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论坛文艺版『 原创文学 』 → 失我所爱(中篇小说)


  共有2919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失我所爱(中篇小说)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1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4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6-1 16:58:27 [只看该作者]

11

 

  李玫收到吴浩的来信,说单位正在搞“三改”,厂里的领导班子也进行了调整,生产正在走向正轨。吴浩希望李玫回去,他说他想她。
  我说这是吴浩的圈套(我没说上次回家是吴浩的圈套,也没说他找过我家的麻烦),他要么是想要钱,要么是想要你的身体。我还说,一个月前我回去时,你们钢厂还是老样子。
  李玫还是挺着个大肚子回去了。她说她在厂里干了那么多年,她说她父亲把命都给了钢厂,她与钢厂有着深厚的感情,离开厂子后这种感情更为强烈。她说在外工作总有寄人篱下之感,还是呆在自己的厂子亲切、踏实。她还说,那里有她朝夕相伴的好姐妹,她很想念她们。
  我想她是想吴浩了。这么想着,我心里竟有股难言的滋味。
  钢厂果然发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变化。厂长兼党委书记的雷军,是从省冶金局派来的新手。雷厂长重新调整了领导班子,并从生产到管理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新厂长上任烧的几把火,很得职工的拥护。生产重新走向正轨后,所生产的第一批钢材远销到三峡水电工程工地,这大大激发了全厂职工的工作热情和积极性,企业的凝聚力不断增强。
  鉴于吴浩在销售方面积累了不少的经验,在外面有自己固定的客户,厂长雷军便不计前嫌使用了他,还让他负责销售工作。吴浩想,不少中层干部都被免了职,连原厂长都调离了本单位,一名副厂长也给撤了职,雷厂长能重用自己,自己得感恩图报,干出个样子来给厂长给大伙看看。
  吴浩同李玫高高兴兴地去补办了结婚登记手续,小两口开始了新的家庭生活。
  李玫的身孕已有五六个月了。雷厂长在打字室看见她时,见她挺着个肚子在打字机前忙碌,就关心地劝她在家休息,说大人和孩子要紧,不要累坏了身体。李玫说没关系,好久都没有开开心心地干自己的事情了,我舍不得放弃产前这几个月的时间。厂长听了很是感动。就说,那可要多多保重啊,不然吴浩会找我们算账呢。
  雷厂长走出了打字室。他随手带上门,以免室内冷气外流,增加空调的工作负担。
  “咣”的一声门响,把我拉回到现实之中。要不是雷厂长带门用力大了些,那我还会在梦中神游。我倒真希望能在这个梦中多呆一段时间。
  我想我是想李玫了。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12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4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6-1 16:58:47 [只看该作者]

12

 

  李玫一去就没了消息。这让我有些寝食不安。不安稳的睡梦中,总有李玫的影子晃来晃去。
  我想,我是不是爱上李玫了?
  李玫是我所认识的第三个女友。当然,也许李玫还算不上是我的女朋友,只是我单方这么认为而已。
  我的第一个女友,是大学里的同学玛赛。玛赛是位藏族姑娘,长得很秀气。我第一眼看见玛赛,就被她浓厚的藏族气息所感染,就暗暗地喜欢上了她。
  后来我们真的相爱了,爱得有些神魂颠倒,死去活来。一个汉族小伙子,找个少数民族姑娘做老婆,这倒瞒有意思。我常痴痴地想。国家要搞民族团结,在我们未来的家庭里也担负着这项历史使命呢。
  梦终归就是梦。我的民族大团结的联姻梦想破灭了。毕业分配时,玛赛因是委培生,她只能回到她的家乡,回到拉萨。我和玛赛的命运一样,也只能回到自己父母所在的小城。
  据说,委培生如想自谋职业,就必须向委培单位和学校交纳一定的费用。我怀着一线希望去打听那笔费用,结果只能“望钱兴叹”了。
  分别时,我和玛赛在无人的寝室里抱头痛哭。哭过之后,便到小吃店去喝酒。两人直喝得天昏地暗,喝得烂醉如泥。
  参加工作之后,我和玛赛还经常书信来往,有时还打长途电话,互诉衷肠。后来,我们之间的联系就少了。再后来,我得到了玛赛结婚成家的消息。此时,齐莉也便闯进了我的生活。
  齐莉和我同在市文联工作。齐莉的父亲是市税务局局长。齐莉考上地区高等师范专科学校,以及毕业后能分到市文联而不去教书,也都与她的税务局长爸爸有关。
  齐莉和我一样,也学的中文,喜欢写点东西。文学成了我们友谊与爱情的桥梁。我们就沿着这座桥梁,走向爱的彼岸。
  但是,我和齐莉最终也分道扬镳了。原因也简单,就是一位杨副市长的儿子杨帆,在一次市府机关组织的舞会上,认识并喜欢上了齐莉。关心杨副市长儿子婚姻的热心人,便同税务局长谈起这件事。而齐莉的局长爸爸也极力撮合了这门婚事。
  齐莉不是那种敢爱敢恨的女孩,也不是那种置父母的意志不顾而我行我素的女孩,齐莉也就无奈地离开了我。齐莉的那位新朋友杨帆是一家企业的副厂长,人的外貌和为人处事倒也无可挑剔。
  我只有为齐莉祝福,我无话可说。我也不像和玛赛分手时那样痛苦。我只对齐莉的局长爸爸的势利眼嗤之以鼻。同时,我也感觉到我的人格受到了侮辱和践踏。不过,我对齐莉没有丝毫的怨恨。
  齐莉调到了市政府办公室,提升为副主任。有时我们碰到一起,曾经无拘无束无话不谈的两个年轻人,如今只有了礼节性的招呼,而更多的是无言的眼光交流。齐莉的眼光告诉我,她心的深处有一种隐痛,有一种愧疚。
  有一个巨大的变故,又影响到齐莉的婚姻,使她处在进退两难的境地。齐莉男朋友的爸爸,也就是那位杨副市长,因为索贿受贿,被撤职查办。齐莉的爸爸,也就是税务局长,由此对女儿的婚姻产生了动摇。女儿的男朋友再到家里来时,税务局长便不冷不热,有时甚至拉下脸,给人脸色看。堕入爱河的两个年轻人,心中便有了莫名的惆怅,不知如何驾驭这只爱的小船。
  那次我回来看望病中的母亲,到单位办理辞职手续时,见到了精神萎靡不振的齐莉。几个月不见,齐莉与我离开单位时相比简直判若两人,憔悴的面容上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叫人见了心痛。
  齐莉约我晚上去跳舞,我没有勇气拒绝。
  一曲梁祝的悠扬而伤感的弦乐声起,齐莉示意我步入舞池。
  我说:“我们坐着休息一会儿吧,说说话。”我不想让齐莉沉浸和飘荡在这种伤感的氛围之中,我想转移她的心绪。
  齐莉说:“我特喜欢这首曲子,我常常如醉如痴地陶醉在它美妙而哀怨的旋律之中。”
  我便搂着齐莉又走进了舞池。我了解齐莉此刻的心情。
  齐莉搂着我,越搂越紧。她抬起泪眼,默默地望着我。
  齐莉说:“我太软弱,太依赖父亲,我失去了本不该失去的东西。就像草帽歌中唱的,失去了,再也找不到。”
  我说:“你现在明白了也不晚。你现在的男朋友不错,你该好好珍惜才是。你自己的命运还是要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不要为世俗功利所左右。”
  齐莉两行晶莹的泪珠扑簌扑簌滴落,在娇好可人的脸庞上淌出两条汨汨的小溪。
  我低下头来,用温热的唇抚过齐莉光亮的额头,逐一淌过那两汪心灵之泉,沿着涓涓溪流,停泊在那个让人心旌摇荡,让人瞬间消失了时空,失却了思维的美妙所在。望着小鸟依人般的齐莉,我竟生出几分怜惜的心情来,不觉搂紧了她的腰肢。
  “你不能再让你爸爸当做谋取一己私利的工具使用了。”我说,“功名利禄,不求者可谓没有,说看得很淡的也只是相对而言,这也没什么过错。但过之则害人。”
  梁祝协奏曲落了音,我们便回到包厢休息,喝饮料,聊天。
  齐莉说:“谢谢你,谢谢你陪我度过这个愉快的夜晚。”
  我说:“没什么,就像一首歌唱的,只要你过得比我好。”
  齐莉说:“我的事情你不要担心了,我会处理好的。”又说,“你呢?你的个人问题如何呢?和你一起到深圳去的李玫,对你还好吧?”
  我说:“人家都是有主的人了,连孩子都快生了呢。”
  齐莉说:“是吗?都是我不好,是我耽误了你,是我伤了你的心。”
  我说:“请别这么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也许你现在的男友更适合你,我等着吃你们的喜糖呢。”
  回到深圳以后,我接到齐莉打来的电话,说她也想到深圳来。她说:“这个鬼地方我也不想再呆下去了。”
  我说:“你可要三思而后行啊。”
  齐莉的男朋友杨帆,自从他的副市长老子因索贿受贿栽了跟头以后,在厂里厂外也就不像以前那样左右逢源了,也就今非昔比了。在厂里,他没了威信;在街头,他时不时地被人指指戳戳;在主管局等上级部门,人们对他不冷不热,甚至不理不睬,给他脸色看。那些与他曾有私怨的人,那些一直嫉妒和排挤着他的人,如今幸灾乐祸都来不及,巴不得对他落井下石。
  于是,杨帆就变了,变得孤独和暴躁了,变得怨天尤人了。他甚至大骂他的副市长父亲,城门失火而殃及池鱼。他虽然与父亲的案子没什么牵连,他虽然还当他的副厂长,但他知道,他的政治前途从此就非常渺茫了。于是,酒便成了他的好朋友,他甚至破罐子破摔地吃喝玩乐。从此,他把齐莉也不当一回事了。要么,两人难得见面;要么,见了面,不是吵吵闹闹,就是不欢而散。从前的卿卿我我,已是烟消云散,一去不复返了。
  齐莉倒不在乎杨帆的父亲是副市长也好,是阶下囚也好,那与他们未来的家庭生活没有太大的关系。她只在乎与杨帆之间的感情。如今,杨帆自暴自弃了,二人的爱情天平发生了严重的倾斜。
  齐莉思前想后,便很伤心,很痛苦,她已没有勇气直面目前的生活,她要摆脱这种让她窒息的个人感情的藩篱。
  齐莉的心,在无所寄托中飘飘荡荡。
  我的心,也在莫名的惆怅中飘飘荡荡。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13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4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6-1 16:59:05 [只看该作者]

13

 

  我收到了妹妹的来信。信中所说与我的那个梦境正好相反。钢厂依然濒临倒闭,厂长依然在用公款吃喝玩乐。非但如此,厂长还变卖了以前的那辆破旧的小车,筹资买回了一辆豪华型小车。厂长便坐着新车频繁地出外公干,说是去游说客户,说是去为企业的生存奔波。

  吴浩不承认李玫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鬼知道那王八羔子是谁的野种!”吴浩说,“再说啦,我们如今连自己都养不活,还养个鸡把孩子?那不是自找麻烦!”

  李玫气得浑身发抖。二话不说,拿起扫帚就把吴浩打出了自己的家门。

  吴浩要李玫回来的目的,就是想从她身上榨起更多的血汗钱供他玩乐。

  李玫在街上碰到了我妹妹,也就知道了吴浩的所作所为。妹妹说:“你的债,我哥哥已替你还清了,你不要再还那笔债款了。”

  李玫半天没说话。我想,此时的李玫,大概想起了远在深圳的我吧。

  李玫心情烦躁地呆在家里,不知是返回深圳呢,还是留下来;不知是将肚里的孩子引产呢,还是把孩子留下来。她想起了远方的我,要是我在身边就好了,就可以为她分忧解难了。当然,这些想法都是李玫后来见到我妹妹时,告诉妹妹的。

  吴浩闯了进来,又死皮赖脸地向李玫伸手要钱。要不到钱,便想和李玫做爱。李玫不肯,二人发生了口角,后来便打了起来。李玫被重重地摔倒在床沿上,下身就出了血。殷红的血顺着两腿淌了下来,浸透的裙子贴在大腿上,脚下也是一片湿红。吴浩却无动于衷,骂骂咧咧地摔门而去。

  李玫慌忙做了简单的处理,出门叫了一辆三轮车赶往医院。医生要李玫住院保胎,她却坚决地做了引产手术。

  伤心中的李玫,举目无亲,便支撑着到医生值班室给我妹妹打了电话。李玫放下电话,终于忍不住,回到病房便放声大哭。妹妹得知内情后,马上赶到医院看望李玫,并请假在医院日夜陪伴她。

  出院后,李玫回到了家里,守着父母的遗像哭了三天三夜。

  李玫又离开了小城。妹妹去送她时,她说这座小城叫她伤心,叫她痛苦,叫她失望,她已没什么可留恋的了。她还说,她欠我家的她一定要加倍偿还。不然,她活着于心不安,死了也不会安宁。

  放下妹妹的来信,我已是泪流满面。我为李玫不平,我为李玫伤心。我在心底呼唤,李玫,你在哪里?李玫,请回到我的身边,让我抚平你的伤口,让我给你我的爱!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14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4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6-1 16:59:25 [只看该作者]

14

 

  编辑部主任跳槽后,我填补了这个空缺。坐在编辑部主任的位置上,我觉得没有以前坐在自己编辑与记者的位置上自在。同事们投来的眼光五花八门。我想,这里面大概有羡慕的,也有嫉妒的,还有为我祝愿的吧。

  同事们投来的目光,有如芒刺在身。我上班做事,待人处世,也就格外小心谨慎。我要以自己的工作实绩,以待人以宽、与人为善的言行举止,表明我坐在这个位置上当之无愧。

  编辑小许与我比较要好。我们常在一起喝喝茶,吃吃冰激凌什么的。有时也一起散散步,吃吃宵夜。有时,见我和小许在一起时,几个同事便在一边窃窃私语。我猜想,他们肯定以为我俩在谈情说爱呢。

  见我荣升为编辑部主任,小许便带头嚷嚷,要我请客。大家也就一起起哄,非要我这个新上任的官烧它一把火。这火烧不到别人,只能烧我自己,要我放血。我也高兴,乐得有机会和大家一起在酒馆聚聚。虽然要让我放些血,但却可以润滑一下我和大家的啮合关系,增加一点凝聚力。

  一行人高高兴兴地来到编辑部对面的一家饭店。跟吃自助餐似的,大家每人点了两个互不重复的菜,荤素都有。菜上来了,就着啤酒,大家便毫不客气地开怀畅饮,狼吞虎咽。一边吃着,一边还拿我开涮。

  马编辑说:“我说主任,你家李玫咋不回来了呢?”

  钱编辑说:“怕是另栖高枝,傍大款去了吧?”

  毛编辑说:“主任把别人的肚子都搞大了,还能去傍大款?我看八成是回家生孩子去罗。”

  梁编辑说:“主任也是的,那边搞大了别人的肚子,这边又与人勾搭上了。主任啦,别不够意思啊,可要给兄弟们留一点机会啊。”

  梁编辑说着,就拿眼瞟瞟编辑小许。小许的脸蓦地一红,半天才接话说:“我说主任,嫂子是不是已经生了?”小许喝了啤酒,脸显得有些红润,“要是生了,那可是双喜临门罗。”

  同事们七嘴八舌,我只管在一边微笑不语。听小许这么一说,我才开口说:“等我的孩子出世了,我一定再请大家,到深圳最好的饭店,大家就耐心地等着这一天吧。”

  我稍微转移了一下话题,大家于是又活跃起来。有的说,好好好。有的说,巴不得,巴不得。还有的说,没关系,我们甘愿挨宰。今天我们放了你的血,到时你再放我们的血,我们哪有话说。

  餐厅的一角,有一男一女在有滋有味地喝酒。女的背对着我们的餐桌坐着。我总觉得她的的背影很熟,好像是李玫。有了这层猜想,我便时不时地扭头瞧瞧那女的背影。当我再次扭头时,正好那女的也扭过头来,我们的目光便撞在一起。果然是李玫。尽管她的穿着打扮有了很大的变化,俨然贵妇人似的,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李玫也认出了我们。

  李玫站了起来,拿着酒杯走过来说:“原来是报社的几个活宝哇,我正准备到编辑部请朋友们喝茶呢!”

  我说:“你从哪儿冒出来的呢?这么久了,我们都很想念你呢。”

  编辑小梁说:“是啊是啊。不过,想得神魂颠倒的还是我们头呢。他天天都在那里念叨,李玫呢?李玫到哪儿去了呢?李玫咋还不回来呢?真是个情种哪。”

  我说:“别听他胡诌!”又问李玫道,“那位先生是……?”

  李玫说:“我们钢厂的同事,也就是那个张强。在海口有个自己的公司。他到郝武的公司联系业务,我们就难得见了面。”

  张强是李玫的初恋情人,如今在旧梦重温呢。

  我说:“你请他过来,我们一起吃嘛,热闹。”

  张强就过来和我们坐在一起。“幸会幸会,请多关照!”

  编辑小毛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冲着李玫说:“我说李小姐,你真行啊,当老妈子的人了,恢复得这样顺溜。”

  编辑小梁说:“看不出来啊!还跟黄花闺女似的。我们的许小姐可要多多向她请教啊!”

  小许就骂:“放心,老娘养了你龟儿子保证比李玫还要苗条!”

  编辑小毛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够味,够味!”

  李玫一时敛了笑,只低头喝酒,默不作声。我知道,这触动了李玫的痛处,她心里难受。

  大家见气氛不对,也就停止了调侃。我想,编辑部的几个家伙肯定在纳闷:我们头和李玫到底是个啥关系呢?夫妻肯定不是啦,是恋爱关系,抑或是情人关系?好像也都不像呢。

  我问李玫:“你现在在哪儿高就呢?”

  李玫抬起头,脸红红地说:“在郝武的广告公司。”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15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4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6-1 16:59:47 [只看该作者]

15

 

  我忘不了与李玫的那段交往。我想和她结婚。我想有个家。我想,李玫也一定需要这些。

  周末,我约李玫出来。我毫不掩饰地和她谈了自己的想法。

  “为什么要结婚呢?”李玫说,“为什么非要看重那张纸呢?”

  “我,我爱你。这种感情越来越强烈。我已不能自拔了。”我说,“我想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也是最好的结果。”

  李玫眼睛蓦地一亮,显得有些激动。随后就平静地看着我。

  “谢谢你,谢谢你对我的关爱。有你对我的这份真情,我此生无憾。在感情的长河中,我也就心满意足了。”李玫动感情地说。

  李玫掏出烟,递给我一支。我说我不抽烟。李玫便点着烟,很惬意地吞云吐雾。

  “那好,我们就一起过吧。我不能没有你呀。”我说。

  “我这个样子,你还要我干啥呢?我最最美好的东西,早已失去了。剩下的,就是这副躯壳了。”

   “干吗那么看重它呢?都什么年代了,还陷入贞洁的泥沼不能自拔?重要的是我俩的感情,重要的是我爱你,这就够了。”

   “你干吗看重这个呢?爱情?爱情是个什么东西?看不见,也摸不着。男人都说我爱你,到头来还不是拍了屁股走人。”

   “你对爱是这样看的?”

   “我不知道什么是爱。我只知道票子。我现在正在一门心思地搞票子。”

   “你不要自己糟践了自己。你今后的路还很长。”

   “我没有糟践自己。我现在活得有滋有味。不就是傍大款吗?就跟婚前同居似的,没什么见不得人的。我知道我该怎么做,街头的野鸡我也不屑一顾。”

   “你不要这样,否则会毁了自己的。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过正常人的生活呢?”

   “你养得起我吗?再说啦,我的目标是100万。不达目的我不会回头的。”

  我不知道再说什么好。李玫又掏出香烟。我也要了一支。

  曾经有个上海姑娘,是个很有品位的大学生。我吸着烟,娓娓地讲述着一个真实的故事。这个故事是我在北京参加一个文学创作培训班时,与我同居一室的,来自汕头教育学院的学员告诉我的。他女儿在一家银行工作,亲历了这个故事。毕业后,上海姑娘来到汕头闯荡,做起了高级妓女。她的目标是30万。她在宾馆包有房间,就在那里接待她的的客人。当她快要达到自己的目标时,却被最后一个客人彻底地打破了她的梦想。那天她从迷迷糊糊中清醒过来,身边的男人不见了,房间被翻得乱七八糟。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己的存折。存折果然不见了。她马上赶到那家银行。当被告知存款已被人取走了时,姑娘“啊”的一声便昏倒在地上。李玫静静地吸着烟,听我继续往下说。银行职员慌忙跑出柜台,把她送进附近的一家医院。姑娘醒过来后,银行职员帮她呼来了她的一位女友,才从她和女友的哭诉里明白了一切。两天后,希望破灭的上海姑娘跳楼自杀了。

  “她为什么要自杀呢?”李玫不以为然地说,“钱是人挣的。丢了,还可以再挣嘛。”

  “那是因为所受的刺激太大了。”我说,“她的精神彻底崩溃了。”

  我看过一篇小说,好像是《驶出欲望城》吧。李玫说。说的是有个来自西安某大学的女大学生,在深圳闯荡的事。一位曾经放荡不羁的年轻老板,对以前眠花偎柳的私生活厌倦了,想开始一种新的感情生活,想寻找真正的爱情。老板和西安姑娘谈好,他包她三个月,给她15万。三个月一到,各走各的路。在三个月的耳鬓厮磨中,彼此之间还真产生了某种感情。但西安姑娘到期还是离开了老板。西安姑娘在包期内,就拿着老板预付的款子捣弄股票,稀里糊涂地还大发了一笔。三个月后,她便有了一家自己的公司。

  “这是小说。”我说,“生活要比小说现实得多。”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16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4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6-1 17:00:06 [只看该作者]

16

 

  再次见面时,李玫已不在郝武的公司了。她在宾馆包了一个套间。

  在她的包房里,我忍不住想要她。我没想那么多,我躯体里只有饥渴。

  偎依在我怀里的李玫,哪管我此时的不能自制。

  李玫笑眯眯地说:“你检查过吗?”

  我莫名奇妙:“检查什么?”

  “有没有性病呀!我如今可是很讲究的罗,我不能亏了我的身体,我也不能害了别人。同我上床,我还要看看对方是个什么货色,值不值得。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和我上床的。”李玫说。

  我心里像塞进了一块冰。

  “当然啦,你可优待。只要拿份检查报告来就可以了。”李玫接着说。

  我很悲哀。她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推开李玫,我无言以对地,似乎有些灰溜溜地离开了她的包房。

 

  春节前夕,李玫给钢厂汇去了50万元现款。这是妹妹来信告诉我的。款是直接汇给厂工会的。李玫说她结了婚,丈夫是个大老板。这点钱是他们夫妻俩的一点心意,春节快要到了,希望厂里的职工能过个愉快的春节。

  李玫给钢厂捐款的事不胫而走,人们议论纷纷。

  有人说,李玫是只鸡,哪里会结什么婚,哪里有什么大老板。

  有人说,那是她用身体换来的血汗钱呢。也真难为她了,还想着厂里的千来号人。

  还有人说,这算什么呢?堂堂的国营大厂,竟靠一只鸡过春节,让人耻笑啊!

  也有人说,说不定李玫真找了个大老板呢。还不到两年的工夫,这四五十万的,就是当鸡恐怕也难以挣得到啊!

  工会生活干事问工会主席,这笔款子怎么处理,是不是按李玫说的发给职工过春节。

  工会主席说:“当然要发下去,这又不是公款什么的,这是群众捐款嘛。一定要发下去,我们不能有负于李玫的一片心意。再说,全厂的职工都知道了这件事,大家都在巴望着这笔‘救济款’过年呢。”

  生活干事说:“是不是先向厂长和书记请示一下?”

   “请示个球!”工会主席愤愤地说,“他们把厂子搞成这个破样子,哪有脸面对别人指手划脚,哪有资格对全厂职工发号施令!管它这笔钱是靠傍大款得来的也好,还是靠当鸡得来的也好,只要不是偷来的抢来的,总比那些乌龟王八蛋损公肥私、贪污受贿得来的干净。”

  工会主席资历很深。他在钢厂干了几十年,目睹了钢厂兴衰的前前后后。工会主席和他的工会,对厂里目前的衰败景况也只能发发牢骚,叹叹气,无力干预,无力回天。

  生活干事想主席闹着别扭,正在气头上才说了那些话。所以,他便去向厂长书记作了请示。

  书记说:“群众献爱心嘛,你们看着办好了。”

  厂长说:“这是李玫的意愿,发了吧,让大家好好地过个春节。”

  钱发下去了。全厂只有三个人没有去领这分到手的500元钱。生活干事送上门, 他们也没有拿。这三个人除了厂长和书记之外,另一个就是吴浩。厂工会便将这1500元钱拿去慰问和救济了生病住院的职工。

  妹妹还告诉我说,李玫给我家里汇去了10万元。除了偿还我代她还的债款之外, 李玫说我母亲的病该好好治一治了。说我家的平房又破又潮,让妹妹去买套商品房,好让两个老人安度晚年。李玫还说,这钱是她挣的干净钱,算是对我家的报答吧,请我们一定收下。

  读完妹妹的来信,我百感交集,眼也湿漉漉的了。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17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4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6-1 17:00:30 [只看该作者]

17

 

  大年三十的上午,我收到来自深圳本埠的一封特快专递。在深圳的一年多来,我还是第一次收到这样的邮件。我兴奋地拆开信封,展开信纸,一个存折掉了出来。我拿起存折一看,眼睛一时瞪得老圆:20万元,20万元的存折握在我的手中啊!

  我慌忙看书信结尾的署名,才知是李玫寄给我的。我不知李玫给我20万元的存折用意何在?她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给我,为什么不约我见面?带着这些疑问,我忐忑不安地浏览她写给我的这封书信。

 

  荞麦:

 

  当你收到这封信时,我已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你可以认为,我去了每个人迟早都要去的地方,或者仅仅是隐姓埋名、默默无闻地生活在这个世界的某个地方。总之,从前的李玫从此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和你的家人,以及钢厂的几个要好的姐妹之外,大概再也没有什么人值得我留恋的了。请你们不要找我,我也不值得你们挂念。就当我已经死了,或还活在某个地方。总之,我的存在与否,对别人已没什么意义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我死了,不会留下臭名;我活着,不会危害他人,不会危害社会。这样,你们也就可以为我的去留安心了。

  生我养我的临江市,竟没有我的立足之地。我的尊敬的父亲为之献出了生命、令我魂牵梦绕的钢厂,竟也容不下我这个爱厂如家、曾多次被评为“先进生产(工作)者”的年轻女工。更想不到,我将我的一生所托付的人,竟是个嗜赌成性、视财如命的无耻之徒,这不但断送了我们多年的恋情,甚至殃及了一个无辜的小生命。荞麦,你说,从前的李玫对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好留恋的呢?有句话说得好:不如归去。我说,从前的李玫呀,你不如归去!如果我还活在人间,那则是另一个李玫了。

  荞麦,虽然我傍过大款,但基本上都是情人的关系,我还没堕落到行尸走肉似的做妓女的地步。我给钢厂的那些钱,还有给你家的以及给你的这笔钱,可说都是干净钱。你早就想自己创办一份杂志,我的这笔钱算是一点起动资金吧,但愿你能如愿以偿。

  荞麦,谢谢你对我的关爱,我会珍藏到永远。不过,我希望你不要把我放在心上,我不值得你为我浪费感情,浪费青春。天下的好姑娘多的是,你且好好把握,不要陷在过去的感情经历中不能自拔。

  荞麦,我看你身边那个许姑娘对你就很不错,要好好珍惜。我会在遥远的地方,祝福你们。

 

李玫于腊月二十八日夜

 

  看完信,我已是泪眼朦胧。

  编辑小许发现了我的失态,赶忙走了过来。

  我瘫软在靠背椅里,任凭眼泪如断线的珍珠,默默无声地滴落。

  小许用胳膊碰了碰我。我睁开眼,接过她递来的手帕揩了揩满是泪水的脸。

  同事们都走了过来。得知内情后,有的默不作声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有的谈了自己对这封信的看法;有的则一个劲地安慰我。

  “头啊,伤心什么呢?我看李玫肯定还活着。”

  “我看未必,八成已经自杀了,这封信的字里行间都说明了这一点。”

  “要我说呀,可能死了,也可能还没有死。至少,还死不见尸嘛。”

  “废话!要么死了,要么没死,当然只有这两种可能嘛。”

  “我看啦,目前只能算是失踪了。我说头,你也别盲目伤心了,还是多方询问一下,看是否有李玫的下落。”

   听这么一说,我从呆愣中醒悟过来,急忙拨通李玫包房的电话。

  “喂,是李玫吗?我是荞麦啊!”我拿起话筒,也不管对方是不是李玫,开口就说。

  “对不起,我不是李玫,您打错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说。

  “没错。你不是402房间吗?”

  “不错,是402房间。但我不是什么李玫,我才住进来。”

  “对不起,打扰了。我想李玫已于您之前退房了。请您帮忙查一下服务总台的电话号码好吗?好,谢谢,谢谢您!”

   我又拨通服务总台的电话,被告知李玫已在两天前就退房了。

  “李玫在深圳有没有亲朋好友呢?”编辑小许说。

  “亲戚大概没有,认识的人倒有几个。”我说。

  于是,我给我和李玫都认识的郝武、刘志成等一一电话联系,但都不知李玫的去向。郝武说他四天前还见过李玫,刘志成则在一周前同李玫在一起呆过。

  我最后想到了张强,便把电话打到了海口。张强说,李玫不在他那里。

  “会不会回家了呢?”编辑小梁说。

  “有这种可能。”编辑小毛说。

  从妹妹那里得到的消息同样让人失望。

  “是我害了她,我不该带她到深圳来呀!”我摔下电话,双手抱着头,痛心疾首地说。才干的眼泪,又哗哗地淌了下来。

 

  春节过后的一天,妹妹来电话说,钢厂厂长收到一个特快专递,那专递竟是李玫的骨灰盒。骨灰盒上有李玫的遗像,盒里有一封控诉钢厂厂长等领导的遗书。

  钢厂厂长收到李玫的骨灰盒,一时成了这个小城的爆炸性的新闻。这回比不久前李玫寄回50万元巨款还要轰动得多,可谓家喻户晓。

  清晨,钢厂的职工,自发地组织起来,分乘几辆大卡车,浩浩荡荡地为李玫送葬。哀乐低回,唢呐凄婉,锣鼓喧天,鞭炮声不绝于耳。送葬车辆在市内几条主要街道上穿行。街头过早的人们见了,就议论纷纷,觉得今天的送葬不同于往日,里面肯定有什么蹊跷。以往送葬的车辆,常常是在锣鼓、鞭炮和唢呐声中,一溜烟地穿过街道就出了市区。今天的送葬车辆却在市区内穿来穿去的,像是在游行示威。

  到八点钟人们上班的时候,送葬车辆一辆接一辆地开进了市委、市政府大院。

  妹妹还说,钢厂进驻了市里的联合调查组。看来,钢厂的问题到了要解决的时候了。

  有人对李玫的死持怀疑态度,认为骨灰盒的事只是李玫的计谋,其目的就是为了搞倒厂长,挽救钢厂。虽然公安局检验出那骨灰是人的骨灰,遗书的笔迹也与李玫在厂里曾经留下的笔迹相吻合。但李玫就不会弄个无人认领的无名尸体来导演这一切么?

  我也认为,李玫不会这么傻。她没必要玩这种无法收场的游戏,不值得导演这种悲剧。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18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4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6-1 17:00:52 [只看该作者]

18

 

  两年后,李玫仍然没有出现,也没有关于李玫生与死的任何消息。尽管如此,我还是固执地认为,李玫没有死,李玫肯定还活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

  李玫,你在哪里呢?你为什么要将自己隐藏起来呢?

  真的是这个世界容不下从前的你吗?那么改头换面后的新李玫在哪儿呢?你过去的朋友们,你在钢厂的姐妹们,所有关心你的人们,无时无刻不在等着你的归来啊!

  李玫,你们的钢厂如今真的起死回生了。你一直对钢厂魂牵梦萦,回来吧,我们一起回到生我们养我们的临江,好吗?

  李玫,我没辜负你对我的期望。你失踪后不久,我就离开了报社,创办了一个红玫瑰文化传播公司。我还聘请了几个文学编辑和记者,创办了我梦寐以求的《打工界》月刊。李玫,回来好吗?不要再隐藏自己了,如果你不愿回到临江,就到我的公司来帮我一把吧。李玫,我的公司凝聚着你的心血啊,你忍心不闻不问吗?

  李玫,这两年来,在没有你的日子里,我拼命地写小说打发难耐的时光。我已在省内外知名文学期刊上发表了不少中、短篇小说。李玫,你看到了我的这些作品了吗?我如今已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了。李玫,难道你不想与我共同分享我的这些快乐吗?

  李玫,我把你的经历写成了这篇小说,你不会介意吧?虽然没有使用你的真名,我想,只要你看到这篇小说,你一定会知道这里写的就是你。李玫,这是我对你的呼唤啊!

  李玫,每当我听到“我的爱,你在哪里”这首歌,我就止不住泪流满面。

  回来吧,玫,你怎忍心我的泪常年不干?!

  回来吧,玫,我会在老地方等你!

 

1996年7月 写于丹江口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兰烬落
  1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1 积分:26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5-12-24 18:08:4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28 22:30:34 [只看该作者]

用了二个半小时,欣赏了这篇小说。到最后,竟也眼角湿润了。“我”的情感轨迹,生活历程,人生的拼博奋斗,对美好爱情的渴盼和对未来生活的憧憬。李玫不幸的情感生活遭遇,充满坎坷艰辛。以及她人性本质所散发出的纯朴善良,女性天生的柔弱彷徨,挣扎在命运的风口浪尖,以至于最后无奈的用“自杀”来了却自己的青春年华,同时呼唤着亲情和爱情的自然回归,对幸福生活的无限向往。全篇文章洋洋洒洒,低吟婉转,人物鲜活自然,思想情感表达得淋离尽致,收放自如。作品在颈瓶收口处也处理得恰到好处,结尾的悬念让人生出些许遐想来。不失为一部好小说。

读后感噢,老师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20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4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1-3 22:14:50 [只看该作者]

兰烬落,感谢你的阅读和详细的评点,过奖了。

看来,你是搞教学或者编辑之类工作的,否则可惜了你的才干。

无论什么样的文章,在你们那里都能说出个一二来,语文老师就是这样评点课文的。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