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论坛文艺版『 原创文学 』 → [原创] 神侃胡聊亦为歌---故事连载


  共有29311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原创] 神侃胡聊亦为歌---故事连载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宁静致远
  3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总版主 帖子:131 积分:303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5-12-29 8:56:56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29 10:04:18 [只看该作者]

(31)

三月,杨柳依依,桃花的嫣红,碧荷的幽香,柳绿的轻柔,如云的发髻,旷野的空灵,湖水的清秀……,清枫子和巧儿来到了美丽的《爱情湖》。

“每颗心上某一个地方,总有个记忆挥不散,每个深夜某一个地方,总有着最深的思量……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请温暖他心房,看透了人间聚散,能不能多点快乐片段,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请守护他身旁……”。

今夜,《城里的月光》月色朦胧、云烟缭绕。《爱情湖》畔上的小桥流水,亭台楼阁,假山石壁惟妙惟肖,让人看不出是人工造仿的。

…………。

清枫子和巧儿来到一亭台楼阁处,清枫子拉着巧儿的手:“巧儿,我喜欢你,爱你是真的,请你一定相信我对你的真诚好吗?”

巧儿羞涩而腼腆地:“《遇上你是我的缘》,今生能遇到你,无论是缘,亦或是命,只知道,我是你精彩的唯一,你是我美丽的理由”。

“巧儿,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

“你也许知道这件事,但我必须亲自告诉你,因为我不想骗你”。

“是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香家小姐也喜欢我,但我只是把她当成我的妹妹,我真正喜欢的人是你,你知道吗?”。

巧儿听他说完这句话,捂着嘴笑了起来:“其实我早知道了,菲儿还发脾气,乱摔东西呢”。

…………。

远处,竹色的乐音幽幽弥漫,是谁轻扣竹弦,谁舞弄萧管,是莺歌,是燕昵,还是萦萦绕绕,挥之不去的相思喃语?

微风吹在湖面上,有一丝丝凉意,清枫子把巧儿轻轻地拥在怀里,看着湖面上的一叶扁舟,在这莺红柳绿的三月,踏水而来。碧波涟漪,载着一路雨丝,一路花香……山依然,水依然,人也依然。

“其实我觉得你和香家小姐是真正的郎才女貌,天生的一对,她长的漂亮,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又是大户人家的女儿,你也是书香弟子,你们两家是世交,门当户对的……”。

“巧儿,你记住,婚姻大事不是儿戏……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有我来处理,你不要考虑这么多好吗?”

…………。

巧儿默默无语依偎在清枫子怀里:“枫,今生来世,生生世世,你的一切,始终是我唯一的织锦花样,让我以岁月为针,以深情为线,织一段无双的锦帛,缠成同心的结,绕在你我心上。纵然是清风捎去落花,山水交叠时光,请允我与你执手前行,相守天上人间好吗?”

清枫子心中早已写满了爱怜,此岸或彼岸已被共同撑为绿树,蓝天下根深叶茂,脉络相通。风也罢霜也罢,雨也罢雪也罢,我们只是痴痴地相守,紧紧地相握,深深地相连。

前尘今世,千年的《缘份》,注定清枫子和巧儿在此私定终身……。(未完待续)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宁静致远
  3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总版主 帖子:131 积分:303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5-12-29 8:56:56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1-31 14:13:00 [只看该作者]

(32)

夜已经很深很深,美丽的《童话》故事在两个深深相爱之人相依相拥中,就象梦里盛开的爱情小花,需要人精心照料,百般呵护,就能永开不败。

清枫子高兴地从外面回来,看见父亲和母亲,还有香菲儿正在大厅坐着,母亲和香菲儿坐在一起,低头相互聊着什么。

正堂大厅的墙壁上挂有山水画及名家提笔书写的书法作品,椅子、茶几是用台湾优质的胡桃木皮制作的,大厅摆有各式各样的古董陶瓷花瓶,及一些艺术品……。

清枫子的父亲,戴着一付眼睛,高高瘦瘦的,看着就是一标准的教书先生。母亲也曾是一大家闺秀,嫁给清枫子的父亲以后,就在家做了典型的家庭主妇,相夫教子,温柔娴慧,一种别样的脱俗之美,显得非常的气质。

菲儿看见清枫子从外面回来,忙站起来跑到他跟前:“枫哥哥,你回来了?”。清枫子朝菲儿点点头。

…………。

“枫儿,今天去那玩了,这么晚才回来?”。

“回母亲,小儿今天和几个朋友在一起切磋武艺”。

“哦,好久没见你练武了,不知是否长进了?”

“儿改天选个时间练给你和父亲看?”

“好啊,今天累了吧?人家菲儿等你很久了”。

往往家里有外人的时候,清枫子的父亲都是在一旁默不作声,什么事全有夫人张罗。

“枫儿,你和香小姐慢慢聊,我和你爹准备回房休息了”。说完就和老爷一同出了大厅。

清枫子微微鞠躬:“好的,父亲,母亲,晚安!”。

“伯父,伯母,晚安!”。

…………。

一轮明月早已东升,月华如练,一泻千里。院子草坪里,花坛中,杨柳下,蟋蟀在欢快地唱着《绿岛小夜曲》,远处还有那数不清的蛙鸣声,月色笼罩下显得夜更加静谧更加温情。

静静的大厅只剩清枫子和菲儿两人,平时的清枫子话都很多,可这会就象大姑娘似的腼腆羞涩,不知做什么,说什么才好。

晚风习习,凉爽的风触摸着人的神经,这般浪漫的星空,这般熟稔的情景,心绪常常会将人带入那遥远的梦境:“巧儿,你知道吗?好想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更想知道你现在有没有在想我?此时此刻的我,在静静地想你,想与你相拥,想与你共赏明月,想你与雨中漫步……,”。

“枫哥哥,枫哥哥,你在想什么呢?”菲儿摇着清枫子的肩膊问。

“哦,哦,没想什么,没想什么”。

“枫哥哥,今天我有一件宝贝给你看”。

“什么宝贝?”。

“在这看不灵,去你屋看吧……”。边说边拉着清枫子朝他屋子走……。(未完待续)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宁静致远
  3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总版主 帖子:131 积分:303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5-12-29 8:56:56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2-5 16:58:25 [只看该作者]

(33)

清枫子房间的所有家俱也是用台湾优质的胡桃木皮制作的,墙上也挂有山水画及书法作品等装饰品,离床边很近的墙上挂着一把长长的宝剑,书柜里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古诗、古词等书籍,一张很大的书桌上摆放着笔墨纸砚及一幅未完成的荷塘池里盛开的荷花图。

清枫子推开一扇窗户,仰望宁静的《夜空》,墨蓝的天宇,像一块巨大的帷幕,上面镶嵌着点点繁星,似珍珠般晶莹,像钻石般璀璨,星星眨着明亮的眼睛,自顾自地俏皮着。

“你说你要给我看一样东西,是什么?”清枫子转过头问菲儿。

“枫哥哥,我想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

“枫哥哥,我想问你……你……你,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清枫子心里很清楚,从小到现在,他一直是把菲儿当成自己的妹妹。这事早晚都要面对的,早说晚说都要说的,不如现在给她讲清楚。

“菲儿,你应该知道,我是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妹妹”。

“枫哥哥,可我不这样看啊”。

“你应该知道,强扭的瓜是不甜的,没有感情的婚姻也是不幸福的”。

“感情我们可以慢慢培养啊!”。

“感情是不能强求的,勉强在一起也是不幸福的,你希望自己有一个不幸福的婚姻吗?”。

“枫哥哥,你知道吗?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烟雨中想你,让断魂的细雨涨满思念的河池;在清风中想你,让飞扬的芦絮点缀迂徊的情怀;在暮蔼中想你,让旖的夕阳染红繁复的美丽;在晨雾中想你,让晶莹的清露洇湿曲折的悲伤……喜欢你那低沉磁性的嗓音,就象清辉如泻的月光,你深遂眩人的眸子使我已然相信,你就是我今生今世的爱人……每天我笑看云起,风卷云涌中,每晚都守望着那盏不灭的心灯,就是希望你能走进我,走进我整个生命……”。

…………。

月亮爬上柳梢,夜依旧人依旧。远处悠扬的琴声揉碎了夜晚宁静的天空,摇醒了一船的星辉,调皮的星星眨着眼睛,似乎在注视着整个苍穹,注视着这个明晃晃的月亮。

遥望夜空中的星星,寻找那个属于自己的守护星,真想悄悄地对它许一个心愿,在夜色中祈祷一个美妙的梦境,仿佛星星在笑着眨眼睛,在邀约有情人早点去赴那美丽的梦境之约。

夜凉如水,清冷的月色洒满小屋,菲儿依旧仰望着清枫子,风中婆娑的桃树被月光投射到她身后的墙上,摇曳的树枝象是在深情地召唤着他(她)似的。

“菲儿,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

“哦!对,是该回家了,枫哥哥,你,你,你能吻我一下吗?”。

“前尘往事成云烟消散在彼此眼前,就连说过了再见也看不见你有些哀怨,给我的一切你不过是在敷衍,你笑的越无邪我就会爱你爱得更狂野。总在刹那间有一些了解,说过的话不可能会实现,就在一转眼发现你的脸,已经陌生不会再像从前。我的世界开始下雪,冷得让我无法多爱一天,冷得连隐藏的遗憾都那么地明显。我和你《吻别》在无人的街,让风痴笑我不能拒绝,我和你《吻别》在狂乱的夜,我的心等著迎接伤悲。”

清枫子看着时间已不早,也想早点送走菲儿,勉强地低头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菲儿的眼眶湿润了。菲儿慢慢移动着脚步朝门口走去,一边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很精致的小花瓶。

“哦!对了,枫哥哥,一个朋友从国外回来,送给我了一瓶香水,你闻一下香不香?”。

菲儿把瓶盖接开,将瓶口递到清枫子的鼻子处,清枫子深深地闻了一下……。(未完待续)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宁静致远
  3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总版主 帖子:131 积分:303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5-12-29 8:56:56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2-14 0:02:54 [只看该作者]

(34)

漠漠水烟路悠悠镜面素青青草儿香目目迎丹阳。

风吹草青,鸡鸣鸟唱,塘池如镜,朝霞漫天。一丝明媚的光照射在房内,清枫子微微睁了一下眼,发现自己睡在床上,想起身感觉头还有些晕眩。

又躺下闭目片刻,感觉身边似乎有什么,当他再次睁开双眼时,看见身边躺着一个人,摇了一下头坐起身来,看见菲儿睡在自己的床上,再看看自己上身赤裸,吓得清枫子一身冷汗,赶紧穿衣下床。

菲儿这时也醒了,坐起身微微笑了笑:“风哥哥,你醒了?”。

清枫子对着菲儿大怒:“你,你,你怎么会睡在我床上”?。

“枫哥哥,你忘了昨晚的事?”。

“昨晚什么事?”。清枫子似乎想起来了,昨晚闻了一下菲儿递给他的香水,后来的事就不知晓了。

清枫子怒吼着:“你昨晚给我闻的是什么?”。

菲儿慢条斯理地,一点也不生气地笑着说:“就是香水啊”。

清枫子怒发冲冠,气的一下瘫坐在椅子上,垂头丧气不知如何是好……。

…………。

爱是自私的,《为爱痴狂》的人往往是什么事都有可能做得出来的。爱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想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到了蓦然回首时,才明白原来是那么的无奈。

菲儿看着清枫子垂头丧气的可爱样子,不觉笑了笑:“枫哥哥,你知道你昨晚对我说过什么话吗?”。

此时的清枫子想杀了菲儿的心都有,那有心情知道。

“枫哥哥,你昨晚对我说的话,太让我激动,也太让我感动了,你说要爱我一生一世……海枯石烂……永不变心……”。

“别说了,你个疯子……,你给我滚出去……”。清枫子对着菲儿大声怒吼着。

菲儿收拾穿戴好衣服后,一边往外走一边对清枫子说:“枫哥哥,我知道你这会很难过,一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我不会怪你,但你要对你昨晚做的事负责任……”,菲儿窃笑着。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清枫子这时真想大哭一场,哎!《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

“曾经和巧儿海誓山盟,说过永不分离的两个人,如今看来却要散落在咫尺天涯,难道和她真的没有《缘分》?也注定没有结果吗?……和她在《爱情湖》畔约定的终身,就这样完了?清枫子啊清枫子,一向十分谨慎的你,这次是怎么啦?……”。

此时的清枫子心碎片片雪,就这样一失足成千古恨!(未完待续)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