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论坛文艺版『 原创文学 』 → [原创] 心莲(中篇小说)[第一稿]


  共有28980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原创] 心莲(中篇小说)[第一稿]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宁静致远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总版主 帖子:131 积分:303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5-12-29 8:56:56
[原创] 心莲(中篇小说)[第一稿]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7-10 11:29:23 [只看该作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小小一片叶,叶下一颗莲。寂寞静静来,飘摇几十年。
小小一个莲,心儿似水钻。一粒在口中,甘苦味道全。
我是那颗莲,根扎在深山。夜来风雨声,伫立水中间。
世上很多莲,月下几多怨。落樱缤纷处,坚果是心莲。

 
            ———— 题记

 

 

楔子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叶。
  在秦岭骊山,一个依山傍水的村子里。
  周老爷子高大的身影印在地上,一团冬日眩目的月光射上了他的后背。他的嘴角叼着一根长长的烟袋,头上青筋爆涨,眼中满是平和与威严。
  一直站在清冷月光下的他,在耐心地等待,等待着周家这即将来到人世间的,新的小生命。
  四盏巨大的汽灯悬挂在院子里的大木柱子上,把周家上下照的通明瓦亮。仿佛月光和灯光在这四合院儿里交融成一片的繁荣。
  灯光也照着小英,她的脸蜡黄而又憔悴,整个人仿佛被水浸泡过,豆大的汗珠顺着她焦黄的脸颊密密麻麻地往下淌,她两手死命地抠着身下的铺盖,高一声低一声地叫喊着。
  “英子,忍着点啊,头次生孩子都是这样的” 。婆婆边给小英擦脸上的汗,边不住声地安慰着她。
  接生婆急得满头大汗,颠着小脚母鸡寻窝般在地上走来走去,嘴里念叨:“我接生了这么多娃,真没遇到这次这么难的……哎呀,这可怎么是好?怎么是好?”
  “不会是难产吧?”。婆婆满眼焦灼。
  “周家大媳妇,周家大媳妇!你再使把劲儿啊!孩子就要出来了!”
  夜,深了。
  月色惨淡,月色如银。
  桌上的油灯猛然跳跃了一下……
  “生了!生了!是个女娃儿!”。
  接生婆一手托婴儿,另只手“啪”地一下拍打在婴儿的屁股上。“哇”地一声,婴儿尖利的哭声顿时回荡在漆黑的夜里。
  周老爷子一直站在门外。他把老旱烟深深吸进肚里,再缓缓地从鼻子和嘴里吐出来,整个人隐藏在朦胧的雾气中,周老爷子闻得婴儿的啼哭声,目光随之生动起来。
  他沉吟半晌,嗡声嗡气地吐出一句:“好!好!这娃就叫心莲!”
  村口处传来一声公鸡悠长而嘹亮的啼鸣。
  天。亮了。
 


[本帖被加为精华]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宁静致远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总版主 帖子:131 积分:303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5-12-29 8:56:56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7-10 11:30:37 [只看该作者]

1.

 

  故事梗概:周老爷为此时常愤愤地说:“妈的,咋不像我,能干个球?庄户人家,都像你这样咋成?”。但说归说,周老爷还是很疼爱他的,毕竟是男孩嘛,延续周家世代的香火是第一位的。周老爷深深知道这一点。

 

  连绵的秦岭,在临潼老城外优雅地拐了一道湾儿,并在幽深处分出一支脉。当地人依据上的形态很形象地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骊山。

  骊山南依秦岭,北望渭水,东西绵亘,南北纵横。远看颇具名山的底蕴。满山的松柏长青,壮丽翠秀,似一匹青苍的骊驹。站在山下往上看,山就是天,天也是山,纵横连绵。自山的高处远眺,座座跌荡的群山迷茫矗立,水洗过的蓝天在轻盈白云中,仿佛一群奔腾的骏马,灵动中透着幽幽的沉思和无尽的庄严。

  晨曦初照时,骊山就像含羞的少女般样,余辉横照,艳气逼人。整座山都是苍翠欲滴的浓绿,那没来得及散尽的雾气像淡雅的丝绸,丝丝缕缕轻系在它的腰间。

  晨雾中,不见村庄,更不见了稻田。只由半山腰缕缕炊烟飘渺处,你会认定,此处必是一户人家,且是大户的人家。

  祖辈山里人住的房子大都依山而建。四合院或三合院,大都用结实的木板搭建。十几、二十几户人家和睦共居一处。大都守着几亩薄田过日子,当然也有读了点墨水而远走高飞的。但这样的人家在这里已经十几年没出现了。房子都一水的青石和木头结构。村人不知疲倦的从那院子里走出来,再走回去,灰黄的脸上充满塌实和平和。那年代,虽说盗匪如毛,兵荒马乱,但这里居于深山,也就避免了种种的劫匪劫杀之灾,村落也在贫困交加中,保持着它相对长久的安详和平。

  这里也有单门独户的,这样的人家往往就显得很了不起了!周家,就是这样的显赫大户。

  周家是标准的三合院子,厅堂院落间透着无法预测的幽深和清雅。

  周老爷子身材高大硬朗,满脸的肃穆冷峻,他一生娶过两个女人。

  第一个女人为他生了十二个孩子,当时,方圆百里曾闹过一场瘟疫,四野横尸,八方粮荒。幸亏周家是大户,好歹靠积蓄和囤粮度过了这道坎儿,结果12个娃活下6个。

  第二个女人17岁就嫁给了周老爷。人说穷苦人的命是山里遍野的荒草,倔强而执著。短短几年内,第二个女人就一气儿给周老爷生了四男两女六个娃。由此也可以看出,周家的香火是极旺盛的。这一点,让四邻八方的乡亲门羡慕的不得了。

  那时女人生孩子不像现在,月子一坐一、两个月,猫在床上大鱼大肉地猛补,娇贵的跟波丝猫似的,娇贵的很。

  那时待产的女人都是在家里,去人把接生婆带到家里来,烧上几盆滚开的水,再预备一把剪刀,剪刀就是接生的工具。接生婆嘴里含上一口老酒,“噗”地一下喷在剪刀上,也就算好了。至于消毒,那是不能想象的事情。女人生了孩子第二天就得下地干活,至于上山砍柴,院儿里喂猪侍弄牲畜,那是家常便饭。

  话又得说回来,那个年代,哪有什么计划生育。不像现在,药啊套啊啥的,采取这样那样的避孕措施。那时候,只要女人怀上了就生,至于能不能带活,就凭天由命了!

  周家第二个女人生完最后一个孩子不久就离开了人世。撇下四个子女一通丢给了第一个女人。

  周老爷在10个子女面前,很是威严,所有的子女都很敬畏他。

  周家的长子是第一个女人生的,在活下来的十个子女中。老大、老二、老三及最小的是男孩。

  大儿子叫周宏。生下来体质就弱,身子单薄的如稻草一般。周老爷为此时常愤愤地说:“妈的,咋不像我,能干个球?庄户人家,都像你这样咋成?”。

  但说归说,周老爷还是很疼爱他的,毕竟是男孩嘛,延续周家世代的香火是第一位的。周老爷深深知道这一点。

  周老爷看指望着老大干庄家活那是万万不行了,就打小吩咐老大狠命地念书。周老爷虽世代生活在深山里,但他还是蛮开明的,并不保守,观念也新。他想,也只有让大儿子念书了,念好书,才能最终脱离这山窝窝。念好书,兴许还能让周家的种脉发扬光大呢!

  起先周老爷并没打算让老大念书。按周老爷的本意,他全力主张老二念书。因为他颇喜欢二儿子周鼎。周老爷几乎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二儿子身上,千方百计供二儿子念书,但二儿子偏偏不喜欢。整天上山打猎,下河摸鱼地贪玩,周老爷为此用尽了十二般家法,可人算不如天算,最终二儿子还是没能把书念出来。

  反倒是让大儿子在念书上抢得了先机。夫人深知大儿子体质弱,但心智并不差,夫人常背着老爷偷偷给予些额外的关照,大儿子周宏也很体恤理解母亲的心机。暗地里下足了工夫,后来很出乎意料地出息了,考进了省城一所外国人开的洋学校。

  这下了得,祖辈世代的骊山人,哪见过这阵势!周家冒出个大学生。

  一时间,十里八村都在争相传说着这个不是神话的神话。周家上下也为此赚足了脸面。

  初秋的天上浮着几团淡淡的白云,闲散的庄户人开始四处游走。

  周老爷身上的大褂被浆洗的即笔挺又光鲜。他稳稳地站在自家门前的老槐树下,把嘴上的烟袋抽的“吧嗒吧嗒”响,他很慈祥又很威严地向路过周家的村人们微微地笑着,一一回应着乡亲们送上的、带有巴结意味的钦佩和羡慕。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荞麦
  3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坛主 帖子:7889 积分:39456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04-7-31 17:34: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7-10 11:45:18 [只看该作者]

不得了,鸿篇巨制来了


三更论坛交流群:11484137 三更有梦休闲群:30275742
荞麦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omai
有事请点这里与荞麦临时会话QQ留言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宁静致远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总版主 帖子:131 积分:303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5-12-29 8:56:56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7-13 10:37:19 [只看该作者]

2.

 

  故事梗概:媒婆不死心。“大兄弟,周老爷能看上你妹子,是你陈家修来的福份,这么好的一门亲事你咋能往外推呢?”,媒婆转身屁股一扭坐在了炕上。

 

  骊山几十里外有一村落,这里大部分人家都姓陈,因此这里叫陈家沟。
  陈家沟有户人家。所谓的人家其实也就仨兄妹。仨兄妹父母早亡,相依为命。三个孩子中老大是男孩,下面带两个妹妹。二妹妹叫小英,当时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小英自没了父母后,很乖巧,她从小把哥哥当成最亲的人。小英懂事本份,早早的拿起了家务,屋里屋外的活计样样在行。
  周老爷正是相中了小英这点,忙赶着托人为大儿子周宏提亲。
  这天早上,陈家沟沉浸在一派朦胧的雾气中,村口疯跑胡闹的孩子和蹲在树下吃烟的老汉都已回了各自的院落。
  乡村的土路上,到处弥漫着浓郁的粥香和对随即而来的夜晚的预感。
  提亲的媒婆正是在这个时候来到的。
  媒婆进了小英家,小英正蹲在灶前煮饭。哥哥把媒婆恭敬地迎到屋里。
  媒婆道:“大兄弟,俺和你说的那事儿你想咋样了?人家周老爷传口信催着呢!英子能嫁到周家,那是她的造化啊!”
  “不行,俺妹子老实,嫁过去俺怕她受气!”
  哥的口气中没一丝一毫的商量余地。
  媒婆不死心。“大兄弟,周老爷能看上你妹子,是你陈家修来的福份,这么好的一门亲事你咋能往外推呢?”,媒婆转身屁股一扭坐在了炕上。
  “不行不行,俺不同意!”小英哥有点不耐烦,起身欲把媒婆往外请。
  “大兄弟,你咋这么不开巧呢?想巴结周家的人站着排都轮不上,你倒好,还……”。
  媒婆实在想不明白这是为啥。
  英子的哥哥毫不含糊地拒绝了第一次上门为妹子提亲的事儿。
  又过了不久,另一媒婆又上门为小英提亲,说的还是周家大儿子周宏。
  这次哥实在推脱不过了,便私底下问妹子,“妹子,这事,你自己到底是咋想的?”。
  英子说,“俺没咋想,一切哥说了算!”
  就这一句话,周家大儿子周宏在大学二年级放暑假回家时就和小英入了洞房。小英由此做了周家的大媳妇。
  转眼第二年的秋天到了。秋天的时候,身为周家大儿媳的小英为周家产下了一个不足月的女婴,周老爷取名叫“心莲”。
  又一个冬天来了。
  不远处,蜿蜒起伏的大山像只被拔光了彩毛的山鸡,一身的灰暗,显得即单调又沉闷。山坡处的麦苗也黄了尖尖,蜷缩着,等待一场暖雪的到来。
  周家的四合院里稀疏的杨树、椿树、土槐和几棵枣树秃刺斜杈支棱着,瘦弱的如瞑目在上,心事忡忡地一声不吭。
  就在这样的季节里,心莲的下面又添了一个妹妹雪莲。
  心莲问奶奶:“妹妹是咋来的呀?”
  奶奶说:“是在院里土堆上拣的呗”。
  说完,奶奶抿嘴笑了,笑过后又说:“你妹妹是你妈去看你爸时怀上的”。
  心莲又问:“那爸爸在哪呀?妹妹咋叫雪莲?”
  奶奶用手点着心莲的小脑瓜,笑着说:“这孩子,咋这么多为什么!告诉你吧!你爸他在很远的地方当兵呢,他当兵的地方啊有很多很多美丽的雪莲花,所以你爸就给她取名叫雪莲啊”。
  心莲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
  心莲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记忆中,她第一眼看见的是娘。接下来是奶奶、接生婆,而后依次是爷爷、叔叔及姑姑。在心莲的脑海里,爸爸是个即神秘又遥远的人!遥远的只是一个无法确定的符号,十分陌生。
  再后来,心莲才晓得,爸爸在大学毕业后,就到很远的地方当兵去了。
  想爹的时候,心莲有时会自梦中惊醒,她“呼”地掀开被子坐起来,睁着大眼问身边的奶奶:“奶奶,我梦见爹了!他好高大!”。
  这时的奶奶总会笑一笑,笑过之后说:“傻丫头!快睡吧!”。
  好在这样的日子过的很快。眨眼间天就凉了。
  这年秋天,心莲的二叔,也就是周家二儿子周鼎要娶媳妇了。
  奶奶告诉心莲:“心莲,你不是老喊着要爹嘛!快了,你就要见到爹啦!”。
  心莲听奶奶说爹要回来,心里甭说有多高兴。她整天围着爷爷,奶奶嚷:“爹要回来了!爹要回来了!我快要见到俺爹了!”。
  有时心莲会在做家务的时候,突然抬起头问奶奶:“奶奶,爹咋还不回来?爹啥时回来呀?”
  奶奶咧开嘴笑笑,道:“不急,不急!你二叔娶媳妇的时候你爹就回来了!”
  “哦,那我二叔啥时候娶媳妇啊?”
  从没见过爹的心莲,这样的问题每天都要问上好几遍。在心莲的心里,爹的眉眼也让她描绘过无数次。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宁静致远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总版主 帖子:131 积分:303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5-12-29 8:56:56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7-14 20:03:21 [只看该作者]

3.

  故事梗概:心莲正欲叫爹,把妹妹给我哄吧!话刚到嘴边,一只大手“啪”的一下横扫在心莲的脸蛋上,这个让心莲还没来得及叫声“爹”的男人挥手打了她一记耳光!

 

  冬后,大山里下了第一场清雪。初冬的山里很快就没有了人迹,山道上,偶尔驶过的小驴车上会蜷缩着一些衰老而神情黯淡的村人,只有走近周家大院时,才会抬起头,羡慕地张眼,瞧着周家里里外外满是大红喜字的院子,而后发出傻傻的笑声。


  心莲坐在小板凳上,两手抓着比自己还高的摇篮,左右摇晃着,嘴里哼着山歌:

  小小一片叶,叶下一颗莲。寂寞静静来,飘摇几十年。
  小小一个莲,心儿似水钻。一粒在口中,甘苦味道全。
  我是那颗莲,根扎在深山。夜来风雨声,伫立水中间。
  世上很多莲,月下几多怨。落樱缤纷处,坚果是心莲。
  ……

 

  摇篮里躺着已睡着的妹妹。
  快吃午饭的时候,院子外面突然一阵喧声传来。整个村子很快热闹起来,大大小小,男男女女的村人很快齐聚在周家门外。
  “心莲”。奶奶喊。“心莲,快出来,你爹回来了!”
  “哎,来了!”
  心莲听爹回来了,赶紧松开摇篮,起身拔腿往外跑。
  “心莲,来,快叫爹”。奶奶拉着心莲,把他领到堂屋,屋中央站着一个穿绿色军装的男人。心莲眼睛睁的大大的,惶恐地躲在奶奶身后不肯近前。
  奶奶说:“心莲,快叫爹啊,你不是整天吵着要爹吗?”
  心莲揪着奶奶的衣襟,单薄的身子由于激动和惊慌不住地颤抖。
  “这孩子,你咋啦?”奶奶很奇怪。
  当心莲鼓足勇气正要张口叫“爹”的时候,突然一阵哭叫声从屋子里传出来。
  那陌生的男人转身撇下心莲和奶奶朝传出哭声的屋里跑去。
  原来,刚才奶奶叫心莲时,心莲起身太猛,跑的也太快,不小心把摇篮给绊翻了,睡着的妹妹被扣在了地上。
  男人俯身自地上抱起心莲的妹妹,嘴里呀呀地唏嘘着:“咋搞的?咋搞的?看把孩子摔的!”。
  男人回身拿眼睛瞪着站在门旁的心莲狠狠道:“你是怎么看妹妹的?毛手毛脚地,啊?……!”。
  心莲正欲叫爹,把妹妹给我哄吧!话刚到嘴边,一只大手“啪”的一下横扫在心莲的脸蛋上,这个让心莲还没来得及叫声“爹”的男人挥手打了她一记耳光!
  “你……你怎么一回来就打孩子呢?” 奶奶一脸惊讶,一下把心莲拉到身后。
  男人涨红着脸,拿眼睛瞪着浑身发抖的心莲。大声呵斥着:“你真没用!连个孩子也看不好!”
  心莲被打糊涂了,她万万没有想到,日里夜里盼着的爹送给自己的见面礼竟然是一记耳光!
  心莲的眼泪一下就蓄满了眼眶,她倔强地仰起头,拼命忍着,不能让泪水流下来!心莲在心里说:“哼!你不是我爹!你不是!不是!”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宁静致远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总版主 帖子:131 积分:303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5-12-29 8:56:56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7-16 9:47:36 [只看该作者]

4.

 

  故事梗概:迎亲队伍很快来到了周家大院门外,周家二儿子周鼎喜不自禁地把新媳妇从娇子上抱下来。媒婆伸手丢出一块红布,齐齐地盖在新娘头上,又顺势牵起新娘的手跨过周家门槛前的火盆,缓缓地步入了灯火辉煌的堂屋。

 

  心莲和她娘住的屋子,是三合院里最靠边的两间,靠近边房的墙壁处是用几根结实的圆木柱搭建的一座离地二米多高的踩楼。

  此时的心莲,已爬在踩楼的柱子上哭红了眼睛。她一直在哭。哭的伤心欲绝。

  奶奶始终站在心莲身后,拿手拍着心莲的肩膀。

  奶奶说:“心莲,别哭了!怎么说他也是你爹呀!”

  心莲不说话,仍然哭。

  奶奶又说:“心莲,听奶奶话,你不要这样倔强”。

  心莲还不说话。

  “哎!你这孩子,你这样今后会吃亏的呀!”,奶奶重重地叹息一声。

  心莲忽然止住了哭声。

  她抬起头,两眼圆睁拼命地摇晃着脑袋:“不是!不是!他不是我爹!”

  奶奶哎了一声,说:“傻孩子,他是你的爹呀!”。

  “不是,不是!他就不是我爹!”

  …………

  奶奶又哎了一声,说:“心莲,他是你爹呀!他兴许是着急才打了你呀!也兴许呢,是在外面惯了,养成这么个坏脾气!快别哭了!”奶奶把心莲拉进怀里。

  “我说他了!都是你爹的不好!”

  此刻的心莲,在最需要人关心和安慰的时候,并不是她的爹和娘,而是奶奶。这在心莲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即温暖又有些忧伤的种子。

  所以,多年以后的心莲仍对此刻骨铭心。

  奶奶边说边给心莲擦眼泪:“后天就是你二叔大喜的日子了,快别哭了,看哭红了眼睛不好看。”

  奶奶牵起心莲的手,“走,去看你娘饭煮好了没有?”

  …………

  周家大院子好热闹。一场薄雪覆盖了满山遍野的荒凉和灰暗。连空气中都带有清雪甜滋滋的味道。

  清凉润泽中,大红喜字、大红灯笼挂满了整个周家大院。几公里路的乡道上,吹吹打打的迎亲队伍正朝周家大院走来。

  按这里的风俗,女儿出嫁,都是几大箱八大柜的。出嫁那天,娘家人把陪嫁的彩礼整齐地摆放在箱子或柜子的上面,以显娘家的富有。

  迎亲队伍很快来到了周家大院门外,周家二儿子周鼎喜不自禁地把新媳妇从娇子上抱下来。媒婆伸手丢出一块红布,齐齐地盖在新娘头上,又顺势牵起新娘的手跨过周家门槛前的火盆,缓缓地步入了灯火辉煌的堂屋。

  堂屋的正面墙上,正中高悬着崭新的毛主席像。老式的木质椅子、桌子都一律用大红布罩着。

  周老爷1米8多,身板高大清瘦。心莲的奶奶虽说是妇道人家,但银发齐耳,慈眉善目,极尽温厚,咋瞧都是一派肃穆端庄的美。

  俩人端端正正地坐在用红布覆盖的太师椅上。心莲的爹娘安静地分坐次,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在媒婆的张罗下,拜高堂,拜天地,夫妻对拜很快有序进行。

  从此,心莲的生活中又多了一个二娘。

  而她的母亲,也由此多了一个在公婆面前争宠的人。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宁静致远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总版主 帖子:131 积分:303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5-12-29 8:56:56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7-17 12:26:00 [只看该作者]

5.

 

  故事梗概:都说童年是一首歌,童年是一首诗,童年是一个多多彩的世界。童年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丰富而多彩的。但对于心莲来说,她的童年并不是这样。

 

  门前老槐树上的叶子绿了又黄,黄了又绿。时光如流水般匆匆而过。

  周老爷的三个儿子和几个女儿,该娶的娶了,该嫁的也嫁了。

  整个周家只剩下爷爷、奶奶、最小的叔叔,娘、妹妹、二娘和二娘生的两个堂弟及心莲自己。周家的老宅子里也因此清冷了许多。

  家里的男人少了,所有的农活很自然地就落在了几个女人的身上了。

  都说童年是一首歌,童年是一首诗,童年是一个多多彩的世界。童年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丰富而多彩的。但对于心莲来说,她的童年并不是这样。

  心莲的童年总是在静谧的月夜黯然处安静地飘落,也总是在寂寞的唇边忧伤地低吟浅唱着。

  大山里,才5岁的心莲和山里其他人家的孩子一样,要背着小背篓去割草砍柴。捡拾野菜,侍弄牲畜,还要照看下面的妹妹。

  同院的唐二姐,是唐三叔的二女儿,比心莲大几岁,唐二姐5岁时,她娘就生病死了,丢下了唐二叔和三个孩子。

  自打唐三叔死了女人之后,也曾有媒婆上门去给他说媒提亲,但媒婆到他家一看,家是穷的叮当响,什么也没有,只好做罢,唐三叔也就只好一把屎一把尿地拉址着几个孩子。

  唐二姐从小就很懂事,家里所有的家事样样在行。

  这天一大早,唐二姐照例来叫心莲。

  “心莲,听说马鞍那里柴很多,今天我们去那里捡柴吧!”

  “好啊!我去给奶奶说一声就走。”

  心莲朝奶奶的屋跑去,奶奶正在床边给二娘的大儿子穿衣服。

  “奶奶,我和唐二姐去捡柴禾去了。”

  奶奶给心莲理了理衣服,嘱咐道:“小心点,要记得早些回来吃饭哪!”

  心莲和她娘一样,老实本份,对家里的每个人都好,也不计较什么。所以心莲的奶奶特别喜欢这个大媳妇和心莲,对心莲更是疼爱有加。

  “晓得啦!奶奶,我今天一定捡很多很多柴回来!”

  说完,心莲跑出奶奶的屋子,和唐二姐一起进山啦。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宁静致远
  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总版主 帖子:131 积分:303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5-12-29 8:56:56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7-18 13:41:26 [只看该作者]

6.

 

  故事梗概:两个女孩慌张地背起背篓就往山下跑。本来山路就很难走,又赶上这么大的雨,心莲背着像小山一样的材火让雨一淋更重了。俩人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山下跑。突然,心莲脚下一滑,连人带材直往山下滚去……

 

  马鞍。是个镇子。坐落在骊山的深处。

  马鞍的后山上,一到秋天,所有的树木披上金装。登高远望,犹如一片茫茫的金海。秋风扫过,树叶便会像雨样纷纷落下。

  片片金黄的叶子落在地方,有的象一只只金色的小船,有的象蝴蝶翩翩起舞,有的象黄莺轻盈飞翔,还有的象舞蹈演员那样轻盈的旋转。

  秋天的美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秋是萧萧而下的无边落木,是匆匆而逝的风。秋没有春的柔情,没有夏的豪情,更没有冬的淡雅。山里人眼里的秋,有的只有即将到来的落寞和伤感。

  心莲拉着唐二姐的手,呆看着满眼的落叶喃喃道“姐,你看你看,多好的树叶和松果啊!”

  “是啊,今天我们可要好好地捡一些回去呀!”

  两人赶紧把小背篓从背上取下来,将地上的树叶、松果、树枝捡起装进背篓。

  “二姐,我们今天该背个大背篓”。

  “为啥?”

  “可以多装点啊!”

  “哦,没事,下次我们还来这儿!”

  “嗯。”

  山里的秋天,谁也说不准,天变的很突然。尽管是在初秋的季节,但雨说来就来。早上的时候天还不错,可到晌午的时候就变了,抬眼满是黑压压的一片。阵阵阴冷的山风吹过,旋起一团一团的落叶打在脸上。

  “心莲,好像要下雨了!我们回去吧!”

  “姐,再等会嘛,再捡点!”

  “心莲,别捡了,下次再来吧,看,要下雨了!”

  正说着,大颗大颗的雨滴兜头淋了下来。

  两个女孩慌张地背起背篓就往山下跑。本来山路就很难走,又赶上这么大的雨,心莲背着像小山一样的材火让雨一淋更重了。俩人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山下跑。

  突然,心莲脚下一滑,连人带材直往山下滚去……

  心莲是被村人背回来的。幸亏她被一块山石挡了一下,才没滚下山崖。

  心莲被背回来后,已是掌灯时分。

  心莲连累带惊吓,又让雨水一淋,到家就一直昏睡在炕上。半夜的时候又发起了高烧。吓的心莲的娘止不住声地哭,一时间没了主意。“娘,你看这孩子烧成这样,这可咋办啊?”。

  心莲烧的像个火人似的,她蜷缩在炕上,口里一直喊着“奶奶,娘!”。

  心莲的娘摸着心莲的额头,急的直哭。

  心莲的奶奶说:“小英,你也别着急,她小叔已经去叫大夫了!”

  天快亮的时候,心莲的小叔满头大汗跑回来,喘息着说:“娘,医生都下乡去了,没人在!”

  “不行,看来只有背孩子去马鞍镇看医生了!晚了就来不及了!”奶奶说。

  “小英,你和小叔子还有农活要做,我带心莲去看医生吧!”

  奶奶抓过一床薄被子裹在心莲身上。背起心莲就走。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宁静致远
  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总版主 帖子:131 积分:303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5-12-29 8:56:56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7-21 13:43:19 [只看该作者]

7.

 

  故事梗概:心莲见娘来了!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她哭着说:“娘,我真的没拿!娘,心莲不会偷拿别人的东西。” 心莲娘伸手搂过心莲,替她擦擦眼泪,说:“心莲,娘相信你。别哭了,娘相信你不会拿别人东西的。”

 

  日上三杆的时候,奶奶在泥泞中背着心莲踉跄着到了马鞍镇。

  一个戴眼镜的六十多岁的老人拧着眉头神情严峻地用听诊器给心莲听诊。

  “大夫,我孙女怎么样啊?”奶奶的脸上早已经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汗水。她焦急地问。

  半晌,大夫抬头看着心莲奶奶,道:“你们是咋搞的,这孩子烧成这样才来看?”

  “这孩子昨天上山拾材,被雨淋了,又惊吓了一下,回来就病了!”

  “真是,哎!幸亏送来的还算及时,再耽搁半把小时的,这孩子……”

  “求求你了大夫,你无论如何也要救救我的心莲哪!”。奶奶拉着大夫的手。

  “这娃已经烧成肺炎了,我尽力吧!”

  大夫开了几付中药,又对奶奶吩咐说:“娃要在这观察两天,用了药,如果烧退了就应当没事了!”

  心莲在奶奶的陪护下,在镇上的诊所中整整昏睡了三天。到第四天的时候,心莲才渐渐由昏迷状态中醒了过来。

  等奶奶背着心莲回到家时,二儿子的两个孩子正哭的不得了,一看奶奶回来,忙跑到奶奶面前拉着奶奶的手撒起娇来。

  “奶奶,姐姐病好了没?”

  “傻孩子,那有那么快?”

  奶奶把心莲放在床上,给心莲盖好被子,拉着两个孙儿,说:“走,我们出去,让姐姐好好睡一觉吧!”

  这时,心莲的二娘正在院子里剁猪草,看娘打屋里出来,就偏着头,不冷不热地问:“娘,你这一去就是三四天!可把我累坏了……哦,对了,心莲应该没啥事吧?”

  “还好。打了针,也吃了药,烧也退了!没事了!”

  “哦,没事就好。”

  二娘初嫁过来时,和心莲的娘关系处的还算不错,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俩人之间的关系就慢慢隐隐约约不好了。

  二娘常在爷爷和奶奶面前说娘这不好,那不好。但心莲的奶奶到是把这些话一直装在心里不说,因为她心里十分清楚所有的一切。

  周家这两个儿媳妇性格完全不一样。大媳妇,也就是心莲的娘本份老实,不多言语。二媳妇恰相反,凡事儿都要爱争个你低我高的。什么都要争出个输赢,嘴像麻雀一样,整天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二娘没生孩子时,表面上对心莲还算过得去。生了两个堂弟后,立马对心莲就不好了。

  五、六十年代,家家户户都以各种途径收藏毛主席的像章。并以此为荣耀。心莲的二娘尤其如此。

  一次晚饭后,几个孩子都围在奶奶身边缠着让讲故事。二娘坐在炕里摆弄着装有像章的木头盒子。正摆弄着,她突然当着全屋子人的面大声说:“心莲,你是不是偷拿我的像章了?”

  心莲心里咯噔一下。她胆怯地说:“二娘,你说啥?”

  二娘瞪着眼睛把刚才那话就又说了一遍。

  心莲本来胆子就小,还从小到大最反感的就是个偷字,因为在心莲的心目中,偷。是最最可耻的。心莲脸也涨红了。她急忙反驳道:“二娘,你咋这么说?我没拿!”

  二娘声音更大地说:“不是你还会是谁?”

  “二娘,我真没拿。不是我呀!”
 
  就在这时,心莲娘也正进屋子,也听到了二娘的话。

  心莲娘就跟二娘说:“她二娘,你再好好找找,兴许是你记错放的地方了呢!”

  心莲见娘来了!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她哭着说:“娘,我真的没拿!娘,心莲不会偷拿别人的东西。”

  心莲娘伸手搂过心莲,替她擦擦眼泪,说:“心莲,娘相信你。别哭了,娘相信你不会拿别人东西的。”

  这时心莲的奶奶也说:“二媳妇,你不要无缘无故地乱说,周家啥时候出过偷东西的人啊!你可要说话注意呀!我不希望再从你嘴里听到这个字!”。

  奶奶说完,起身下了炕。奶奶伸手拽过心莲又柔声说:“心莲乖,奶奶信你,你不会拿别人的东西。”

  奶奶这一说,心莲哇地一下委屈的泪水更止不住了,她俯在奶奶的怀里嚎啕地大哭起来。

  自这次事情后,心莲对二娘就彻底疏远了。

  心莲的性格和她娘差不多,喜不喜欢不轻易说出来,总是把什么事都装在心窝窝里自己闷着。

  心莲在心里第一次对自己说:“心莲,别人不喜欢你,但你自己不要不喜欢自己,你这辈子也不要辜负奶奶的话,奶奶说心莲是不会偷别人的东西的!”。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宁静致远
  1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总版主 帖子:131 积分:303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5-12-29 8:56:56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7-24 19:06:59 [只看该作者]

8.

 

  故事梗概:临产那天,一对农民打扮的夫妇早早地就守侯在产房外。他们在等着娘生下孩子后抱走。这也是娘在无奈之下和爹做出的最后妥协让步。

 

  六一年的这年秋天,心莲的爹回来了。

  这次爹回来,是要把全家带出去的。

  按理说,祖祖辈辈生活在山村的人能有这样的机会走出大山,真是天大的好事。可心莲一点也没高兴起来。她跟奶奶说:“奶奶,我不想跟爹走。”

  奶奶一愣,说:“傻孩子,出去多好啊,随你爹走,以后你就是城市人了!总比窝在山里好啊!”

  “那我也不想出去”。

  奶奶问:“为啥?”

  心莲好不犹豫地说:“我舍不得离开奶奶!我要一辈子守着奶奶过!”

  奶奶一把将心莲搂在怀里。“心莲,奶奶也舍不得你呀,你这一走,不知要等多久才能看见你了!”。奶奶说着,眼泪就止不住地流出来。

  “奶奶,那你也和我们一起去吧!”

  奶奶用衣襟擦擦眼角,说:“傻孩子,奶奶这一大家子人,怎么离得开呢?再说,奶奶老了,哪都不想去了!”

  “奶奶……”。心莲在奶奶怀里伤心地痛哭起来。

  “心莲啊,以后和爹娘到了那里,就不能像在家时叫爹叫娘了,要改口叫爸爸妈妈,不然别人会笑你的” 。

  “恩。奶奶,我知道了!”

  心莲爹当兵的地方在北方的边陲。那里路途遥远,气候也偏冷。

  连续几天的颠波,加之是初秋的季节,因此越往前走感觉天气越寒冷。9月里的一天。他们终于到了爸爸当兵的地方。

  这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在心莲的眼里,也是一个古老而又神奇的地方。

  图瓦民俗、边境风光、原始村落、民族风情,所有这一切,都给这块神奇的土地增添了独特魅力。

  住的地方是部队给爹分的新房子。在爹回家接她们的时候,这里的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

  第二年开春的时候,心莲就背起书包在当地上学了。

  转年冬天,心莲的娘又给心莲生了一个小妹妹。

  为了这个孩子,心莲的爹和娘发生了心莲眼中有生以来第一次激烈的争吵。

  原因是爹让娘把这个孩子打掉。

  娘不肯。娘说:“这孩子我一定要生下来”。

  爹说:“都几个了?还生?就是生下来你能养活得起嘛?”

  娘说:“那我不管,我刚来,我没脸面去做。”

  爹说:“你还讲不讲道理呀?现在不是困难时期嘛!”

  娘说:“困难咋了?困难啥时候都有,我一个人咋带心莲和雪莲了?”

  爹很生气,生气后的爹晚上独自喝了不少酒,喝完还挥手打了娘。

  被打的娘,更坚定了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的决心。

  娘临产的医院是爹部队的。

  临产那天,一对农民打扮的夫妇早早地就守侯在产房外。他们在等着娘生下孩子后抱走。这也是娘在无奈之下和爹做出的最后妥协让步。

  凌晨的时候,娘终于生下这个孩子,是个漂亮的女孩。

  爹看着胖乎乎的娃娃,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想法,又突然舍不得抱养给别人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