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论坛文艺版『 网海文摘 』 → 屈默杯酒人生


  共有6308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屈默杯酒人生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屈默杯酒人生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3-5 16:36:12 [只看该作者]

屈默简介

  媒体记者,栏目主编,以经济新闻的名片,却写着风花雪夜的往事。以写字为快乐,却不是一生的追求目标。能走多远,就走多远。这是我的生活态度,也是我写字的方向。

  问屈默在何方,永远只有一种回答:在路上!

  • 屈默※那些江湖(小说)
  • 屈默※杯酒人生(时评)
  • 屈默※行走路上(见闻)
  • 屈默※漂在南方(体验)
  • 屈默※往事如风(回忆)
  • 屈默※独自歌唱(诗歌)
  • 屈默自述:

     生于70年代,来自川东,喜欢自称下里巴人。自读书起就没多大人生目标,率性而为,活得自在,过得坦然,虽然寂寞。没有经历人生大的挫折,却是一个先天悲观主义者。行走于世俗红尘中,吃五谷杂粮,无法让自己更崇高,只得不断的在他乡寻找活得更自在的资本。大学毕业做过短暂的人民教师,然后在国企混了2年终于下岗。为了生存,怀着悲情跑到深圳,以文字的快感谋得广告策划,间或在报纸上发表一些自我的言论,混了一个脸熟,朋友日多,寂寞如初,日子却没多大改变。后短暂经商,做得一塌糊涂,回想人生飘忽不定,逐渐心灰意冷,于失意中参悟佛学,心境慢慢归于平静。佛在心中,心却依然在凡尘中挣扎。一番起落之后,便决定重新拿起笔,回归文学家园,到一家报社做版面执行主编,迄今已有年余.

      渴望浪漫的人生,崇尚自由的生活,自由的表达。人生苦短,活着不易,拥有自由的生活更是不易。对自由的理解,就是人人都要有慈悲的胸怀,纵然你独立行走在他乡异地,你都不会有精神和心灵的枷锁。所以喜欢一个人自由的穿梭在他乡,喜欢他乡的寂寞与孤独,更喜欢在夕阳西下时望断天涯的游子情怀。

      毕竟人生是一场赤裸的悲剧,在哭声中赤裸走来,最后还得在别人的哭声中赤裸离去……所以,我得真实的活着,真实的记录悲情人生的点滴历程。

    屈墨感悟:

      生活在别处。这一直是我追求的生活方式。在路上的感觉,永远比在家的感觉要沧桑,充满风尘味,还有一点点悲情的故事,留给老得再也走不动的时候,独自品尝。

    屈默新书预告:

    采访实录:

    1)《杯酒人生:屈默的路上记忆》(文集)

    2)《杯酒人生:男女那点事》(评论)

    3)《杯酒人生:我与100名倾诉者面对面》(访谈)

    小说:

    1)《陌生人,我在丽江等你》

    2)《重庆诱惑》

    屈默漂南方之一::从深圳打望山城

      山城重庆是我求学的地方,而且也是我的家乡。当那个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傻儿师长“踱着方步,从荧屏走出山城的时候,重庆方言也就随之流行开来。之后的那个大智若愚的“凌汤圆”再一次把重庆方言演绎到了极至。“打望”一词便是重庆众多方言的一支奇葩,其意境之美,表达之传神,使用频率之高,堪称中国地方语言之最之奇迹。

      “打望”,就是全心投入,且不含任何功利私欲地静静地欣赏某人某物之意,但“打望”一词多用于人,极少用于物的。

      打望某人,有一种水中望月、雾里看花、镜中惜人的朦朦胧胧的美妙意境,仿佛间月沉西湖,周围小虫啾啾,微风拂面;又仿佛置身于浓淡相宜的层层白雾中,有红色玫瑰,或者茉莉花,在不远处若隐若现,缥缥缈缈,虚虚无无,不似人间,却有海市唇楼的惊艳。神往之间,月随雾去,花似人间,祥和中,花似人,人若花,互相叠至,错落生辉。当梦醒时分,打望完毕,伊人远去,物是人非,不留惋惜,只剩平静安祥。这是打望的最美意境,也是打望者的最高境界。

      我在那个美女如云的山城,深悟打望的美妙,犹如在天涯打望那个永远为我开着窗的温馨家园。

      深圳的大街小巷,到处都张贴着美女们遗失了的背影。

      我从山城一路打望到了深圳。那些过分张扬的背影,让我很难打望到美妙、深远的意境了。

      繁华的都市,让我打望到一片苍白的虚伪。

      我有些失望。

      每每漫步灯光闪烁的深圳街头,打望像鱼一样游离在欲海中的美女,或低头的温柔,或粉黛的娇羞,或夸张着的性感,我再也穿不透那层私欲和功利的隔膜,静如处子的在某个角落欣赏、想象,继而沉入如诗如画的古典情节中去了。

      我有些淡淡的悲哀,淡淡的失落。于悲哀和失落中,我就特别地想起山城,想起那个赋予我灵性的“打望”之都。

      于是,我时常在深夜,临窗透过闪烁的霓虹灯,打望那遥远的山城。我疲惫而孤寂的目光穿过层层高楼,爬过深圳迷人的夜空。山城就近了,嘉陵江上的渔火随着悠扬的渔歌,欢快地跳着舞。山城女郎走近小巷,像沸腾着的火锅,散发着醉人的香气,释放着如火的激情。那扇门窗依然为我打开着……

      从此,从深圳打望山城,我就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2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3-5 16:42:02 [只看该作者]

    屈默漂南方之二:在广州的夜晚,看蚊子跳舞

      刚从深圳一路小跑到广州的时候,租住在一个十分偏僻的酒店旁边。公司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被一群充满活力的年轻人侍弄得生机蓬勃。我也就是受此感召,才舍弃繁华的深圳和一份比较悠闲的工作,独自跑到广州这家单位。当我被安排在与十来个生龙活虎的小伙子住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有一种突然回到了久别的学校生活的感觉。这里除了满屋子不停地吼着“兽类摇滚”的蚊哥蚊妹点缀着零乱不堪的房间外,简直可以用“徒壁四空”这个词来形容我们的“寒舍”。我当时叫这场景为“与蚊共舞,人蚊同乐”。望了一眼又一眼爬满墙壁的蚊子,一种深深的失落感让我不停地想起王志文老兄的那首歌词“想说爱你,真的是不容易”。然而,既来之,则安之,面包总会有的,我一边打整床铺,一边在心里不停地安慰自己,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苦不苦,想想人家萨达姆。

      “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我默念着老人家的教诲,便十分客气地和蚊哥蚊妹一一照了面,算是打了招呼。于是,我便住了下来。

      蚊辈实在太多,它们像奔放的吉普赛人,一点儿也不怯生,见了我,便欢快地围着我夸张地跳着舞,有的干脆抓紧时间来亲“吻”我,逼着我初来咋到就不得不断然采取行动,予以坚决回击。  

      然而,我刚来的时候,正是春天,骚动的季节,蚊哥蚊妹难耐寂寞,又见我青春年少,于是,它们整夜地拿我开心。它们或者唱着单调的情歌,或者踩着并不优雅的舞姿,或者干脆在我面前放肆地向我打着“飞吻”,释放它们多余的、浸着邪毒的情欲。看着看着,我有时就莫名其妙地笑了,竟然暂时忘却了所有的烦恼。

      这样的夜晚,我除了失眠,我还能做什么?

      在蚊辈们醉生梦死的狂歌乱舞中,我终于捱到了天明。一天紧张的工作生活就开始了。  

      刚到广州的时候,女友每天从深圳打电话给我,凄凄切切,肝肠寸断,拿起电话就不想放下。每每这时,我便不停地安慰她:要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但我依然对你一往情深”;在广州除了蚊子对我不够友好外,同事们相处总是很愉快的,工作也比较开心;尽管我很想摆脱蚊辈们“多情”的骚扰,也想回到以前平静的生活,但我实在舍不得现在这家公司充满活力的生活;原谅我吧,“亲密爱人”,“未来军功章上,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哭哭啼啼的女友最后总被我逗得破涕为笑。其实我当时的真实的心态是这样的:每当夕阳西下,也就是我下班的时候,我带着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的心情,回到只有蚊辈们为我轻狂的地方。那种回“家”的感觉,几多悲壮,几多无奈,又几多甜蜜的哀愁。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时常提醒我,广州蚊子跟坏人一样多,你自己要想办法保护自己。我觉得我本善良,就让蚊哥蚊妹“欺侮”几天,我不理不睬,总会让它们自讨没趣。然而,蚊辈们不但没自讨没趣,反而变本加厉,得寸进尺,简直就像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善良的南斯拉夫人民一样,毫不留情地在我脸上、身上光着的每一寸“土地”上留下了星罗棋布的点点“红包”,直叫我面目全非,惨不忍睹,不敢直面“生活的每一天”。

      终于有一天,我留下心来专注地看着大大小小的蚊哥蚊妹“亲吻”我日渐满目疮痍的肌肤,像一群“好色之徒”,那么贪婪,“吻"着我久久不愿离去。我忍无可忍,我悲愤交加,想我一芥良民,严格遵守“和平五项基本原则”,然而蚊辈们却不领情,我不犯它,它却屡次犯我,奈何我一片好心付诸东流;想着平日里所受蚊子的种种“欺辱”,一股新仇旧恨顿时涌上心头,就像老实巴交的农民对待地主分子一样,“怀着无比的阶级仇恨”,再也不能这样过,再也不能这样活,“该出手时就出手啊”。于是,我热血上涌,满眼怒火,“路见不平一声吼”,挥掌拍去,顿时血溅掌心,七具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我的手掌心。看着几秒前还鲜活的生命,转眼间就尸陈掌心,我竟然不怀好意地笑了,手掌成了屠场,看你还敢张狂到何时?然而,蚊辈们却是赶杀不尽的,“春风吹又生”。尽管蚊辈愈来愈多,但我却愈战愈神勇,而且往往有一种战胜的快感。我为我在这个喧嚣的夜晚,亲手制造的一桩又一桩“灭蚊血案”大发感慨:生命如此轻贱,不就是自己作贱自己吗?干嘛要围着别人生活呢?

      然而,蚊辈们并没有从它们亲人或者朋友的“血案”中吸取教训,依然群情亢奋,挖空心思地“挑逗”我,我也不领情,继续制造更大的“血案”、“惨案”,而且在“实战”中我也学会了保护自己。鲁迅他老人家在东京读书那阵子,为躲避日本籍蚊辈们的“骚扰”,便用衣服裹了全身,只留两只眼睛在外面,居然睡安稳了。我如法炮制,拒蚊辈于眼前,奈何我不得,只留下两只眼睛,静静地欣赏蚊辈们如何疯狂地舞蹈,看着,看着,居然也睡安稳了。

      这样的夜晚,美妙而无奈,烦恼而又妙趣横生,但这样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当我打点房间收拾行李准备随公司移师江门的时候,满屋的蚊子依然在飞舞,好像在为我送行。我突然有些感动,想想蚊子平时在给我制造烦恼的同时,同样也给了我生活的乐趣。比如,我有时躺在床上,无意识地抓住一只活生生的蚊子,我便轻轻地卸掉它的翅膀,然后把它放在我宽大的竹席上,看它东倒西歪地奔跑,我便像“扶不起的刘阿斗”一样,玩得乐不思蜀,有一种与蚊子逗趣,其乐无穷的快感。这样一想,我便有些感伤,平日里被我祭起的无数次类似于1937年日本鬼子在南京犯下的“大屠杀”而“光荣”了的蚊辈,从此就只能“含冤九泉”了。不过,转念又一想,这世界少了谁不照样转吗?何况是蚊子呢?其实不想走,其实也不想留。

      于是,我依依“惜别”:“我和你吻别,在广州的夜……”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3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3-5 17:16:50 [只看该作者]

    屈默漂南方之三:第一次求职

      98年我刚到深圳求职的时候,写了一份被“求职行家”称为“缺乏包装”的个人简历。

    全文如下:

      屈默,男,生于70年代,来自川东,喜欢自称下里巴人。自读书起就没多大人生目标,率性而为,活得自在,过得坦然,虽然寂寞。没有经历人生大的挫折,却是一个先天悲观主义者。行走于世俗红尘中,吃五谷杂粮,无法让自己更崇高,只得不断的在他乡寻找活得更自在的资本。英语专业,大学毕业做过短暂的人民教师,然后在国企混了2年终于下岗。由于生活落魄,便改行到某机关报社做记者编辑,以经济新闻的名片,却写着风花雪夜的往事。以写字为快乐,却不是一生的追求目标。能走多远,就走多远。这是我写字的方向,也是我的生活目标。写过一些诗歌、散文、小小说,散见报端,作为不大,但生活却有了很大改变。这样苟且了半年,突然觉得机关报社的无聊,我便又惆怅地离开。不久,一个曾在全国一夜之间就家喻户晓的保健品公司三株集团招我去做广告文案策划。三个月后,当我工作刚刚有些起色,并踌躇满志要大干一把的时候,不料公司产品质量对不起“上帝”,在一片声讨之中顷刻倒闭。此后,我便一直赋闲在家虚度日月,一“闲”就是半年。再以后,经不住外面的诱惑,风风火火随“川军”盲流到深圳。深圳真美,让我乐不思蜀。于是,我铁了心决定留下来,如果给我一个留下来的机会,我会努力做得更好。

      联系地址:深圳街头;联系电话:公用电话亭。

      我拿着这份越看越缺乏“档次”(某老板语)的个人手写简历,求见了十位老板。

      其中有九位老板拒绝了我,理由是:简历简单。

      最后一位老板看了我的简历,只说了一句话:“你的简历最简单,但比较真实。”

      于是,第9天我就上班了。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4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3-5 17:21:08 [只看该作者]

    屈默漂南方之四:美丽的诱惑   

      那是我98年刚到深圳四处求职八方碰壁最为落魄的时候。

    疲于奔命的我与共用命运的乔邂逅在贴满巴掌大块“招聘公关先生/小姐”广告的立交桥上。

    言谈中,方知乔来自西北黄土高原。三个月的求职奔波依然留宿街头,使刚刚28岁的乔看起来非常苍老,而且狼狈。

    “我的钱快完了,我得尽快找到一份工作。否则,我就要讨口了。”乔伤感地说,“我知道这是一个美丽的诱惑,充满陷阱,但我没法对自己作出更好的选择。我已经在这里徘徊三天了。”

    我知道乔说的“美丽的诱惑”,其实指的就是立交桥栏杆上贴满“招聘公关先生/小姐,年薪4万元以上”的广告。

    “你明知道这是一个陷阱,还要跳吗?”

    我小心翼翼地问乔。

    乔无可奈何地笑了:“当你走投无路的时候,你就会明白,人的精神是多么脆弱。”

    我无话可说,木然地看着乔掏出笔,迅速地记下广告中留下的电话号码。

    “我走了,”乔似乎很轻松地对我说,“再见面时,但愿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乔说完就匆匆地向电话亭跑去。

    望着乔疲惫不堪的背影,我有些隐隐的悲哀,为自己,也为乔。

    乔很快就“上班”了。他在电话中告诉我,他已经做了“公关先生”,一切全在意料之中,语气说不出的感伤。

    末了,乔叹口气,很失落地对我说:“我再也不能完完整整地回来了!”

      我无话可说,只有叹气。

    不久,意外听说乔在一家酒店因淫乱被公安机关收留了。

      我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而且有些悲哀。

      生活中,如果挡不住诱惑,许多美好的东西就会被冲走。

      这是真的。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5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3-5 17:24:50 [只看该作者]

    屈默漂南方之五:求助

      983月份的那天下午,我又从深圳劳务市场悲哀地逃离出来,灿烂的阳光把我瘦削的影子拉得老长,我没完没了地把玩着“世道沧桑”这个词,挺深沉的样子,但绝对无聊。

      我茫然而又疲惫地徘徊在深圳繁华的街头,不知道该走向何方。看着周遭行色匆匆忙忙碌碌的人们,我突然想起那句伤感的歌词:“为了生活,人们四处奔波,他们在追寻什么……”

      可我呢?为了生存,已经走投无路,我追寻的仅仅一块活命的面包。默想着,我不禁黯然。

      “先生,去看看我们楼盘吧!”

      突然,一个模样挺斯文的青年拦住我,无神的眼睛充满希望和乞求,几乎带着哭腔:“先生,求求您了,上去看看我们楼盘吧!买不买没关系,去看看就行。”看我还没开窍,他继续解释说:“我是这家房产公司的新招员工,公司要求每天必须带十个客户上去看楼。今天是我试用期的最后一天,就快要下班了,我实在找不到最后一个人了。所以求求您帮我一次吧,否则,我又要流落街头了!”

      我被他那近乎谦卑得掉泪的请求震动了,那是一个绝望、落魄的求职者在作最后的挣扎。“同是天涯沦落人”,我为我在这个恰当的时候想起这句诗而有些莫名其妙的感动。

      “但愿不辱使命,”我故作轻松地对他幽默一把,“事成之后,我要求不高,给我一块面包就可以了。”

      我在他老板面前出色的表演,为他赢得了立身下来的资本。末了,他送我出来,感激得要哭:“谢谢您了,先生,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您。”

      我走出那座高楼,已经是“高楼望断,灯火已黄昏”了。

      我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捏着口袋里最后的一张“老人头”,那种紧迫的生存危机感顿时又袭上心头。

      最后一次回望那座华灯初上的高楼,不禁感慨:我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却帮助了一个同样最需要帮助的人。

      这或许也是我闯荡深圳的一次奇遇吧!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6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3-5 17:26:56 [只看该作者]

    屈默漂南方之六:抗争

      阿默就职的那家公司,不知什么原因,工资拖了三个月分文未发,连一个说法都没有。

      同事们都有怨言,只是敢怒不敢言。

      阿默是刚刚从内地辞职出来闯深圳的。一个月的求职奔波已经让他走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好在走投无路时忽又绝处逢生,找到现在这家公司搞广告策划。原以为从此可以告别流浪街头的生活,就此安身立命了,哪知进公司快三个月了,公司上下还没有露出一点发工资的迹象。阿默已是“债台高筑”,不堪重负了,时有怨言响彻在办公室:“我已经到了饥寒交迫的时候了,起来都已经没有力气了!”

      阿默戏谑性的牢骚虽然触动了同事们早已习以为常的神经,但都只能把怨气埋在心里,不敢爆发。毕竟,在这个热闹的城市,寻求一份满意的工作并非易事。生存之难,求职之难,阿默自认为体会最深。刚到深圳求知的那一个月,足已让他回味一辈子,尤其是在钱包日益空虚而工作仍无着落的时候,阿默不得不节约开支,风里来,雨里去,没少受委屈。每每想到被单位拒绝而沦落街头孤苦无助的境况,阿默就想痛哭一场,但他忍了,也认了。他实在不愿意回到从前那个波澜不惊的机关报社,就是因为对那里深感无望才断然放弃工作独自到深圳寻梦。记得临走时,阿默望着远方灰暗的天空,显得非常悲壮,口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那种决然的神情,令送他的几个哥们、姐们为之动容。所以,无论面临多大的困难,阿默都是不会回去的。

      然而,不平则鸣,则是阿默一贯的本性。

     阿默的牢骚由最初的呼吁到最后的“讨伐”,逐渐升级:“不愿作‘奴隶’的人们,起来!”

      半是玩笑半是抗争的“阿默宣言”激起了同事们的共鸣,大家纷纷推举阿默起草一份《告老板书》,然后集体签名。阿默想都没想就很快写好了代表大家意见的“讨债书”,并率先签上了自己的“大名”。当这封“战斗檄文”在同事们的手中转了一圈后,重新回到了阿默的手中。签名下面却依然是阿默一个人的“大名”孤零零地在那里示威。

      阿默看着他“大名”下面的一段空白,呆怔了一会儿,淡淡地说:“大凡出头鸟都有被击毙的危险,古往今来,莫不如此。我不会怨你们,我只怨我自己太任性、太倔强、太不识时务;因为我只有25岁,没有工作经验,所以我愿意牺牲我自己的利益来换取你们的利益,只是某一天,当你们在街头看到狼狈、落魄的阿默,不要嘲笑他就够了!”

      阿默还是咬着牙把那份代表“大家意见”却只有他一个签名的“讨债书”交给了老板。

      三天后,大家如数领到拖欠了三个月的工资。阿默理所当然被老板炒了鱿鱼。

      临走时,阿默在办公室默默地整理他简单的行李。

      “阿默,你准备到哪里去?”

      一位同事关切地问。

      “我也不知道。”阿默伤感地说,“路总得要走,泪也要流,不到断桥决不回头!”

      说完,阿默提着行李,最后看了一眼同事们,转身走了。

      “阿默,你走好!”

      同事们突然不约而同地站起来,几乎是异口同声:“我们祝福你!”

      阿默转过身,望着一起工作了三个月的同事,眼泪终于夺眶而出,只是说不清到底是感动,还是悲哀。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7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3-5 17:29:13 [只看该作者]

    屈默漂南方之七:施舍  

      那日傍晚时分,与朋友漫步在深圳的一条繁华街头。

    一声压抑的二胡声从街的一头吐出来。循声走去,只见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端坐在一条小凳上,正聚精会神地拉着二胡。面前立着一块小纸条,大意是写着因无钱继续读艺校,只好流落街头卖艺维生,在纸条的最下面标注着《二泉映月》、《江河水》、《病中吟》等十来支二胡名曲,供施舍者点听。

    望着小姑娘还太天真的眼睛,我无法把我想象中落魄的瞎子阿炳与她联系在一起,但她却把阿炳的《二泉映月》拉得如泣如诉、哀伤凄切,而且表情也极为忧伤,这与她的年龄极不相称。或许,苦难与年龄无关。

    “拉得不错,她的劳动应该得到承认,”朋友丢下两枚硬币,挺认真地说,“她总比那些只知道伸手要钱的乞丐要好。”

    “可是,她实在太小了!”我也匆匆丢下两枚硬币,转身离去。我实在不愿再听下去,听得教人心碎。

      “叔叔。”

      我和朋友几乎同时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拉二胡的小姑娘。

      “还有什么事吗?”

      “你们给了钱,还没点曲子。”小姑娘很认真地说,“我是卖艺,不是乞讨,我不希望别人免费施舍。你们可以不听,但必须点一首曲子”

      我无语。与朋友都同时点了阿炳的《二泉映月》。

      凄切、忧伤的《二泉映月》再次在耳畔想起。

      只是她的父母,她的老师,不知听了又有什么感受?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8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3-5 17:32:18 [只看该作者]

    屈默漂南方之八:你的白话,我永远不懂

      我是学外语的,自认为中文也不含糊,照理说对语言应该有先天性的敏感,然而对白话(广州本土语言)却总不能找到感觉,更进入不了状态。常有朋友对我不会讲白话,连听都听不懂就很当一回事,甚至有些莫名惊诧。来广东都好多年了,居然还不会讲白话?那神情简直疑心我是白痴,至少也是弱智的那类,敢情还有一种不可理喻的意思。有时,我也执拗,与朋友争辩:广东有白话,而四川也有方言,为什么川话就不能流行?川话算什么,人家白话生在广东,小平同志画圈的地方,能不流行吗?想想也是,谁叫你四川人没有广东人那么有钱呢?有钱就有发言权。谁说的,我记不得了。于是想想也就认了。  

      也曾下决心学说白话,而且还草拟了几种学习方案,最后经朋友确认后认为从听粤语歌开始学习白话比较适合我。于是,我就开始试着听《归来吧》、《飘雪》等据说比较经典的粤语歌曲,那旋律听起来着实让我感动,然而我不止是听了成百上千遍,仍然一脸茫然,不知那位叫陈慧娴的小姐在嘟咙些什么。最后经朋友认真诊断和我自己认可,一致认为我身上压根就没有学白话的细胞,除了放弃,我还有什么办法?  

      白话学不了,便滋生出了些许怨气。明明是粤语,为何偏偏又称“白话”?连语言都带自然色彩,你说玄不玄。我在重庆那阵,倒听过一些江湖黑话,诸如:“老子今天去剃一个人的头(杀人的意思)”、“老子以后去做活宝生意(贩人口的意思)”等等,这个黑话的“黑”字不说大家都懂得起,而对广东的“白话”,说了我也不懂(或许你也不明白为什么叫“白话”),因此便时常产生出许多莫名其妙的联想,“白话”是不是与“黑话”对立存在的一种语言?问过一些聪明人,都觉得好笑,反正不屑回答我。  

      而且,白话又有什么好呢?你看看你想想,我每天生活在白话之中的日子是怎么过的。每次打开电视,一看到香港或广东讲白话的节目,我就有些发麻发悚。你看那怪异的发型,那与众不同的彩色头发,说前卫也不前卫,说时髦更不敢恭维,不过那副尊容,却教我不敢正视,只顾低着头,独自浮想联翩,是不是在我们的世界之外,真的有外星人存在?如果这还可以理解的话,那么有些夸张的节目主持人金口一开,一句“哇噻”,就会让我陷入无边恐惧。天啊,这个白话!“哇噻”是什么意思?于是我就神经质的作呕吐状,或惊恐状。每每这时,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立即关掉电视机,否则,我可能晕倒。还有更为精彩的是,电视台用白话主持的文艺节目,常常有这样的镜头:一群着奇装异服的男男女女总喜欢把面条扔在对方身上,然后像疯子一样(确切地说,或者比较客气地说,应该像猴子)莫名其妙地笑得你摸不着头脑(或者是我头脑真的有问题)。朋友说,那是广州、港台等电视搞笑娱乐节目,目前比较流行的那种,还说不让你晕倒,那叫什么精彩节目?这时候,我总是颤惊惊地说:“哪里是搞笑,简直是搞哭,哭笑不得的哭。”  

      愈是害怕白话,愈是不得要领。直到现在我连一句蹩脚的白话都不会听,更不会讲,这给我的日常工作和生活带来了许多不便,但也常常给我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快乐(就是没事偷着乐的那种)。一天,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不管三七二十一,用白话对我讲了足足三分钟,搞得我云里雾里找不着北,好半天回不过神来,我这人一着急普通话就给忘了,那巴人的四川话就会脱口而出:“你刚才说的啥子嘛,我啷个一句也听不懂呢?”搞得对方也是一头雾水。最后,你也听不懂我,我也听不懂你,搞得对方没趣,我也没劲,只好挂了电话,独自愣在那里叹息:白话啷个比洋鬼子的鬼话还难懂嘛?  

      更叫绝的是广式普通话(也就是普通话中夹着白话),那才叫搞笑。不信你听听:站在床(船)头看娇妻(郊区),新妻(区)总比旧妻(区)好。啧啧,多糟贱人呵!这广式普通话还算好懂,至少可以依据当时的语言环境去猜测,我还可以勉强应付。最要命的是出席一些大会,主持人竟也讲白话,而且还叫我作好采访记录,我形容我当时的处境为幼儿园的小朋友听大学教授讲哲学,讲了也白讲。因为往往到会议结束,我的笔记本上总会自然不自然的留下一句话:你的白话我永远不懂。因此,每每遇到这种尴尬的局面,我就想,与其滔滔不绝地用白话给我讲而浪费你的时间,不如给我打手势,或许还能体会一二。

      道不尽说不完的白话,让我南方的生活时常有些尴尬,但也充满无限乐趣。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9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3-5 17:35:34 [只看该作者]

    屈默漂南方之九:像名人一样矫情一回

      一不小心俺在南方就漂泊了好多年,再一不小心俺就获得了这家新报社颁给俺的“十佳优秀新闻工作者”个人荣誉。说实在的,打俺开始以写字谋取稿费的时候,俺家里就一直不缺荣誉证书。曾经有离散近20多年的幼儿园小班同学飘飘美女一日在大街上认出俺,给了俺一个极为夸张的拥抱后,非要到俺家参观指导。到俺家后,飘飘美女看到俺堆积如山的各种荣誉证书,说了句让俺差点感动得喜极而泣的掏心窝子的话:“ 屈默,你帅不要紧,居然还帅出这么多文章骗回这么多证书,我小时候咋没看中你这个垃圾股呢?”俺举这个例子是为了证明俺厚道,决不学有位女作家号召的那样“有了快感你就喊”,所以在俺偷偷地获得了不少荣誉之后,俺也快感过,但俺一直没喊,一则是怕挨板砖,一则俺在路上,没时间喊。

      但这次,俺是无论如何也要喊的。首先,这次颁奖典礼虽说是报社内部举办的,但规模盛大,人山人海,拿宋丹丹大妈的话说,那就是“锣鼓喧天,彩旗飘飘,那场面是相当滴壮观。”

      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现在流行矫情,不管是名人,还是像俺一样的草根平民,动不动就宣布类似那句歌词唱的“我不做大哥好多年”的真情告白。比如俺喜欢的作家余秋雨近日已经宣布“不想当作家了”;比如俺的一位百万富翁朋友不久前就不止一次的对俺叫苦:“我现在穷得只剩下钱了,活着真没啥意思”;再比如俺的一位美女记者同行昨晚在颁奖典礼现场对俺说:“屈默,其实女人漂亮也是一种负担,我好想让自己长得普通一点。”啧啧,这些矫情目前正以排山倒海之势汹涌而来,所以俺也不能免俗。

      俺这次说什么也要矫情一回,说句让人认为不够厚道的话,这句话是俺在领奖台上急中生智想出来的,那就是“俺也不知道俺是怎么获奖的,虽然俺长得像文艺青年,但写字的速度永远没跟上房价上涨的速度。”更为不厚道的是,俺的几位美女记者在颁奖典礼前就要俺想好获奖感言,经过集体智慧,大家一致认为俺应该学学明星们的获奖样子。于是,经过5秒思考后,俺作了如下“获奖感言”:

      “谢谢CCTV,谢谢我的爸爸妈妈,谢谢我的FANS(作语言哽咽状,如果还你能挤出几滴眼泪效果更好),我永远爱你们!”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雪之梦
      10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嘉宾 帖子:1650 积分:1461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8-16 16:26: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3-5 17:39:48 [只看该作者]

    屈默漂南方之十:走投无路你就回家吧

      今天是清明节,在这样的一个时节,遥望天堂的亲人和朋友,有种忧伤突袭而来。如南国的天气,突然下起了雨,变得有些阴冷。

      我一大早起来,准备赶往暨南大学,去采访一个昨天约好的教授。在去暨大的路上,我突然看到一个中年妇女躺在冰冷的马路边,好像睡着了,一直下着的雨早已淋湿了她的头发,她的衣服。我明显的感受到她在哆嗦。在广州,这样的镜头并不难捕捉,我其实与大多数人一样,早已麻木,甚至学会了视而不见。但今天,是清明节,空气中弥漫着哀伤,很多灵魂在到处游荡,寻找亲人,或者朋友。我今天做不到像平时那样视而不见。

      我走过去,俯下身,看着她污秽的脸,满是疲惫与沧桑。雨还在下,南来北去的车呼啸而过,像哭泣的亡魂。行人依旧匆匆,似乎面带忧伤。

      我无可奈何的望着灰蒙蒙的天际,与那些漂泊的流浪者一样,突然倍感无助,徒增感伤。

      一辆警察的巡逻摩托车正急速而来。我似乎看到了希望。我站起身,准备迎接那两名威严的警察。旁边的几个路人,也与我一样,期待着警察像电视电影里那样,动作迅速地停下车,焦急地扶起那位急需帮助的大姐,然后奔驰而去。当那辆巡逻车经过时,两名威严的人民警察飞快的扫视了一眼,便飞驰而去。我美好的期望一下子沉入谷底,几个路人也摇着头慢慢离去。

      几个月前,湖南“小湘妹”在这里被一个并不认识的家伙,抱着一起冲到公路中间,双双血肉模糊,去了天国;

      几个月前,记者屈默在这里遭遇摩托车飞车抢劫,报警后赶来的警察同志不断的安慰他,好好活着比笔记本电脑更重要;

      还是几个月前,打工妹邓哲玉遭遇劫匪,命丧广州,打工妹朱凤梅广州遭遇抢劫,无辜送命。

      那些无辜生命的点滴碎片,突然一一闪过脑际,仿佛昨日。

      广州是很容易忘掉过去的,我曾经在《广州:送别那些无辜的灵魂》一文中写道:警察同志都很忙,你们没什么大事就别麻烦警察同志了。忘掉过去,是为了让自己更快乐!在广州,每个人都没法生活在过去。勇敢的人民警察也一样。

      面对依然在街道忙碌的巡警,面对依然充满活力的广州,我无力地摇醒这位沉睡在冰冷的马路上的流浪者:

      大姐,这是10元钱,拿去买份快餐,然后想办法回去吧。你不用谢我,我不是同情你,也不是什么雷锋,我只是曾在此被抢劫过,深感无助,想起过往,有种同病相怜的悲伤。

      走投无路就回去吧,在广州,没人为你哭泣!

      丢下10元钱,我匆匆地往暨大赶去。

      广州的天,真冷,尽管已是4月的春天了。

      但我依然感觉到寒冷。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梦一夕  一夕百年...繁华落劲  如梦无痕...

     回到顶部