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论坛文艺版『 网海文摘 』 → 再见,女人香!


  共有112280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再见,女人香!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看看
  2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676 积分:98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5-1-31 13:09:05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30 16:05:36 [只看该作者]

  2002年2月19,也就是农历年的正月初八,我们开始正式报到上班。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我决定要逃跑!
  我决定要从那一段莫名、沉重、虚无、畸形的情愫中逃离出来。爱,如果是团火,我就作那第一只逃跑的飞蛾!
  我更切实际的应该是尽快忘记那些无谓地忧伤和烦恼,把自己全部都投入到这新的一年的工作中。就算现实点吧,为了将来你自己更好更方便的逃离,你也应该乘现在稳定的时候多挣点盘缠啊,你不是想去西藏朝圣不是想去丽江开酒吧吗?我这样告诫自己。
  于是在新年的开始,我的身体在路上,我的心灵在逃跑。
  
  打起精神,上路!
  这区域的运作,在年前基本上已经正常的运转起来了的。这新办公地点也搬了,区域总部也建立起来了,班子也组建好了。所以实际上,我发现我做这个区域经理并不一定比原来干那分公司经理累了多少。原来也是人财物都管,另外还要亲自跟一些重点的大客户,经常还要跟业务员一起去攻一些难啃的客户。而现在,可能只是自己的责任更重了吧,还有就是领导起这新老5个分公司更需要领导的艺术了。
  那些日子,开始也是每天每个分公司每个分公司的跑。与经理们谈心,向员工了解情况,检查规范他们的日常运作,与区域财务一起查看他们的各类报表、库存,跟随业务员到一些重点客户进行拜访,召开主持各种例会和培训。
  然后就是每天的各种电话传真,与总公司各个职能部门的沟通、协调,与别的区域之间的一些信息交流,解决一些客户的投诉或是需求,处理本区域各个部门遇到的困难和问题,协调、解决自己区域间的各种矛盾。
  然后就是审核、填报各类报表,撰写一些通知、申请、报告,整理收集培训资料,每周每月一些相关人员的绩效考核。
  再然后,就是回深圳参加月度的会议、区域经理会议、部门协调沟通会议、职业经理人培训会议等等等等。
  就这样,马年,马不停蹄地忙了起来。
  就这样,马年,似乎忘记了像那黄舒俊歌唱的马不停蹄的忧伤。
  我是逃跑的飞蛾。我是理智的飞蛾。
  我在路上,我在逃跑的路上,我更应该是在圆梦的路上。
  当时,虽然我好像从那爱的陷阱逃了出来。一切都恢复平静和安定,可后来我才知道那只不过是在作另一次逃跑前的准备。当时,更多的是为了一份责任一份重托一份承诺,也为了下一次的逃跑积攒路费。就在那最忙碌最投入的时候,我也知道我终是要离开的,九鼎,只是我逃跑路上的驿站。而林枫恰巧就是这龙门客栈的老板娘,而我不巧正赶上了这双重的通缉。
   (45)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看看
  2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676 积分:98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5-1-31 13:09:05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30 16:06:01 [只看该作者]

  日子就这样向前向前向前,不管你的忧伤是像缓缓的河流,还是你的寂寞是又冷又透明。
  期间,公司又在深圳召开了九鼎集团2001年的年度总结大会。这次我谢绝了行政部希望我继续担当晚会住持的邀请,只是给我们区域指导编排了两个节目让他们去演,其中一个得了个二等奖。连着开了三天的会,总结、培训、述职,然后是联欢、聚餐、酒会、舞会。我获得了九鼎集团2001年的先进经理人称号,得到一本精美的荣誉证书以及三万的现金奖励,广州分公司也获得了优秀分公司的荣誉,获得一个奖杯以及五万的现金奖励。我作为获奖代表还上台作了一个简短的获奖感言,也就是这个那个感谢了一大堆一大圈。舞会的时候,依然是有大把的男同事们排着队请林总跳舞,而我,还是只是远远地望了一下。我看到,一身红衣的林总,像一只轻盈的蝴蝶,在视线的远处起伏飞舞。我看到,神采飞扬的林总面若桃花,灿烂的笑容洒满了整个舞池。那天,我喝了好多红酒,一杯又是一杯。我还跟英姐跳了好几支舞,一支又是一支。我跟英姐说英姐你好瘦哦,英姐对我说臭小子你踩得我脚好痛哦!
  然后就是每天的工作工作工作,只要你愿意,工作是永远也没有尽头的。
  跟林总还是会定期不定期地例行公事的碰面,不是大会议室就是小会议室,不是公司大会就是工作汇报。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光彩照人,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和蔼可亲,她还是一如既往地沉着干练。她还是会在某个时候由她的秘书接通我的电话“高景吗?你好,请稍等,林总找你” ,然后是她有点例行公事的问候,及关心一下我的各方面情况,有没有什么困难之类的。每次我也是毕恭毕敬、严肃认真,林总好林总是林总没问题。
  我们就像应该的上下级那样,配合默契、互相尊重、宾主相待,这关系好像也没有多一分也没有少一分,不温不火,恰到好处。
  我认为这就是我们注定的正确关系,我以为这就是我们不可逾越的法定距离。
  都说距离产生美。我也这么认为。
  尽管这距离让我的忧伤像缓缓地河水,尽管这距离使我的寂寞又冷又透明。
   (46)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看看
  2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676 积分:98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5-1-31 13:09:05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30 16:19:34 [只看该作者]

作者:必疯堂 回复日期:2005-11-20 00:21:46 
  在我的记忆里,我和林总有过一次单独的谈话。在哪里谈的?都谈了些什么?我现在一点没有印象了。不管我怎么试图想起一些相关的线索来,也是徒劳。看来在当时也不是一个很特别的谈话吧。但是当我翻了翻我的那本日记,却觉得不应该会忘记才对啊!那是2002年4月20日,星期六。那天是林总带我们区域员工在广州二沙头的老板的别墅开会(对,老板早几年前就花了好几百万在广州二沙头买了一栋大别墅,作为投资和度假用吧,平时就一个保姆负责照看打理,那时候已近升值好几倍了)。日记只提到一句:空闲处与林总作了单独的私人的沟通,有异样的感觉,怪怪的。
  关于这次谈话,真的是彻底忘记了,想想后来与林枫也没有做过关于这件事的回味。真是奇怪!
  
  过了几天的一个晚上,十点钟左右,正准备休息,手机却响了。一看,居然是林总的号码,虽然一般我们不轻易给她打手机,但我们这些干部都是有她的手机号的。我赶紧接通,“喂,林总您好”,“高景啊,是我”,听筒里传来林总有些兴奋的声音。“你猜我在哪?”我一听,相当地纳闷,“不知道啊,林总”。“我在你们老家”,林总笑着说道,我吃了一惊,“您在我们老家?”“是啊,我现在在重庆呢!正在看重庆的夜景,好美!”原来林总是去了重庆出差。我一听,也相当高兴和激动,不过我对她说:“林总,现在那可不算我的老家!”“为什么,你不是四川人吗?”“我是四川人没错,可是您知道重庆已近不属于四川了!”“哦,是啊,不过也算半个老家吧!呵呵”林总听起来似乎心情不错。“对了,打电话给你,也没有什么事,就是突然想起你是四川的,知道你好久没回家了,打个电话给你。你听,好大的风哦”我仔细一听,是有呼呼的声音。“好了,没别的事了,早点休息吧!再见。”她就把电话挂了。我自己在那里愣了半天!
   (47)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看看
  2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676 积分:98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5-1-31 13:09:05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30 16:20:57 [只看该作者]

  一转眼,就是五一长假了。
  因为同学小李一到三号要加班,我回深圳觉得没什么意思,便先留在了广州自己安排。那几天有些无聊,便第一次试着在网上聊天。记得一直是在新浪的一个叫“深圳情怀”的聊天室,我叫“了了”,自己第一次还有了两个神秘的网友。
  连着聊了两天,却突然之间没了兴趣。却又不知该干什么,平时工作忙惯了,突然闲下来还真不太适应。有点坐立不安,总觉得有什么该干的没有干。
  突然想起了还在外地出差的林总,于是编了条短信发给她:节日快乐!劳动使人进步,勤奋让人欢乐,劳动让你美丽,进步让人崇高!向还在辛勤工作的您致敬!保重身体!
  她好像过了一两个小时才回了条:谢谢你的关心!
  后来我们谈起过当时的这条短信,我说我当时发的时候完全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纯洁的真挚的祝福,没有其他任何含义和不良企图。她听了,只是温柔地抬眼望着我,没有任何反驳,那时的她满脸幸福,爱意浓浓。她说;你不知道,当时收到你这条短信我有多感动!想了好久都不知该怎样给你回一条,结果想了半天,就回了简单的几个字。
  说着她拿出她的手机,居然还翻出了那条短信,那时已经是距我发那条短信事隔几个月以后了。中间我们已经发过何止上千条短信,但是那一条她一直保存在她的手机里。想来,现在她一定早已把它删除了吧,就像我后来极力试图要删除我们的爱删除与爱相关的一切记忆!
   (48)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看看
  2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676 积分:98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5-1-31 13:09:05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30 16:27:07 [只看该作者]

作者:几乎等于零 回复日期:2005-11-21 22:41:16 
  凡事没有绝对,有的时候就是一面之缘就可以判断一个人,进而选择一个人,芸芸众生共食人间烟火,都会自然的迸发喜爱或憎恶。所以完全在情理之中。虽然作为集团公司选择经理一级管理层不会盲目,但也不会如你所称那般需要人大常委会,一致讨论才能通过的地步。楼主在帖子中所述与老总的电梯一面之缘中所发生的小插曲,就足以让我们了解了楼主的修养,况且老总是位女性,较男性说来感性多于理性,值该公司在用人之际,楼主在求职过程中自然的崭露出较好修养的一面,作为老总遇此良好印象的人岂可不为所动。上课不带书阁下,您可能没有仔细的看故事的情节。所以请您勿对作者妄加菲薄,在我看来楼主的经历叙说是可信的。没有经历就不会回忆的如此深刻,我相信这个故事。当然即使是假的我也愿意看下去。。。正所谓。道非道 非常道。。大家愿意看自然有愿意看的道理。所以请阁下不要哗众取宠,自作聪明!
  疯堂同志。。。吾等看来视作性情中人,酒后怒发冲冠而起也属情理之中。。反之换做异人,继续深沉。不为所动则令人怀疑也!
  一则话语 权当标记!冒犯之处海涵。。。。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看看
  2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676 积分:98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5-1-31 13:09:05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30 16:31:07 [只看该作者]

作者:不动的山 回复日期:2005-11-22 05:24:14 
  哈哈,楼主好!写得非常好,故事情节环环相扣,组织逻辑清晰明了,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恐怕难凭空杜撰,我相信是真实的。其中可能有些夸张的地方,但主线的真实性无庸置疑。其实那些在此无端发难的人倒不是真的怀疑其真实性,而是出于一种莫名的忌妒,忌妒楼主才华横溢:不但在人事上、领导才能上及由本篇记录所表现出的高超文字操控能力,而且少年得志:不仅在薪水收入上让大多数人望尘莫及,而且大半是因为玉树临风而获得某些想吃天鹅蛋的人所不敢想象的美女垂青……如此这些,如同一块块小小的哈哈镜,不仅鉴照出了他们的外长及内才的不足,更要命的是加强了他们长期以来隐隐于心的强烈的失落感,所以才找出一些理由横加责难。其实楼主大可一笑了了:他们本来就是在寻找一种自我安慰和意淫上的满足感,“君子成人之美”,为了他们晚上能睡得着觉,楼主甚至可以声明故事是虚构的嘛……继续写下去吧,我等着看最“中心”的故事,哈哈……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看看
  2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676 积分:98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5-1-31 13:09:05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30 16:33:43 [只看该作者]

  当时的我只是一只逃跑的飞蛾!关于那条短信的背后,当时确实也没有想太多吧,不过在收到林总简短的回复时,还是挺失望和失落的。我又在失望和失落什么呢?难道当时的我还在期待什么还在幻想什么吗?难道我这只逃的飞蛾,扑向的另一面,不仅也是火,而且还是火山!
  当时的我,应该是真的想逃跑的啊!
  就像我在5月4号回到深圳后,去赴了小李安排的一场相亲。那时的我不仅应该是一只真正想逃的飞蛾,而且更是一只寻找鲜花的蜜蜂啊!我准备要去采集真正属于自己甜蜜!
  同学小李那时已经交了一个女朋友了,叫赵思,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热情又豪爽。她听小李讲了我没有女朋友,就一直热心地替我在物色。曾经在电话里,已经给我描述过几个,都被当时没什么心情和兴趣的我以种种理由给否了。那次终于又热情地正式地安排了一次见面,据她之前讲过是一个很不错的女孩。是赵思的妈妈的同事的好朋友的女儿,很漂亮,叫文静静。我一听就同意了,我喜欢漂亮的女孩,我喜欢这个漂亮女孩的名字。
  于是在2002年5月5日的下午五点,在深圳帝王大厦底楼的哈根达斯,我高景有了生平第一次的相亲。在那个有点闷热的下午,我们四个年轻人,在有些冻人的冷气的包围中,一人一碗冰淇淋,笑容有点僵硬,气氛有点尴尬。那两个家伙没有什么作媒人的经验,而我俩也都不曾是相亲的狂人。不过文静静真的很漂亮,个子高挑,有着一幅外国人似的深刻的五官,文文静静,气质不凡。虽然她总显得有些心事重重,眉头有那么一抹哀愁,给人有点冷冷的距离感,不过当时我还真有点动了心。
  那天的相亲见面会由于文静静临时接到电话有别的急事而匆匆结束了,但从她主动与我交换了电话的行为看还是有一点效果的。她走后,小李和赵思都兴奋地欢呼雀跃,似乎比我还要高兴,就像大功已经告成一样!为了给他们的好心和热情一个交待,更为了自己当时的那一点心动,我宣布,我会发展一下。
   (49)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看看
  2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676 积分:98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5-1-31 13:09:05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30 16:34:26 [只看该作者]

  有点动了心的我,在接下来回广州前的两天,展开了我的初步行动。不过说是行动,也就是发了几条不痛不痒不卑不亢不三不四(这词是玩笑)的短信,然后在5月7号的中午约到她一起在“星期五”吃了次西餐。文静静安静、内敛、忧郁,透着一种与她实际年龄不相符的成熟和冷静。可能跟她的经历有点关系吧,她父母很早就离婚了,随妈妈长大,她虽然比我还小三岁,但那时已是深圳一家大型的国有上市公司的行政副部长。看来,深圳是一个诞生奇迹的地方,本来我先前自我还有点优越感,了解后也只有刮目相看,那家公司真的很大很NB啊!靠。
  虽然话不是很多,但文静静与我还算相谈甚欢,也许是我这人天生就长得比较亲和,容易给人一种愿意倾诉和吐露心声的信任感。加上我这几年跑业务作管理培养的阴险狡诈的沟通本领,短短的两三个小时,关于她的大致的基本的工作生活家庭感情等等情况已经被我摸得差不多了。再发挥一下我并不太高明的小幽默和冷冷冷的冷笑话,本来有些阴郁的她,也难得地露出了许些笑容。
  最后在有点意犹未尽的气氛中,我们再见,相约常联系。然后我赶上返广州的广深高速列车,带着一丝花粉的芳香,像一只飞蛾蜕变成了蜜蜂,嗡嗡飞向幸福的花房。
  
  进入5月,天气转热,我们所处的行业基本上算是进入相对淡季。之前紧张繁忙的工作可以稍稍舒缓一下子,大家也乘这个时机更多地是进行总结、培训、新产品推广、新客户接洽。
  我的整个状态算是不错,管理的区域个方面都正常和稳定,公司方面的压力也没有之前施加的重。对于林总,我已在内心里当做我纯粹的上司,受我尊重,受我敬仰,不可亵渎。重要的是我寂寞的情怀似乎找到了可以抒发的对象,那就是基本上每天与文静静的短信联系,虽然这些短信并无实际内容,更多地像是普通男女朋友的客气往来。
   (50)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看看
  2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676 积分:98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5-1-31 13:09:05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30 16:37:46 [只看该作者]

  每次过生日的时候,我的心情都很不好!27岁的生日就那样来了,不管你是抗拒还是欢迎。这天,我还是一如往年这时候般的低落,关在自己的办公室发呆。想来朋友们也大多遗忘了吧,也许忙得连自己的生日都已忘记!忍不住地回望自己匆匆地27年,说不出的伤感!
  当时的我却也希望收到一份祝福!终是收到了一条祝福的短信,却是周美发来的:如果没记错,今天是你的生日,是吗?祝生日快乐,一切顺利! 看完短信,有点失望,也没有回复。当时我希望收到的是文静静的,在之前的谈话中我们曾经互相询问过生日的,虽然她的生日已经过了,但我曾在心里还盘算了好几次明年给她祝生的美好计划呢!终是一天也没有等到她的任何消息,虽然我在心里为自己为她找了很多的理由,但一种失落的感觉混入了我的伤感,让我的27岁怅然若失地开始,却又不知该为何叹息!
  第二天一早刚刚起床,我的手机却是接到一个陌生的来电,显示的号码非常奇怪,之前重来没接过或见过类似的号码。迟疑了片刻我接通了,却原来是林总打来的,原来她正在香港,她深圳的手机号码在香港打给我显示出来的号码不知为何就变成了那个奇怪的号码。“高景,生日快乐!”她在电话里,快乐地向我祝福。“本来昨天就应该打电话给你的,可是过香港这边来办点事,一忙起来就给忘记了。不过没关系,就让我做最后一个祝福你27岁生日的人吧!”听完她的说话,我一阵感动,她是怎样知道我的生日的呢?她这么忙居然还记得祝福我的生日!当时我都不知说什么好,只知道一个劲地说:谢谢林总谢谢林总。挂了电话,我才有些后悔自己怎么那么地语无伦次。可是除了谢谢还是谢谢我又该说些什么才好呢?
  呆在那里,愣了半天的神。27岁似乎又添了些心潮澎湃。
   (51)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看看
  3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676 积分:98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5-1-31 13:09:05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30 16:38:12 [只看该作者]

作者:必疯堂 回复日期:2005-11-24 01:20:26 
  文静静过了几天终是又主动短信联系了我,关于我的生日看来是彻底地忘记了。我也没有提,简单地与她寒暄一下就罢了,她的冷也许我只是可以远远欣赏一下吧!我觉得我有些不该的小心眼,可是心里不禁泛起波澜。我的采蜂蜜的热情不禁也有些黯淡!
  林总却是又来了电话,并且不是像大多数时候那样由她的秘书替她接通,而是她直接打到我的手机上的。她告诉我说她最近几周周末都会在广州中山大学参加一个总裁研修班,如果我有兴趣她可以带我进去旁听一下。我听了有些受宠若惊,连声向她答应和感谢。另外,她让我下周五的晚上组织珠三角区域的全体员工在广州二沙头别墅开一个沟通会,她当晚住广州,第二天正好在中山大学上课。我答应她一定妥善安排好,便再见了。
  我有些惭愧,有些感激,有些兴奋,有些感动。林总的声音很好听,而我又该怎样消受她的厚爱?士为知己者死吗?那么,就让我做一名九鼎优秀的战士吧!
  
  星期五下午五点,我区域各个分公司的员工们陆陆续续赶到了广州二沙头老板的别墅。林总已经到了,她让送她的司机先回了深圳,让我第二天早上安排广州分公司的司机接她去中山大学。
  这个沟通会,气氛比较轻松,林总让大家每位员工都踊跃发言,谈谈对区域运作近半年的看法。她一边认真地听大家的发言,一边在笔记本上作着记录。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讲下来,到会议结束的时候,已近十一点了。
  林总告诉大家,明天反正是周末,大家如果愿意可以留下来在别墅玩,可以打麻将、打扑克、卡拉OK、游泳,困了有7、8间客房,还可以打地铺。问了两遍,却是没人说要留下来,他们都说要赶回自己的驻地,甚至广州公司的员工都说要回去。我看这情势,又专门问了问广州分公司的经理,他也坚持说要回去有事。
  王总见大家都要走,也不勉强,微笑着说:“那你们都走了,留我一个人在这里怎么办?那个平时打点的佣人也回了家,早上的时候才会过来。这么大的地方,留我一个人,我还是有些害怕的,你们看还是谁留下来给我壮壮胆吧!”“高经理留下高经理留下”大家竟然异口同声,后来回想起来,我甚至怀疑是他们早就商量好的阴谋。
  林总笑着望向我,我不知当时我的脸是否变得通红。但是我尴尬万分,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5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