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论坛文艺版『 原创文学 』 → [原创] 心莲(中篇小说)[第一稿]


  共有2802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原创] 心莲(中篇小说)[第一稿]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宁静致远
  1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总版主 帖子:131 积分:303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5-12-29 8:56:56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7-27 8:41:37 [只看该作者]

9.

 

  故事梗概:一个赶着牛车的老乡恰巧路过,他拔开雪窝,把心莲从里面拽起来。“闺女,这么大的雪天,你不要命了?” 心莲满身满脸都是雪,身子冻的直打颤,嘴唇发紫,她低着头说:“谢谢叔叔救了我”

 

  心莲的爹在部队里,认识了一个地方上的老乡。在心莲娘坐月子期间,都是这家老乡的女人来帮着照看的,心莲叫她武娘。
  娘生下妹妹满月后,全家生活更加拮据。为此,爹给娘在部队内部找了一份临时工,为了生活,娘拖着产后虚弱的身体开始了整日起早贪黑的忙碌之中。
  心莲的妹妹生下来后,娘没有多少奶水喂她。每天早上,心莲都得骑上家里那辆老式28圈的自行车,赶很远的路去一户人家中取回牛奶,然后还要烧开给妹妹喝。
  北方的冬天,每年的雪都下的很大,一般是自入冬就开始下了,一下就是一冬天,连绵不断。道路低洼处的积雪能达到一人深厚。北风啸啸中,鹅毛大雪铺天盖地,满天飞舞,天地一片白雪茫茫,天地一片寂静。
  一天早上,雪下的正大,心莲穿上棉衣棉裤,戴着帽子和手套,依旧骑着那辆28圈自行车,去那户人家取奶。好不容易到了那户人家,心莲把一瓶子牛奶揣进怀里,急急忙忙往回赶路。北风像尖刀样抽打在心莲的脸上,回来的路又是顶风。心莲身下的车子七扭八歪的,心莲勾着头费力地骑着。突然心莲就一头扎进了路边的雪窝窝里。
  一个赶着牛车的老乡恰巧路过,他拔开雪窝,把心莲从里面拽起来。“闺女,这么大的雪天,你不要命了?”
  心莲满身满脸都是雪,身子冻的直打颤,嘴唇发紫,她低着头说:“谢谢叔叔救了我”
  老乡又费很大的劲,把心莲的自行车从雪窝里拖出来。用手扶着瘦小的心莲说:“闺女,快上我的牛车吧,你家在哪?叔叔送你回去。”
  心莲坐在牛车上,雪花一层层落在心莲的身上,又很快地融化成水,心莲的眼泪也混着融化的雪一串串从脸上淌下来,老乡把心莲送回了家。
  那年。心莲8岁。8岁的心莲已是一个懂事的孩子了。
  所有的家务活,洗衣,做饭,担水。每天早上叫妹妹们起床,帮他们穿衣服,叠被子。大部分家务活全是属于心莲一个人的。
  北方多以面食为主。面条,馒头,烙饼、包子。一日三餐全是面食。只有到逢年过节才能吃上一顿米饭。
  心莲个子矮小。站在面板前还没有面板高,因此,每次做馒头、包包子、赶面条等,都要站在小凳上。
  北方的家庭都有一个大水缸,水缸里没水了,心莲就得挑,水桶差不多有她一半高,心莲每次都要摇晃着去几百米远的河井里挑水。
  心莲的爷爷。86岁的周老爷,在心莲全家去北方的第三年,就离开了人世。
  老爷子的所有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孙子孙女全都回去给老爷子送葬。因心莲她们家最远,回去的路途要十多天,加上几个孩子又小,所以只有心莲的爸爸一个人回去。
  老爷子没死前就把家给分了。
  老爷走的那一年,二叔把二娘及两个唐弟也带出去了。整个周家最后只剩下心莲的奶奶和小叔叔一家人了。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已进入七十年代。
  父亲也在这一年转业回了地方。本来部队想把他安排在当地一个很好的部门,但心莲的爹想着落叶归根,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事实,这在他的心中成了一个挥之不去的结。
  自从心莲一家到了部队,她就深深地爱上了这里。每次看见爸爸穿着那军衣军裤,戴上军帽,那英勇威武的样子让心莲好生羡慕,心莲暗暗发誓,长大后,也像爸爸一样,做一名军人。因此听爹要转业,今后将不再是一名军人了,心莲就有些黯然和感伤。
  心莲家住在部队大院里,每天上学、放学都要进出部队的大门,每次经过这里,扛着枪的小战士都会敬上一个军礼。心莲心里很是自豪。
  当时15岁的心莲在读初中。
  记得一次爹所在部队的医院在招兵。心莲的几个小伙伴都去报了名。心莲也很想去。她对爹说:“爹,我想去当兵。”很少和爹进行思想交流的心莲鼓足了勇气。
  爹从书本上抬起头,吃惊地瞧着矮小的心莲。
  “心莲,你刚说什么?”
  “爹,我想去当兵”。心莲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爹“哦”了一声,道:“可你还没毕业啊?”
  “没毕业就没毕业,我要去当兵,爹,你去给领导说说嘛” 。
  爹放下手中的书。“心莲哪,爹就要转业回地方上啦,咱全家也要离开这儿了!”
  “我知道,可我真的想当兵。”
  “不行,我不同意” 。爸爸一口拒绝。心莲见爸爸这么坚决,也不敢再往下说下去了。
  表面上爹没同意,但私底下却还是和娘商量了一番。
  “心莲说她想去当兵,你知道这事吗?”。躺在床上的爹问娘。
  “她啥时和你说的?”
  “昨天。你说,这行吗?让不让她去?”
  “这孩子个小,又柔弱的不得了,到部队上吃得下那些苦吗?”娘叹息着。
  “她爹,你可得考虑清楚啊,再说,你马上要转业了,孩子太小,把她一人丢在这么远的地方,能让人放心吗?”
  “我也这么想……那……那还是算了吧!”
  过了两天,心莲的伙伴问心莲:
  “心莲,你爸让你去吗?”
  “我爹不让,他说我们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
  “心莲,你家真要离开这里呀?”
  “真的。爹要带我们回老家。”
  伙伴长长的叹息一声,说:“怎么大人都这样啊?”。又说:“心莲,我真舍不得你离开这里!”
  “我也是。”心莲说着说着,眼泪夺眶涌了出来。
  几天后,心莲的伙伴相继穿上军装走进了军营。而心莲把自己关在屋里整整哭了一天。心莲的第一个人生梦想破灭了。心莲很伤感,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有自己的梦想和希望。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前途和命运究竟在哪里。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宁静致远
  1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总版主 帖子:131 积分:303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5-12-29 8:56:56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7-29 20:10:50 [只看该作者]

10.

 

  故事梗概:武娘流着泪说:“这一走,也不知咱两家啥时候还能见面?” 心莲起身走到武娘身边替武娘擦眼泪,“武娘,我会再来看你的。”当心莲说这话的时候,已是涕不成声了。

 

  美丽的边陲,美丽的大草原,真的不想和你说再见,但又不得不和你说再见。
  心莲快要离开的前几天,她的几个好朋友准备约心莲一起出去好好地玩一天。
  星期六,几个好朋友相约,来到了离家不远的河滩旁,河滩的旁边有很大一片白桦林,一棵棵白桦树高大挺拔,远远望去是无垠的林海。
  心莲走到一棵白桦树前,用手摸着白桦树皮,感伤的情绪由然而生。想当初不想来此地,现在对这片土地又是那样的恋恋不舍。
  “心莲,你在想什么?”一个女孩问。
  “没想什么呀!”
  “不对吧?我看你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说不出来。”心莲说。
  “是不是还在想着当兵的事?”
  “没有。早不想了。”
  “好了,别想了,我们过去玩吧?”
  “恩!”
  河水哗啦啦的流着,河里斑斓的石头清澈可见。一条条小鱼,一只只水虫在水草间悠闲地游来游去。生长在河岸两旁的草木更加葱茏,给这片白桦林赋予了神秘的色彩。
  这一天终于来到了。
  头天晚上,武娘一家请心莲全家去家里吃了一顿饭。吃饭的时候,也许大家心里多少有点伤心或者难过,大家都闷着头吃饭。
  “来,大伯敬你们全家一杯酒。”大伯端起酒杯,站起来打破了沉闷。
  “谢谢你们啊,这么多年对我们家的照顾。”
  爹和娘也站起来,端着酒杯和大伯说感谢的话。
  “都是老乡,还说这些客气话?”
  武娘流着泪说:“这一走,也不知咱两家啥时候还能见面?”
  心莲起身走到武娘身边替武娘擦眼泪,“武娘,我会再来看你的。”
  当心莲说这话的时候,已是涕不成声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望穿秋水
  13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78 积分:2322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6-11-20 14:39:04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7-31 16:34:52 [只看该作者]

版主开始搞大部头的创作了。支持。如果获奖了,拍成影视作品了,请这些人吃一顿四川的火锅就行了。呵呵。


http://blog.sina.com.cn/u/1263704215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宁静致远
  1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总版主 帖子:131 积分:303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5-12-29 8:56:56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8-1 10:49:08 [只看该作者]

11.

 

  故事梗概:有一天,隔壁家的女主人来到心莲家,说要给心莲介绍对象。说男的是她厂里的技术员,中专毕业,个子有1.78左右,家是农村的。

 

  10月里的一天。心莲一家离开了这座美丽的城市。
  经过十几天的路途颠波,终于回到了老家。
  心莲的爹被安排在政府机关里。娘也被安排在一家纺织厂当了工人。
  妈妈的命或许天生就是苦命吧,在北方整天起早贪黑,回来还是依然如故。
  此时,心莲的两个妹妹也全都上了学。
  七十年代,跨省市的地方教育质量还是有很大的差异的。心莲是在北方读的小学和初中。一直是班上的前几名,可一回到老家,成绩一下就落到了班上的中等水平。
  不过那时的家长对孩子的学习成绩并没有太高的要求,上了高中,毕业后找个工作就挺好了。
  心莲的爹自从转业后,不知是不习惯地方上的一套还是什么其它原因,脾气越来越暴躁,动不动就发火生气。其实心莲的爹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从小学到大学,从大学到部队,一直喜欢安静,不喜欢吵吵闹闹。如果孩子一吵一闹,他就心烦头疼的不得了。
  在孩子的培养教育方面,爹和娘之间的分歧也越来越大。两人常常因一些小事情而大动干戈。
  又过了两个春天。心莲以平平的成绩读完了高中,大学没能考上,也就更无缘大学的梦想了。
  高中毕业后,心莲一时找不到工作,整天呆在家里买菜、洗衣、做饭、干家务活,日子也在波澜不惊中悄然度过。再后来,爹托人说情,终于让心莲进了当地一家纺织厂做了工人。当时做工是很苦的,成天起早贪黑地,就是为了一口饭。看来,心莲和娘的命运是一样的。
  心莲上班没多久,爹娘就开始格外关心起她的个人问题了。娘整天在她耳边唠叨,这家孩子的对象如何如何,那家孩子找的又是什么局什么厅的人等等,说的心莲心里格外的烦躁。
  心莲是非常自卑的一个人,这种自卑感从小就深深铭刻在骨子里。心莲知道自己的条件并不是很好,所以也没什么特别的要求和期盼。
  心莲家的隔壁住着一对夫妻带一男孩,男主人和心莲的父亲是一个单位的,他的老婆在一家制约厂当技术检验员。
  有一天,隔壁家的女主人来到心莲家,说要给心莲介绍对象。说男的是她厂里的技术员,中专毕业,个子有1.78左右,家是农村的。
  在70年代的时候,按说这样的条件是很不错的。心莲的爹娘心里很乐意,说先看看人再说吧。
  没过几天,赵姨就把这个男的带来了。
  心莲低着头坐在凳子上,不好意思抬头多看面前的男人,也不知是紧张还是什么,坐了一会,心莲就找个借口回了自己的屋子。
  没过一会,赵姨和那个男的就走了。
  “心莲!”娘在客厅喊。
  心莲回到客厅。爹问:“你觉得咋样?”
  “不知道,你们觉得好就行了。”心莲没多加考虑就回了一句。
  “你这孩子,怎么没自己的主见?”
  “爹,我说的是实话,你们觉得好就好!”
  “你爹刚和他摆谈了几句,觉得这小伙子还不错,人挺老实的,又有技术,又有文化……”,娘讨好地说。
  “要不你和他先处一段时间,看看再说……”娘又说。
  心莲不吱声,点了点头。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宁静致远
  1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总版主 帖子:131 积分:303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5-12-29 8:56:56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8-3 10:37:18 [只看该作者]

12.

 

  故事梗概:那天晚上,在刘大姐家,俩人见了第一面。男人姓吴,叫吴广财。中等个子,偏瘦。又粗又浓的眉毛。眼睛很有神。话不多。倒显得很成熟稳重。整个人给心莲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

 

  都说初恋的感觉是最美好的,也是最让人难忘的。可心莲的心里并没有这种美好的感觉。
  和这个男人交往了半年,心莲老感觉自己心里不舒服,也不适合自己。
  一天晚上,心莲吃过饭,把家务事做完后,一个人去了赵姨家。
  赵姨正在厨房里洗碗,心莲就上前帮着收拾。
  “赵姨……”
  “心莲,有事啊?”
  “我想跟你说件事。”
  “啥事这么神秘?说吧!”
  “我 ……我……”,心莲吞吞吐吐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心莲不好意思说。
  赵姨见心莲半天不说,心里急了。问:“心莲,你到底想说啥呀?就直说吧!没关系!”
  “赵姨,我想和他算了!”
  “你是说你对象的事情?为什么?”
  “我觉得我不适合他。”
  “哪不适合了?人家对你还是比较满意的呀!”
  赵姨又说:“人家小伙子直夸你温柔娴慧,人又勤快,本份老实……”。心莲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心莲满脸的涨红。“赵姨,真的,求你去和人家说说吧,省得耽误人家!”
  赵姨有些生气了,她拉下脸说:“要说你自己去说吧!你这孩子啊!嗨!”
  “那……那我就不麻烦赵姨了,还是改天我自己去说吧!”说完,心莲起身就要走。
  赵姨见心莲铁了心了,就拉了心莲一下。说:“哎,我说心莲,你是哪根筋短路了,放着这么好的小伙子你不要,那你到底要找个啥样的呀?”
  心莲见赵姨这样问,一下鼓足了勇气,说:“赵姨,我就实话实说吧,是我配不上人家呀!他……他有文化、懂技术,哪像我,受苦受累的小工人一个,还没啥文化,个子又这么矮,还有……”
  赵姨忙打断心莲的话,说:“可人家并没嫌弃你呀,他可从来没有嫌弃你个子矮哦!”
  心莲的倔劲上来了,说:“反正我觉得不合适。”
  心莲和那男的,断又没法断,热又热不起来,就这样不冷不热地在一起处着。
  心莲有时和那个男的一起上街看电影啥的,老觉得有人在看他们,说看这两人,怎么悬殊这么大呀?弄得心莲压力很大。
  一次,两人一起又去看电影,心莲说什么也不和他一起进电影院。她让那男人先进去,过了一会,心莲才摸黑进去。
  后来,那个男的来了心莲家几次,心莲就有意开始慢慢疏远那男人。
  再后来,赵姨给那个男的说了一些心莲的想法,那男人就再也没有来过心莲家了。
  没过多久,心莲单位的刘大姐又给心莲介绍了一个对象。
  大姐说这家人比较老实,待人也不错。上有一个哥哥,下面有一妹一弟,他是家中的老二。
  心莲的家庭在那个年代算是不错的,至少是干部家庭。
  但心莲自己老觉得自卑,所以她听介绍人这么一说,想想自身的条件也就同意去见面了。
  那天晚上,在刘大姐家,俩人见了第一面。男人姓吴,叫吴广财。中等个子,偏瘦。又粗又浓的眉毛。眼睛很有神。话不多。倒显得很成熟稳重。整个人给心莲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
  没想到这一见面,这个男人就成了心莲生命中唯一的男人。
  心莲和这个男人交往了两年的时间,她的爹反对了两年。
  爹反对自有他的理由。爹觉得这个男人一是工人;二是文化程度不高;三是家庭条件不好,和自己的家庭相比有明显的差距。说白了,就是门不当,户不对。
  在心莲和这个男人交往的日子里,她的爹娘又托人分别给心莲介绍了好几个对象,不是心莲不满意,就是别人不满意,别人不满意的理由都是嫌心莲个小,身子柔弱。
  每个人都有逆反心理,在心莲的内心里,这种逆反心理尤其严重。她爹越是反对,心莲的叛逆感越强烈,这种强烈来自于她的深深的自卑。
  “你再敢和他来往就别进这里家!”爹愤怒地说。
  心莲不示弱:“不进就不进,我就要和他在一起!我还要和他结婚生孩子呢!”
  心莲在和爹的一次大吵后,赌气中的心莲在外租了一间屋子,和这个男人去街道办领了结婚证。
  结婚的时候,心莲没告诉自家的任何亲戚朋友,在婆婆家吃了一顿饭,就算是人家的媳妇了。
  也正是这次草率的举动,为心莲埋下了无尽的苦根……
  这时的心莲全然不知,自己已经是有六个多月的身孕了……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宁静致远
  1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总版主 帖子:131 积分:303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5-12-29 8:56:56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8-3 10:38:07 [只看该作者]

13.

 

  故事梗概:心莲的身子渐渐发软发热,涨的不得了。“别这样……我……”。 心莲本想推开他,但又觉得他身子有一种强烈的吸力促使着她向他的怀里倒了下去。他发疯一样喘息着将心莲抱起来,又慌乱而狂野地将心莲放倒在小床上。

 

  刚结婚后的一个星期天,全家人正坐在一起吃晚饭。吃着吃着,心莲突然胃里一阵翻涌。止不住拿手捂着嘴急忙的往外屋跑,边跑还边干呕。婆婆问:“心莲,你咋了?”。心莲没说话。婆婆又问:“是不是……?”。
  心莲重又回到饭桌上的时候,眼睛红红的,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隔天,在婆婆和男人的陪同下,她去了附近一家私人诊所。
  诊所异常的简陋,二间屋子,外屋子里放个两个架子,上面摆放着一些药品,一张陈旧的桌子和一张木椅子。里屋,一张破破烂烂的床放在屋子中间,墙角处一个小铁桶放在那里。
  心莲的自尊信很强,面子思想也很重,她怕爹娘知道自己怀孕在先,如果爹娘知道了这件事,那非的把自己打死不可。
  来这家诊所是婆婆的意见。婆婆说这诊所的医生她熟悉,医术也不错。心莲也没想那么多,就听了婆婆的。
  医生姓张,五十多岁的年纪,又矮又瘦小,一幅宽边黑框眼镜架在瘦小的脸上,很是滑稽。
  “张医生,麻烦你给我儿媳妇检查检查吧!”。婆婆说。
  心莲站在自己男人的身后,低着头,不说话。
  张医生斜着眼睛看了一下心莲,问:“怀孕了?几个月了?”
  “不知道”。心莲红着脸小声答。
  张医生很惊讶,张大了眼睛看着心莲,“不知道?”
  婆婆见张医生惊愕的样子,赶紧说,“张医生,你看,是不是先给检查一下再说呀?”
  心莲伸手拉了拉婆婆的衣角,说:“妈……”
  “别怕,没事的,没事的。”婆婆拍了拍心莲的肩膀。
  其实心莲并不是怕,而是觉得这个张医生很讨厌,心里也极不舒服。
  心莲拉着婆婆的手,跟着张医生进了里屋。
  心莲仰躺在床上,医生摸了摸她的肚子。又给心莲号了脉,而后慢腾腾地说:“恭喜呀!是怀上了,有六个月了,都正常,放心吧!”
  “张医生,我不想要这个孩子,你给我做掉吧!”。心莲突然起身坐了起来。
  “啊!为什么呀?你是说把孩子做掉?” 张医生有些不知所措。
  “是。”心莲口气异常的坚决。
  “孩子都这么大了,做起来很麻烦,这要打催产药才行”。医生对婆婆说道。
  婆婆看着心莲:“心莲,你再想想,要不要留下这个孩子?”
  “做吧!”心莲说。
  躺在冰冷的床上,一滴一滴药水正往心莲的身体里流动。心莲脑子里忽然又想起了爹的话……
  爹说:“你看看你,我们给你找的你不喜欢,你偏偏要喜欢一个各方面都不如你的人!”。
  “我的事不用你们管,受苦受累我自己担着”。
  “好,你给我滚,当我没有生你这个女儿!”。
  “滚就滚”。心莲头也不回就跑出了家门。
  离开家的心莲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她想,他可能在他妈妈的单位里帮他妈妈做事。于是,心莲想想没地方可去,就去了他那里。
  果然只有他一人在。见心莲来了,他问:“来了?”
  心莲点点头没说话。
  心莲见桌子上堆满了纸,纸上全是写着自己的名字。就问:“你在干什么?”
  他说:“没做什么,练字玩”。
  心莲拿起一张来看,笑着说:“写的还不错嘛”。
  他见心莲笑的有点勉强,就问:“又和你爸吵架了?”
  心莲说:“没吵什么”。
  他又问:“是不是你爹还是不同意你和我交往啊?”
  心莲说:“不是的,你不要瞎想了!”。
  两人坐在那里,觉得既尴尬又沉闷。
  “我走了。”心莲站起来扯着自己的衣角。
  “再坐一会吧!”
  心莲说:“不了,出来很长时间了,我该回去了”。
  他起身走到心莲身边,一把拉过心莲的手:“再坐一会……好吗?”。
  心莲红着脸,把手抽了回来。
  “心莲,你别走。”他边说边把心莲搂进怀里。嘴里吐出的热哄哄的热气直扑上心莲的脸颊。
  心莲的身子渐渐发软发热,涨的不得了。“别这样……我……”。
  心莲本想推开他,但又觉得他身子有一种强烈的吸力促使着她向他的怀里倒了下去。他发疯一样喘息着将心莲抱起来,又慌乱而狂野地将心莲放倒在小床上。
  心莲只觉得身子向上面飘起来,全身火烧火燎的既难受又焦灼着强烈的欲望。她不顾一切地把身子向上挺起,她下身一阵撕裂,疼痛伴着从未有过的快感将她深深的惯进黑暗之中……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宁静致远
  1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总版主 帖子:131 积分:303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5-12-29 8:56:56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8-7 12:26:50 [只看该作者]

14.

 

  故事梗概:她用手摸着肚子,感觉里面在动,她知道,这是未出世的孩子在做最后的挣扎。心莲在心里默默问自己:“心莲,你真的忍心做掉这个孩子吗?”。心莲越是这么问自己,感觉肚子里就越是动的厉害。心莲双手抚摸着自己的肚

子,说:“别怪我好吗孩子?请原谅妈妈吧!”。

 

  心莲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让自己的身子慢慢凉下来。她拿开他压在自己胸口上的一只手起身坐起来,把凌乱的头发重新拢过,心莲对自己说:“心莲,从今天起,你是他的女人了!”。
  心莲就在被爹数落的这一天,干净彻底地把自己交给了一个比自己大七岁的、还不是太完全了解的男人手里。
  心莲交叉着两手捂着下身,哀伤地看着身下皱巴巴的床单。那上面有她青春的鲜血。


  想到这,心莲的泪水又一次止不住涌了上来。
  心莲脸色苍白,她望着瓶中的药水正在一滴一滴地流到自己的身体内。她不知道在这里躺了多长时间,
  爬在床边的他好像睡着了,心莲没有去叫醒他。这时,心莲感觉肚子有点隐隐疼痛,但痛的不是很明显。
  她用手摸着肚子,感觉里面在动,她知道,这是未出世的孩子在做最后的挣扎。心莲在心里默默问自己:“心莲,你真的忍心做掉这个孩子吗?”。心莲越是这么问自己,感觉肚子里就越是动的厉害。心莲双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说:“别怪我好吗孩子?请原谅妈妈吧!”。
  在他的心里,他是不想做掉这个孩子的,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但是,他更怕心莲生下这个孩子后,心莲是没办法面对她的家人和她的亲戚朋友们的,他更知道,心莲的面子思想很重很重,所以在心莲决定做掉这个孩子的时候,他什么也没说。
  听见哭声,他醒了。忙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条手帕,给心莲擦了擦眼泪,说:“心莲,我们还年轻,以后再要孩子也是一样,你好好躺着睡一会吧”。
  “妈呢?”
  “回去了,她昨晚守了你一个晚上,她说这会去菜市场买点菜,再买个鸡回来沌,说你做了引产,要补补身子”
  “啊?我在这里有一个晚上了?”心莲很惊讶。
  “是啊。”
  “天,做个手术怎么这么麻烦?”
  “医生说孩子有点大,做起来有点麻烦,可能时间会长点……”。
  “我知道,他一定是在埋怨我,一定是不想这样就结束自己,所以他要折磨我……”。心莲有点激动起来,她使劲地用手打着自己的肚子。
  他赶紧抓住心莲的手,“心莲,你别这样,你别这样啊!”
  经心莲这么一阵折腾,刚才隐隐作痛的肚子现在痛的越来越厉害了,感觉有什么东西要从体内掉出来一样。
  这时,心莲脸上大颗大颗地汗珠直往外冒,她抓住他的手, “我肚子好痛……”
  “医生,医生!”
  张大夫慌忙跑进来,凭着多年的临床经验,他知道,孩子马上就要出来了。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宁静致远
  1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总版主 帖子:131 积分:303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5-12-29 8:56:56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8-7 12:27:40 [只看该作者]

15.

 

  故事梗概:爹听心莲这样说,放下筷子,“你烦,你有什么烦的?你说你现在不做这些还能做什么?你说呀?”,爹瞪园了眼睛。很激动。

 

  怀胎十月,瓜熟蒂落。女人生孩子可以说都是从鬼门关走过的人。心莲怎么也没想到,这次的引产,跟那次的痛不欲生,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那是在心莲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后,刚毕业又没找到工作,天天呆在家里的心莲很是郁闷,除了买菜做饭,做家务,再看看书外,就没什么事可做。
  在心莲她们从北方回来的那一年,爹把奶奶从老家山里接了出来。这时的老家已没有什么人了,唐家四兄弟,就死了两个,他们的儿子和女儿,出嫁的出嫁,外出的外出。
  奶奶和最小的叔叔生活在一起,二叔、三叔也把自己的老婆孩子相继接了出去。整个周家大院子,几乎已没什么人了。
  爹是个孝子,以前因为太远,没有办法把母亲接到身边伺候她老人家,现在从遥远的地方回来了,离家近了,也是他这个做儿子的,孝顺自己母亲的时候了。
  心莲听说爹要把奶奶接来,心里很高兴。奶奶在心莲的心目中,比爹和娘要亲的多。
  从来没有离开过大山沟的奶奶,已经70有余了,满头银发,满脸皱纹写着岁月的苍海桑田。
  70年代中期的生活水平很低,一个月几十块钱的收入,算是高工资了。心莲的父亲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工资一月也就百元左右,母亲一月也就几十块钱。
  一家人的生活就靠爹和娘每月不到二百块过日子,除供养3个女儿外,还要供养母亲,这样的生活,对那个家庭来说,都是很苦的。
  爹的脾气越来越坏,动不动就发脾气。
  一天中午,爹下班回家,见心莲还没把饭做好,又莫明其妙地对着心莲发一顿火。
  “你怎么搞的?到现在还没把饭做好?”
  见爹又发脾气,心莲赶紧说:“马上就好了。”
  “整天在家呆起,连三顿饭也做不好,你还有什么用?”
  这时奶奶在一旁推了爹一下,说:“晚就晚点吃好了,你说她做什么?你别来不来就说她,天天呆在家里,她心里也不好过。”
  奶奶又说:“心莲这孩子从小性格都很内向,有什么事都装在心里很少说出来,你想想,你和她在一起有多长时间,她三岁,才和你见第一次面,一见面,你就给了她一个耳光,还有……”
  “娘,说实话,我也很累、很烦。”爹说。
  “你的苦,我这个当娘的能不知道吗?你的负担很重,孩子要上学,这些我都知道,可是你也不能总拿孩子出气发火不是!”
  心莲把做好的饭菜端上桌子,“奶奶,爹,吃饭了。”
  一家人围着桌子,只顾埋头吃饭,谁也没说一句话。
  “心莲,你现在还没找到事做,除了做点家务事以外,还是多看看书,多学习学习,不要总让父母亲操心,你看看别人家的孩子……” 。
  爹吃着吃着,又开始说起心莲来了。
  “爹,我也不想呆在家里天天做这些,我也烦……”
  爹听心莲这样说,放下筷子,“你烦,你有什么烦的?你说你现在不做这些还能做什么?你说呀?”,爹瞪园了眼睛。很激动。
  “好了,吃饭吃饭,都给我住嘴!不要说了!”奶奶说。
  心莲还想说什么,但奶奶给心莲使了一下眼色,心莲看了一下奶奶,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一家人吃完饭,都去睡午觉了,心莲把碗及厨房的一切收拾完,独自一人坐在自己的屋子里,想着许许多多从前往事。
  此时此刻,浮现在心莲的脑海中的,是小时候照看妹妹被爸爸打的那一巴掌;为几枚莫名其妙消失的毛主席像章被二娘的误会;在北方去别人家取牛奶,摔在雪堆里险些丧命;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被爸爸一顿骂……。
  想着这些,心莲不知不觉流下了伤心的眼泪。她对自己说:“心莲,难道你不是爹娘的亲生女儿吗?为啥爹老对你总是没有好脸色?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想着想着,一个可怕的念头在心莲的心里萌生了出来,甚至把心莲自己都吓了一跳。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宁静致远
  1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总版主 帖子:131 积分:303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5-12-29 8:56:56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8-13 11:01:59 [只看该作者]

16.
 
  故事梗概:急诊室里,一根管子正插在心莲的嘴里,医生正在给心莲洗胃,满嘴的泡沫直往外冒。“你的女儿吃了鼠药,你们不知道?幸好被人急时发现送来,不然早没命了”。心莲听见医生正在门外面训斥着爸爸。

 

  家里人都在休息了,心莲悄悄把门推开,走了出去。
  心莲来到家附近一个小杂店门口。“大爷,有鼠药吗?”
  老人说:“有,有,小姑娘,你要几包?”
  “多少钱一包?”
  “一毛钱五包。”
  “大爷,那给我拿五包吧” 。心莲从口袋拿出一角钱。
  “小姑娘,这鼠药很烈的,老鼠吃一点就会没命的。”
  “哦,俺家这几天老鼠特别多,好讨厌的。”
  “小姑娘,你把这药和饭拌在一起,放在老鼠常进出的地方……记住别弄手上啊!”大爷嘱咐着。
  “知道了大爷。”心莲拿着鼠药,离开了杂货店。
  心莲回到家,见爹和弟弟妹妹都上班上学去了,只有奶奶还在床上睡觉。
  心莲轻轻地走到奶奶身边,坐到床沿边,仔细地看着奶奶,她在心里自语着:“奶奶,只有你了解心莲,从小到大只有你疼我,关心我,你比爸爸和妈妈还亲……;奶奶,我刚才出去买了几包鼠药,我想……;奶奶,你知道吗?我就要离开了你了,以后心莲不能孝敬你老人家了……;奶奶,请你原谅心莲的不孝……”
  心莲想到这,又流泪起来,她擦了擦了眼泪,看奶奶还在熟睡中,轻轻地把门关上。然后去厨房,准备把晚上要吃的菜理好,洗干净。
  晚上,全家人都回来了,吃完晚饭,爸爸继续每天晚上看他的书,写他的稿子;妈妈也是每天晚上继续做着她的缝缝补补的事;两个妹妹照旧看书做作业;洗碗收拾的事,依然照旧是心莲的事。
  心莲收拾完一切后,走到爸爸的房间门口看了一眼,又走到妹妹的房间看了一眼。奶奶正在客厅里看电视,心莲走到奶奶的跟前,拉着奶奶的手。
  “奶奶,我想出去走走”。
  “这么晚了,还出去?”。
  “嗯,我心闷的慌,想出去透透气”。
  “哦,那你出去走走也好,去吧,早点回来”。
  “奶奶,别看久了,记着早点睡觉”。
  “我知道,你去吧”。
  “奶奶,那我去了哦”。心莲强忍着眼泪,撒娇地扑到奶奶怀里,抱了一下奶奶,就出去了。
  奶奶看完电视,时间已是十点多了,见心莲还没回来。
  这时,客厅的电话响了起来。
  电话是心莲的大妹接的,“啊,什么?我大姐在医院?”
  大妹赶紧放下电话,跑到爸爸的房间,“爸,医院打来电话,说大姐在医院……”。
  一家人一听说心莲在医院,都围在电话机旁。
  爸爸放下手里的书,直奔客厅跑去,抓起电话。“喂,哦,哦,我马上来,我马上来”。
  爸爸放下电话,就跑了出去。
  “心莲她怎么啦?”。奶奶拉着大妹的手问。
  “大姐在医院”。
  “刚才都好好的,怎么会在医院呢?我要去医院,我要去看心莲”。奶奶闹着叫小英带她去医院。
  “娘,这么晚了,你就别去了,你早点休息,我去医院看看是怎么回事……”。
  “不行,我要去,我要去看看我的心莲……”。
  “雪莲,你和妹妹把作业做完,就早点睡觉,明天还要早起上学……,我和奶奶去医院看心莲怎么样了?”。
  “妈,我知道了,你和奶奶快去吧!小心点……”。
  急诊室里,一根管子正插在心莲的嘴里,医生正在给心莲洗胃,满嘴的泡沫直往外冒。
  这时,奶奶和妈妈也赶到医院,医生不让进去,三人只好站在门口,看着床上心莲痛苦的样子,奶奶和妈妈抱在一起痛哭。
  “心莲,我的心莲,你怎么要这样啊?奶奶看着你这样,好心痛……”。
  爸爸扶着奶奶,“娘……”。
  奶奶推开爸爸,“都是你,都是你……,要是心莲有个三长二短,我和你没完……”。
  不一会,胃洗完了,医生让心莲暂时躺在床上,出了急诊室……。
  医生看了一眼爸爸,又看了奶奶和妈妈一眼,“你们是她的家人?”。
  三人一口同声,“是……”。
  “医生,我是她爸爸”。爸爸用手指着自己说道。
  “你的女儿吃了鼠药,你们不知道?幸好被人急时发现送来,不然早没命了”。心莲听见医生正在门外面训斥着爸爸。
  “什么?吃鼠药?”。三人吃惊地问道。
  “让我进去,让我进去……”。奶奶推开医生就想往屋里走。
  奶奶走到床前,摸着心莲的脸,“心莲,你怎么这么傻呢?”。
  心莲哭着,“奶……奶……”。
  原来,心莲做好晚饭,在乘饭的时候悄悄地把两包鼠药放在了自己的碗底下,夹着菜一起吃下去了。当她把家务收拾完以后,最后看了一眼家里的亲人,想在外面找个地方悄悄地离开。
  心莲的家离附近一家医院比较近,在不到百米的地方,药性发作口吐白泡,幸好被路过的人看见,这人认识心莲的爸爸,就赶紧把心莲送去了医院,把心莲家的电话号码告诉了医生,就悄悄地走了。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宁静致远
  2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总版主 帖子:131 积分:303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5-12-29 8:56:56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8-15 10:29:26 [只看该作者]

17.
 
  故事梗概:“心莲,你回来了,你们都回来了?”。奶奶流着泪。心莲紧紧地握住奶奶的手哭着说,“是,奶奶,奶奶,我和爹,妈妈,二叔、二娘及弟弟妹妹都回来了。”

 

  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
  奶奶虽然人住在心莲家,但心始终惦记着老家的小儿子和家里的房子,一辈子生活在山里的奶奶,在心莲家住了二年多时间,就吵着让爸爸把她送回了老家。
  在奶奶回去的那一年,二叔的部队也批准他转业了。爸爸千方百计想尽办法,经过多方面的联系和努力,最后,把二叔一家也迁到了同一座城市。
  都说环境能改变一切,环境也能改变一个人,的确不错。以前对心莲和妈妈不好的二娘,现在已经完全变了,现在的二娘,已经不在是那个争强好胜、处处都要争个输赢的二娘了。在大城市里的锤炼和熏陶下,现在的二娘学会了如何为人处事,如何宽容待人了。
  二叔家只有两个儿子,二娘一心想要个女儿。她说女儿听话,知道如何疼父母。
  他们刚迁回这座城市的时候,二娘就想收养最小的妹妹,可最小的妹妹不愿意去,最后又想收养心莲。
  本来对二娘的影响就不好的心莲,心里自然是不愿意的了。虽然现在的二娘已经改变了不少,但小时候的那一次误会,在心莲的心里留下了一个深深的烙印。
  从心莲她们这里回到老家不到半年的奶奶,因为在年轻的时候生养太多,又没有好好做个一个月子,身体越来越差,最后病倒在床上。
  小叔叔在家请了多个医生,看过后,都摇摇头,让随时做好后世的准备。
  这年夏天的时候,小叔叔打来长途电话,说奶奶不行了,通知在外面的所有兄弟姐妹火速赶回老家。
  爹和二叔接到电话后匆匆带着老婆孩子往老家赶。
  所有的叔叔,姑姑及奶奶的孙儿孙女,全都回去了。
  整个周家院子又像爷爷死的时候那样。
  先回去的叔叔,姑姑等人,都围在奶奶的屋子。奶奶依旧住在她和爷爷以前住的那间老屋子里,依旧躺在那张她和爷爷结婚时订做的那张用黑油漆漆过的婚床上。
  听别人说人死之前,都有回光返照的迹象。而此时的奶奶,也是这样的,精神好,脑子也清醒。嘴里一个劲地念着心莲的名字。
  “娘,你别多说话,好好休息”。小叔叔安慰着奶奶说。
  “我,我,我没落下这最后一口气,就是想看看我的孙女心莲啦”。
  “娘,心莲她们马上就回来了”。
  心莲一家经过一天一夜的长途颠簸,终于回家了。刚一到家门的心莲,就直奔奶奶住的地方跑去。边跑边喊,“奶奶,奶奶!”
  心莲跑到床前,扑到在奶奶身上“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心莲,你回来了,你们都回来了?”。奶奶流着泪。
  心莲紧紧地握住奶奶的手哭着说,“是,奶奶,奶奶,我和爹,妈妈,二叔、二娘及弟弟妹妹都回来了。”
  奶奶用手摸着心莲的头,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弱了,所有的人都知道,奶奶就要走了。
  这时,心莲的爹及屋里所有的人全跪在了奶奶的身边,流着泪:“娘,你有什么吩咐尽管提出来,我们一定满足你!”
  “我……我死以后,把我和……你爹葬…葬在一起,我,我就满…满足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