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论坛文艺版『 网海文摘 』 → 北京公务员一年级纪事


  共有8690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北京公务员一年级纪事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看看
  7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676 积分:98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5-1-31 13:09:05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26 14:38:40 [只看该作者]

作者:吾日三省吾身 回复日期:2005-12-25 15:42:38 
  
  继续继续。
  
  又是圣诞节了,这一晃过得真快,去年在一起的情景好像就在眼前呢。但是365天的时间足以发生很多事,年轻人之间分分合合,故事太多。1年的时间足可以感受到同事与同学的区别,还可以有很多的感情纠葛(唉,都是性情中人啊)。
  
  去年平安夜我们先去聚餐,各大饭馆都是爆满,最后吃的是“小肥羊”,然后去卡拉ok,还是爆满,价格也高的离谱。但是冲动战胜了理智,觉得都是自己挣钱的人了,应该可以挥霍一下,500块钱唱了不到3小时吧。今年大家都长大了,为了节约,去了小广家打麻将打扑克,筹码就是扑克牌。打的也是不亦乐乎,每个人平均下来不过40元钱,比较值。小广的老爷替我出战,麻将桌上把他们都收拾了,哈哈哈人家开始打麻将的时候我们还没出生那!小猴子大卫倒是没输多少,他每到周末就到楼下陪大爷大妈打1毛钱的小麻将--真是没追求!
  
  本来想去教堂见识一下的,但是懒惰战胜了好奇。教堂的事还是我听大学里的一个知名教授上课讲的呢,他火线退D,加入了天主教,每到圣诞节,就带领一批学生去教堂参加活动,师姐们说在那里比较震撼。但是也有人说太挤,没啥意思。个人信仰么,不可妄加评论。圣诞节为啥这么火爆,其实也是商家的炒做,年轻人也响应,不是“崇洋媚外”,大家精力旺盛,多一个节日过何乐不为那。洋节的节日意义咱中国人都不太懂的,没有文化根基,就是图个热闹,大可不必有什么“传统节日的危机感”--个人观点啊。
  
  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就是春节了,这是哪个洋节也冲击不了的,都根深蒂固了--春节要回家,要团圆,要说吉利话,要走亲访友,要放鞭炮,要吃好吃的......每年回家买火车票的事可是愁死人,火车站24小时人山人海,售票窗口排的队又粗又长,每天都有因为加塞引起的斗殴事件,就是有耐心,排好队,也很难有票,我曾排了6个小时,连个站票也没买到。曾有个同学天真无邪,急着要回家,却买不到票,有人告诉她:“火车站票贩子手里都有高价票!”小女孩人比较实诚,满北京站找票贩子啊,也没人找他搭话买票,后来她返朴归真了一下:“有困难找警察叔叔。”拦住了执勤的民警,焦急的问:“同志,这哪有票贩子啊,我要买回南方的高价票!”警察叔叔震惊了,但是仍和蔼可亲的微笑着告诉她:“哦,我也不知道,你要是找到了,也告诉我一声。”
  
  去年春节回家,没有火车票,我拼了要坐飞机,全价票我也答应订了,但是售票处告诉我,只有一张头等舱了--当时真的有点绝望了,我拖着行礼视死如归的走向火车站,硬是用站台票挤上了车,站回了家,一路上感觉时间是那么地漫长,我受过伤的腿和肌肉僵硬的腰就像要断了一样,车上又挤得动弹不得,真是一次考验啊,我只能说,通过这次活动锻炼了我坚强的意志,坚定了克服困难的决心和勇气--更让我感受到卧铺车的舒适和惬意。
  
  写到这吧,大家说说怎么过的圣诞吧,呵呵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看看
  7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676 积分:98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5-1-31 13:09:05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26 14:42:14 [只看该作者]

作者:天下有人不识君 回复日期:2005-12-26 11:56:59 
  感受春运
  
  楼主那个天真无邪的同学差点让我把水喷到屏幕上,她和那个警察叔叔可谓一时瑜亮,并称春运两强人。郑重建议楼主,以后有这样超级搞笑的段落,请注明:以下段落超级搞笑,请粉丝们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再继续浏览,否则,一切事故本楼主不承担连带民事责任。免责是宾,主要还是以免粉丝们遭遇呛着噎着损坏公物什么的恶性事故。
  
  最近的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上学没能去外地,搞得我遗憾至今呢)春运经历还是在1998年,为了增加回忆的组分,拼死拼活地报考研究生,经过两个多月的“熬”战,终于告一段落,带着微乎其微的希望(万一批卷系统出了问题,我的英语说不定就过了^O^),假借去南方找工作的名义,伙同一群跟我状况差不多(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一群投机分子在绝无问题的批卷系统面前,全部落马,血本无归,比较而言,我还略觉欣慰,因为自己省了几百块的培训班钱,人性本恶哟)的同学踏上征战春运之旅。
  
  最初的旅程全然无恙,由于哈尔滨经济属欠发达地区,外来务工人员多为本乡本土的,鲜有跨省隔江来哈务工的,为此车上多是我们这些由于考研推迟行程的人,倒也不嫌拥挤。同行者4人,正好够打“拖拉机”,晚上上车之后,安置好行李,就吆五喝六地鏖战起来,打到长春,已经是夜里12点多了,下车松泛一下筋骨,再过九个小时,就能到达伟大首都北京了,在那里,会有一个北京学弟,拿着我们各自的车票,在凛冽的寒风中热情地接待我们,然后我们将选一个经济实惠的小店共尽一杯酒,一笑作别。
  同行的D员同志(学弟积极向组织靠拢,此君为介绍人之一)特意叮嘱我们,都听说春运车票难搞,学弟不知吃了多少辛苦才搞到这些票,等到给钱的时候,千万要大方,什么找零之类的可不要提,免得丢了几个师兄的脸面,我们几个兔子跟着月亮走的当然不会有什么异议,一路无话。在大年二十六的晨曦中,我们昂首走出了北京站。
  学弟似乎穿得甚少,夹杂在出站口的外面心不在焉地等着,那年头,手机什么的并不普及(不象现在,都能用俩手机,打电话用一个,发短信用一个),我们的接头备选方案是这样:如果在北京站没有见到,我们先去过街天桥下等,如果还没有,我们向学弟家打电话,告知我们所处的方位以及地标性建筑,然后在原地等,学弟见不到我们,会往家电话询问,再根据情报找到我们。不过好在D员同志眼尖,一眼看到了发抖的学弟,热情地寒暄了几句,我们当然也要客气客气,说些辛苦辛苦感谢感谢什么的无关痛痒的话。
  可是接着就让我们大失所望,我们需要的票,学弟一张都没有搞到,我的天,昨天晚上上车之前还连声保证没问题来着,怎么就成了这个局面???学弟还说没问题的,在西站应该无论如何能买到票,可能会高价一点,但是肯定有,他自己亲自去看过,保证没问题的。保证???没问题???要是这样的话,我们现在早都该有票了,无语中……我们也不好埋怨什么,毕竟我们是兔子跟着月亮走的一群。累赘着抱着大包小包,上了一辆人贼多的公汽,开始了真正意义的春运之旅。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看看
  7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676 积分:98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5-1-31 13:09:05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26 15:45:18 [只看该作者]

作者:天下有人不识君 回复日期:2005-12-26 13:30:36 
  
  感受春运(二)
  
  到了西站,我们立刻被眼前的景象小小的震惊了一下,以往在作文中用过人山人海来形容人数众多,可是只是教条地知道是指人超级多;也用过摩肩接踵,只是枯燥地知道是指人口密度大。这下终于直观了,形象了,有生活了。果然是首都啊,连买张票都有这么恢弘的气势。
  只见三十多个窗口前,密布着各色人等,有衣着光鲜的,有拉家带口的,有垂髫稚童,也有耄耋老者,宽敞的售票大厅中弥漫着人味儿的空气。
  我们分别在六个队伍排着,准备看哪个先到就全买出来,可是排了半天并不见队伍有些许移动,纳闷中~~~~~学弟跑到售票窗口看了一下,告诉我们直接去问吧,有哪里的就直接买好了,我们欣然前往,并庆幸不用傻等很久,D员同志先问:“有到宝鸡的票么?”“没有。”一个声音冷冰冰地从话筒中传来,D员悻悻而出,另一个挤上前去,“有到青海的票吗?”“没有。”冰冷冷的声音再度传来;“有到梅州的吗?”“没有。”“那到赣州的呢?”“没有都没有。”声音已渐渐不耐烦起来。“有到广州的吗?”本不抱希望的我怀着一丝侥幸问到。“有后天的慢车。”“多长时间到啊?”“40个小时。”我晕。反应敏捷的大脑马上算出,如果不晚点的话,我将在大年三十的早上到达广州,还好,不用在车上过年。“多少钱?我来一张学生票。”说着递上我的“假”学生证(为了节约成本,在学校让一个家在广州的同学办了一张广州生员的学生证,然后换了照片,再用红印泥大略地在照片上蹭了一抹)。“六十。”真便宜哈,比预算低多了。
  除了我之外,大家一无所获,经过短暂的商议,D员同志和青海小伙决定混上一趟去西安的特快,反正没票,就无所谓哪天了,刚好一会两点多就有一班,两个人就直接进站了。剩下的我们三个,一个原本要去梅州作客的改变了主意,改飞上海了,家在梅州的主人和北京学弟只好陪着去买机票,我则去表姐家混上两天等后天的火车了,临别把表姐的电话告诉梅州小伙,有什么事情再联络(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个无关轻重的举动却是这次春运之旅成败的关键)。
  来到表姐家,舒舒服服地洗了个热水澡,补充了一点营养,躺在舒适的沙发上,渐渐进入梦乡。睡了没多久,被表姐叫起来,说有电话找,睡得迷迷糊糊的我还暗自感慨了一下国家严谨在户籍制度,这样都能找到我。结果不用说大家也知道了,是梅州小伙,已经把那个准备去他家作客又转飞上海的安排完了,跟我商量是不是能一起走,我当然希望有人做伴了,于是定好,坐(混)明天上午的29次特快,上午10点10分发车(印象这个深刻啊)。一夜无话,就是热情的姐夫买了好多路上吃的喝的,又给我加了一个背包(本来背一个双肩背蛮帅的,现在一肩一个,活脱一副逃难相,不过看来老姐还是治家有方啊……跑题中)
  
  

作者:天下有人不识君 回复日期:2005-12-26 13:53:03 
  感受春运(三)
  
  大年二十七一早,又回到了西客站,人潮依旧汹涌,不过已经没有第一次的震撼了,顺利地找到了梅州小伙,两个人大包小包地跑到地下室去退我买到的60块钱的便宜票。退票不用排队,“阿姨,我退一下票。”为了退票顺利,装可爱中。
  “学生票啊?”我心中暗道不好。
  “我家是广州的啊。”心虚得赶快用正宗普通话表明自己的家乡所在。
  “退学生票要学校的证明。”
  “我昨天在楼上买的票啊,不是学校统一买的。”
  “那也不行,这是统一规定。”
  “大姐,我学校是哈尔滨的啊。”说着我递上我的“假”证。
  “不行,拿学校的证明来。”
  “我怎么知道我要在北京退票啊,您就帮帮忙吧……”语气近乎哀求
  “这是车站规定,退学生票要学校证明。”阿姨不为所动。
  我和同学无法,只好失望地走了出来,“要不咱们到上面把票卖了吧。”梅州小伙出主意,这倒是个好主意,“当供不应求的时候,产品的价值会一定程度地上升”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如是说。我们倒不求赚钱,能处理出去就好。
  回到售票大厅,依旧是人头涌动,手里拿着票,不知道该怎么张口,看到一个衣着光鲜的,想是要去南方吧,讷讷地对他说,“师傅,我们这里有张到广州的票,你要吗?”光鲜警觉地看了我们一眼,“不要。”
  “有去广州的吗?”声音太小,又往前走了几步,“有去广州的吗?”还是没有反应。
  再往前走了几步,深深吸了一口气,“有去广州的吗?”
  这下可不得了,好几个人围过来,“是卧铺吗?”“几张?”“多少次?”“多少钱?”“哪天的?”人们七嘴八舌地问,又有数只手伸过来要看票,我死死地攥着票(还要保护我的行李),声嘶力竭地喊:“别抢,是明天的慢车坐票。”“多少钱?”“六十。”“我要我要……”“是学生票,不能用的别抢!”人终于散了,我揉揉发疼的肩,面对着一个——警察叔叔。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看看
  7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676 积分:98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5-1-31 13:09:05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26 15:46:00 [只看该作者]

作者:天下有人不识君 回复日期:2005-12-26 14:23:36 
  感受春运(四)
  
  真是逼良为娼啊!!
  
  由于从行头上看出我们不是惯于此道的票贩子,加上我们善良的长相以及良好的认错态度,警察叔叔没有为难我们,只是不许我们再用这种方式处理这张便宜票,同时断然拒绝了我们要他去跟管退票的大姐说说帮我们把票退了的请求。时间已经不多了,29次特快已经进站剪票了,无奈只好暗自咒骂了一下北京西客站的官僚主意,又跑去买了两张站台票。
  当我们跌跌撞撞地挤到候车室,发现里面的人口密度也不遑多让,尤其是在29次的剪票口,一点看不出来由于有人已经剪票上车后的空隙,仍旧是鸡一群鸭一群的,远远望去,已经没有人在进站了,我们暗道不好,这样只有我们两个人凭两张站台票恐怕连剪票口都过不了。天无绝人之路,正当我们奋力向剪票口挣扎的时候,一个“救世主”挣扎到我们身后,“师傅,是29次吧?”“是啊,你有票吗,大哥?”“我有。”“那剪票的时候就说我们是送你的好吗?”“行!”一件欺骗人民政府的勾当就这样达成了交易。
  顺利地通过了剪票口,站台上已经很少上车的人了,只有一些已经安顿好的人们,在站台上悠闲地抽着烟。“救世主”拿的是卧铺票,我们只好跟他跑去了十号车厢。一个衣着整洁的小妹子站在那里给“救世主”换卧铺牌,我们则头也不抬地往上走,“哎,你们。”“我们是送他的……”小妹子诧异地看看我们的行李,晕,我们三个人一共八个包(背包三个,手提旅行袋四个,便携式旅行箱一个)。还是“救世主”有些急才,“回家过年,行李比较多……”我们不待“救世主”说完,一头撞进了车厢,身后只听得小妹子喊:“快开车了,你们记得下来……”
  
  走到车厢中部,行李架上早已满满地了,我们找了一个铺下面还没东西的铺位,手忙脚乱地把五个包推到了铺底下,然后继续向前走,走到另外一个车门处(避免被小妹子看到),故作悠闲地点了一枝烟,看着站台上的人们,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不到广州我是不下去了(后来的事实证明,还没到广州,我们就不得不下去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看看
  7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676 积分:98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5-1-31 13:09:05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1-11 11:35:22 [只看该作者]

作者:天下有人不识君 回复日期:2005-12-26 15:06:14 
  感受春运(五)
   
  随着站台的打点声,列车缓缓驶出了车站,悠扬地乐曲响起,广播员又在例行公事地欢迎乘客们了。我们走回自己的座位(我们把行李所在铺位对面的小边座称作“自己的座位”),从铺下面掏出姐夫给准备的包,把里面的库存拿出来一部分,开始FB了,这么折腾了一上午,还真是有点饿了。好在这次车在上车的时候已经换完了卧铺牌,我们再也不用担心查票了,一人喝了一罐啤酒,吃了点****(这个都忘记了)。说话间车已经过了邯郸了,我们的眼皮颇有些打架,巧合的是,在我们所在的铺位的上铺居然没有人(不知道是没上来还是留票),梅州小伙不住扫视着上铺,几次想爬上去小睡片刻,都被我拼死拼活地拦住了。我们就在上与不上中天人交战着。这时,一个乘警走过来,一边走,一边查看着铺位,并对照手里的小本子,看来每张空铺都有记录啊。这下我们也不困了,也不交战了,就剩庆幸了,面对空铺,身心极度疲惫的我们能够抵抗住诱惑,那是多么坚强的意志品质啊。要说,还是人们政府的威慑力量强大,乘警叔叔走了之后,一点倦意都没有了。
  闲来无话,已经下午三点多了,车子快进河南了,我们商量着要不先去把票补了,免得让乘警查出来,以为我们蓄意逃票就不妙了。我们晃晃悠悠地向着硬座车厢走去(晃悠是因为车速比较快,车身不稳的缘故,可不是我们和了一罐啤酒就高了,这一点要说明)。卧铺和硬座是隔离的,远远地透过隔离的玻璃门,那边,一条灰色帘子紧紧地贴在玻璃门上。走到近前定睛一看,原来是不知哪位大哥的羽绒服和它的主人被紧紧地挤在门上,大哥不能转过脸来,我们也无法看到大哥的尊容,同样,由于大哥被紧紧地挤在门上,对面的情况我们也不太了然,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凭大哥自己的力量,是不能把自己紧紧地挤在门上的。我和梅州小伙对望了一眼,转身回去了。(我们发誓我们不是故意逃票,可是一看到硬座车厢的“一斑”,恐惧战胜了道德,等到人少一点再说吧。现在过去补票,铁定是不能回来的了,想一想如罐头般拥挤的车厢,我们退却了。)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转眼已经过了郑州,卧铺车厢突然多出很多人来,据称,硬座车厢实在是开不开门了,这一批人也没票,全是靠站长写的条子才能先上车,回头再用条子补票。这下我们更加死了补票这条心。过了信阳之后,这样的人越来越多,车长在晚餐后开放了餐车,让补票的人们到里面去对付一宿。我们焦急万分,如果我们不能混到餐车的话,将在晚上十点以后被揪出来(因为十点以后就熄灯睡觉,两个人在卧铺车厢中游手好闲是很容易被发现滴)。跟一个在信阳上的大哥攀谈了一会,透露了我们没票又没条的窘境,大哥豪爽地答应替我们投石问路,如果买餐车票(30块)要用条的话,就把他的条拿回来供我们轮流去买餐车票,如果不用条的话,就回来通知我们。
  在信阳大哥的全力帮助之下,我们终于混进了餐车.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看看
  7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676 积分:98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5-1-31 13:09:05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1-11 11:37:10 [只看该作者]

作者:天下有人不识君 回复日期:2005-12-26 17:56:26 
  
    感受春运(六)
  
  在餐车中,我们忐忑的目光扫视着可疑的人们——乘警、乘务员、服务员等各色人等,由于已经过了晚上十点,他们都聚到这里来“加餐”了,一天的奔波和担惊受怕,疲劳渐渐袭来,在饱餐了一碗“皮蛋瘦肉粥”(车长担心收30块钱师出无名的幌子),逐渐趴在餐桌上进入了梦乡。
  
  “喂,醒醒……”睁开惺忪的睡眼,一个人高马大的乘警出现在眼前,“查票”乘警面无表情地说。
  靠,又做梦了,这样的梦已经惊醒我两次了(我坐在靠过道的一侧,一有人撞我,就以为是查票),趴下接着睡,“诶,查票……”我再次抬头,还是那个人高马大的乘警,坏了,这次不是做梦。满腔睡意化作冷汗刷地出现在我的脊梁。
  “没票。”我小声咕哝着。
  “什么?”
  “没票。”
  “没票补票啊,把条子拿来。”
  “没条子。”
  “什么?哪里上的??!!”乘警已有了几分怒意。
  “信阳。”不知怎地,从我嘴里下意识地说出了刚过去的站名,可能是怕不能补学生票,想省点票钱?(人性本恶啊)
  乘警根本不相信我们是从信阳上的,非让我们出具证明,后来我们拿出了学生证,就更证明了他老人家英明神武,火眼金睛地识破了我们的鬼蜮伎俩,然后他伶牙利齿地开始数落我们,不过广东话不太好懂,就听懂了“多念了两年书就当我们是傻*啊?”我当年少不经事,还不懂得坦白从宽的道理,还一个劲地说我们买不到票,在北京站买了票又不给退(还拿出那张慢车票来证明),导致我们的钱不够,同学身体不好(梅州小伙配合地趴在餐桌上不发一言),担心去硬座补完票回不来有危险等等,这下更惹得广东乘警兴起,又崂唠叨叨说了半个多小时(与吾三的领导有异曲同工之妙),直到我也想不出来说什么了(理屈词穷了呗),乘警意犹未尽地挥了一下手,“补票。”就挺着肚子走了。一个乘务员过来,拿着个本子看我们的证件,我昏头昏脑地(可能被乘警骂晕了)把身份证和“假”学生证都递过去,等到那乘务员端详我的证件的时候,我才发现(身份证和学生证的名字不一样)。心里扑通扑通象在打鼓,可是乘务员却没有说话,把手续办了,收了我们各128(北京到广州硬座半价)。信阳大哥在我们办完手续后,还借给我们一百块钱,还是好人多啊~~~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看看
  7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676 积分:98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5-1-31 13:09:05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1-11 11:39:34 [只看该作者]

作者:天下有人不识君 回复日期:2005-12-27 11:20:22 
  感受春运(七)
  
  晚上过了武汉,信阳大哥就下了,我们睡眼迷离中那个依依惜别啊,还留了大哥的联系方式,地址,保证一定把钱还给他(现在有时想起大哥来还挺感动的,大家素不相识,大哥又帮我们探路,又借钱给我们,让我们在冷漠的社会中能感受到一丝暖暖的人情味,也许是我们长得很招人同情?)。大年二十七的夜就这么过去了,我们本以为这次的旅途也到了苦尽甘来的时候了,也敢坦然面对乘务员、乘警等系列人等了,下去了很多人,车厢里也空旷了。结果车到长沙晚点了。透过车窗向外望去,一片皑皑的白雪,似乎让人有回到北国的错觉。据说这是湖南近十年以来最大的一场雪,火车、航班等全部延误,政府动员了几万人进行交通干线的清雪工作,象我们这样被阻隔在湖南的车很多,谁让长沙是交通枢纽呢。我们百无聊赖地在车厢中晃来晃去,结果又碰上查票,这回我们不害怕了,理直气壮地掏出补了不久的大联票,乘警告诉我们:“拿上行李,跟我走。”干,干什么啊,有票了也不行啊~~~~,据乘警反映,原来硬座已经下去了好多人,足以容纳我们这些没有卧铺票却享受了一路卧铺待遇的混混,而我们这些人在有空铺位之后又鲜有补卧铺的,车长极为不爽,这种手段或许是对卧铺的一种最后促销吧。按照列车的原定计划,下午两点就应该到广州了,不知道哪个大头鬼还会傻兮兮地去补卧铺,我们可不傻,于是我们两个聪明人就只好提着我们的行李,跟在乘警后面被押到了一片狼籍的硬座车厢(半路上有两个和我们情况一样的,趁乘警不注意又留在了别的车厢,我看见了,可是没检举他们)。
  这次车是新空调特快,车厢的封闭状况良好,因此我们到达的时候,虽然人已所剩无几,可是空气中汗味、烟草味等等混杂出来的浓烈的人味和地板上散放的废报纸什么的还是告诉我们这里曾经有多少人停留过,剩下的人都无比疲惫,懒洋洋地坐在位子上昏昏欲睡。我们找了个三人座坐下,车又缓缓地驶出了长沙站。
  车子一路上走走停停,象一头在山间放养(湖南丘陵地貌)的老牛,时不时要吃点嫩草啥的。我们也借此机会跟两个与我们年龄仿佛的乘友攀谈起来。一个是位英俊的解放军班长,从北京西站上车,一直站到长沙,行程共计25小时零15分钟,其间经历了邯郸、郑州两次人潮的冲击,然后车门再也没有打开过,象压缩干粮一样(班长原话)一直站到武汉,然后才有个空在地上铺张报纸席地而坐,到了长沙,车厢“呼”地空了下来,班长才找了个地方坐下来。而另外一个是石油学院的,也是从西客站上车,不过好在通过学校定的票,有座号,可是也一样动弹不得,想上个厕所,先从半车厢人的身边挤过去(工程浩大,难以想象),经常是左脚抬起来,需要七八分钟才能在人肉的空隙中挤挤挨挨地蹭出一块落脚的地方,而一拔起右脚,留下的空隙转瞬就被人肉填满了,间或的,还有些许人唧唧歪歪地抱怨着。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努力,终于靠近了厕所门,厕所门大敞四开,里面挤了五个人及其行李,人们看都不看他一眼,依旧抱着头昏昏欲睡。石油小伙无奈,又向另一个方向挤过去,又花了一个小时,情况大致仿佛,可能是出了一身臭汗的关系,突然之间就没那么急了,再度挤回座位,连水都不敢喝了(说着还抽出喝了没多少的一瓶可乐以证明他的话)。直到过了武汉,才上了第一次厕所,那个酣畅淋漓啊~~~~~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看看
  7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676 积分:98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5-1-31 13:09:05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1-11 11:40:08 [只看该作者]

作者:天下有人不识君 回复日期:2005-12-27 13:07:05 
  感受春运(八)
  
  
  下午一点,车子到了韶关,下一站就是广州了,为了少拿行李,特意把姐夫给备的库存清空,眼见快到目的地了,食欲大振,还十分臭屁地花了十块钱在站台上买了一份鸡腿饭。抱着行李就等着下车了。
  列车缓缓地出了韶关,缓缓地前进,缓缓地前进,缓缓地,一直缓缓地……
  这哪是特快啊,和我走路差不多。列车保持10公里左右的时速前进了两个小时,大家议论纷纷,谁都说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原本趾高气昂的乘警乘务员们也说不出所以然来,由于不能换车,大家的不满也只能限于口诛了,可能是为了安抚大家一下,列车加速行驶了一会儿,大家的满意之情还没来得及“溢于言表”,车子“哐”地一下停了。
  等待,无尽地等待,无聊地等待,无奈地等待,无助地等待,无语地等待……就这样,在韶关和广州之间的某地,我们开始了漫长地等待。
  天色渐渐地暗了,大家的心情也同样黯淡无光,耗尽了库存的我们,只好巴望流动售货车的到来,不知道是为了出清车上的库存,还是东西都被卧铺车厢买光了,小车来到硬座车厢的时候,只剩点瓜子和口香糖了,把背包抱在胸前,通过自身的压力人为减少了腹腔的容积,感觉稍微好了一点。
  列车总是在人们百无聊赖之际象征性地行驶一段不足五百米的距离,让人们在深深失望之余,燃起点点不切实际的希望,旁边的铁轨上也能看到一列车,昏暗的光线中看不清是哪里到广州的,但是明显地,他们也在无奈地等待着进站。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有个别拥有现代通讯工具的人已经操起电话通知家里人了,可是我们却什么都做不了。
  忽然对面驶出了一列车,让原本沉闷的车厢有了少许活跃。“有车发出来,那应该没什么问题。”“说不定我们一会就能进站了。”“也该轮到我们了。”“这都等了多少时间了,晚点7个多小时,哪有这样的特快。”虽然大家都有美好的愿望,可是事情的发展往往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对面车道以三十分钟一趟的频率发着北上的列车,每趟车的车厢都千奇百怪,有硬座、硬卧、软席、软卧、都杂烩在一起,连车厢都不一致,有空调的,有老式的绿皮,仿佛是临时抓来凑数的,只有一点是共同的,灯火通明的车厢中,挤满了人,据班长说,颇有此车过了郑州后的风范。
  我们就这样眼巴巴地看着一列一列北上的列车呼啸而过,盘算着什么时候才能让我们进站。在这期间列车又向前开了五次,有熟悉环境的人说,已经到花都了,据说离广州市区还有40公里。
  我和梅州小伙又等了两个小时,看到铁轨旁已经有公路的影子了,终于决定提前下车,乘务员被我们软磨硬泡了半个小时,又开我们两个比较年轻,腿脚比较利索,嘱咐了我们千万不要沿着铁轨走后,开门把我们放了出来。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看看
  7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676 积分:98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5-1-31 13:09:05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1-11 11:41:31 [只看该作者]

作者:吾日三省吾身 回复日期:2005-12-28 17:24:15 
  
  继续继续。
  
  响应北北的号召,盘点2005年!大家也来回顾一下,然后再展望一下吧。
  
  2005.01
  核算基层单位奖金,算了一遍又一遍--其实不是我核算,是领导们商议,调整。基层单位也真是不争气,惨不忍睹的业绩让领导大伤脑筋。我做了一个超级漂亮、清晰、明了的excel表格,把方方面面的东西都汇总,报给区政府--这一报就是3个月阿,到了4月份区政府才给了回音:可以发放。弄得基层怨声载道:这04年的奖金怎么拖了这么久!我们科首当其冲被质问(当然他们也不敢态度太差),我做无奈状:区里领导工作繁重啊!
  
  2005.02
  3日,单位的联欢会胜利召开,我提出的创意:“金鸡百花颁奖典礼”的形式大获成功!我才如泉涌的颁奖词也受到好评--哈哈我得意的笑,但是领导好像不知道这些是我弄得,被埋没了。今年我成了“策划组组长”,不享受“妇科”待遇的,要超越去年,挺难的。因为去年大家心气高、活跃,一年的历练下来,都老成了。
  春节回家,没有有票,站回去的。到家之后同学聚会不断,一连三天没在家吃饭,被老妈抱怨。我据理力争:我们这代都是独生子女,没有兄弟姐妹,同学的感情就算是最亲了,将来常联系,常走动,互相照应,互相帮助的只能是我们这些人,现在趁着感情还比较纯真好好聚聚是应该的。听了这些话,我妈感慨万千,对计划生育国策颇有微辞,但是也很快释怀:再养一个你这样的,咱家可养不起!唉,我不就是小时候一次能吃3个苹果么。
  
  2005.03
  根据国家和市局的文件做我们基层的政策文件。反复修改,殚精竭虑--不是夸张阿,一个字一个字的抠,经常加班加点,但也有一点成就感。每天脑子里就是琢磨这些,有了好的想法和创意大家都畅所欲言,工作上有一种激情弥漫。但是每次汇报,大头都要提出一些他自己的新想法,我们就不断地推翻自己,再次加班加点,根据领导的精神重新做--上边一句话,下边跑断腿用到这,也算是符合实际。
  其他事情没有印象了。
  
  2005.04
  接着做文件。要试算许多数值,一个一个数的调,一个比例一个比例的论证,想合理性,想科学性--恐怕这一个月就干这一件事了。有天晚上,辉姐说第二天要召开一个座谈会,让我把一些数据作出来,我想加个小班也无所谓啊,自己都搞定,结果这个数太难出了,我一直算到半夜三点,但是还是很有成就感,不觉得怎么样。早上遇到局长,他特别嘱咐,那些数据今天别用!哇靠,我这才觉得又累又困。
  
  2005.05
  五一回家,我还是站回去的,参加了小学同学的婚礼,哈哈真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啊--男孩确实是从小暗恋女孩的,那时候的女孩太漂亮可爱了,瓜子脸,柳叶眉,小酒窝,人见人爱--现在的新娘,已完全看不出当年的模样,让我感慨岁月的变迁啊。
  提前回到单位,为的就是在北京与几个来旅游的同学相聚,他们都读研呢,时间充裕,想待几天待几天,我只能陪他们一天,深切的感受到了自由得可贵。8号,全科为了制定文件讨论、修改到半夜3点,我的同学们一直等我去吃饭,我只能抱歉了,用一种很有英雄感的语气说:有工作!让这些知识分子好好的表扬了一下A局和我们全科同志,他们说我们是公务员的榜样。哈哈哈哈哈。月中旬,把文件报给区政府,然后无音信,据说是由于人事更迭的问题。
  
  2005.06
  印象中无事。和小广探讨生活、生命比较多,就是闲的。
  把手割了一刀。这个以前写过。
  (上半年完)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看看
  8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676 积分:98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5-1-31 13:09:05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1-11 11:45:07 [只看该作者]

作者:花无缺加小鱼儿 回复日期:2006-1-2 18:08:46 
  昨天无意间在天涯发现了楼主的贴子,一口气看完5页,看得我双眼发呆,颈椎发麻,但是觉得非常值得,收益良多,不顶一下还真对不起楼主及各位跟贴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我也讲一下我工作的一些有趣的事,跟大家共享。
   还记得楼主说过没接待过精神有问题的上访者,呵呵,我就接待过,而且是同时三个。有一个精神有问题的阿姨,时不时上来找我们,呵呵,接待得多了,有经验,给她倒杯水,拉张凳子让她坐下,不用理她,让她自言自语,一般要讲到我们下班。有一次,这位阿姨又在我办公室演讲,这时进来一个老头,手里拿着一个易拉罐,说要捐给台湾,而且非得要经过公证的党委书记接待,呵呵,任我好说歹说就是不肯走,这时,又进来一个男的,说他打了邻居,警察要抓他,不敢回家,我赶紧跟街道联系,街道说他的邻居在半年前已经搬走了,唉又是一个有问题的人。就这样,办公室乱成一窝粥,都没办法办公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