的水。三页扁舟要去哪里?

  左边远处是弥漫的绿,右边远处还是弥漫的绿,舟子在湖水中间踩踏细浪,舟子和细浪似心有灵犀。

 

  3、飞翔,溯源而上


  飞鸥的叫声,在湖水上方盘旋。瞬闪即逝的身影,在庸俗之外,红尘之中穿梭。

  细风会撩起它们的衣袂,它们轻柔如蝶,每一次羽翼扇动,都是一次汹涌的追寻;每一次仰天长啾,都是一次极致的壮行。

  在湖水上,做一只鸥鸟,放下所有沉重,抛弃所有杂念,忘记所有烦恼。让身子更轻,翅膀更矫健,群体更和谐,飞还原为纯粹的飞。

  长空如锦,飞翔,溯源而上。

 

  4、水从上游流到此处


  这些水,有着怎么样沉重、坚硬、隐忍的质地,竟传承出一种让生命绵长的巨大力量。

  从此岸到彼岸,有时很遥远,远得一辈子也望不到边际。

  从此岸到彼岸,有时却近在咫尺,瞬间之后,已然抵达。

  抛开自然、地理、历史……抛开想像中的距离和美。

  它们和风一起,把颜色中关于黑暗和软弱的部分分别吹开,越过千山,在这里安定下来,然后等待远去。

  它们在这里安定下来,这里是丹江口。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53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4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20 10:53:47 [只看该作者]

丹江口二章


云南◎莫独

 

 

  高度:176.6米


  站在176.6米的高处眺望,碧水浩渺,满眼苍茫。平静、宽阔的水域上,我一次次读着“中国水都”、“亚洲天池”、“亚洲第一大人工淡水湖”、“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工程调水源头”等等的定语。

  这是人类为水所建的一个家啊!

  七月流火。此时,流火的七月已悄然退出我的感官。在这个庞大的美丽的水的家族面前,我被一滴水的清凉与洁净震憾,我被一滴水与一滴水无间的拥抱震憾,我被一双让一滴水与一滴水相互热情拥有的手震憾!

  站在坝顶,沉默无言,我一再承受着奇迹这个词强压到心头的窒息。

 

  水,一生在路上。堵截,并不是为了围困,而是为了让其更壮美地奔流。

  汹涌的汉水再次被一个数字扼锁,在丹江口的名下。江河成为湖泊,千年的故事被郑重其事地改写,古老的均县静静地沉睡在幽深的水底,还有那个容易冲动喜欢泛滥的洪魔,和那些存活在记忆深处的岁月。

  历史并没有断流,神话也并不只属于遥远,并不只属于古人。今天的神话就创作在面前:新的文明,被丹江口写在时代的高度

  176.6米,这是当代丹江口的一个高度,是世纪中国的一个高度。

 

  纵进太极峡


  从那个开始相爱的水口穿入:拐弯抹角,炎凉的世态被排斥在水声之外。险峻的悬崖峭壁下,或窄或宽、或直或曲,每一步,都走在传说铺垫的浪漫中;每一脚,都行在神奇设置的纯净里。

  狭路相逢,无以回避与一场爱面对面的遭遇。

  有声,或者无声,水都言说着清清白白的见证。

 

  岸上,石鼓为凳,这一坐,就是千年。

  水中,蟾望北斗,这一望,又是千年。

  一路纵进。爱,是无底的,纵进得再深,我们也抵达不了她的根部。我们只是路过,我们只是人生匆匆的过客。纵进的亦不是我们今天的脚步,而是一份爱不朽的忠贞,书写出长谷不尽的风情。

 

  这是传奇的武当山下的一份传奇。两情相悦,没有任何险阻,可以阻挡一份真爱最终走向团圆。

  双龙聚首,永远的太极图,合成生生世世相守相依的誓言。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54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4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20 10:55:35 [只看该作者]

一条河到丹江口


陕西◎肖建新

 

 

  当汉江流经汉中盆地,像一个思乡的女子远走他乡

  我在想,她携带了哪些东西,将故乡带向远方,去寻找一个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

 

  她向东走去。

  她从童年的宁强向东走去。

  几条隐匿在草皮之下的细流微不足道,却是她最初的形体。

  当它们汇聚在一起,我才听出她纤细的声息,像一个孩子喝水时冒出的气泡。

  她跌跌撞撞地走出巴山,身上还有一二个小小的伤口,但她并不在意。

  留恋地穿过定军山,武候祠,穿过美人褒似的故乡,穿过古汉台,饮马池,古老的三国故事在她的腹地开花。

  她擦了擦汗,把脚踏进汉中盆地——一个母系的土地上,历史的气息稠密,神圣。

  从此,她便携带了众多的元素,将一把开启天汉之地的钥匙,挂在腰间。

 

  玉带河,黄沙河,褒水,南沙河,堰沟河

  湑水,溢水河,漟水河,金水,牧马河,泾阳河…

  这些细碎的支流,构筑了她身体的巨大支架

  成为她永久的记忆芯片,像一条条幽暗的血管,和敏感的神经末梢,遍及汉中盆地

  它们和她一起演奏了一支盆地的交响曲。

 

  那些春天的油菜花,为她照亮了行程。

  那些柳树,槐树,白杨;那些水草,飞鸟,船只;那些稻谷,麦苗,玉米;

  那些黑狗,黄牛,马车;那些童年,父亲,母亲们;

  那些村庄,那些小路,那些弯曲的黄昏的炊烟…

  这些盆地上的事物,在她经过时,全都沉默不语

  它们只是从心里,为她美丽的青丝致敬。

 

  在巴山,她得挽起裤绾,溅在衣服上的水滴会湿了脚。

  其实,湿了脚也不怕,阳光在山那边等着,月亮也在树林的密处静候。

  还有一只从故乡飞来的鸟,它不知疲倦地跟她的后面,用翅膀为她照亮那些糊里糊涂就撞在她身上的黑暗。

  还有它清脆的歌声,就像一根故乡的线,在她的耳边摆动。

 

  她穿过安康,瘦瘦的身体便开始发育

  途经十堰,远观武当,把丹江口当作一个巨大的瓶颈

  她住了下来,把头上的那缕青丝挽在耳旁,手执水壶,望着北方的那些山山水水,想了很多

  她想去看看,北方的那些城市里,有几个蓄水的胃…

  我从故乡开来的火车上看到她时,这个叫人思念的女子已经非同一般。

  她已青年,风华正茂

  青山绿水中,她的背影像一团移动的绿色的火苗,舔砥着大地的心脉。

  她把一支长长的鱼杆,远远地抛上天空,去钓空中的云朵

  又把一首浅浅的山谣,寄回故乡

  寻找落叶般的翅膀

 

  当然,她也有发怒的时候,一夜之间

  让一座城市抽筋,偏瘫,神经剧痛,切断了水,电,和情人间的小秘密

  留下了哭声,黑暗,留下了伤痛,等待

  可这一切并非她本意。她无法躲避天上的雨水,更无法躲开骂名。

  其实她很善良,只想在鱼米之乡的黄昏里,熬一锅柔软的炊烟,外加清风的调料,啜饮夕阳晚晖和暮归夜色

  有时,她心里揣着的那张清清的荷叶,也会被不可知晓的因素揉皱

 

  她想飞。

  她需要大地上无数的翅膀。

  可她一生只能在土地上行走,在山谷里回荡

  她所寻找的那枚化石,已通过快递的方式,寄往那些与她相连的北方。

  这不是一个秘密,只是一个不大不小的

  传奇。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55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4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20 10:56:20 [只看该作者]

丹江:我用一个夜晚陈述


湖南◎庄庄

 

 

  一刻也没有停留。我和午夜的火车、嘶鸣、纷乱的人群一起,抵达你,未知的水域。

  我只有这一个夜晚,我紧紧咬住的这一个夜晚。我知道时间带给我什么,最后也会带走什么。丹江,你满江的深情也不足以挽留。

  深蓝的夜空布满了星辰,我以为那是醒着的闪电,是神灵慈爱的眼睛。当夜的鹰鸟飞过,神灵的翅膀翕张。神灵啊,他于俯视间窥见了丹江水晶的心脏:隐秘、纯洁、光芒,它的搏动和着那一浪一浪涌过的波涛。是那一种喜悦或悲鸣。

  这一个青衣的女子,她的裙裾正预示着风的方向。她经过了几世几劫,她行过了千里万里,才在这一夜的水里尘埃里停下。水和尘,原都是一面千年的铜镜。蘸一些丹江的水吧,要慢,要专注,要在擦拭中保留那耀眼的水纹。要听见那低低的微小的神意。要借着那一束光写下:七月,丹江。

  这么多的水,这么多从历史深处流往洼地的时光。我选择在这个夜晚向你陈述。陈述,一种类似原罪的交代:我必然从一滴水开始。

  是的,我一直深信那个关于女人的古老寓言,是无数滴水,做成了柔软的骨肉。在我的身体里隐匿和躲藏的每一滴水,是淡蓝的、清澈的、坚忍的,而我的每一寸肌肤,都是它宽阔而辽远的河床,如同此刻的丹江,以它母性的气息引领我,向着一个城市的深处流淌。我感受着它的速度、姿态、泥沙的含量、深藏于水底的鱼群;我感受,它的匍匐和飞翔。

  而属于我身体的水域,我一直在竭尽所能保持它的清澈、光亮和可以控制的流速。我甚至希望它是一个更加封闭的水的器皿,不让尘埃落入,在清洁中完成这一生的循环。请相信我,我为此支付了四十年的光阴。

  而这样的器皿又是多么脆弱!时间和现实,像是一个预谋,或者加在器皿上的诅咒。

  我已经感觉到了:那渐渐慢下来的流速,那阻滞,那浊重,那昏黄,那将被世俗的尘埃淹没的河床。然后,每一滴水都必将被蒸发,被吸纳,被无形所化。

  因此,丹江,今夜,当我作为一个渐渐干枯的生命卷缩在你巨大的拥抱里,我又一次获取了应有的纯洁和潮汐,我从你的蜿蜒里撷取的每一滴水,都将用来洗刷和盈满内心。如果有一天,我们在时光里走失,我仍然会凭借你赐予的一滴水,找到你流经的原野、村庄、树林、麦地,乃至整个的河床。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56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4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20 11:03:15 [只看该作者]

记  忆


湖北◎黄 晖


  武当山同心锁


  爱情,被腐蚀的锈迹斑斑。

  南岩上的石柱,总被新新旧旧的同心锁纠缠。古典的相思锦书早已撕碎,却依旧痴心留恋。

  这样的爱人一旦被锁住,就无法再描绘更多的山盟了。

  矫情成灾的年代,别再去为难一根铁链。

 

  听说,还要搬迁


  好大的一个湖

  蓄起的水,已淹没了故居的山头。

  只有黄昏时的白鹭,成为回头时唯一挂念的意象。

  家乡的野花何时绽放,不知杜鹃能否像雪一样飘洒。

  成为他乡的客人了,我湖底的家依然炊烟繁华。

 

  汉江桥上看月


  这里是汉江。

  桥下春水荡漾,更有一轮皓月。

  有长发在月光里摇曳,这是诗意的夜,我感觉到了你潮湿的芬芳。

  多少被酒浸泡出的思念在倾吐,花香四溢,抑或阴云的遮蔽。

  唐突的对白让我仓皇逃离。

 

  太极峡的老树


  一转弯,便看见了一棵老树。

  它已经直不起腰。

  断裂的枝桠里,记载着沧桑。

  或许,会有一阵春风,吹出新叶与新枝。

  我相信世界总是在繁衍,包括苍绿。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57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4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20 11:07:12 [只看该作者]

拜谒一座大水(外二章)

 

北京◎黄恩鹏

 

 

  该以怎样的心态来拜谒一座大水?

  渔舟从身边划过,迎面而来的涟漪花一样开着,香气蓄满了整个天空。

  鱼群隐在幽深处,渔歌不声不响地潜伏。

  楚乡在七月炽灼的烘烤里醉倒在地。

  游轮像水中突然生出的大树,我像一枚脆弱的叶子披热风而行。其实,我的路途并不在这里。远天的响翅忧郁在溅起的水光里,透出了山野草泽的气息。

  汉江浊,丹水清,一道大坝横陈。一座阔绰的大水被现世的利益割裂了躯身。它无言,它忍辱负重,纵然消瘦了所有还要继续向北迁徙、抵进。无法预测的命运,活在遥不可知的未来。

  依傍这座大水的鄂西小城,也似乎在漫天氤氲的财气里轻如一朵云、一滴水,很快就会被吸吮干净。而未来这一座大水,如何让我看到一个永恒不变的景状?

  丹水啊,如果没有现世永远填不饱的饥渴和永无休止的觊觎,该有多好!

 

  灵虚的风吹过


  太极峡,一个禅境的果核里有什么蛰伏其中?

  绿蕨和青苔、斑鸠和翠鸟,在一种沉静里孤独地生着、活着。它们在山中一代一代生儿育女,过着衣食无忧的好日子,看惯了虫蠡横行、草木荣枯。安然的梦里,明暗了多少迷途不返的魂。破缺与完整,都会随一滴水的方向飘移、栖居。

  俗世的噪声被清涧的溪流过滤了。在山里,我绝不会逾矩,天与地,日与月,太极两仪,阴阳旋转,化不开的灵虚轻托脚步,浮沉在涧上涧下。

  沿着蜿蜒的栈道,我与同伴盘桓游走在峡谷里,听轮回的风从身上吹过。俯仰之间,皆是满眼的顿悟:

  太极,太极,浩浩人世,芸芸众生,谁能从一个神秘的起点进入,再从另一个神秘的起点走出,无始亦无终?

 

  上升在鸟的翅声里


  九阳之炉烈烈地灼烧,那一粒长生不老的丹药到底遗落何处?

  武当山腰,我一步一步攀登。

  我却不能登临金顶。我不如鸟儿,清修成一双坚翅,让道路在天上随时舒展。我笨重的脚步来自翅膀的召引,我的思情已随一声声鸣啼跃上了云空。

  汗水湿了衣衫,身心净涤。手抚灵石,那内蕴的潮洪在整座山的石壁里轰鸣。

  原始与古老,玄机与妙算,都在殿门之上高悬着秘示。

  面对绵绵群山,我应该感恩:因为太阳和月亮、流岚和彩虹,从来就没有放弃过红尘滚滚的大地!

  白云苍狗。山崖之上狂草的大字斑驳如远逝的古哲。我向沉钟鸣响的地方攀着,企图追撵时光的脚步,但我攀的再高也摆脱不掉满身的泥污。

  圣境宽宏大量,它不理会我说三道四。我是一个匆忙的俗客,没有资格在这里谈玄论道。

  我只能默想上师的背影——

  祈盼我凡胎的身躯在这里也能成为一株小小的花草;渴求我浴满风尘的心灵能于瞬时的清寂里听见一缕自然纯净的箫声……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58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4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20 11:09:13 [只看该作者]

天湖(外一章)

 
湖北◎谢克强


  不再是一个陌生的存在。

  当我站在天湖的岸边,站在静寂与祥和深处,只见一汪碧水在晚来的风里,缓缓漾起一层一层微波。那一层一层微波,岂只摇曳一湖月色,不也以生命底蕴的某种暗合,隐现我于晚来的风中

  渐渐苏醒的鹅黄的心事……

 

  梦在绵绵青山的臂弯中。

  谁说这是一汪碧水,不也是一汪深情么?!这不,天湖仅只一个眼神,就让流云不再漂泊、夜莺不再吟唱、星星自甘坠落,也让我们这一群游吟的诗人,走进季节的深处

  寻梦!

 

  天湖因好山而活。

  天地因有了天湖,乃有了水灵灵的生命。

  但是,远比这更令我倾心神往的,却是那曾经吞吐烟波和撕裂心灵的汉江纤夫号子、是那欲穿苍茫和叩问大地的筑坝夯歌、是那被匆匆的时光所掩翳的古均州沧桑的历史和被匆匆过客所遗忘的丹江古老的童话……

  天湖,如一只望眼,那莹莹的丽质,交汇蓝宝石的清纯与隽永,

  默默期待谁呢?!

 

  山泉

  ——赠xm


  是想滋润更多的生命么?!

  于是,泉水骤以不甘凝固的渴望,从云隙、岩缝里汩汩涌出,涌动的生命叮咚有声,在山谷回响。

  莫不是因武当山的精心贮藏,泉水悟透或预知着什么,这才有了一千种露的甘饴、一千种液的悸动、一千种汁的风情……

 

  慕名而来,当我跋涉千里来到武当山,禁不住俯下身去,掬起一捧惊叹,这时我看见你捧起一捧山泉山时,你泉水一样清澈晶莹的眼里,也藏着清澈晶莹的一滴。

 

  叮咚,叮咚。不涸的泉水以向往的乐声,在云里缭绕、在山间流淌,流进小溪、流进小河,流进果树开花的枝头,流进谷粒灌浆的稻穗,流进隔岸的山歌,一直流进我的诗里!

  你眼里那清澈晶莹的一滴流向那里呢?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59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4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20 11:11:07 [只看该作者]

拿白云做大丈夫的镜子(二题)


广西◎谭延桐


  注定,我会和武当山相遇,就像置身于同一个大磁场的铁屑注定会和磁铁猝然相遇一样。因为在这之前,我们已经在悄悄走近,沿着冥冥中的一种指引。它乘着气派的诗,我坐着豪华的梦……说见面,就见面了,在这云蒸霞蔚的时节。此刻,丹江口的水在漫漶,我心里的潮水也在汹涌……继而,蒸腾,变成了真实、简洁、明净、自在的云。

  举目向上……我拿君临天下的白云做武当山的镜子……

  纤尘不染,那些白云。正是因为这样,它才装点了我的天空。我的时辰干燥的时候它就变成雨,我的时光缺乏诗意的时候它就变成诗……或许,它什么都是;或许,我在说“它什么都是”的时候它的意义已经成倍地在增长,任我的思绪怎么赶也赶不上……它的翅膀,从此就变成了我的折不断的思想。它飞翔的时候,便是我的思想在飞翔……每时每刻,都在闪光,只有我自己,看得最清楚,它亮得是这样地非同凡响。就这样,慢慢地,它便在我的梦乡里定居了。直觉得,梦乡广大人间小。

  有人说武当山高傲,武当山不吱声。只有心明眼亮且智慧超群的白云在替武当山做着最真切的解释:即使高傲,也是因为武当山有高傲的理由,那些拾人牙慧、说三道四的人哪里知道。在世俗的他们面前,武当山是必须远离红尘、偏居一隅并保持着他一惯的高傲的。这高傲,迻译过来,便是不屑与世俗为伍。但在苍天面前、宇宙面前,武当山却是那样地谦逊,就像它是可有可无的一种存在似的。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人知道,武当山每天都在仰望。仰望的义谛,俗人就更是摸不着任何边儿了。

  大丈夫。我脱口而出。武当山以武担当,我以文担当,一文一武,觌于庚酉季夏。这庚酉季夏,白云全部瞥见。

  拿白云做大丈夫的镜子,也只有这样了。因为整个宇宙之间,准确地说是人世间,我再也找不到一面像样的镜子。惹了尘埃的惹了尘埃,变成了哈哈镜的变成了哈哈镜,扭曲了的扭曲,碎裂了的碎裂……除了白云,太多的镜子都已经徒有虚名。

  白云,你看,它不可忽视的风情,漫卷而来……大丈夫,你看,它不可抵挡的豪情,席卷天下……哦,气势、气概、气魄、气度、气节、气力、气象、气韵、气氛等等,在这里我一一寻见。七十二峰、三十六岩、二十四涧、十一池、九泉、三潭……纷纷对我说,先生,你不虚此行。“亘古无双胜境,天下第一仙山”,我信了,没法儿不信。

  我不想人云亦云地说庐山上的云、巫山上的云……我不想毫无自己地说别处也有的天然动植物园和这氧吧那氧吧……只是,一个劲儿地按动我心灵的相机,给群峰照相,给数庵照相,给丹墙照相,给林岫照相,给香果树照相,给曼陀罗花照相,给习家店古绞国遗址照相,给盐池河山坡锣鼓照相,给吕家河民歌照相,给伍家沟故事照相……最后,把一种风范也照进了我的骨血里。

  回返的时候,我已经是半个仙人了,既雄壮,也飘逸,超超然,欣欣然。

 

  因为盛大的太极峡我的心即刻变成了广阔的道场


  我应邀给“太极峡景区”写下“太极峡”三个神秘汉隶的时候,我便开始心生神往了;我随行来到太极峡景区的时候,我便已经兴致盎然了……水在流着,淙淙……我心里的诗也在流着,潺潺……先是沥沥,后是滔滔……这“洪峰”的到来,实在是,让我猝不及防。

  黄河文明和长江文明在这里的融合,依然醒目……刘秀首胜王莽并逐步建立东汉王朝的传奇,如疾风一样刮来……已沉于水底的楚国的始都又现眼前……孔子、屈原、张仲景、欧阳修、范蠡、范缜等等等的足迹正穿越历史时空与我的足迹相互赠答……

  这双龙山峡谷在造山运动中剖削的裂谷地缝所形成的天然的太极图啊——万峰环绕,千泉归壑,绝壁高耸,曲径回环,怪石嶙峋,飞瀑流泉,溪水涮蚀……动如交响,静如圣诗,一派诗魂画魄。地气,氤氲而来;心气,缭绕不已……

  俯瞰青龙山和黄龙山龙首相缠相偎的大景,我不禁盛叹……这是人世间最大的“太极图”,无疑。往昔,宋朝道士陈抟在他的弟子中种放“太极图”;此刻,我在我的心里种放“太极图”。结构、规则、旋机、均衡、圆融、变易和方向这太极图的七大含义,也便在我的意念中更为清晰更为壮大了。圆而入之,通而得之,我。有了层次,有了异质,我。

  蝶儿翩然而至……我即刻认出了哪只是梁山伯哪只是祝英台。我知道,即使是死去的传说,在这里也能迅即复活。

  很显然,这个盛大的太极峡,是一道横亘在古楚地的挥之不去的诱惑。我被诱惑着,心即刻燃成了火中之火。这火,哦,煨热了不远处的漫漫江水。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60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4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20 11:16:46 [只看该作者]

流浪的水漂泊的云

 

山东◎韩嘉川

 

  沧浪之水清兮,

  可以濯我缨;

  沧浪之水浊兮,

  可以濯我足……

  ——题记

 

  印痕


  那孩子撒一泡尿,给大地一个水的印痕。

  而水在他旁边,舔着堤岸,像一个蛮横的怪兽,就要翻身上来了。赤裸的老人扇动着蒲扇,缓缓地消磨着那个潮湿的夏晚。

  楼上灯光晦暗,墙面满布着水渍的印痕。

 

  年轻人在江边弹吉它,吟唱时尚;江面上却流淌着千年古风。

  从时间的上游,滚滚汉水把许多往事与记忆流泻到这里,然后集结在长长堤坝前,然后滔滔沧浪浩浩荡荡一派汪洋,然后北上……

  泥屋在水下,院落的红石榴在水下,稻田里的泥鳅与小龙虾,还有嘴角衔着的歌谣,都在水下了,只有年长的古树在水面上倔强地探出头颅,擎着往事的印痕。

 

  一个眼神落进另一个心窝便会成为一个家;家却已经出发了。

  那些牛羊鸡鸭鹅猪们,是一支浩浩荡荡大水一样的队伍,把门前的老槐树放逐在水下,它从此便开始孤独地流浪于沧浪中。枝丫上系着一支儿歌和留给恋人的红丝带。

 

  古老的汉江流泻着金戈铁马烽火硝烟的声韵,苍凉的丹江漂流着一支老歌。两条生命的流脉,在丹江口汇成了一汪万年印痕,今早开闸流泄50万年的洪水……

  那时候,十万移民正在出发。

 

  滴秋


  盛夏轰响着驶过街道和堤岸,很贼的喧嚣在窗外,而走廊尽头的水滴将阴暗坠落得脆响。

一滴心跳,在女孩儿的心间,果子一样久久地悬着;

  树影儿没动,街角的狗没动,鸟儿划过的弧线与天空的蓝,没动,而江岸的水线却高高悬在女孩儿的胸口,也久久没有退落。

 

  一滴雁鸣击中燥热,掠起满湖的影儿;

  一滴沧浪埋在水里,野葡萄的欲望饱蓄了所有悠远岁月的酸涩和糖分;

  一滴露珠含在日月的唇间,成为一个情节的经典,尽管不必再说起,却谁也不会忘记;

  一滴阳光从眸子的深处涌出,涌成了丰腴饱满熟透的丹江口……

  苍山老谷拥载的水库哟,是含义丰富的秋的一滴。

 

  植入


  把这个夏天植入丹江口,人们围着汉水与丹江汇聚的水库,想用一汪即将北上的流水当作散文诗的表情。

  而夏天在这里也曾含蓄委婉得少女一样楚楚动人;在香樟树拢起鸟儿的千鸣百啭的地方,窈窕的溪水窃窃地流了许久;母亲的呼唤呈炊烟状植入溪水旁的草屋,也已经许久。

  包谷叶深绿中沉淀着的这个夏天,散文诗虫子一样蠕动着,窥伺着农民麦色的身体与古老山塬的喘息,窥伺鄂东林子里候鸟的踪迹与腐殖质的气息。

 

  把散文诗植入丹江口,像一棵树扎根水库深处,只探出树冠在水面,看夕阳老道地斜倚着小城的街道与窗子,斜倚着人们树荫下驯顺绵软的目光,吸烟喝啤酒吃路边烧烤的肉串儿与小龙虾消化姑娘翘翘的裙角与午夜知了的呻吟……

  遮起渔人脸庞的苇笠散发着芦根的记忆,覆盖滔滔沧浪的夏天浮动着江水源头的回响。

 

  在2010年飞机火车不能抵达的地方,从古城襄阳出发,经竹条、牛首、太平店、仙人渡、老河口,以散文诗的句式抵达丹江口。

  路途悠长,犹如汉水自岁月上游缓缓流到今天一样悠长……

  ——写给丹江口散文诗笔会

 

  流浪的树


  我在房角的阴影里喝啤酒乘凉的时候,那棵树悄然离开了孩子歌谣里的沧浪。

  像一个捉迷藏的伙伴儿,我知道她在哪里。草垛、粮仓和工具房,有尖顶门楼的学校和敲击铁锨头的上课钟声里……

  我知道她在哪里,那棵树。从春天的风声开始,梳理阳光和雨丝的枝头,甚至开始编织柳丝的小辫,然后,就着歌谣洗脚,那棵树。

  在幢哥特式建筑的倒影里,有大麦酿制的啤酒,大口杯在木条桌上,傍晚的风很凉爽。

  那棵树已经随着水波开始流浪。她让赤裸的人们在怀里渡过了汉水,去对岸种植稻谷。水草轻轻抚弄着从森林里跑来的赤脚,

  白色栅栏里的黄昏,以木条分割的夕晖与麦酒很有格调。那时我手上的一束风,将远方的芦花吹得纷纷扬扬。

  祖母的旧木匣里的秘密属于一个下午,木质的水波纹描摹的江水走向里藏着的秘密,雕花几案上的包着铜角的匣子,以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掩饰着久远的秘密。芦苇把善良打包扛起来的时候,季节的标点在水面上向北方一一展开。

  隐秘的气息与傍晚街头的烧烤摊有关;与祖母的走来的地方有关,木炭和动物的脂肪还有烟霭都与山林有关,那里有我的祖先;然后是粮食是酒和神和诗歌,在那个哥特式的叫做教堂的地方,夕阳投下一个偌大的影子,罩着我与啤酒,还有一支点燃的香烟。

  而我在汉水的末端,触摸到了武当山林木沉重的风声。

 

  追赶暴雨


  奔跑。不是车轮不是飞机,迈动两条腿去追着那场暴雨。在酷热难耐的八月的下午,去追赶暴雨。

  (而暴雨却让一段时间在长江的上游停滞了。人们纷纷退票,退出那段时间)

  奔跑。中国在燥热中奔跑,暴烈的雨脚踩着黄昏的废墟奔跑,追着一张车票从地下车库进入站台进入餐车进入宿营车;奔跑,中国在奔跑。

  (暴雨从江的上游而来,暴虐的情绪一样由堤坝的闸门喷泄)

  奔跑。追着一条古老的河道,暴雨的困兽蹲伏在江口的坝上怒吼。鸥鸟和渔夫和树荫和曲折的岸沿悄无声息,还有楼房和草屋和街头的店铺都掩起了溽热,悄无声息。

  风扇空调树荫凉席冷饮山泉水,都期待着一场暴雨。

  奔跑。迢迢而来的江水以万年的积累,做北上跳龙门的准备。

  摇轻舟的老人举起双桨,拍拍十万叫翘嘴白的鱼背:去吧孩子,该你们迁徙了。

  奔跑。暴雨出发到上游去了,或南或北没有定规。

  (沿着老河口去丹江口,沿着历史的流向追去,它却去了另一条轨迹,每个雨滴都叩击着中国大地)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