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论坛文艺版『 阅读欣赏 』 → 诗家云集丹江口 文星摘冠武当山(《散文诗》水都之旅作品集,丹江口,丹江口水库,丹江口大坝,南水北调,武当山,太极峡)


  共有39150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诗家云集丹江口 文星摘冠武当山(《散文诗》水都之旅作品集,丹江口,丹江口水库,丹江口大坝,南水北调,武当山,太极峡)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6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20 11:18:33 [只看该作者]

丹江口抒怀

 

四川◎雨 田

 

  水上民歌


  不管是蝉的语言在山的那边多么充满柔情,而我此时似乎听见叹息和呜咽的声音:火焰变成了灰青色,火焰显得多么神奇!或许我早已心血来潮,请给我唱那支色彩多变的民歌吧。

  请听哟!——请听哟!——我是水中的月亮……,这清脆的歌声让我出神地在这酷暑中欣赏着并没有沉睡的湖水。是的,船舱外的每一个波涛都是浪尖上的游神;每一道水流都是蜿蜒地通向远方的幽径;知道吗?我的思念早就沉入湖底深处。

  瞧,那唱着民歌女子,身穿像秀美湖水的白色衣裙,在我的眼前化作一阵春风。此时我用伤痕太多的手将湖上喧嚷的波涛拍打;动听的民歌声就像欣赏那女子修长的双臂轻抚着湖面的水草、睡莲和清新的岛屿;她动人的歌声有时还会去捉弄那老态龙钟、长髯飘拂、正在湖岸边垂钓的柳树。

  我在湖上漫游时,波涛、宽阔的湖面和水鸟的尖叫,让我产生另一种感觉。我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肉体与水之间的界限,其实我的肉体和精神早就被另一种水域沉浸,我还能去说什么呢?

  当我独自一人站在船头,面对无边无际的湖水时,我可以安静地享受阳光在水里闪烁的光芒,在水面上飞来飞去的水鸟和蜻蜒向我招手的沿着湖畔生长的芦苇,还有荡在湖水上的民歌。

  山那边的水和民歌都很深刻。唱民歌的女子也许还像月亮一样的醒着,作为过客或游子的我此时格外苍白……

              

  从天而降的石鼓


  当群山如同死神翻越顶端的时候,我脚下的每条山脉都会向白色的地平线伸展,直到所有梦和庄严的寒冷不再从不是梦的梦里消失。面对天空,我的内心茫然无比。也许被汗水打湿的不仅仅只是忧伤。

  呵!我有足够的理由!呵,我有足够的理由不去赞扬什么!于是我紧紧地捂住自己的眼睛,我真的不敢看清楚那些隐隐约约迭起的往事。

  呵,这真的不是虚幻!我走过的村庄洋溢着更为宜人的阵阵芳香,我看见跟随我的那位乡村少女,她额上晶莹的汗珠在眼角眉梢闪动,还有她那青春般的脸,带有野蔷薇的韵味在子夜发出女神般的气息。

  我如此疯狂地穿越陡峭的山峰,峡谷的流水时刻唤醒着我,这仅仅是如此飞腾的山峰在呼唤我朝着苍穹走去吗?我不会忘记我是喝苦水,喝泪水长大的人,我的一生包容了所有的苦难,更涵盖着历史的深远。

  就这样,沉睡多年的石鼓在太极峡从天而降。我就像古代的远行人,行走在最为清晰的残余之中,从月亮出没的山那边,我随着白昼穿过那些满目葱茏的原野,寻求纯粹的词语,让呼吸的变化打破心灵的预兆。而我在这方并不自由的天地,只能去遥想远方的情人,就像我不期而遇的那雄浑的鼓点声令人心醉神迷!

  站在从天而降的石鼓旁,仿佛我的存在让梦幻的清新气息与世界契合。那些每天都奔波在离自己的出生地十分遥远的人,最懂得许多难以辩认的事物,而这一切都让所有的语言已经失色,只有人的本性,只有生命的本能才可以获得庄严的光芒。

  是在太极峡,我离开沉睡多年的石鼓之后,我想说:谁是这个世界的配偶?……而人的痛苦就是人自己,生活在谎言中的人并不可耻,因为我们的真理早就被一条又一条蛀虫蛀空!我的这些诗行,还能在这个世界引渡那些深不可涉的灵魂吗?……如此之大的世界我该去问谁?如此之小的世界我又该去问谁?……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62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20 11:20:53 [只看该作者]

行吟丹江


云南◎李智红(彝族)

 

  汉江魂


  自世纪的洪荒深处,迤逦而来。

  自陕西宁强五丁关深邃的石洞咆哮而来。

  岁月滔滔。浊浪滔滔。有神龙衍生于大泽。我阔嘴突额的祖先,挽强石为弓,猎射扶桑之日于悬悬天垂,蔚蔚之野,喷薄的烈焰,煅烧出千古不灭的民族血脉。

 

  三千里奔腾,三千里汹涌,三千里澎湃。吮百川,吸清流,蓄积成泱泱汉江,奔泻天来,喂养陶罐,青铜,以及高亢抑或悲怆的歌谣。

 

  生命远离洞穴,古编钟的大音稀声,浇铸出一颗华夏部族的太阳,征战的旌旗,倒卧成了辽阔的黄土。生命的图腾,在精变的世纪中,轰然诞生。

 

  尧帝之子丹朱的呐喊,响彻激扬的洪峰浪谷,经久不息。楚帝国的始祖,崛起于汉江之阳,腥膻的号角,起伏于荡荡黄水,浩浩长风。

  千山一练,拧结起五千年龙文化黄金般闪烁。

  历史的足音,秉承了血与火的浇灌而壮美地凝重。

 

  数千载坦坦荡荡,数千载浩浩淼淼。


  汉江如旗,漫卷过断戟残戈,狼烟烽火;汉江如歌漫卷过秦砖汉瓦,唐诗宋词。汉江如尽情泼洒的劲舞狂歌,在岁月的断层之上,淤积成丰肥的沃土,滋长美丽的城市,村庄,爱情,季节的更替,饱满的庄稼。

 

  一些传说老去,又一些传说衍生。

  汉江两岸,都市与乡村,如庄稼般疯长,并且日趋饱满,丰盈。

  撑起一根竹篙,挂起一片云帆,喊一声船头号子,穿越关锁壕堑,走过秦山巴山,最婉约,最荡气回肠的,是丹江口稻香千顷,是古均陵的儿女情长。

 

  悠悠汉江,一如悬垂千年的乳房,在哺育了三千里丰饶的大地之后,又喂养出一个壮美秀丽的中国水都。

 

  丹江水库


  一泓大酒,一泓神酿。

  两千年的发酵,两千年的窖藏。

  只一滴,便足以让人烂醉如泥。

  三千里汉江煮琼浆,八百里武当做酒曲,丹江口,盛下一个偌大的酒缸,酿豪情万丈,煮春秋无极。

 

  蓝,透骨。清,澈肌。

  二百九十亿立方米的清,一百一十二万亩的蓝。

  清,任白云照影,仙子凌波,烟霞出沐。水淋淋万千气象,一并儿囊括于这巨大的翠屏,让世界刮目相看,让大千江山,更平添一抹秀气。

  蓝,蓝个碧波浩渺,天水一色。蓝,蓝个鸥鹭且伴彩云飞,帆影如梭,鱼龙共舞,浩瀚瀚远接天际。犹如神之圣手,于天地间舞动起犹如板蓝根的汁液悉心浸染的宽袍水袖,冠绝今古。

  连八百里巍峨浩瀚武当,也一头醉倒在怀里,青罗飘曳,仙山琼阁,映平湖诗画天成。

 

  丹江水暖,最先体察的,是幽燕大地的一缕风,是京华天空的片云。还有紫禁城的灯火,八达岭的青苔,皇城根下细细小小的野草以及景山公园三两声婉转的莺啼。

  南水北调,大胸襟的丹江水,义无反顾,慨然北上,泽润北中国苍茫大地沃野千里,桃红柳绿。连冷硬的岩石,僵死的黄土,也重现勃勃生机。

 

  丹江水库,你是鄂西北最为壮观的风景。一湖好水,把古老的楚地,装点成天地间最唯美的山水画。

  当五家沟的民间故事,像翅膀坚硬的鸥鹭,飞遍大江南北,“中国南方故事村”的殊荣,在文化部的典藏里,从此熠熠生辉。

  当吕家河的民歌,把一批又一批习惯以源自民间的音符灌溉生命的专家,彻底折服,“中国汉族民歌第一村”的声誉,便由此落土生根。

  于是,浴水重生的土地,山灵,水清,鱼鲜,橘甜,歌美,向世界展示着最丰富的表情。

 

  丹江水库,在你大美的岸边,虽然没有属于我的近水楼台,但我一颗灼热的心,已经被你牢牢羁绊,经年不归。

 

  太极峡


  一峡唐诗的意境。一峡宋词的清韵。一峡刚柔的写意。一峡阴阳的契合……

 

  好水涓涓。壑谷深邃。阴柔周转于谷底,阳刚坚挺于岩壁。阳光起承转合,照亮来路,也照亮归路。

 

  太极峡,虚静之峡。

  撷取涓涓一滴,便能纯粹一个旅人的心性。剪裁轻轻一缕,便能理疗一个游子的灵魂。

  太虚鼓前,转运桥边,有蓝翅膀的蜻蜓,飞舞,昭示我素心开启,道法自然,内丹之气,其实伸手可触。

 

  太极峡,清凉之峡。

  当我把布满尘埃的双手,伸进你清澈的涟漪,伸进你蜿蜒的清凉,我感觉浑身的脉管,瞬间便注满了你玄妙的虚无。

 

  那些临水而居的山花,那些随遇而安的绿树,都是你两仪的化生吧?要不,她们何以清气淋漓,道骨仙风。当,我沉重的行囊,我知道,又将有一个优美的传说,在你幽谧深邃的溪谷里诞生。

 

   你小巧而立体的深邃,在鄂西北一片湛蓝的天空下,随意而又婉约,那种令人蚀骨销魂的空灵,使任何赞美的言辞,都轻如鸿毛。

  只要与你有过一次真正的融汇,任何形式的高贵与矜持,在你内敛的禅意中,全都不堪一击。

 

  在一个宿命的七月,你净水下的燃烧,你化生于四象的玄秘,历练了我的内心,以至我不得不用全部的花朵,为你静穆,然后消弭于红尘。

 

  我是第一个被你一峡律动的易理彻底绑架的诗人,我是你最纯洁的迷途者,我是你执迷不悟的道人。

  与你邂逅,是一种机巧,更是一种缘分。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63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20 11:22:27 [只看该作者]

写给丹江口的诗


湖南◎胡建文

 

  一棵树的呼喊

 

  水,一望无际的水,延伸了我的想象。

  沉没的古均州,人,庄稼,道路与家园,被我用想象还原。

  我看到久已消失的繁华与美丽。

  终于,传说不仅仅是传说。

  而我易碎的想象,转瞬间,在四十度的高温下爆裂。

  我的心痛了一下,又痛一下。

  一棵树的呼喊,来自深深地水底:我还活着!

 

  不断加高的大坝


  不断加高的大坝,愈来愈坚固。

  不断加高的大坝,愈来愈伟岸。

  可谁知道呢,这个高大的硬汉子的胸中,也有温柔湿润的部分?

  烈日下,风雨中,谁能理解大坝年复一年的沉默?

  在他心里,挥之不去——

  那些缓缓消逝的背影,那些数度哽咽的声音,那些含着泪水回望故园的眼睛……

 

  在太极峡行走


  太极峡的水,柔和,缓慢,轻灵,如我常常习练的太极拳。

  太极峡的山,气定,神闲,静美,亦如我常常习练的太极拳。

  在太极峡行走,不需要导游,走到哪算哪。

  在太极峡行走,心和耳朵都拒绝传说,有风吹吹就够了。

  在太极峡行走,只想默默感受,天人合一大道自然的境界。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64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20 11:23:57 [只看该作者]

泛舟小太平洋(外一章)


山东◎栾承舟

 

  碧水依依,一种美质深入骨髓。

  青山如屏,有孤独的净水,深邃,枝繁叶茂。每一寸探寻每一次瞩目,便有窒息之生痛。

  簇拥而来,列队而来的欢歌、故事、奔涌,伸出双臂,集束释放滔滔激情。他们,生态鲜活,花团锦簇,让挑剔的风生发一些懵懂。

 

  此时,淡雅到静极的空寂、雍容和遥远、庄严,被风吹成远山、植被的青苍与绿色,他们的骨质雄奇,体液苍凉。

  一位接一位,隐含着特质、慈悲的人,除了眼泪、激情就是丹江水一样的内敛、平静或者善良。他们的歌声寒露带雨,独见风骨,波及四面八方,泽被古今、心灵或者精神。

  晚风徐来,青鸟似的拂过青铜之古岸,便见繁华落尽,一苇临水之姿,飘然出尘。

 

  2010年7月29日,一种超乎想像的泛舟之旅,刻骨地记住了古均州的沧浪之水神性之光,还有绵延百世的醇香与质朴,胸怀与牺牲,所有质疑、不解、叹息都像偷袭的夜枭一样,顷刻之间溃不成军……

 

  吕家河的歌声


  此时,森凉的风像鹂鸟一样,把一种彻骨的柔媚、智慧或者慈悲,交给千山万水的倾听。

  吕家河的民歌,是生命、信仰、自由分蘖出来的花朵,在走过晨曦初醒的时光、暮云四合的苦难之后,依然深情而圆润。

  茫然、伤怀、希望之情绪,还给岁月。

 

  春风和秋雨,告别了武当、汉江的神秘、浩淼之后,与吕家河民歌不期而遇。一种渴慕,如山菊茁放。

  还有庄稼、习俗、宗教的气息。曾经的往事抑或浪漫,此时,被一一还原。

  情之美歌之韵,比春天的笑脸、绝美的青草更其绚烂而明丽。

 

  一支又一支,洞穿时空的绝响唤醒,一种洗濯之后的精神,一种,已经麻木、沉睡的爱情。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65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20 11:26:49 [只看该作者]

大岳武当


北京◎山  珍


  高度·峰


  一千六百一十三米的身高,七十二峰的朝拜,皇家规制的金殿,这些似乎并不特别。

  特别的,是悠扬在钟鼓间、氤氲在山水里、萦绕在云雾中的道,是扎根在心底的信仰和虔诚,是两千多年来从未荒芜的问道路。

  道,悠远时光五千年;道,绵延武当八百里;道,挺拔天柱插云霄;道,润泽心田,纯净灵魂;道,尊天地,法自然。

  被道笼罩的天柱峰,如一柄收敛的长剑,一根蓄势的鼓槌,一朵初绽的火焰,牵引追随者的目光,日日夜夜。

  道骨铮铮的天柱峰,是一个有形的标志,一种无形的高度,矗立在信众的心灵深处,永远——永远——

  从山脚出发,带上愿景,或祝福,向上攀爬——攀过展旗峰,爬上狮子峰……一步一声道,一步一层天。

  峰可以征服,可以翻越,高度却只能接近,或者抵达;峰天造地设,浑然自成,高度却可以调整,甚至改写。

  峰是一种高度,谷同样是一种高度。大写的人,犹如大写的山,高度无处不在;激越的人,犹如激越的河,气势无时不现。

  站在天柱峰顶,我感觉天还是像攀爬在古神道时高不可及。风起雾涌的境界里,远处依然有山峰跟我嬉戏捉迷藏。

  此时此刻,我只想竖一竿箫,吹花吹草,吹风吹月,吹幽山谷吹皱湖;我只想托一双彩蝶,云展云舒,亦歌亦舞。

  至于是我在增高天柱峰,还是天柱峰在增高我?都不重要。我关注的,是俯视苍茫时,事物是否会失真?

  俯视和仰视,均不是最佳角度。唯有平视,才能发现事物的本质,才能培养平等的心态,才能得出客观的结论。

  与其伫立高处束身成峰,不如潜回低处开怀为谷。峰,注定是不胜寒的处境;谷,才能盎然树木和庄稼。

  但必须有人愿意成峰,必须有人愿意在峰顶摇旗呐喊。缺少旗帜和呐喊的时代,容易疲软,容易坠落。

 

  道脉·人


  二千五百年前的某个春天,尹喜携《道德经》,越秦岭,过伏牛,渡汉水,来到武当山。

  一场精神盛宴,在一处山岩下悄然开启;武当山的未来,被一盏拨亮的心灯骤然照亮。

  问道的漫漫长途,尹喜从中年学步。他不断攀爬心中的高峰,也不断攀爬武当山的高峰。

  第二年的春天来临时,尹喜向修道的佳境——天柱峰迈进,再迈进。自然的伟力,考验着人的心力。他在漫天飞雪中一步一步靠近峰顶。

  很多年以后,又一个中年人将修道地点圈在武当山。辞官归隐的张守清,用整整二十七年的心血,在南岩上凝结成一座绝世的建筑经典。

  行走在张守清当年开凿的古神道上,山峦般叠嶂起伏的历史似乎触手可摸,山路般蜿蜒曲折的人生已然跃马扬鞭。

  从南岩宫转身,张守清着手绘制《启圣嘉庆图》。他画山,画道,画灵魂,不舍昼夜。生活在速度飙车的社会里,我们更需要宁静和坚守。

  张守清创造着武当山的辉煌。而另一位张氏道人的出现,则使武当山的影响力更加深远。张三丰——这个闪闪发光的名字,依然辉耀着武当山。

  张三丰用自创的内家拳,融合道文化,神游四方,长生不老。数以亿计的男女老少,怀揣对道的景仰,在世界版图上一招一式地拼接太极圆。

  从尹喜开始,革道谨、张守清、米道兴、王道一、张三丰、孙碧云、李素希……一代又一代的武当山道人,连成脉,生生不息地流过时空,流进心。

  两千年以前,道脉中流淌的文化基因成就武当山的盖世英名;数千年以后,武当山的山水还将从道脉中吸吮维生素、氨基酸,吸吮铁和钙。

  没有文化衬底,再秀丽的山水都难以获得赞颂;缺少文化滋养,再雄壮的民族都难以获得尊重。

  处身商业繁荣的后工业时代,我总是被形形色色的伪文化亚文化迷惑眼睛,错乱方向。

 

  胜迹·宫


  一座道教名山,遍布宫观不算稀奇。同一座道教名山,先后被几个朝代的帝王敕建宫观,却不得不算稀奇。

  自唐至宋、自宋及元、自元而明,武当山先后被数位皇帝敕建宫观,尽享奢华和荣光。朱棣大修武当的规模和规制,举世无双。

  武当山的皇室因缘,起于唐初一次灵验的求雨。武当山用雨水滋润干渴的大唐江山,也滋润贞观盛世的蓬勃政治。

  唐太宗敕建的五龙宫,坐落武当山七百米处,粗略的描绘继续在《武当山志》中刺激想象。可任我们绞尽脑汁,都无法复原其当初的辉煌。

  一座建筑珍品,无可奈何地被战火吞噬。破败不堪的遗址,哭诉着伤和痛。而这种最具破坏性的较量,在人类社会已延续数千年。

  从五龙宫攀登一百一十四米,始建于宋宣和年间的紫霄宫见证着宋王朝以来的皇室纷争、内忧外患,见证着武当山数百年间的兴衰。

  高出紫霄宫一百五十米的南岩宫,是中国人用石头砌成的建筑传奇。元代高道张守清,率道众二十七年如一日地倾心付出,终将梦想筑在悬崖上。

  南岩宫,道法自然的形象诠释。摩挲石栏杆的质感遥望金顶,阳光一瀑一瀑地冲刷着内心,所有暗角豁然开朗,清新而温暖。

  天柱峰顶的太和宫,名副其实的皇家道场。三十万工匠十四年没日没夜地流汗流血,筑就九宫八观共三十三处建筑群,雄踞《世界遗产名录》。

  大手笔的武当山古建筑群,笑傲玛雅古建筑、埃及金字塔等许多业已消失或仅存遗迹的奇观。可悲的是,竟然没有笔墨记下一个工匠的姓名。

  文明和历史的创造者,往往被自己创造的文明和历史深深淹没。武当山宫观的石块砖瓦间,隐隐约约闪现着我的影子和结局。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现实,总是有意无意地重复。面对未来,我相信必然,更相信偶然。

 

  至境·水


  因一场雨,走进帝王视野;用一滴水,续写兴盛篇章。贞观八年,天下大旱,四处求雨无果后,李世民派姚简自长安赴武当山,祈神相助。

  五气龙君神能大显,甘霖倾盆。李世民大喜,敕建五龙宫。尽管唐初的五龙宫早已骨架散落,但历史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辨。

  水,滋养万物,又与世无争;水,洗涤污秽,又处静自清;水,随物赋形,随遇而安。因此,水成为道家追求的最高境界,是道家的魂。

  武当山的上善池、禹迹池、日池、月池……都是武当山道人精心设置的道家意境,是武当山道人崇拜水追随水的真实写照。

  水是武当山的血。天柱峰上的水滴,汇聚成四条脉搏,最终会师武当山脚下,联合丹江、汉江,汪成丹江口水库,汪成中国水都。

  丹江口水库——亚洲第一大人工淡水湖,碧波荡漾间舒展人力胜天的信念,湖光倒影中摇摆奇山异水的秀美,渔歌互答里吟诵南水北调的史诗。

  丹江口,以水重写历史;丹江口,因水走向世界。看着游轮犁开的水槽,我突然想起举家移民的乡亲,想起背井离乡的牛羊,想起沉眠湖底的蚂蚁。

  修筑万里长城时被封在墙里的那只蟋蟀,也许还能回忆百万民工细若游丝的呻吟;开凿京杭大运河被放生的那条蚯蚓,也许还能再现十万百姓迁徙时的黯淡背影。

  六百年前北建故宫,南修武当;六百年后调水武当,泽被京津。不知是宿命的巧合,还是有意的安排?也不知南水北调能否像大修武当那样,留下珍贵遗产?

  这是尚未公布答案的大题,还需慢慢等待。但愿我是一尾鱼,一尾丹江口水库里的鱼,躲在某丛水草边,聆听北上的水声,聆听历史的回应。

  作为一尾鱼,其实没必要非得去探寻结果。顺其自然地活在自己的水域中,静静地记录、沉淀,是鱼的境界,更是道的境界。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66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20 11:28:48 [只看该作者]

水都之旅二章


贵州◎喻子涵

 

  武当之玄


  在很远的地方,一团气绕着视线滚动,彩色的生命裹着若干活力。

  太阳即将落入海里,我正走在金色的沙滩上。海韵蔓延,让脚步退出脚印,留下不可思议的足迹。

  或许这就是玄迹,一直延伸到远方,连接那团彩色的气体。

  一座山从梦中耸立,不为人知。我的翅膀突然有力,升腾,随着海雾西移。

  一座山变成真实。梦就在昨晚,与当前的景象一致。

  玄迹不见,那是凡眼不及,正如白光的正午,群山融入海水。

  不是吗?那些漫漶的碑碣、砖块,杂草下的瓦楞、翘楹,积满宇宙尘埃的山梁、屋脊,叠满脚印和风尘的石板巷道,以及宁静至极与远去的喧嚣。

  海水退去,金色的脚印在沙滩上奇迹般舞蹈。

  玄迹在一段段历史的密笈里,隐藏在深邃的洞穴。

  再多的故事却只是虚假的演绎。只有脚印重叠意念,足音便穿透大地和海洋,手掌超越群山划向太空,那道弧光便一闪一现。

  不是吗?就像阴与阳,在全身以五行的形式流转,展露一条条金色密布的线路。

  每个人的信念,刻在一座山的彩色绝壁上,呈现命运的图谱。

  日月的辉光交织,历史有时也就不可思议。许多历史之谜,或者奇迹,无法分清明暗与是非。

  有时历史欺骗历史,就像眼睛欺骗眼睛。

  曾几何时,五彩灰暗,太极倾斜,理想与真理互相牴牾,天空与群峰互相刺痛。

  世界最终被审判,一座山留下最后一道玄迹。

  呵,当又一次日落,我们的世界恢复平静。一团气氤氲五彩。我从海上升起的梦西移,一座山从梦中耸立,玄之又玄,不可道。

 

  含丹的水都


   踏进一条江,我就在寻找那片丹。

   一条含丹的河流,系着中国数千年历史和一个人的愿望。

   不管是丹朱的江,还是烈士的江,抑或丹鱼的江,一条江因为红色而厚重,而妩媚。

   一条江一旦含丹,若干水就慕名而来,成就水之霸业。

   水之盛以呈百态,水之富以藏万物,水之柔以利人居,水之清以孕美德。

   走进这片水域我就在寻找,一个含丹的脸庞飘过水都的哪条街道?

   掬起一捧水,始终含着丹,若干猜想和比喻融化在水里。

   一只游艇飞行在一幅巨大的玻璃上,我的心在水的波峰站立。

  是谁一直在瞭望和牵挂?又是谁一直让人靠近和温暖?是谁一直在呼唤和寻觅?又是谁一直让人兴奋和勇武?

  所有理想、自由、信念的意境,都在这片含丹的水里。

  丹,你就是水之魂,人之心。水都之丹,一片含丹的永恒之美。

  一幅巨大的镜子里,一张脸庞一直闪现着,一颗心一直跳荡着。

  人类的眼睛到底有多深、有多亮?人的心灵到底有多远、有多宽?

  安放在心灵的眼睛,波光涌动,无边壮阔,照亮一水之都。

  是幸福的弥漫吗?是爱意透过玻璃吗?

  歌声随风而起。呵,在水之湄。船向她驶去,被厚厚的歌声包围。

  一轮巨大的明月,平铺在脚下;所有的星星,撒落到每条颤动的波纹里。

  呵,在水之洲。明亮的眼睛,俊秀的脸庞,倒映在水上。一阵水鸟跃起,消失在天空。

  呵,在雾之远。只见裙裾飘逸,玻璃般的丛林里,萤火在花朵上闪耀。

  一片丹到底何在?呵,在水之心。一片丹沉静如玉,不动声色地凝聚山水、光线、歌声、人心和历史,凝聚万千色彩和无穷的诱惑。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67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20 11:32:13 [只看该作者]

水与生命和文化


广西◎黄神彪

 

  邮件1: 丹江口,小城大世界


  我来丹江口,盛夏的热风送我来丹江口。

  地图上的丹江口,只是图标上的一个小点,小得不能再小的一个点。

  但在我看来,这个小点,不是一般的点,而是一座美丽神奇的小城,一座能让我们内心为之一振、热血沸腾的中原楚文化宝地!

  擦去身上的热汗,驱去旅途的疲惫。

  我的脚步要去丈量丹江口的土地,我的目光要去寻找丹江口的神奇。史籍曾告诉我——

  这里是楚国的发祥地,历代文物触手可及;

  这里是楚文化的摇篮,古代遗址随处可见。

  早在新石器时代,祖先们就生活在江汉两岸,创造了灿烂的史前文明。

  楚国的第一始都——丹阳城,就位于丹江与汉江交汇处的丹江之滨,谱写了历史上楚文化胜地的辉煌!

  还有武当山的文化,太级谷的神奇,吕家河汉族“活化石”民歌,雄伟的丹江口大坝、中线南水北调工程,碧波万倾的亚洲第一人工淡水湖……

  哦,丹江口,无愧于“中国水都”、“亚洲天池”,小城大世界!

 

  邮件2: 心水交融的时刻


  热风吹拂,碧浪喧哗。

  两岸青山静穆,满眼绿意尽染。

  游船沿湖轻驶,驶向万顷碧波的“小太平洋”,是一种有说不出的过瘾,你会觉得我们随同历史与河岸一并向前。

  那时刻,我的心与水交融,融入在时间与空间的航道上;

  那时刻,我的诗情与画意融合,组合成一幅现代艺术水墨画。

  我便登上游船顶端,敞开胸襟,极目远眺。

  宁神中,我迷蒙看见,有一位远古时代的老人,穿越在那荒蛮的汉水之滨。他不停地沿河走走,走走沿河,鹰鹞在古太阳的天空上盘旋,古风在两岸间吹拂,一切的一切都只有着荒蛮和原始的昭示。

  沿着他的尝百草、辩五谷之路,许多人走过来了又走了过去,身后的背景又共同组成了滔滔的三千里汉江,组成了灿烂楚文化宝地,我们华厦民族的深厚历史话题……

  哦,那时刻,我迷蒙中还看见,一位吟诗的历史老人,他在指点江山的空余,畅游了“才吃武昌鱼”的长江,却又想起了汉江的“呛浪”之波……

  是的,那时刻,我的心水一并交融,我的诗情和画意一并喷发!

 

  邮件3:  龟驮碑,背负好沉重


  那一片古均州要被淹没了,连同它的荣耀与辉煌。那一个龟驮碑要被移走了,无限荣光的历史已成了记忆。

  我仔细端祥着那幅斑驳的黑白照片,龟驮碑的形象让我内心一阵阵的难过蜿叹,驻足了几千年的故地,自己怎么会舍得哟!

  雄龟毕竟是雄龟,它依然昂着高高的头颅,背上驮着无比沉重的石碑,默默地、一言不发地向前移动、迁走,迁向它完全陌生的地方。哪里是自己驻足的神圣家园?哪里还会有自己喜爱的淳朴民歌和沧浪之声?

  龟驮着碑,默默地、一言不发的移动、迁走。

  身上背负好沉重哟,内心也如碑一样的难以重负!

  但是,历史选择了淹没古城州老街,选择了淹没古墓群,选择了告别历经沧桑的古寺庙,选择了告另古老民宅的生活记忆……

  呵,龟驮碑,背负好沉重好沉重的龟驮碑!

  我为你的大义悲呛流泪,为你的选择而由衷欣佩。

  ——你为水而选择了历史性的重生!

 

  邮件4:  直线向北、向北


  在丹江口,我们听到最多的是:大坝、库区、移民、水电;

  在“中国水都”,我们听得最多的还是:南水北调工程,中线从这里开始……

  南水北调工程,中线从丹江口开始,我从调水工程的示意图上,看到了一条简单的直线,从美丽的丹江口起步,直线向北,犹如一条舞动逶逦的巨龙,环绕着荆楚山川,穿越过莽莽中原,直达祖国的首都北京!

  这条直线,它象雨后的彩虹,谱写着古老母亲河的历史新篇章;

  这条直线,它象一条生命线,铸造着中国治水的历史新丰碑!

  直线向北向北,浇灌土地,浇灌花朵,浇灌生命,浇灌甘甜;

  直线向北向北,浇灌现实,浇灌历史,浇灌希望,浇灌辉煌!

  南水北调工程,中线从丹江口开始。

  此线向北向北,丹江口始终高唱着一首赞歌向北延伸、延伸……

 

  邮件5:  武当山文化


  到丹江口,不能不爬武当山,不能不感受武当山文化。

  雄伟神奇的武当山,历史悠悠,文化久远。古建筑的宏伟玄妙,犹如天然浑成,上天的赐予。沿着140华里长的古神道拾级而上,唐、宗、元、明、清的不同风格建筑群落,让人目不暇接。

  其依山面立,倚借峰峦岩洞之险奇,与周围环境浑然一体,意在充分体现着道家的天人合一理念,誉为神圣的“道教仙山”。

  敬着香火,我心中的一炷香也一起点燃。

  武当山的文化,精髓聚集于明代张三丰,誉称玄天真武大帝,由他观“蛇鹊相斗”领悟而创立的太级拳术,以其“以静制动,以柔克刚”的独特风格,成为中华武术的一大名宗,饮誉海内外。

  丰富的武当山文化,发展至今,不仅包含着宏伟建筑、玄妙的武术,还应当包括吕家河“活化石”汉族民歌、伍家沟民间“半坡遗址”口头文学故事,丹江口的新文化生态旅游圈……

  哦,还有很多、很多!

  武当山文化的造就,需要历史的伟大建构。

  而现实的文化建构,我们将如何去实现和建构?

  武当山文化,我们一定要思考、思考、再思考……

 

  水清我,山静我,在太极峡行走,我,一定不小心就不再是我……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68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25 16:41:30 [只看该作者]

丹江岸边(外一章)

 

安徽◎赵宏兴

 

  水面是平静的,游船是一只蚂蚁,在光滑无边的玻璃上移动。

  水的蔚蓝,使目光有了重量,想一直沉下去,到达蔚蓝色的底部。

  向上看,是天空无垠的蔚蓝。

  天空的高远,使目光有了轻扬,想一直飘到天空的深处去。

  在蔚蓝色的中间,我伫立在船舷边。

  我想融化为蔚蓝色的一滴,但我不知选择到哪边去。

 

  上游平静的水,经过泄洪道,到达河床的下游。

  此时的水,是激荡的,翻滚的,它们像从山凹里忽然奔拥而来的一群野马,它们扬起鬃毛,马蹄达达,它们停止不下来,即使前面充满着凶险。

  我被这波涛激动着,我沿着河岸走,我和神圣同行着。

  我的脚步终于停止在一块礁石前。

  江水在我的眼前奔腾着,舞动着。

   瞬间,我感到水穿过我的身体,与我的脉搏一起跳动着。

 

  眼 睛

 

  那一瞬间,我看到你送别的眼睛溢满了泪水,我想跳下车去用手捧住一滴,放入我的眼睛。

  我的眼睛已经干涸得太久。

  你的泪眼,把聚会划开了一道口子,我看见隐藏在深处的那颗纯洁的心灵。

  一切都会回到平常的。

  即使被红尘掩没得再深,那双泪眼,也会划破夜空,照亮另一双眼睛。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69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25 16:44:00 [只看该作者]

雪漪与丹江口的一次握手


内蒙古◎雪漪

 

  站在丹江口大坝


  因为对水依赖般敬畏,我孤单地,热爱水自由产生的力量。

  岁月的手指,一不留意,就把年轮翻旧,而我一次次,把水的记忆翻新。一生苍茫的水,随时翻新着,让灵魂都可以健康成长。

  水,不会一直在原地踏步,十万大军汇丹江,它所凝聚的魂总在向更远的方向摆渡。招手,即是久违的呼唤。

  壮观,起步于水,贴着大地延伸。一个城市,有水的背景,一场最具有现实意义的滋润。无论向上,还是向下的姿势,展开的都是无限辽阔的命运。

  于是,说来说去,丹江口,是一座幸福的城市。

  生命,需要水推波助澜。用水鼓掌,用水欢呼,一滴抱着一滴的水,渗透一切欲念。

  身后是数百亿立方米的浩瀚。

  站在大坝高处,一个灵魂的水位,心也辽阔时,就是一个幸福的人。

 

  从水开始


  靠近水的圣坛,靠近湿润,靠近胸怀和气度。从水开始抒情,一程又一程的远,渡我而行。

  有意沧桑的不是水,是俗世派生出来的声音。把看到的一切虚伪贴在大坝,任水打磨它的丑陋,来一次肆无忌惮吧。

  洁净的空气包围了水都,我看见随生命而来的水,开天辟地。用许多种激动的姿势舞蹈,那些欢乐的日子,在我身后狂欢。

  什么江山,什么天下,把文字的世界想翻就翻过来,想说就说下去。

  接也接不住的磅礴逝水,只允许在下一站涅槃。今世今生,我们湍急地来来去去,不就是为了一场澎湃的热爱?!

  在现实中回首,河水南来北往,西来东去。每一个和我有缘的地方,我都清晰地去爱。爱的种植,哪怕从一滴透明的水开始。

  从水开始,我留下夺目的一瞥,就算最终任它浩淼得无边无际

 

  初识武当山


  绿遍山野的时候,武当山的额头美得饱满如许。那些引领我拾级而上的石阶,超越浑沌,大面积的原生态,给了我多少隔世的幻与迷。

  仰望,内心超拔,虽在低处,不求最高的高度。

  现实造化,牵引有限的文字在这里结庐,无限的怀念生下许多的孩子,在武当山快乐成长。年复一年,一棵又一棵小小的草呵!

  通过石阶抵达的紫霄宫,氤氲谁百家争鸣的仙风道骨?

  每一级石阶,没有所谓的悲哀,没样刻意的荣辱。简单的存在,让人起步,赴一段辉煌的征程;让武当剑立地站起,亮一个闪光的精魂。

  从这一级到那一级的跋涉,这是精神上升的大笔财富。

  能有多少空闲让我这样投入地看着,阶梯成为我命运攀援的背景,我学会了沉思和仰望。

  一路向南。

  有缘就会相遇,湿了阳光的衣裳,一个炎热得充满纪念的日子。

  2010年7月30日,我碰见了武当山。

  不前,不后,不早,不晚。

 

  小太平洋着一身湛蓝


  七月的风漾在飞起的发间,舞的是一曲酒醉的探戈,权当是一份郁积的自然流露,谁也不用读懂。

  我坐在一条船上,看着小太平洋的水,甚至有些残酷,甚至竟然不忍心一条船在它硕大的头顶行走。

  我尽情挥霍初识的新鲜,品,是一种经年的积累,超越世俗。

  由水的流畅,联想俗世人类戳出的千疮百孔。虚伪的人们啊,何时才能羞涩地掩面逃离?

  我寂寞地路过,怎么能让一条船在炎热中抽身撤退。阳光浓得化也化不开,我对水由衷地欣赏,包括它覆盖的隐情。

  站在烈烈阳光下面,看着船经过的水合上被划开的伤口。突然想,如果人心上的伤也能这么严丝合缝地愈合,该是多好?

  这是小太平洋的属地,空气依然平淡地呼吸,来自四通八达的江南江北掺合进来,操着不同的口音,每一种声音都是一条绵延的路。

  远远地,小太平洋着一身湛蓝,立刻奔放起来。在我眼里,它的浑身上下,都是凝聚着散不开的诗意。

 

  太极峡,多想等太阳下山了,我再走


  每一滴水飞流直下,又腾空而起,多么滑稽的命运轨迹!

  太极峡,一个动听的名字,被我由此一尘不染地记住,成为收获的雨露,永远明亮着沉淀。

  我给热浪的定性就像这浅浅的黄,充满了阳光的味道。我被金色沐浴着,灿烂成山花,以开放笑容的扉页,写实内心的明媚。

  后方是路,前方也是路,站在路的中间,我知道,这一次行走所意味的远。远,是我思绪挂着的标签。

  太极峡,深邃给我最美丽的部分看。视域的版图,来翩飞的是不是庄生的蝴蝶?一朵小小的夏天点缀着这座饱满的大山。

  我不能漠视,深奥大山里这灵动的一抹飞翔,扑棱开热爱尘世的翅膀。

  站在这里,只是,还来不及想一想城市里拥挤着的细碎的心事,和自然告别的时间就到了。我带走自己内心的一小片荒芜,离开现场。

  青山绿得苍茫依旧,太极峡显得深藏不露。

  转身,也许就是南辕北辙的一世。

  太极峡,多想等太阳下山了,我再走。

 

  木栅掩护的路


  路,是为人准备的,这行走的源头。

  一条路,打开大山这座信箱,流泉,鸟鸣,卵石,树木,苍苔,泼墨而来。一池萍碎怀抱云影,听不到都市的鼾声。

  我悉心朗读自然的语言,我知道,自然从来就没有人那么孤独。

  小小的角落,长龙盘在金色的柱子上,和自然友好组合在一起。这里只有静,我留下一串悠闲的音符,用接近植物的味道,点缀被都市追赶的心境。

  我以爱的名义到来,真诚的利刃闪着银光,本能地看乱云飞渡,依然不能抛开一切负累来去。

  通过一条路,我看见英雄的气概。于是,我写下一条河流的地址,算是加深记忆。

  被自己动荡的散文诗情结追逐,在能阐述的时候,随手就可以抱着一棵葳蕤的树肆意抒情,甚至凝神盯住野花那一朵盛开的仙气领略绽放。

  一个人的思想世界,到处是精神卧眠的领地。

  我幸福地走过,带走一条路在我身后的延伸……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70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25 16:46:13 [只看该作者]

丹江口!丹江口!


浙江◎千岛


  水都——


  查询往事,在你的出处,我找到了祖先的记忆。记忆像水流一样灌溉尚且干旱的我。

  看,他们从汉江上来,撑着一把被时间细心打磨过的旧竹筏,浮在诗歌的上游,一颗心跳动着。

  那遗落在身后的人们,带着秦岭的气质,在汉水上铺展开原始的胴体,喂饱了如今的故事。

  看,古老的均城这一次真的老去了,水溶解了七月的干渴,从秦汉的往事里倾泻而下,陷入大坝叠起的幔帐,哺育打渔而晚归的乡亲。

  丹江口,以水的姿势,储蓄灵魂。以水的姿势,探寻往前的道路。

  在水都深深地皱纹里,清风了解它皱眉的情绪。

  在小太平洋宽阔的记忆里,美丽没有转身,只因我们相聚在水都。

  在丹江热情的的祝酒词里,醉被汉水加重,只因我们离别在水都。

 

  太极峡——


  为一座山取一个它爱听的名字,为一条水安排一个动人的往事。

  山水在太极峡的裂痕里,瘦成了一声晚笛,一段水袖,伴随瘦瘦的蝉鸣,引申为久远的仙风道骨。

  我打扮好自己的样子,在心思上镀上水的记忆,只有这样,我才敢钻进太极峡狭长的记忆里,寻一寻水岸西施的足迹。

  引路的汉子,愿意留我为婿,羞坏了他在太极峡土生土长的女儿,他捋一捋衣袖,太极峡的故事便在他的口中如汉水一样倾泻开来。

   他的女儿,在说起故乡的时候,我看见她泛红的脸颊渐渐晕开一圈,她把太极峡布置在   精心准备过的修辞里:登高远看,群山宛若双龙相戏,环抱若太极。

 

  武当山——


  这是另一个源头,我寻它而来,让心灵回归到心灵。

  把武当当支点,我平衡了过往和现在,并准备好好打点未来。我平衡了乡村和城市之间的重量,为病痛和苦难找到了良药。

  在武当的怀抱里,我拒绝尘世对我的问话,拒绝归期。我带着空空的心思而来,却装着满满的武当而去,泪水在那里找到了逃离的借口。

  武当,武当,我想把美丽的东西都从纸上摘下来,布置在你的角角落落。

  我不问前生来世,只想用心修炼此生的幸福。

  武当,武当,你缭绕的云雾里,那先人所要获得的谜底,是不是已经为我而一一解开了呢?

  从你那所求的祝福,尘世的人哪,愿只愿有心的归宿!

 

  我——


  从远方来,我进入被你放大的季节。

  你截获的水,已经是我一生的秘密了,

  那天空为你失去的,我将为你留下。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